32032

黎耀楠恍惚了两天,才接受这一事实。 看着逸轩阁的下人忙来忙去,他也说不出心里是种什么滋味,总之复杂得很。 前几日他还在为自己没有变弯而庆幸,如今就发现林以轩怀有身孕,这是一个怎样的节奏啊! 黎耀楠简直想抓狂。 让他喜欢一个男人没可能,他试过了,真的不行,看见小倌管里的男人他就反胃,更别说是硬起来。 但让他对林以轩不负责任,他又做不出来,更何况,林以轩还怀了他的孩子。 孩子这种生物,前世今生对他来说,都是一种恐怖的存在,但不知道为什么,听见林以轩怀有身孕,他心里却酸酸的,涨涨的,心头浮起一种莫名的感动。 黎耀楠这一次并没有纠结太久,没办法,林以轩孩子都有了,他还能咋纠结。 他不愿自己的孩子跟他一样,有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。 说起来,他这两辈子和父亲都没有什么缘分,上辈子父母虽是家族联姻,但若不是父亲在和母亲婚后依然胡来,最后还弄出一个真爱,哪怕心里有一丁点希望,母亲也不会断然离婚,抛下襁褓中的儿子只身离开。 这辈子的父亲更渣,不仅有真爱,还弄死这具身体的母亲,这要多禽兽,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。 黎耀楠只觉得前途无亮,前几日他才把自己从快要变弯的趋势中解救出来,难道他现在又要想办法努力把自己掰弯? 这是怎样一个苦逼啊! 不管黎耀楠心里怎样想,对林以轩的嘘寒问暖日日不坠,不是之前那种小心翼翼的讨好,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关切。 黎耀楠的改变,林以轩很快就察觉出来。 同时,黎耀楠也察觉出,林以轩虽然对他一如既往,但所有的笑容却从未达到眼底。 自己种的苦果自己吃,回想自从那夜以后,林以轩对他的态度,黎耀楠还有什么不明了,林以轩不是不在意,不是不怨他,只不过当时自己求复合心切,又被内疚占满思绪,所以才故意忽略,同林以轩一样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,以图粉饰太平。 回想过往,黎耀楠无奈,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混账,但这些混账事情是他自己做下的,又怪得了谁。只能加倍的对林以轩好,他不喜欢男人,但他觉得为了孩子,那个人若是林以轩的话,或许他可以试着改变。 有时候林以轩也不得不承认,黎耀楠若要真心讨好一个人,那个人真的很难拒绝。 这一天,黎耀楠写完稿子,兴冲冲地跑到逸轩阁。 林以轩对此见怪不怪,黎耀楠这几日闲来无事便会给他讲故事,对他好的总感觉有些不真实,并不是他不领情,而是前车之鉴。 “今日带你去个地方?”黎耀楠神秘兮兮地说道,跟他卖了一个关子。 “去哪儿?”林以轩懒洋洋地靠在软塌上,眼皮都不动一下。 “去了你就知道了。”黎耀楠催促着他快点走,林以轩总在家里闷着也不是个事,他对男人怀孕虽然并不了解,但现代电视看得多,孕妇需要经常活动,这是基本常识。 “我不去。”林以轩淡淡的回答,身子软绵绵的不想动,再说他拿了稿子过来,难道不是给他讲故事吗? 黎耀楠才不管他那么多,眼中闪过一抹戏谑:“你不走,我可就抱你走了。” 林以轩被他的无赖气到了,这家伙前些日子碰他一下都犹豫,这两天怎么就转性了。看见黎耀楠威胁的眼神,林以轩很清楚,这家伙绝对说得出做得到,被他缠得没办法,只能起身换衣裳,他现在怀孕才一个多月,身上还不显怀,穿着衣裳压根看不出什么。 黎耀楠让人备好马车,带着他径直来到城南的一座茶楼。 “这是......”林以轩微微一怔了,看着匾额上的有间茶楼,顿觉无语,也只有黎耀楠才能想出这样的名字。 “怎么样?还不错吧。”黎耀楠略显得意,既然打算和林以轩发展关系,他自然不会压抑自己的本性,只有这样关系才能维持得更加长久。 林以轩扯了扯唇角,皮笑肉不笑,走进茶楼,发现里面已经客满。 黎耀楠牵住他的手:“楼上留了隔间,我带你去。” 林以轩只觉得手心发烫,这几天黎耀楠也不知怎么回事,总是喜欢对他动手动脚,说话也变得放荡起来,不是没想过黎耀楠会不会对他有意思,但自作多情的事情,做一次就够了,面对黎耀楠的种种不对劲,林以轩实在不敢多想。 黎耀楠带他上了隔间,林以轩发现,这家茶楼的装饰,和所有地方都不同。 所谓隔间,并不是他以为的包房,而是用几架屏风隔出来的空间,地方不大,只够摆下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,坐在隔间里面视野很好,可以看清整座楼内的景象。 干净,整洁是他对茶楼的第一印象,茶楼里所有的桌子上都铺着浅色桌布,每张桌子上还摆放了一个精巧的白瓷瓶,里面插着一束鲜花,使环境看起来更为雅致。 四周墙壁上,一边挂着不少字画,谁谁谁,什么时候画的写得清清楚楚。 另一边则张贴了不少策论及诗文,坐在包间里,还可以听见大家的讨论。然后他就看见一个书生,跟掌柜要来笔墨,飞快的写下一篇文章,不多时,就有人把这篇文章贴在了墙壁上。 大家见有新文章出来,纷纷上前观看,继而高声讨论,那位书生也因此得名。 林以轩暗暗记在心里,决定京城的茶楼也要按照这种方法经营。 黎耀楠拿着手稿出去了一会儿,再次进来没过多久,林以轩就听见外面的吆喝声。 “元墨先生来了。” “不知道今天讲什么?” “清扬居士确实有才,只遗憾不能一见。” 只见一个中年文人,缓缓走到了茶楼正中央的台子上,手拍了一下惊堂木,整个人气势一变:“上一节我们讲到三清立教成圣,接下来我们讲六道轮回。” “好!”有人大声叫了起来。 “又有新章了。” “别吵。” “快听他讲。” “话说自从女娲三清成圣以后,巫族由于没有元神......” 林以轩瞥了黎耀楠一眼,总算知道他带自己出来干嘛了,不过...... “清扬居士是谁?”若是他刚才没听错,仿佛有人称赞清扬居士来着。 黎耀楠得意地挑了挑眉,指着自己的鼻子示意,清扬居士在这儿。 林以轩轻轻一笑,没想到还真让他闯出些名声。 黎耀楠让人上了些话梅和果汁,并不敢让林以轩喝茶。听元墨先生说着故事,林以轩的思绪很快被吸引,听见楼下的叫好吆喝声,心情似乎也随之飞扬,人多热闹,确实比在家中听黎耀楠讲故事有趣。 一场散后,黎耀楠又带他去醉仙楼吃了些东西,然后又去河边逛了一圈,直到傍晚两人才回到黎宅。 林以轩尽管有些疲惫,精神状态却很好,黎耀楠也没打扰他,让人备来热水,待他沐浴完,睡下之后自己才离开。 黎耀楠走在回房的路上,心里却在盘算,自己是不是要找个机会搬过来,天天跑来跑去也麻烦。正好如今林以轩怀孕,他们也做不了什么,可以试着慢慢接触,亲吻目前虽然做不到,但可以从牵手开始,他觉得自己并不反感和林以轩碰触,这是一个好的开端。 心里这样一想,黎耀楠越发觉得搬过来正确。 他向来是想什么就做什么,第二天,黎耀楠就让人收拾东西,来到逸轩阁时,林以轩正在吃早饭,看见他这架势,微微一愣:“你这是要干嘛?” “自然是搬过来住咯,你一个人我不放心。”黎耀楠理所当然的回答,丝毫不记得当初要搬走的也是他。 “我这有下人伺候。”林以轩面色复杂,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,一般人家媳妇怀孕,丈夫都要分房睡,黎耀楠这样搬过来是何意? 林以轩坚决不肯承认,他心里其实是有一些高兴的。 “下人怎么能跟我一样,听话,别碍事,爷一会儿还要出门,回来再跟你说话。” 林以轩气结,觉得刚才的高兴,绝对是错觉,对于黎耀楠他还算了解,这家伙只要一得瑟起来就称爷。 黎耀楠搬过来后连续忙了几天,林以轩这才知道,他是为了找夫子。 明年就要科举,真正有学问的人,哪个不是在家中备考,要么就是颇有身份,以黎耀楠现在的地位,根本请不来那样的先生,一时半会儿,想找到一个合适夫子确实困难。 林以轩心里稍一斟酌,觉得自己应该礼尚往来,无论黎耀楠因和原因对他好,这份心意总不会假。 当天黎耀楠回来时,林以轩便对他说道:“把你文章拿来我看看。” “你会看文章?”黎耀楠略为诧异,他发誓自己绝对不是看不起人,只是从未听林以轩提起过。 林以轩鄙视的看他一眼:“你以为我跟你一样?” 黎耀楠倒也不生气,林以轩偶尔刺他两句,他心里踏实。当即便去了书房,把自己刚写的文章拿出来。 林以轩仔细阅读,突然发现自己对黎耀楠其实知之甚微,若不是亲眼所见,只看黎耀楠平时无赖的表现,他怎么也不敢相信,这样的文章,竟然真是他写出来的。 并不是文章有多么好,字句多么华丽,多么花团锦簇,而是黎耀楠写的策论,对一些事情的看法总能直指要害,并且想出的解决办法也可以实施,和他之前在书房看见的文章简直有天壤之别,根本不像同一个人所作。 林以轩指点了他几处地方,又告诉了他一些写文章需要注意的事项,黎耀楠惊异的发现,自家夫郎还是一个学富五车的才子。

上一篇   31031

下一篇   33033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