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025

下午,两人正打算去找族长说话,顺便拜见族长夫人,还没出门,就有下人回来禀告,说是二房那边把他们送去的礼物全部退回来了。 黎耀楠和林以轩对视一眼,二房那边他们知道,听说二房族叔曾经还中过举人,在族中颇有地位,他们两个初来乍到,按理说跟二房应当不会有什么过节才是。 两人心中不解,正好要去拜见族长,他们也就没耽误,让人提上事先备好的礼,就往正房走去。 族长夫人是一个精明干练的妇人,年纪大约四十来岁,身上打扮得很爽利,看见他们便笑着说道:“我就猜你们会过来,正说着呢,人就到了。” “见过族长夫人。”黎耀楠躬身行礼。 “见过云婶子。”林以轩早就打听出旁人对族长夫人的称呼,这会儿见了她也不见外。 族长夫人一听,就笑了,笑看着黎耀楠说道:“什么夫人不夫人,不就是一个老婆子,以后跟你媳妇一样,叫我云婶子就得了。” 黎耀楠摸摸鼻子,内宅方面他确实不如林以轩圆滑,从善如流的唤道:“是,云婶子。” 云婶子满意的笑了笑,指着身边的人介绍:“这是我的大儿媳妇,大孙子,还有二儿媳妇,你们过来见见。” “大嫂子好,弟妹好。”林以轩赶忙让人把备好的礼送上,族长家人人有份,送给两位媳妇的是两匹锦缎,送给云婶子的则是四匹锦缎加一个金镯子。另外族长家的孙子,也送了上好的笔墨纸砚,孙女才刚满月,送的则是长命锁。 黎耀楠却是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,晕晕乎乎找不到北,黎有信才十八岁,没想到儿子都能跑了。 “楠叔,楠婶。”小孩子奶声奶气的唤道。 “乖!”黎耀楠摸了摸他的头,总觉得小孩子这种生物,不是讨人喜欢的存在。 林以轩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,看向小孩的目光不自觉的柔和起来:“拿去玩罢,这是叔叔和婶婶的心意。” 小孩怯怯的瞪大眼睛,并不敢接过东西,先看了大嫂子一眼,见大嫂子看着云婶子,他又把目光看向自家祖母。 云婶子不赞同的责备道:“你们来就来,礼也送了,这又是怎么回事,小孩子家家的,可不能惯,他懂个啥事,给他好东西也糟蹋了。” 林以轩见她嘴上虽然责备,眼里却满是高兴,便笑着说道:“这算什么,不过是合了眼缘罢了,令孙聪明伶俐,大嫂子教得很好,我瞧着很喜欢呢。” 黎耀楠第一次见到林以轩在林府以外的地方露出笑容,心中纳罕的同时,也升起小小的嫉妒,小孩子有什么可爱的,明明他才是玉树临风的那个人,怎不见林以轩对他也笑一个。 云婶子见林以轩坚持也没再阻拦,点头示意了一下,小家伙高高兴兴接过玉佩,软绵绵的说道:“谢谢楠婶。” 大嫂子满心欢喜,别人称赞自己儿子,谁不喜欢,更何况林以轩间接的把她也赞了,说她教得好。 云婶子看了黎耀楠和林以轩一眼,笑着打趣起来:“这么喜欢小孩,赶紧抓紧时间生一个呗,也好继承三叔公家的香火。” 黎耀楠闹了一个大红脸,浑身都不自在,好久没这么尴尬过了,悄悄瞥了林以轩一眼,见他面无表情,心里更是感觉有些发虚。但是想转念一想,又觉得不对,他心虚个毛啊,他和林以轩原就不是真正的夫妻,为毛他要觉得底气不足。 黎耀楠心里这样想着,脸色也缓和下来,急忙找了个借口,说是要找族长说话,火烧眉毛一样急匆匆地离开,后宅内院果然不是男人该呆的地方。 云婶子忍俊不禁,笑得直喘气:“瞧瞧,都那么大的人了,还不好意思,害羞呢。” 林以轩并没有接话,只有他自己才知道,看见黎耀楠的表现,他心底泛出的阵阵冷意。 且说黎耀楠这边,见到族长之后,他正在教训小儿子,黎有信则去了叔父家,黎耀楠先跟黎有俨互相见礼,看着面前嫩稚的少年,黎耀楠心有嘘嘘,再一次感叹古人的早熟,十五岁就娶媳妇,尼玛,这是残害幼苗好不好。 跟族长说了会话,黎耀楠问出心中疑惑:“二房那边可是对我有所不满,今日夫郎送了礼去,却被退了回来。”毕竟二房在族中很有名望,若不能打好关系,与他和林以轩都不利。 黎敬祥长叹一声,沉默了半响,这才娓娓道来,原来,黎氏一族经过几代人不懈努力,如今已经不仅仅是农家,而是属于耕读人家。在苏州一带也算有名,族中读书子弟众多,秀才就有好几个,除了黎泰安的祖上之外,二房那边也出过一个举人,正是前几年的事情,只可惜谦二伯考中举人的时候,已经四十有六,续考进士无望,官场上又没门路,谋不到官,只能黯然返乡,当起了族学里的先生。 也是因为这一次,二房才跟黎府结了仇,马玉莲能为娘家侄子谋官,对老家族人却不闻不问,甚至还隐隐打压,就怕老家族人有出息,越过黎府去,这让二房怎能不恨。 黎耀楠听后唯有苦笑,他这还没有过继,就多了一个仇人,黎府的人还真是,尽干一些糟心事。 “倒也无妨。”黎敬祥不甚在意的说道:“待你过继以后,便是黎泰成的儿子,继承六房一脉的香火,谦二伯不是不明理的人,到那时你和夫郎再去拜见他,定不会被拒之门外。” “多谢祥叔。”黎耀楠慎重道谢,心里松了口气,谦二伯在族学里教书,名下几十名弟子全是黎氏族人,倘若当真得罪了他,只凭他教出的那些学生,黎耀楠想想就头痛。 黎敬祥洒然一笑:“你同我还客气什么,今日你且安心歇着,明日再去拜访四叔公,后天正是黄道吉日,咱们在开宗祠,正好把你媳妇也记上。” “还要把他记上?”黎耀楠一愣,心里有些犯愁,他曾对林以轩承诺,过继以后就放他自由,这要是记在族谱上面...... 黎敬祥失笑:“自然要记的,只有记上族谱,你媳妇才能名正言顺成为黎家的人。” 黎耀楠眉头紧锁,却不知该如何解释,唯有暂时放下这件事,只希望林以轩知道以后不要太过生气。 没过多久,大嫂子就来叫他们用饭。 再次看见林以轩,黎耀楠的表情早已经恢复正常,丝毫没有刚才的羞囧,见林以轩依然是一副淡淡的神态,他也说不出是失望还是什么,但提在胸口的心却是放了下来。 用过饭,又聊了一阵子,见族长眼中露出些许疲态,黎耀楠和林以轩婉言告辞。 舟车劳顿了一路,昨晚又彻夜未眠,这会儿他们也有些乏了。 回到房中,黎耀楠就把事情告诉了林以轩。 林以轩沉默以对,不是不想说话,而是不知该说什么好,所谓放他自由,全是黎耀楠的想法,他又何曾答应过。 黎耀楠见状,又说了一大堆的保证,无一不是让林以轩放心,他只当他是哥们,绝对没有男女之情,就算记上族谱,林以轩若是想离开,他也绝不会阻拦。 林以轩给他倒了碗茶:“渴了吧!” 黎耀楠受宠若惊,只差点没把茶碗摔地上。舔了舔唇角才发现,自己确实有些口干舌燥,咕咚咕咚牛嚼牡丹一样,一口气喝了大半碗儿。 林以轩淡淡看着他:“我先睡了。” 黎耀楠愣神了一会儿,这样就完了?林以轩没骂他,没发怒,这不太可能吧,见多了林以轩的冷脸,他突然感觉到有些不适应。 林以轩没理会他,从柜子里取出两床被子,分别铺好在床上,然后取下发簪,乌黑的长发直泻而下,烛光印衬着他的脸颊更显得清冷。 黎耀楠心里闷闷的,就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。 林以轩没再多看他一眼,旁若无人梳理着乌黑长发,完了之后自顾自脱下外衫,只余下单薄的里衣,脱下鞋袜,躺在了床里面,外面留的一床被子很明显是给黎耀楠的。 黎耀楠发了会儿呆,见林以轩当真睡下,这才懊恼的拍了自己一巴掌,林以轩不生气是好事,他怀疑个什么劲儿,难道他还有抖M潜质,黎耀楠一想到这,浑身打了一个冷颤,急急忙忙脱了衣裳,睡在了外侧,扭头还可以看见林以轩沉睡的脸。 林以轩察觉到身边有人躺下,并不想睁开眼睛,他不知黎耀楠从哪听来的传言,认为他心有所属,他不能解释,也不想解释,解释了又怎么样,黎耀楠根本不喜欢双儿,解释清楚或许还会被推得更远,就这样罢,今天他有些累了,先歇歇,明天就好,明天他会打起精神来,不管黎耀楠怎样想,这个当家夫人的位置他都坐定了。

上一篇   24024

下一篇   26026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