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026

农村的早晨,空气格外清新,新鲜而又芳香的空气扑面而来,使人的精神份外舒爽。 一大早黎耀楠和林以轩就起了床,随意吃了些早饭,准备好要带的东西,黎敬祥就带他们去了四叔公家,算是先认认人,等到过继以后在摆宴席正式认亲。 现在正是秋收的时候,一路行来,只见田野里一片金黄,一派丰收的景象,族人们早就下地开始干活,看见族长,有人还亲热的打招呼,向族长问好,看得出黎敬祥在族人心目中很有威望。 黎耀楠和林以轩也跟着沾光,在族人面前混了个脸熟。 走了差不多一刻钟,四叔公家就到了,这是一座青砖建立而成的农家小院,门口还种了两颗桂花树,鼻息间老远就闻到传来的阵阵花香。 似乎早就知道他们要来,一位三十来岁的书生,正在门口等候。 “这是你三堂哥。”黎敬祥指了指书生介绍道。 “三堂哥好。” “三堂哥好。” 黎耀楠和林以轩赶忙行礼。 书生长得端方严正,友善的回了他们一笑,躬身回了一礼,笑着说道:“快进屋吧,祖父都等急了。” 进了屋,黎耀楠才发现,四叔公家中除了四叔公和四叔婆以外,还有三位堂叔,以及七位堂兄,两位堂弟,嫁出去的三位堂姐不算,家中还有一个堂妹,六个侄儿和四个侄女,一家人堪称四代同堂。 看见满屋子的人,黎耀楠第一印象就是人好多,第二感觉便是古代的计划生育真TM能生。 林以轩却是早就打听过了,知道四叔公家有多少人,赶忙让人把礼物送上,接着两人依次跟众人见礼,不多时大家就熟咯起来。 黎耀楠这时才知道,四叔公家中竟然还出了两个秀才,刚才那位三堂哥就是最有出息的一位,目前正在家里温习功课,打算厚积薄发,争取明年能考个举人回来。 几个侄儿也正在学里读书,经过黎敬祥透露,四叔公之所以那么帮自己,是因为他给了四叔公家一个明微书院的名额,也就是三堂哥的嫡次子,听说读书很有天份,今年不过才十岁,论语就已经读完了,比他爹当初还厉害。 难怪三堂哥会亲自迎接他们,黎耀楠心中瞬间了然,却并不觉得生气,人与人之间的往来本就是这样,若没有利益交换,谈感情?扯淡!无缘无故人家凭什么帮你。就连他和林以轩,也是因为利益才牵扯在一起,若不是因为这层婚姻关系,他不会信任林以轩,若不是因为要过继,林以轩也不会跟他合作愉快,记得新婚前几日,林以轩可是从来没有对他露过好脸。 不过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去,想他一个大男人,还欺负一个十几岁的孩子,黎耀楠微微觉得有些惭愧,不过换了下一次,在委屈自己和委屈别人当中选,黎耀楠恐怕还是要对林以轩说抱歉。 话说,林以轩这人其实还不错,就是性子冷了点,脾气太难伺候,抛开这两点不谈,林以轩若真是个女人,管他有没有心上人,黎耀楠还真想把人抢回来做老婆,实在太能干,太贤惠了,简直就是为了二世祖而准备,单看林以轩回到老族,对族人下的那些功夫,黎耀楠心里就一阵汗颜,这些琐碎的事情换了他,怎么也做不来。 话归正传,黎耀楠见四叔公眼神清明,行事混账,心里忍不住赞叹,四叔公还真是一个人才,一般来说,给亲兄弟过继子嗣,都是从自己的儿子里面择人,四叔公家中子嗣众多,还能闹得把他过继去三叔公家,当真不易。 黎耀楠不得不承认,一哭二闹三上吊虽然膈应人,但确实管用。 这一天两人就留在四叔公家用饭,也算是宾主尽欢。 第二天一早,黎敬祥邀请来族中德高望重的长辈,打开宗祠大门,为黎耀楠主持过继的仪式。 黎氏宗祠是一座占地较大的四合院,其建筑形式庄严肃穆,端庄大气,一般只有族中有事的时候才会开启。 黎耀楠这是第一次见识古代宗祠,青瓦白墙的房子古朴,庄重,阶下石子漫成甬路,顺着道路走过去,正房是一间大堂,大堂里摆放着历代族人的牌位,走到这,就连心情似乎都变得沉重。 黎耀楠正跪在堂屋中央,先叩拜了祖先。 紧接着族长开始念祭文:“兹有黎氏子弟黎广栋,恸兄早逝,哀侄早夭,无后承嗣,坟头.木主,奉祀无人,能不动人慨叹乎?择定庆元六年九月十八日吉辰,焚香告庙,将承泽三年六月二十二日午时所生之子,名耀楠,立为其弟之子泰成之嗣子......” 黎敬祥拉拉杂杂说了一大堆,完后又告诫林以轩要恭谦有礼,谨守夫得,夫夫两要相处和睦。 黎耀楠和林以轩不停的磕头,黎耀楠觉得很苦逼,古代规矩就是麻烦,额头都磕得红了。 林以轩作为黎家夫郎,他很清楚,这或许是他这一生,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来这里,神情不自觉就变得严肃,慎重。 黎敬祥念完立嗣文书,在众位黎氏长辈的见证下请出族谱,翻开黎泰安的那一页,毛笔轻轻一划,去掉黎耀楠的名字,然后又换上另一本族谱,把黎耀楠的名字添加到黎泰成的名下,黎耀楠的旁边则是林以轩,以后有了女子,子女的名字同样会记在他们的名字下面。 写完最后一笔,黎耀楠和林以轩就算正式过继,以后不在是扬州黎府的人。 黎耀楠心绪复杂,看着族长一笔一划写着他的名字,一时之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盼了那么久的事情,几笔就搞定,心,仿佛也跟着沉淀下来,随着族长笔尖挥动,一种莫名的归属感涌上心头,就此落地生根,穿越至今他第一次,真正的清晰的认识到,他是一个古人了。 黎耀楠和林以轩在黎泰成的排位下三拜九叩。 仪式举行完毕,接着他们便去了宗族墓地,给六房的先辈祖宗上坟,忙完一切,时间差不多已经下午。 由族长出面邀请来所有黎氏族人,黎耀楠大摆宴席,热闹了三天三夜才散场。 二房那边,黎耀楠过继当天,就带着林以轩去了一趟,正如族长所言,成为六房子嗣,谦二伯便没有将他们拒之门外,只是也没太过友好,直到林以轩承诺,会为他的长孙谋出路,谦二伯这才对他们展开笑脸。 黎耀楠心中感动的同时,也有一些担忧,毕竟旁人不知道但他却很清楚,林以轩这次出嫁,和景阳侯府算是彻底断绝了关系,如此跟谦二伯承诺,没问题吗? 林以轩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淡:“我虽和侯府断绝关系,但哥哥尚在京中,母亲亦是景阳侯府三夫人,帮一点小忙无碍的。”最主要的是,他见过谦二伯的嫡长孙,小小年纪稳重老成,是个可造之才,如今又刚满十三岁,考科举至少得几年,几年的时间足够他把一切布置好,哥哥那时应该已经出人头地。 更何况,他还有最大的一张底牌,作为太子府的侍君,朝廷风向与他来说一清二楚,哪怕就是所有改变,但科举的试题总不会变,童子试和乡试他帮不上忙,但往后几年的会试,殿试的题目,他却记得清清楚楚,他和黎耀楠一荣俱荣,黎家子弟有出息,对他们来说也是好事。 只有整个家族崛起,旁人才会高看你一眼,一个人的成就,哪怕再怎么辉煌,一朝失势,便会崩塌,就连影子都寻不见,否则为何人家要说世家大族根基深厚,这就是人脉! 接下来几天,谦二伯无事会对黎耀楠指点学问,到底是考过举人的,有些地方黎耀楠虽不甚赞同,但谦二伯的指点,确实让他受益匪浅,写八股文的水平直线上升。 两人在老族住了半个月,期间族长分给他们十亩土地,以后就是六房的人了,没有田地说不过去。 黎耀楠婉言相拒,黎敬祥却道,那是祭田,又不需他们耕种,这是族人的份例,不过每年需上交10两银子,考中秀才以后即免。 黎耀楠思索了一会儿,接受了族长的好意,过继后,他现在就不属于官家子弟,而是白身,只有考中秀才,才不用给朝廷缴纳苛捐杂税,这对族人来说也有益处。 现今朝廷户籍制度管理严格,为避免农户逃税,一个秀才名下,至多只能有五十亩土地,族长想必打的也就是这个主意。利用他秀才的身份,给族人免税,黎耀楠其实有些想不明白,这具身体的主人,考了两次秀才都未中,族长究竟哪来的信心,觉得他一定会金榜题名。 眼看到了月底,黎耀楠和林以轩一商议,打算尽快回扬州,黎府的一些事情也该做个了断。 分别前,黎有信告诉黎耀楠,近几日他会启程去京城,同行的还有族中三个十岁左右的孩子。 林以轩知道后,给交黎有信一座三进宅院,这还是林母为他准备的嫁妆,当初林母总以为他会嫁在京城,所置办的产业,也大多在京城,扬州这边,还是来了扬州以后,林致远匆匆忙忙购买的庄子和别院。 黎有信心中感激,并没有跟他们客气,他虽在国子监念书,但总要有个地方住,京城费用还不知有多高,黎家庄虽然富庶,但也抵不住京里的繁华,林以轩这份心意,他铭记在心。 回去的时候,黎耀楠和林以轩同样走的水路。

上一篇   25025

下一篇   27027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