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03

与此同时,黎耀楠的生活水平直线下降。 这些年,马玉莲一步一步换掉张氏留下的人,表面上对黎耀楠很好,吃穿用度皆上等,实际上李嬷嬷却把持着他房中的一切,月利落到他手中已所剩无几。 不是没有吵过,闹过,然而却没有任何结果,继夫人总是笑眯眯的说“你还小,一应物品理应交予嬷嬷保管,弄丢了可怎么是好,乖,听话,李嬷嬷也是为了你好。” 父亲,他从来都见不到人,在原主的记忆中,一年到头,见到父亲的次数,十根指头都数得出来。 至于祖母,就别提了,祖母从来都只会骂他“养不熟的白眼狼!”她把对张氏的不满,对黎老爷仕途不顺的愤恨,通通发泄在他身上。 下人们看碟下菜,眼见没人给黎耀楠撑腰,更加疏忽怠慢起来,久而久之,就养成了原主阴沉、孤僻的性子,极度的自尊和自卑,让他竖起了浑身的倒刺,他恨周遭一切的人与事物,但他却反抗不了,也没那个能力反抗,于是他就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读书上,只有读书可以让他出人头地,也只有读书才能让他离开这个憎恨的地方。 在原主的心目中,读书就像是一根救命稻草,唯有紧紧抓住,他才不会觉得生无可恋。 两次科举落第,黎耀祖却青云直上,两相对比之下,原主心灰意冷,整个人都失魂落魄,消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,更加没日没夜用心苦读,那时他心里其实是绝望的。 直到定下婚事才又振作起来,眼前仿佛出现了一条新的道路,看见了新的希望。 回想着脑海中的一幕幕,哪怕没有亲身经历,黎耀楠依然可以清晰感觉到原主的情绪,订婚时的喜悦,发现被愚弄时的怨恨,以及那种哀大莫过于心死的绝望,他知道,原主那时是不想活了,所以他在继承这个身体的时候,才没有遇见任何阻碍,仿佛他们两个本就是一体。 黎耀楠只对一点有所不满,他在继承原主记忆的同时,也继承了原主的情感,真特么草蛋! 他心里那种强烈要出人头地的愿望是为毛啊! 黎耀楠欲哭无泪,他现在只庆幸自己没有继承原主的性格,否则的话,还让不让人活了。 原主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,被人卖了还会帮人数钱,但黎耀楠却不同,作为一个二世祖,八面玲珑是必须的,凭借原主的记忆抽丝剥茧,很容易他便理清这门婚事的来龙去脉。 黎耀祖岳家嫡母的亲妹妹,正是景阳侯府的二房夫人,她的女儿行四,名静姝,今年初被圣上指婚与六皇子做正妻,原本这是满门荣耀的喜事,谁知正在这节骨眼,三房嫡出幼子林以轩却做出与人私奔的丑事。 事关整个家族的名声,四小姐又出嫁在即,这会儿无论是把林以轩送去家庙,还是让他无声无息的消失,都会有不打自招的嫌疑,万事无风不起浪,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把人嫁出去,只是由于时间紧迫,让他嫁给谁却成了难题。 好的人家不愿娶,林以轩摆明了就是一个弃子,更何况他还是双儿,差的人家同样不行,景阳侯府在京里有头有脸,随意把儿子嫁了,这不是明摆着告诉人家有问题吗? 于是,经过黎耀祖舌灿莲花,黎耀楠入了林家人的眼,婚事也就这样定了下来。 林家的人对此尤为满意,黎耀楠是举人的弟弟,家里祖上三代有人做官,这个身份很不错,量谁也说不出什么闲话。 尚书夫人也很满意,帮自己妹妹解决了一桩麻烦事,侄女可以顺顺当当嫁入皇家,她脸上与有荣焉,看待家中庶女及女婿也顺眼起来。 黎耀祖更加满意,没了岳家嫡母从中作梗,他在京里的路程将更加顺坦。 这门婚事当中,唯一的炮灰恐怕就是黎耀楠,当然,或许婚事的另一个主角也不愿意,但那又如何,他既然做出与人私奔的丑事,就要承担后果!在林家人眼中看来,他们给林以轩找了门好亲已经仁至义尽,又哪会管他婚后的生活会怎样,他哪怕就是死,也只能死在黎家。 这也是黎耀祖能放心胆大,为弟弟结亲的原因,他根本不怕黎耀楠能掀出任何风浪,就算跟景阳侯府做了亲,林家人撇清关系还来不及,又哪会真认这个哥婿,没见林家公子出嫁,都是在扬州城吗! 黎耀楠一时之间愁肠百结,除了叹息还是叹息,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。 现代人有句俗语,生活就像强女干,你若是反抗不了就得学会享受,他觉得这句话正适应他现在的心情。 时间过得飞快,转眼就月上中梢,这具身体到底才大病初愈,只这么一阵子,他就隐隐感觉到有些疲惫,并不打算勉强自己,太多的事情一时半会也理不清,干脆躺倒床上闭目养神。 经历了车祸和穿越这种匪夷所思的事,他原以为自己会睡不着,没想到居然一夜无梦,黎耀楠在心中暗自吐槽,他的心里素质果然很强大。 八月的天气已渐渐转凉,清晨凉风徐徐,空气中还带有泥土的清香。 第二天,黎耀楠早早就起了床,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整个人都变得神清气爽,这可比现代的二氧化碳要好多了。 让人打了水来,黎耀楠按照原主的记忆,梳洗、漱口,言行举止之间没有任何突兀,就连绾发的动作都很顺手,仿佛他就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古人。 黎耀楠觉得这样挺好,他不喜欢搞另类,也没有小说中,穿越者的那种,我是主角我怕谁的霸气侧漏,他的出身注定了他微小谨慎,他从来不会小看任何人,有时候许多事情,坏事的往往就是小人物,而细节才是决定一切的关键,他不会给任何人留下任何破绽,特别是伺候他的这些下人,他们对原主很熟悉,如果转变太大,肯定会引起怀疑,在没有万全的准备之前,他不想徒生事端。 定定站在镜子前,黎耀楠第一次认真打量这具身体的模样,镜子里的少年面色苍白,嘴唇青紫,两眼无神,眉宇间郁郁不得志,整个人都给人一种阴恻恻的感觉。 黎耀楠唇角抽了抽,努力在这张脸上找长处,么蛋,他是个攻好不好,镜子里的弱鸡是谁啊! 对于一向都很臭美的人来说,黎耀楠坚决不肯承认,他被自己模样打击到了。捏了捏自己消瘦的身子板儿,突然无比怀念他上辈子黄金比例的身材,以及那张风靡万千少女的脸。 “二少爷,都已经辰时了,你到底还走不走?”落霞等得不耐烦,进屋就看见二少爷对着镜子发呆,不屑的撇了撇嘴,二少爷就是再照镜子,也没有大少爷好看。 黎耀楠回过神,没忘记今天要去给夫人请安,既然必须得成婚,与其哭丧着脸被人逼迫,还不如想法子从中讨好处,只要林家公子还没嫁进来,婚事一日没尘埃落定,马玉莲为了让他听话,他所提出的条件,如果不是太过分,她肯定会应承。 再次盯着镜子看了一眼,黎耀楠暗暗给自己打气,其实这具身体的版型还不错,只是瘦了些,矮了些,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,在加上原主性子阴郁,身体又病病歪歪,气质看起来很颓废,才把他好好的相貌遮住了,人都说相由心生,现在身体的主人换成了自己,好生锻炼锻炼,多吃些有营养的食物,补回来应该不成问题,十七岁还有不少成长的空间。 黎耀楠一边盘算怎样才能恢复他健硕的身材,一边慢悠悠的往正院走去,反正他的身体是病人,走不快大家要体谅。 落霞、翠柳紧跟在他身后,倒不是突然良心发现,决定做好一个丫鬟的本职,而是想去正院占占喜气,巴结巴结正院的姐妹,二少爷眼见没什么出息,她们在二少爷身边伺候,要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! 这也是落霞、翠柳一找着机会,就往正院里钻的原因,姑娘大了,心思也活络了,哪个少女不怀春,她们为自己多做打算也没错。 落秋阁距离正院不远不近,黎耀楠到的时候,马氏已经起身了。 外面伺候的丫鬟通报了一声,没多久,屋里就传来让他进去的声音。 黎耀楠眉目微微下垂,由于学不来原主的阴郁,他就尽量使自己维持面无表情。 进屋后,除了马氏之外,马氏所出嫡女黎淑珍,和文姨娘所出庶女黎淑云都在,她们一个芳龄十二,一个芳龄九岁。自从当年黎老爷仕途受到牵连,他不仅迁怒黎耀楠,对马玉莲也冷淡下来,什么表妹,什么真爱,在前程仕途面前全是浮云。 黎老爷一个一个妾室纳进门,所有的委屈,马玉莲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,直到黎耀祖中举,她才扬眉吐气,这让她怎能不恨,怎能不怨,为了维持正室的脸面,她虽然不能光明正大做什么,但这并不代表她会放任黎耀楠有出息,放任黎老爷有庶子,她的心,早在选择做妾室的那天开始,就被染黑了。

上一篇   2002

下一篇   4004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