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028

出了街头转角,黎耀楠松开林以轩的手,心中暗暗赞叹,没想到林以轩看着像是个男人,小手还挺滑,摸起来很有手感。 林以轩面无表情,心里却在盘算,如今已回了扬州,单门独户自己做主,他身体调养的差不多,这几日正是好日子,是否可以要个孩子了。 林以轩看了黎耀楠一眼,目光中的算计一闪而过,快得根本无法察觉,转瞬又恢复了平静。 黎耀楠心情很好,却要装作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此时正憋得很难受,大街上的人太多,他不敢得意忘形让人看出端倪,只加快步伐对林以轩说道:“咱们快些回去,这几日先避避风头,黎家那几口若是听到外面的传言,肯定不会善罢甘休。” 林以轩轻笑了一声:“他们不敢,我的嫁妆还在黎府,听到传言苦果也只能自己咽。” “咦!你笑了!”黎耀楠惊诧,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 林以轩白他一眼,冷冰冰的说道:“我高兴。” “其实我也很高兴。”黎耀楠呵呵一笑,紧接着又大惊小怪:“咦,你竟然还会翻白眼?” 林以轩懒得理他,算计黎耀楠他是一点压力没有,他觉得与其等黎耀楠开窍,还不如主动出击,黎耀楠压根不喜欢双儿,等他碰自己也不知要到何年何月,他没那个耐心。 黎耀楠撇撇嘴,觉得林以轩真无趣,一点幽默感都没有。 却不知,林以轩正在思考,怎样才能将他弄上床,只要一想起能有一个血脉相连的孩子,林以轩内心深处就一阵柔软,心情自然也就好了起来。 走到街头的时候,一个小丫鬟突然迎上来,塞给黎耀楠一团纸条:“二少爷,这是文姨娘让我给你的。”说完,就急匆匆的走了。 黎耀楠莫名其妙,他同文姨娘向来没什么来往。 打开纸条一看,黎耀楠笑了。 “怎么回事?”林以轩把头伸过来,黎耀楠展开纸条给他看。 原来王嬷嬷办事不牢靠,马玉莲给了她一百两银子,找人收拾黎耀楠和林以轩,可她自己却贪了一半,结果行事不周,露了行藏被文姨娘发现,文姨娘这些年在府里虽然不显山露水,但当年她既能稳稳压住马玉莲的风头,又怎会没有几分本事。 黎耀把纸条揉成一团,随手扔了出去,不屑道:“才一百两。”他的身价有那么低吗? 林以轩郁闷,这不是重点好不好。 黎耀楠一挥手,指着身后六个下人:“你,你,你们跟远点,一会看见出事在过来。”还真是刚想睡觉就送枕头,借此正好拿下马玉莲的把柄,有了白日那一出,再有继母残害前妻嫡子,反正他已经过继,以后就是不认亲父,跟黎府彻彻底底断绝关系,也不会有人说他闲话,只会说继母不慈,把孩子给逼的。 林以轩不赞同道:“君子不立与危墙之下。”谁知道王嬷嬷从哪找来的地痞流氓,出了事不划算。 黎耀楠并不在意,只关切地说道:“你先回去罢,今日累了一天,这里有我就好。” 林以轩有些恼怒,他像那么胆小怕事的人吗? 黎耀楠心知他是误会了,急忙解释:“我没那个意思,只不过我从前练过,对付几个地痞流氓不在话下,你这身细皮嫩肉的,我怕到时候照顾你还来不及。” 林以轩也不理他,只往和平街那边走,若是纸条上的消息没错,那群人就埋伏在马道巷,那里也是离开黎府去城南的必经之路。 他们离开黎府,若没有地方落脚,必然会选择去城南。 马玉莲计算得很准确,只可惜没料到他们早就买了宅子,也没想到身边的嬷嬷会出差错被文姨娘逮了个正着。 黎耀楠无奈,只得跟在他身后,突然发觉林以轩生气的时候还挺可爱,整个人都生动起来,没有平日的死气沉沉。 来到马道巷,王嬷嬷很显然跟这群流氓描述过他们的形态,十几个人很快将他们团团围住,其中一个疤脸汉子,还拿着根棍子在手中拍打:“小子,借点钱来花花。” 黎耀楠蹙眉,没想到五十两银子还能请来这么多人,只怪他对古代物价不熟,醉仙楼吃一餐饭就十七两,五十两在平民人家看来,紧紧巴巴可以过三年,但对于有钱人家来讲不过是一餐饭钱,也难怪能买动这些人。 “你们要多少银子,谁主使你们来的?只要你们说出来,我就给你们一百两。”林以轩眼中毫无惧色,跟那领头的地痞谈条件,只要是个聪明人,就会知道怎样才是对自己最好。 黎耀楠捂脸,到底是侯府公子,林以轩经历的事情还少,跟这群地痞流氓,哪有道理可讲,像这样的市井混混,没读过书不知道好坏,说好听点是不识时务,说难听点就是蠢,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懂得厉害关系,林以轩的话只会更加激起他们的贪婪之心。 “哟!这还是个双儿,大家快来看看,他说给咱们一百两,瞧他长得还不错,就不知身子销不销魂。”疤脸汉子色迷迷的盯着他,吆喝着身后一杆兄弟。 林以轩脸色白了白,牙齿咬得“格格”作响,他哪曾见过这样的人,听过这样污脏的话,眼里的怒火无法遏制:“你们找死。” 黎耀楠也生气了,虽然他不喜欢双儿,但毕竟和林以轩相处那么久,早就把他当作朋友,更何况,林以轩表面上是他媳妇,黎家人竟敢让人如此行事。 其实他倒是冤枉马玉莲了,马玉莲只让王嬷嬷找人收拾他们两个,却没想到王嬷嬷找的会是这样一群人渣败类,不过也没什么区别,反正和黎家的仇是结定了。 黎耀楠倒也不惧他们,怒喝了一声,扑上前去,抢过那位头领手中的棍子,下死手狠狠地打。 那流氓一时不防,被黎耀楠打了个正着,鲜血入柱从头顶涌出。 “啊——”林以轩尖叫,以前不是没见过打斗的场面,只是从来没有如此近的距离。 黎耀楠无奈,就知道林以轩会是个麻烦,扔了根棍子给他:“保护好自己。” 林以轩很快镇定下来,抓住棍子,见人就打,他哥哥是未来大将军,他的身手自然也不差,刚才只是一时没反映过来,跟在远处的几个下人见这边确是出事,急忙冲上前来帮手。 黎耀楠见状对林以轩刮目相看,没想到他小小的身子板,身手竟如此利索。 林以轩其实也很讶异,毕竟刚成亲的时候,黎耀楠瘦的,看起来一阵风就能吹到。那个流氓头领,也是见他们一副文弱的样子,才会失了防备,让黎耀楠偷袭得逞。 不多时,黎耀楠虽然挨了几下闷棍,很快制服住三个最凶狠的流氓,其余人一哄而散。 黎耀楠错愕了一下,不过想想也是,这群流氓一看就是纠集来的,又哪有什么组织,见主犯被擒,不跑还干嘛。 官差总是姗姗来迟的,这一场打斗,不少人看见,黎耀楠并没有让官差把人带走,只装作很气愤的模样,质问他们是被谁指使,这样的地痞流氓,又哪有信义可言,几句话便把马玉莲给招认出来。 黎耀楠做出一副伤心状,说是不想报官,免得黎老爷难做,转身却让几个流氓签字画押,把马玉莲买凶谋害继子的罪名坐实,这张纸就是马玉莲的把柄,真实的人证物证,再不是虚空流言,往后若有什么事,有了这一张罪状,黎家人休想再拿什么压他。 外人见了纷纷赞叹,夸赞黎耀楠孝顺啊,都被继母害成这样,还不想报官,黎老爷也真是糊涂,这样好的儿子都过继出去。 黎耀楠见达到效果,黯然失神地放了几个流氓,让他们以后切不可再做伤天害理之事。 于是,黎耀楠宽厚善良的名声又出来了。 只有林以轩心气难消,前世今生他都从未被人如此亵渎,就这样放了几个流氓,他实在有些意难平。 见他冷着一张俏脸,黎耀楠扯了扯林以轩的衣角,悄声道:“咱们先回,以后再收拾他们,我跟你保证。” 林以轩瞪他一眼,最终还是没说什么,他明白黎耀楠的顾虑,放了那几个人也是做给大家看。 好心情一扫而空。 黎耀楠唯有苦笑,不过心里还是有些宽慰,他就怕林以轩不依不饶,否则真见了官府,今日就白做工了。 回到新宅院,家中早已布置整齐,雪盏几个还是挺能看,看见他们回来,都是一脸惊喜,但见他们一副衣冠不整,头发凌乱的样子,心里又惊疑不定,特别是看见黎耀楠身上还有斑斑血迹,心里更是紧张起来:“主子,主君,你们这是怎么了?” “无碍!备水,我要洗澡。”黎耀楠摆摆手,都是别人的血,不过这样一身也确实满身不自在。 林以轩也叫人备了水来,好久没有动过手,今日挨了好几下,这会儿背上隐隐作痛,难受得要命。

上一篇   27027

下一篇   29029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