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024

“不过是烟花女子而已。”林以轩冷言冷语,脸上的颜色好比寒冬腊月里的寒冰。 黎耀楠不以为意,用一种你不懂的眼神看着林以轩:“这你就不明白了吧,烟花女子才够味,那些大家小姐没长开,看见哪还有兴致。” 林以轩心里气得想吐血,敢情他不要通房丫鬟,是嫌人家年纪小,不够味。冷笑道:“画舫里可没有什么干净女子。” “看看罢了。”黎耀楠总觉得林以轩今天有些阴阳怪气,不过他也习以为常,并不放在心上。 还没等林以轩松口气,只听见黎耀楠又说道:“其实我更想见识一下秦淮河畔,听说那边出才女。” 林以轩顿时气结,觉得再跟这货说下去,他的涵养保不住要破功,冷冷扔下一句:“你慢慢看。”转身就走。 黎耀楠莫名其妙,发现这位林家公子,自从离开黎府就变得更加难以捉摸。 林以轩坐在船舱里生闷气,这时才有心情整理思绪,从前他忽略的很多问题都浮上心头,黎耀楠很明显只对女人感兴趣,他说要放自己离开并不是信口开河,而是真心实意为自己着想,看得出黎耀楠对他还是很尊重的,但这种尊重却不是对妻子,而是对待一个共患难的至交好友。 林以轩心里发苦,要说他对黎耀楠有多深感情,那是不可能的,但他既然已经嫁了人,这个当家夫人的位置就一定要坐稳,他不介意黎耀楠有别的女人,但却绝不允许黎耀楠弄出一个庶长子回来。 林以轩心头一凛,之前他总以为黎耀楠命不长久,只想着尽快搬离黎府,却忘了前世黎耀楠倘若也被过继出去,黎耀祖岂不是就只剩下一个兄弟,那自己没听说过黎耀楠的名字,似乎也变得合情合理,并不是黎耀楠短命,而是他根本就已经不是黎家的人! 林以轩眼神暗了暗,手轻轻按在自己的小腹上,他觉得有些事情不能再等了。 到苏州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傍晚,黎家庄距离苏州城还有几公里,当晚他们就在客栈住下了。 黎耀楠和林以轩是夫妻,自然被安排在一间客房,黎耀楠很自觉的在床中央隔了一床被子,还开玩笑地对林以轩说道:“楚汉河界!” 林以轩心中暗恨,黎耀楠对双儿不感兴趣,那他怎样才能怀孩子! 这一晚,两人一夜无眠。 黎耀楠是兴奋的,上了宗祠,他就可以真正摆脱黎家。 林以轩却是烦闷的,总之一晚上都翻来覆去,只是从这一天后,他就开始注重调养身体,对黎耀楠态度也十八度转弯,变得好了起来,好得黎耀楠心底发虚,总觉得非常不对劲。 第二天一早,一行人启程离开。 黎耀楠又在苏州城买了不少东西,黎敬祥看得暗自点头,黎家这小子会做人,还没去老家呢,心里就想着族人,礼物多少不是关键,关键的在于心意,黎敬祥越发觉得把黎耀楠过继没错,黎耀楠既然能弄来国子监和明微书院的推荐信,想必他自己的前途也不会差,更难得的是,他会为族人着想。黎泰安是有眼无珠,才让会放弃这样一个好儿子,正好让族里捡便宜。 黎耀祥心里算盘打得啪啪响,黎泰成的祖父,跟他祖父是亲兄弟,黎耀楠这一过继,跟黎府关系确实远了,但跟族中的关系却更为紧密,大多都沾亲带故,远亲也是亲不是。 黎耀楠若有出息,只要族人好好对他,还怕他不帮衬吗?更何况,他也很看好黎耀楠的夫郎,到底是高门大户出来的,只看那通身气派,就连知府大人都远远不及。 黎敬祥现在对黎泰安算是彻底死了心,自从黎老太爷去世后,黎府被两个女人把持,黎泰安如今糊涂的竟连亲生儿子都不要,这样的人还是少来往好,反正无益,黎家娶了那样的女人还真是家门不幸。 两个时辰过后,一行人终于到了黎家庄,二叔伯等人相继告辞,黎耀楠也下了马车步行,土包子一样看着四周风景。却不知他自己也是一道风景,几大车的东西,马车还那么气派,这人是谁呀? 黎家庄是一个富庶的小村庄,家家户户青砖瓦房,虽然是在农村,但地理位置却很好,江南不愧为鱼米之乡,黎家庄一点也不显得贫瘠,农田肥沃,果树茂密,一路上黎耀楠还看见了几个放牛娃子,坐在牛背上哼歌小唱一副田园景象。 河边更是有不少孩子嬉戏,九月的天气虽然转凉,但调皮的孩子们一样下水摸鱼,刚才那个孩子,正好被家长逮住,农村妇人的叫骂声,嗓门那是一个大,老远他们就听见了。 一边走黎有信一边解说:“那是连伯家的小儿子,调皮得很,稍微一个不注意,不是上树掏鸟蛋,就是下水摸鱼,连婶子骂了无数次,那小子滑头得很,每一次都说不敢了,下一次照样再犯,连婶子拿他也是无可奈何。” “扑哧!”黎耀楠笑了起来,这可不就是现代人所说的,勇于认错,死不悔改吗? “哟!信小子回来啦,四叔公没闹腾了吧。”一位农家汉子热情的打起招呼,看向黎耀楠和林以轩的目光很好奇。 黎有信笑了笑:“我爹在后面,问他去。” 农家汉子被噎住了,觉得读书人就是一肚子坏心眼,不想说就不想说,提族长干嘛,只是刚一转头,就看见黎敬祥从马车上下来,农家汉子腰板一挺:“族长好。” 黎敬祥点点头:“家里的地都收了?” 农家汉子头摇得跟浪鼓似得,族长在他们心里,威严是日久形成的,他哪里还敢放肆。 黎敬祥板着脸喝道:“那你还不快去?” 农家汉子灰溜溜的跑了,不久,就听见远处传来的说笑声。 “哈哈,强子,怎么样?问出来没有?” “别提了,族长也在。” “那有什么,咱们也是关心族人,你看那几车东西,知道是谁的不?” “我哪知道,反正我是不去问了,要去你去。” “谁让你刚才打赌输了,愿赌服输。” “去,我才不再上你的当。” “......” 黎耀楠无语,他又不是熊猫,有什么好稀罕的。 黎敬祥笑着说道:“他们没恶意,你别在意。” 黎耀楠摇了摇头,自然不会将这事放在心上,只是他要是记得没错,四叔公仿佛是他将要过继那个便宜父亲的亲伯父,转而问道:“四叔公怎么了?” “四叔公啊......”黎有信巴拉巴拉告诉他,四叔公的丰功伟绩,务必要让黎耀楠理解,若是没有四叔公,他肯定还没那么容易从黎府出来。 黎敬祥补充道:“你爹前几日来找了我,说是想换一个人跟你过继,至少要父母俱全,我没答应。” 黎耀楠心中一冷,紧接着又一阵庆幸,虽然从黎家过继出来,是他与族长的一场利益交换,但黎敬祥能如此尽心尽力,这份情,他领了。 若没有四叔公一哭二闹三上吊,黎泰安若真有什么想法,族长那边恐怕也不好拒绝,这个年代讲求姻亲,把他过继给一个全家都死绝的人,以后他就等于是孤家寡人,哪怕跟族里有亲戚关系,毕竟也隔了好几层,这事儿到哪都说不过去,外人只会认为族里行事过份,按照古人的思想来看,这不是亏待人家孩子吗。 古人既然建立宗族,自然是有宗族的好处,黎耀楠对此深信不疑,但万事有利也有弊,目前来说,他需要宗族作为依仗,却不需要多个父母管在头上。 由于还没开宗祠,当天黎耀楠和林以轩就在族长家中落脚。 族长家是那种典型的古代四合院,由于他们带的东西多,还有六个下人,族长把他们安排在东厢房,是一个独立小院,相对来说这已经是对待自己人的态度了。 两人安顿好之后,林以轩让人把东西搬入侧边耳房,接着便开始分门别类,按照一路上听到的信息,让人挨家挨户送过去,只留下了族长和四叔公的这份,打算待会儿亲自走一趟。 这还是他两辈子,头一次来乡下,并没有想象中的粗鄙,林以轩反倒觉得这些农户人家真诚不作伪,看见孩子们的笑脸,农家人的辛劳,他沉闷的心情,似乎也跟着好了起来。 其实黎耀楠也一样,无论前世今生,他都没有去过农村,连麦子长啥样都不知道,第一次见识田园美景,说实话,要不是官府苛捐杂税太多,动不动朝廷还要征兵,他倒是很想在农村当一个富贵闲人。 当然,这也只是想想而已,真要他去种地,黎耀楠是打死也不干。 看见林以轩忙来忙去,黎耀楠心中颇为感概,这么贤惠的一个人,为啥就不是女人呢。

上一篇   23023

下一篇   25025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