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031

时光如水,一天天过去,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,林以轩觉得自己近几日变得嗜睡起来,胃口仿佛也好了不少。 心里的欢喜,带走了黎耀楠留给他的阴霾,他真的拥有自己的孩子了,一个只属于他自己,跟他血脉相连的孩子。 林以轩笑颜绽放,身上由内而外散发出一种柔和的光芒,美得令人心惊,耀眼得令人不敢直视。 林以轩从来就很漂亮,只不过从前被他的面无表情遮住了身上的色彩,如今重新绽放出光芒,整个人就像活过来一样,那么生动,那么唯美。 清丽的面颊上,不再是冷冰冰的表情,换上了浅浅的笑意和慈爱。 黎耀楠再次见到他的时候,已经是七天以后,无论他心里怎样纠结,是他对不住林以轩在先,事情总要处理,他不是喜欢逃避的人,这一次连续躲了七天已是极致,哪怕他心中依旧没有答案,但无论如何,他也要给林以轩一个交代。 黎耀楠心里已经打算好了,不管林以轩提出什么条件,他都会应允,只是他没想到,当他来到逸轩阁的时候,林以轩竟然自在得很,丝毫没有将那天的事情放在心上,就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,唇边还挂着一抹浅浅的笑意,身子斜靠在软塌上,手中拿了本书轻声阅读。 黎耀楠郁闷了,敢情这几日就他一个人在内疚,心里也不知是松了口气,还是什么,笑着说道:“我给你买了杏仁酥,听说你很喜欢吃。” 林以轩一如往常,只淡淡瞥了一眼,便收回目光:“搁那吧,坐。” 黎耀楠不知说什么好,一切仿佛变了,又仿佛没变,面对林以轩,他发现自己做不到镇定自如,那一寸寸肌肤,手掌触摸到的柔滑,进入时的快感,总会莫名浮上心头,不是没想过找一个女人来舒解,为此他还专门去了一趟怡红院,只是看见那些搔首弄姿的女人,他以前最喜欢的类型,突然就没了兴致,他觉得自己病了。 “你来可是什么事?”林以轩浅笑着问道,放下手中的书籍,这几日他天天都会念会儿书,哪怕明知孩子还小,根本听不见,但他还是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 “没事我就不能来?”黎耀楠有些烦躁,明明林以轩近在眼前,可他却觉得离自己很远,中间仿佛竖着一道无形的墙。 林以轩只弯了弯唇角,双眸清澈的看着他,并不置以任何言语。 黎耀楠语结,略显狼狈地垂下头,感觉无地自容,林以轩的目光让他无所遁形,突然发现自己真TM混账,明知林以轩那天伤得重,他却自己跑了。 黎耀楠想说些什么,想跟林以轩解释,可是话到嘴边却开不了口,这个时候,无论说些什么,所有语言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。 最后还是林以轩给了他一个台阶:“我看过你的计划书,做得很不错,话本准备好了吗?” 黎耀楠这才想起,那天早上他走得匆忙,计划书还放在小几上,急忙点头说道:“嗯,准备好了,写的不多,一会儿我拿给你看。” “写的是什么?”林以轩不甚在意的问道,并不是他已经原谅了黎耀楠,而是他心里很清楚,黎耀楠是他将来的依靠,也是孩子将来的父亲,他只是让自己变得更加识时务。 “写得是上古神话,保证你也会喜欢。”黎耀楠心里高兴起来,见林以轩肯跟他说话,压在胸口的大石似乎也微微松动了一些。 “上古神话?” “嗯,这得从盘古开天说起......” 有了这个话题做缓冲,黎耀楠就像是被打开了一道闸门,言语也多了起来,绘声绘色为林以轩讲起了上古演义。 林以轩开始只是敷衍,后来却听得入了迷,心里不得不承认,黎耀楠这人虽然不咋样,但故事说得确实好。 黎耀楠说得口干舌燥,见林以轩还没有叫停,只能继续讲下去,完了之后喝了一口茶水:“目前只写了这么多,等有了下文我再讲给你听。” “好啊!”林以轩浅笑着回答。 黎耀楠接着又说道:“这几日我顶了一间铺子,改日带你去看看。” “嗯!”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说着话,仿佛又回到了从前,甚至比从前更好,至少林以轩从前不会对他露出笑脸,黎耀楠告诉林以轩,他把茶铺的说书先生已经找到了,只待铺子装修好就可以开张。 林以轩静静地听着,却没有听故事时认真,时不时还讽刺一两句。 黎耀楠听见他的讽刺,反而变得喜笑颜开,林以轩若不讽刺他,他心里总觉得没底,被刺个一两句反倒放松下来。 他们谁都没有提起那晚的事,仿佛不约而同忘记了一般。 离开逸轩阁,黎耀楠心里舒了口气,回去后便让人把他写好的上古演义手稿送来。 林以轩略一思索,让人把手稿抄御一遍,看着黎耀楠的计划书,写了封信,转头吩咐下人,在京城也开一间茶铺。 自从这次和林以轩聊天以后,黎耀楠每日都会过来一趟,两人的关系从表面上看也恢复了正常。 只有黎耀楠自己才知道,他这几日有多憔悴,几乎彻夜未眠,每每入到梦中,总会被那场畅汗淋漓的欢爱惊醒,原以为见过林以轩后会好点,谁知反而更加严重,梦中肉欲的交合,身体与身体之间的碰撞,弄得他身心疲惫,直到梦醒,梦里欢爱留下的余韵,似乎都还在心口徘徊。 他觉得自己病得不轻,难道真变成同性恋了?黎耀楠心中游移不定,对此他也不是不能接受,只是有些不敢置信。 为了怕自己弄错,这一天晚上,黎耀楠抽了个时间,目光盯住扬州城内最大的一家小倌管。 他觉得自己可以试试。 只是刚一来到小倌管,他就被里面的男倌惊住了,闻着一鼻子的脂粉味,看着打扮得形态各异的小倌,突然觉得倒尽胃口。 老鸨还不停的吹捧着:“客官第一次来吧,瞧着好生俊朗,可有喜欢的公子没?咱们南风管可是扬州城内最大的倌管,保证你满意。” 黎耀楠这一次是被吓跑的,惊恐地瞪大眼睛,看着那些搽脂抹粉的男人,头戴金钗,耳戴环扣,上手还竖着兰花指,黎耀楠觉得自己如果再不走,肯定会吐出来。 扔下银子就往外跑,老鸨横眉怒目,看见银子脸色才略为缓和,接着便骂骂咧咧,从没见过这样的男人,没本事还逛什么妓院! 黎耀楠出了小倌管,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,他刚才确实被恶心到了。 忽略心里的那点失落,黎耀楠很快振作起来,看样子他并没有变弯,晚上之所以会做那样梦,肯定是那一晚对他的印象太深刻,加之对林以轩的内疚,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才让他变得不正常。 或许是受到惊吓,亦或许是黎耀楠想通了,当晚,他安安稳稳睡了一觉,再也没有从梦中惊醒。 发现自己恢复正常,黎耀楠心情愉悦,他就说嘛,自己妥妥的一个直男,怎么会因为睡了一次男人就变弯,不去想心里那些小小的遗憾是怎么回事,黎耀楠打起精神,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忙。 铺子、话本都有了着落,他现在要开始寻找教书先生,为明年的科举做准备,古人的科举制度,他早已经了解过,贡院九天九夜的考试,这种罪,一生只遭一次就够了,他可不想再重复,所以不考则已,若考他便一定要中个举人回来。 林以轩很快就发现黎耀楠的转变,这几日黎耀楠虽然天天过来,看起来和往常没什么不同,言语间却总带了一分小心翼翼,无论自己提出什么要求,他哪怕心里不情愿,也会耐着性子完成。 林以轩心安理得,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使劲地开始奴役。 例如让黎耀楠给他端茶倒水,给他讲故事,别说,黎耀楠写的话本确实不错,如今已经讲到女娲造人。 原来双儿并不是被遗弃,女娲造了男人和女人之后,世界虽然变得热闹,但女娲总觉得还是少了一些什么,女人的体柔弱容易生病,小孩也不容易养活,女娲终于找到原因,于是她左思右想,又造了双儿出来,他们的生育能力虽比不上女人,但却可以和男人一样干活,对男人的帮助更大。 林以轩听得津津有味,正是意犹未尽的时候,黎耀楠扔给他一个话本让他自己看,对他的态度也随意起来,这样前后差距,林以轩很快察觉,让他想不发现黎耀楠的转变也难。 林以轩不动声色,他能说自己这段时间被黎耀楠惯得骄傲了吗? 于是,在一个月后的某一天下午,林以轩突然晕倒在地上,下人赶忙请了大夫回来,诊断一看,老大夫跟黎耀楠道了声恭喜“你家夫郎怀孕了。” 黎耀楠如遭雷击,他好不容易恢复正常,这消息,是怎样一个晴天霹雳。 盯着林以轩的肚子看了半响,黎耀楠怎么也不敢相信,这里面竟然有一个孩子。 艾玛!黎耀楠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,可以预见他将来的日子是多么水深火热。

上一篇   30030

下一篇   32032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