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027

花开两朵,各表一支。 且说黎府这边,赶走黎耀楠这白眼狼,马玉莲当天就迫不及待,去了景澜院,清点林以轩的嫁妆。 老夫人得到消息后,心里暗骂了马玉莲一句不孝,轻飘飘的一句话,让人先把嫁妆封存起来,说那毕竟是林以轩的东西,谁都不许动。接着,便以极快的速度,把那些嫁妆全部收拢自己房内。 马玉莲气得一个倒仰,她忙前忙后为了谁,没想到却被老夫人给截了胡。 什么姑姑,侄女,在利益的面前,全是渣。 马玉莲绞尽脑汁,想从老夫人那抠出东西来。 老夫人年纪大了,越喜欢银钱傍身,哪怕她儿子孝顺,但哪有银子实在,最重要的是,她的心尖尖是马玉莲的儿子,虽然也是她孙子,但毕竟隔了一层,年纪越大,权力欲更大,为了黎府说一不二的地位,老夫人说什么也不会让马玉莲得了便宜去。 老夫人心里明白得很,别以为她不知道马玉莲的一些小心思,若不是她把银钱捏得紧,马玉莲又怎会那么孝顺。 任由马玉莲说破了嘴,老夫人巍然不动,不过对于孙子她还是大方,黎耀宗离开的时候,老夫人还塞了他一千两私房。 黎耀宗对这位祖母那是打心底里亲近。 马玉莲气恼不已,只骂自己儿子蠢,老夫人拿了那么多好处,才给宗儿一千两,这么点小钱就想收买她儿子,做梦。急忙又在儿子跟前唠叨,务必要让儿子明白,他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,可不能向着外人。 至于外人是谁—— 黎耀宗其实有些头痛,无论祖母,母亲,都是为了他好,无论她们怎么争,占便宜的也只会是他和大哥,他实在想不明白,母亲和祖母这样争锋相对又何必,干脆收拾东西溜之大吉。 当然,临行前他也不忘把祖母和母亲先哄好,让她们都以为自己儿子(孙子)听话。 以往有黎耀楠这个眼中钉,老夫人和马玉莲的争斗还不明显,如今黎耀楠已被扫地出门,林以轩的嫁妆不是一笔小数目,马玉莲本就因为出身不好底气不足,面对这么大一笔银钱,她哪里还能忍得,婆媳之间的不和也渐渐浮出水面。 她们这边斗得厉害,月底的时候,商户前来要账,老夫人和马玉莲傻眼了,看着面前四家商铺的掌柜,马玉莲勃然变色,毫无形象的怒吼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 几个掌柜脸色一变,其中一人站了出来,冷冷道:“夫人难道想不认账?” 老夫人气得直发抖:“你,你跟我说说,到底怎么回事,黎家何时欠了帐,我怎么不知道?”这位掌柜老夫人认得,听说这家铺子背后有亲王府撑腰,黎家自然得罪不起。 “日前老夫人过寿,从我们铺子赊了不少物件,说好月底要账,怎么?你们不承认?”刘掌柜冷冷地看着她们,对这一家子挺看不上眼,什么贤德孝顺也只能糊弄糊弄不知情的老百姓,真正的大户人家,谁心里没有一笔帐,真以为巴上尚书府就能高枕无忧,不过一个庶女而已。 马玉莲两眼发黑,声音都颤抖起来:“这,这是老二媳妇赊的......”不关黎府的事。 马玉莲话还没说出口,刘掌柜就一脸不耐烦地说道:“我只知是黎府办寿宴,统共两万六千三百二十三两,抹去零头,你们给二万六千三百两即可。” “我这里也有七千六百两。” “还有我这,一万二千八百两。” “我这九千两。” 几位掌柜一一报账,刘掌柜淡淡的说道:“总共五万五千七百两,承蒙惠顾,这几位分别是聚宝斋,云华布行,还有福来粮油店的掌柜。” 老夫人和马玉莲一听,心都凉了,这几家铺子,背后全有靠山,其中云华布行的靠山最低,却也是御史夫人的产业,她们要想赖账根本不可能。 马玉莲气得心都疼了,心里恨得牙痒痒,怀疑这是林以轩故意作怪,要不然扬州商铺那么多,为何却偏偏找这几家买东西,恨恨道:“你们找林以轩要去,就是景阳侯府的那个双儿,他是我家老二媳妇,寿宴事宜全是他在操办。” 李掌柜嗤笑一声:“夫人莫不是在说笑话,账单上签的是黎府,我只认账不认人,倘若夫人不给,小人也只得上报了。” 马玉莲杵在一旁装死人,黎府公中帐上面,可没有那么多银子。 老夫人气急败坏,只是也无可奈何,面对几位掌柜的咄咄逼人,只能肉痛的掏腰包,让人取了她的私房银子出来。 好不容易打发走几位掌柜,老夫人就气得病了,一连几天都吃不下饭,林以轩的嫁妆还没焐热,她自己的私房就出去了一大半,她心里怎能不难受,幸好那两个小畜生已经被赶出府,老夫人立即吩咐大门口,看见那两个白眼狼就给她打出去。 马玉莲幸灾乐祸,后来又同仇敌慨,见老夫人吃瘪,她心里确实高兴,谁让那老家伙霸占了林以轩的嫁妆,但付了几万两银子给别人,马玉莲又有些难受,那些可都是她儿子的东西...... 婆媳俩的关系立马复合,有了共同的敌人,也就有了共同的语言,见天的诅咒黎耀楠,让他干脆死在外面得了。 黎耀楠简直就是她们婆媳的缓和剂。 心里更加下定决心,林以轩的嫁妆要守好,千万不能让他们拿回去,毕竟这事她们不占理。 黎耀楠和林以轩一到扬州码头,并没有直接去新宅院,而是回了黎府。 一行人大摇大摆,只差点没敲锣打鼓,告诉路人黎家二少爷回来了。 做戏做全套,既然已经过继,黎耀楠不想留下任何隐患,他跟黎老爷是父子,这层血缘关系切割不断,哪怕他已经过继,黎老爷若拿身份压他,虽然他也可以不予理会,但对名声到底不好,以后他要在官场上行走,最注重的就是名声,他不愿自己的前途,让这一家糟心人给毁了。 黎耀楠要被过继一事,扬州城大部分人都知道,这份功劳还多亏他自己的宣扬。 到了黎府大门口,不出意外,门口家丁紧守大门,不让他们一行人进。 黎耀楠也不怕丢人,立马扯着嗓门大哭:“父亲不要孩儿了,为何连门都不让孩儿进。” 林以轩一脸黑线,脸颊涨得通红,从未遇见过这样的事情,他只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 黎耀楠哭得悲痛万分,打骂着家丁,说他是黎家儿子,为何要拦住他,究竟是谁给他们的胆子。 眼见黎府门口人多了起来,周围看热闹的人指指点点,家丁赶忙进去禀告。 老夫人一听他们回来,冲着家丁大发怒火,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:“给我打出去,打出去,让他们滚!黎家没有那样的子孙。” 马玉莲心中恨意难消,悄悄叫了心腹嬷嬷过来,叮嘱了几句,又拿了一张银票给她。 王嬷嬷点点头,眼珠子一转,拍了拍胸口说道:“保证办好这事。” 马玉莲心中一宽,急忙安慰老夫人:“姑妈,您就别气了,仔细注意身子,您可是我们黎家的脊梁骨,那两个白眼狼不必理会。” 老夫人面容阴沉,她心里恨啊,想起那五万五千七百两银子,她就难受,要不是有林以轩的嫁妆填补,她这会儿只恨不得撕了那两个小畜生才好。 黎耀楠在门口哭得撕心裂肺:“父亲,老夫人,你们都不要孩儿了吗?” “滚滚滚,别在黎府门前闹,老夫人说了,黎家没你这样的子孙。”家丁受了一肚子气,这会儿对黎耀楠自然没好脸,更何况还是一个身无恒产的窝囊废。 黎耀楠悲痛欲绝,连连退后了几步,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:“不可能,我要见见老夫人,我是她的亲孙子,她不可能让我滚......” “让你滚就滚,都不是黎家的人了,还赖在这里干嘛,二少爷你要是再不走,就别怪我们不客气。”反正老夫人不待见他,既然说了打出去,他自然要按吩咐行事。 “不——”黎耀楠大受打击,捂住胸口黯然伤神。 二十几个家丁围着他准备动粗。 黎耀楠垂下眼帘,掩藏住唇角的讥讽,这些家丁如此大胆,恐怕并没有告诉他们主子周围有人看热闹,马玉莲爱惜名声,定不会让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行凶,不过如此也好。见周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,黎耀楠也不打算再演下去,一脸悲痛的跪在地上,决绝道:“伯父,黎老夫人,孩儿再跪你们一次,以后定不会再来打扰,从此孩儿便是六房的儿子了!” 围观的人见他的称呼都变了,纷纷窃窃私语起来,看向黎耀楠的目光也变得同情。 黎耀楠从地上站起来,一脸情深,握住林以轩的手。 林以轩被惊了一下,感觉手就像被烙住了一样滚滚发烫,忍了又忍才没把黎耀楠甩开。 只见黎耀楠很惭愧的说道:“夫郎,对不起,都怪我没用,你的嫁妆还在府里,看样子咱们是进不去了,以后要让你跟着我一起吃苦了。” 周围群众瞬间哗然。 林以轩眼眸暗了暗,很快明白他的用意,淡淡道:“咱们走吧。” 两人在人们眼中,落魄的,凄凉的,缓慢的,互相扶持着,从黎府门前离开......

上一篇   26026

下一篇   28028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