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030

黎耀楠是个行动派,心里既然有了打算,预备掌柜也买回来了,用过饭,他便把自己关在书房,写起了商业计划书。 直到华灯初上,天色渐晚,屋内点起了蜡烛,黎耀楠这才放下毛笔,揉了揉僵硬的脖子,拿起写好的计划书初稿,决定要给林以轩看看,省得他整天小看人。 黎耀楠对自己的经商天分很满意,毕竟是家学渊源,上辈子他哪怕只是一个二世祖,成天游手好闲,但若没几分能耐,继母又怎会对他那么忌惮。 他能隐忍十几年,就为把黎氏集团弄倒闭,开一家小小的茶铺又有何难。 秋季的夜晚,凉风徐徐,林以轩身穿着一件白色衣裳,随意披散着长发,眉宇间透着几许忧愁,懒洋洋靠在软塌上,大开着窗户,对月独饮。旁边小几上还摆放了几碟小菜,除了桌上的几壶酒之外,地下还有两个空酒壶。 黎耀楠进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:“怎么喝起酒来了?” 林以轩此时已经喝得面颊嫣红,醉眼迷离,淡淡看了黎耀楠一眼,吐词不清的说道:“我高兴,就是想喝酒,这是扬州的陈年佳酿,你也来尝尝。” 许是被林以轩勾起了兴致,黎耀楠顺手拖了把椅子坐在旁边,让人添了双碗筷,自己给自己倒上酒,咕咚咕咚喝下去。 “好酒量,再来。”林以轩再次为他斟满,又哭又笑的说道:“我想家了,我想母亲,想哥哥了。” “你喝醉了。”黎耀楠蹙眉,他虽然有心小酌一杯放松放松,却不打算面对一个醉鬼。 “我才没有醉,你到底喝不喝,不喝,我哭给你看。” 黎耀楠哭笑不得,林以轩这不是喝醉了还是什么,平时他哪能说出这样的话。 黎耀楠头一次面对一个醉鬼有些无奈。 “来,干了!”林以轩跟他碰杯,双眼迷蒙的望着他,醉态横生。 黎耀楠见状,心里有些无语,索性也不再顾忌,喝就喝,自从来到古代,他还没有痛痛快快地喝过一场,反正是林以轩闹着要喝,明日头痛也怪不了他。 “我跟你说啊,哥哥小时候可疼我了,景阳侯府就没一个好东西,他们想让哥哥娶原家的女人,那个女人很坏很坏,我很担心,还有母亲......” 林以轩说着醉话,黎耀楠却恨不得立刻就走,他可以百分百肯定,林以轩这家伙已经醉的不行了,否则侯府的一些辛密又岂能拿出来乱说。 黎耀楠想走,林以轩又怎会让他得逞,今日所言也为了给黎耀楠打个底,让他对景阳侯府心里有数,顺便也让他放下心防,药效还没有上来,黎耀楠若是走了,他怎么办,要是让外人捡了便宜,那他找谁哭去。 “不许走,我命令你陪我聊天。”林以轩拖住黎耀楠不放,一副撒泼耍赖的模样。 黎耀楠后悔今日过来了,又不能真跟一个醉鬼计较。 被林以轩缠得没办法,只能继续陪他喝酒。 一杯两杯酒下肚,不知不觉,黎耀楠也涌上了一些醉意,听林以轩说着曾经的往事,偶尔他也会回忆从前,说说上辈子爷爷在世时的一些事情。 林以轩心里纳闷,黎耀楠爷爷去世时,他不过才几岁吧,总感觉有些对不上号,不过这些目前不是他关心的事,林以轩也没多想,黎老太爷死了十几年,有什么他不知道也很正常。 两人越喝越多,林以轩哪怕一开始是装醉,提前又喝了解酒茶,这会儿神智也变得模糊起来。 黎耀楠只觉得浑身骚热,一股热流涌往□,看着林以轩一张一合的嘴巴,突然有了想尝一口的欲望。 黎耀楠被自己的想法吓住了,赶忙甩了甩头,一定是他憋得狠了,这具身体还是一个小处男,自从他来到古代又没舒解过,才会产生错觉。 两人喝着喝着,倒在了一起,林以轩刚才因为又是撒泼,又是耍赖,在加上他故意为之的缘故,此时衣衫半解,显得有些凌乱,露出精致的锁骨与胸膛。 黎耀楠口干舌燥,看着眼前满是醉意的少年,脑海里一片空白,只想一亲芳泽,一探他衣衫下的风景。 心里这样想的,黎耀楠也确实这样做了。 含住那张嫣红的嘴唇,只觉得比那琼浆玉液,还要甘甜,鲜美。 双手不自觉的探索起来,只想要得更多。 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,林以轩知道黎耀楠的药效上来了,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抗拒了几下就半推半就,免得黎耀楠酒醒后胡思乱想。 鸳鸯被绣翻红浪,这一夜,黎耀楠从来没有觉得这样舒畅过,凭着本能,要了身下的人一次又一次,直到累得实在狠了,才沉沉睡去。 第二天,黎耀楠醒来,不知身在何地,昨夜的宿醉令他头昏脑胀,愣了半响,脸色突然一变,昨晚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,那场酣畅淋漓的欢爱,那种销魂蚀骨的感觉,以及他一次次卖力的□...... 明明昨夜他已经醉得不行,记忆却清晰的记得每一个细节,他们互相的亲吻,抚摸,他要了他一次又一次,林以轩的每一寸肌肤,他都记得清清楚楚,包括进入时那种舒爽到极致的快感。 黎耀楠无论多么不想承认,看见身旁熟睡的人,闻着空气中浓郁的欢爱的味道,心里已经有了答案,他把林以轩给睡了。 黎耀楠心乱如麻,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,他从不认为自己喜欢男人,也从没想过跟林以轩发生朋友以外的感情,但昨夜却真真实实发生了,看见床单上的血迹,看见林以轩满身淤青,黎耀楠暗骂了自己一句畜生,心里的感觉五味陈杂,蹑手蹑脚穿好衣裳,第一次落荒而逃了。 他不知该怎样面对自己和林以轩的这层关系。他清楚记得林以轩肚脐眼下一朵鲜红的蝶形印记,原主的记忆告诉他,双儿只有处子印记才是鲜红色,跟人发生关系以后,就会变成粉红色。 他,是林以轩第一个,也是唯一一个男人。 回想昨晚林以轩对他的醉言醉语,黎耀楠不得不开始思考,林以轩之所以嫁给他,是不是别有内情,总之绝不会是因为私奔。 黎耀楠真真实实头痛了,他不是那种不负责的人,哪怕在前辈子,他玩女人,也从不碰处女,他始终都觉得处女这种生物,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。 但问题是他把林以轩给睡了,原本睡了也就睡了,没什么大不了,反正他们是名正言顺的夫夫,可他不喜欢男人,哪怕他们已经发生关系,也不能改变他不喜欢男人的事实。 就算他想负责,在他对男人没有兴趣的情况下,这段夫夫关系又要怎样才能维持下去。 说到底,昨晚还是他不对,酒喝多了精虫上脑,明知道林以轩已经醉糊涂了,却还强行要了他。 黎耀楠只恨不得扇自己几巴掌,他觉得自己需要静一静,好好思考一下,他和林以轩的关系究竟该怎样处理。 出了卧房,黎耀楠让人准备好热水,待林以轩醒来以后就送进去,紧接着他就急匆匆的出了府。 黎耀楠没有看见,在他出了卧房以后,林以轩倏然睁开双眼,乌黑的眼眸深邃幽暗,暗藏着波涛汹涌,面无表情的脸上,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,闭上眼睛再次睁开,又恢复了平静,似乎多了一些什么,又少了一些什么。 费力的撑起身体,林以轩轻轻抚着小腹,这次应该成功了吧。 没多久,丫鬟敲门进来,春纤看见自家主子浑身是伤的模样,心中气恼不已:“姑爷也真是的,怎么把主子弄成这样。” 林以轩唇角浮起一抹浅笑,他是想起孩子了,就连声音都变得柔和起来:“为我准备热水吧,我要沐浴。” “哎!”春纤应了一声,见自家主子笑了,只以为主子和姑爷关系好,便接着说道:“姑爷真疼主子,离开前就吩咐咱们准备热水呢。” 林以轩并没有接话,只微微垂下了眼帘,掩藏住眼底的嘲讽,疼他?疼他就不会偷偷跑了。 明知会是这样的结果,昨晚一切也是他算计而来,原只打算有个孩子就心满意足,但黎耀楠偷溜的行为,还是让他的心痛了一下,那种感觉很难堪,就像是被人脱光了扔在大庭广众之下。 给自己清理好身体,林以轩浑身痛得就跟被车轮碾过一样,黎耀楠不知节制,他又是第一次承欢,实在被折腾得太狠,这一次他一直在床上躺了两天,才能下地行走。 期间,黎耀楠没有前来探望过一次。 林以轩表情淡淡的,似乎并不在意,只更加注重调养自己的身体。 黎耀楠这两天很忙,顶了城南一家两层楼的铺子,让人开始装修,他不知该怎样面对林以轩,面对自己酒后失德的错误,只能让自己忙碌起来。

上一篇   29029

下一篇   31031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