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023

黎府大门外,鞭炮放得噼里啪啦。 前来贺寿的宾客络绎不绝,门口迎接的小厮个个喜气洋洋。 踏入黎府大门,一条长长的红色锦缎一直铺到前院大堂,两侧摆放着各色鲜花美不胜收,最吸引宾客注意的,却是门口的两盆约有一人高的红珊瑚,这可是难得的好东西,还有养花用的白瓷嵌纹勾花盆,密密麻麻摆了两排,这得多少钱啊! 在往里走,就会听见隐隐传来的丝竹声,还有悦耳的歌声。 前院门口,更是竖立着几架精制的屏风,两边则是珍珠装点的盆景,院子中央还有一座寿桃堆成的假山,假山下垒满了金元宝。 好一个富贵气派的场面。 黎府今日载歌载舞,不仅请来了教坊里最好的舞娘和乐师,还请来了扬州城最大的戏班子。 这一场寿宴,只差点没闪瞎前来贺寿人的眼睛,知道是林以轩的安排,个个都对他满口称赞,只夸黎老夫人好福气,孙媳妇孝顺啊! 唯有马玉莲强颜欢笑,心里恨死了林以轩,在她的心目中,早把林以轩的嫁妆据为己有,哪怕是给老夫人办寿,她也满身不舒坦,看见四处奢华的摆设,她心里比割了肉还疼,简直是浪费。不过只要一想起能把黎耀楠过继,很快就能赶这两个小畜生出府,她又觉得顺过气来,只期待这场寿宴快点过去,她等不及想将这两个碍眼的家伙扫地出门。 等他们身无分文出了府,看她怎么收拾他们。 黎耀楠不是黎家人,她也无需顾忌名声,定要报了宗儿的一箭之仇。 反正黎耀楠也不在在黎府,出了事,死了,还是残了,谁又能算到她头上。 大堂里热热闹闹的拜寿上演,祝完贺词,没过多久,就轮到小辈们给老夫人献礼。 黎耀祖不在,黎耀楠就是长孙,夫夫两相携上前,手捧着两本装订好的经书,跪下磕了三个响头,齐声道:“祝老夫人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。” 老夫人有些傻眼,这算什么,两本经书就想把她打发了?她记得林以轩可是有不少好东西,那副百子千孙的玉屏风,她就眼馋了好久。 黎耀楠极为谦逊的垂下眼帘,嘴上侃侃而谈:“孙儿冥思苦想,总觉得老夫人过寿又岂能送一些俗物,唯有亲自动手,方能显得真诚,这两本经书,是我与夫郎斋戒十日抄写,又在佛前贡了三天,还忘老夫人不嫌弃。” 老夫人笑得很僵硬,外人都夸赞黎耀楠孝顺,为人真诚,她又能说什么,只在心里暗下决心,一定要尽快把这两人过继出去,真是,成天就知道给她添堵,连过寿都不让人痛快。 老夫人神色淡淡地叫了声起。 黎耀楠和林以轩回归座位,若是仔细看的话,就会发现林以轩此时正满头黑线,当初黎耀楠答应准备贺礼,他也就没将这事放在心上,再加上这几日忙得脚不沾地,他怎么也没想到,黎耀楠竟如此一毛不拔,见鬼的手抄经书,见鬼的斋戒十日,黎耀楠是无肉不欢好不好。 有了他们这两本高洁的寿礼在前,黎耀祖费尽心思让人从京里送来的值钱物件反倒显得落了下乘,这一次两人也算赚足了名声,黎耀楠关起房门偷着乐。 接着,便是黎氏族人和宾客祝寿,这一天一直闹到半夜三更才散场。 黎氏族人头一次被马玉莲安排去了客房。 黎氏族长也在,原本老夫人过寿,他只想让儿子跑一趟,但考虑到黎耀楠过继,他决定还是亲自前来。 是夜,黎泰安偷偷摸摸找到族长,话里话外心疼儿子,但又不忍拒绝族人的请求,只问能不能给儿子换一个人过继,至少有个长辈在前,大家面子上好看,把儿子过继给一个死人,说实话,黎泰安心里还是有点膈应,他现在正活得好好的呢。 黎敬祥义正言辞的拒绝,四叔公那是好惹的人物吗?都谈好了黎耀楠,四叔公心里正盼着,若是黎家不答应还好说,答应了却把儿子过继给别人,四叔公倘若真一根绳子吊死,谁负责。 黎泰安悻悻而归,犹豫了一晚,经不住马玉莲的枕边风,最终还是应承下来,反正他对黎耀楠这儿子也没什么感情,之前的考虑也不过是为了脸面,既然族人坚持,老夫人和马玉莲又都赞同,他也没什么好异议。 事情就这样决定下来。 老夫人的寿宴,连续热闹了三天,宾客才意犹未尽的各自告辞。 第四天,马玉莲就等不及了,过继的事情也提上日程。 当天黎泰安就在家中摆宴,请来这次贺寿的所有黎氏族人,当场宣布过要将儿子过继给族中六房嫡出长子黎泰成。 黎泰成说得好听是嫡长子,其实上无父母,下无兄弟,只有两个伯父,其中一个大前年就去世了,四叔公如今也六十高龄,跟黎府正好排在五服之外,以后纵是不往来也理所应当。 这个过继人选挑得好,黎耀楠早从黎有信那得了口风,黎泰成一家确实惨,父母连同他自己都死绝了,若是黎泰安运作得好,将自己过继出去,说不定还能博个美名,不过,黎耀楠料想他也没那个脑子。 黎泰安道貌岸然地说着话,黎耀楠只在心里冷笑,为这具身体的母亲张氏感到不值,她嫁的就是这样一个丈夫。 虽然早知今日这一幕,但该装的样子还是要装。 黎耀楠收敛心神,一脸大惊失色,不可置信的看着黎泰安,痛哭流涕地跪在地上,脸上的表情伤痛欲绝:“父亲,您不要儿子了吗?” “咳咳!”黎泰安板下了脸,斥道:“胡说八道,将你过继出去,又不是不要你了,我依然是你父亲,只不过六房那边确实可怜,如今过继你出去,也是族人的意思,为了族中着想,你休要在胡闹。” 真不要脸,黎耀楠满心鄙视,面上却嚎嚎大哭起来,哀伤得不能自已,过继后就是别人家的儿子,黎泰安还想当他父亲,真是厚颜无耻。 马玉莲狠狠舒了口气,看见黎耀楠如丧家之犬的模样,心里别提多痛快。 黎耀宗幸灾乐祸,嘲讽地瞪着黎耀楠,竟然敢对自己动手,没了黎家庇护,看他还怎么嚣张。 二叔伯对此事早已有所猜测,看见黎耀楠哭得跟真的一样,心里懊悔得不得了,早知道黎耀楠要过继,当初他就应该逼着信小子也要问出答案,黎耀楠是个人才,小心思也活络,看那戏演的,只可惜便宜了四叔公那老头子,其实他家也缺个儿子。 不管二叔伯多么懊悔,马玉莲多么高兴,过继的事情就此定下。 次日一早,黎泰安就催促黎氏族人赶紧回去开宗祠。 黎耀楠也没多留恋,在马玉莲虎视眈眈的目光中,装了两大车礼物,正好把景澜院剩下的东西都搬走,当着老家族人的面,马玉莲纵然气愤也无可奈何。 更何况,这两车礼物其实并不多,过继以后要认亲,老家又有那么多族人,在外人的眼中看来,黎耀楠却是凄凉的,黯然的离开黎府。 临行前,他还叮嘱景澜院的下人,若是他和林以轩走了,马玉莲容不下他们,就让他们直接去新宅院,把那打扫整齐,只等着迎接他们回来就好。 当然,所谓景澜院的下人,并不包括,李嬷嬷等人几个。 琥珀和玉珠心里复杂得很,原以为会给二少爷当通房,谁知新夫人过门,就让她们抄写佛经,她们一边庆幸,没有成为二少爷的房里人,否则这会儿恐怕也会被扫地出门,一边又茫然无措,主子都走了,老夫人也不会再要她们,那她们又该何去何从。 李嬷嬷哭天抢地,她舍不得黎耀楠是真的,没了二少爷当主子,夫人肯定不会重用她,那她以后怎么办,二少爷钱多人傻,这些年她不知捞了多少好处,李嬷嬷哭得惨绝人寰,她是真伤心啊! 不过这些都不关黎耀楠的事,下人们的心思,他从来不会在意,就算他知道也只会说一个字“该!”背主的奴才活该有这等下场! 扬州与苏州的距离并不远,坐马车三天路程就到了,走水路的话只要一天半。 这一次他们走的就是水路。 离开黎府那个糟心地,黎耀楠只觉得身心舒畅,仿佛又回到了前世的时候,他依然是那个风流潇洒,放荡不羁的二世祖。 坐在前去苏州的大船上,黎耀楠很好心情的观赏两岸风景,时不时和族人对酒当歌,短短一段路程,他就和族人把关系打得很好,林以轩看见也不得不称赞一声,黎耀楠在交际方面确是有几分手腕。 除此之外,黎耀楠和林以轩的关系也渐渐亲密起来,虽然他们相处的时间并不长,但在黎府同舟共济,共商对策,他是真心把林以轩当作哥们来看待。 有话他喜欢对林以轩说。 有好东西也喜欢送给林以轩分享。 面对黎耀楠频频好意,林以轩却并不觉得荣幸,一路上都黑着脸,心里怄得只恨不得咬上黎耀楠两口。 自古江南出美女,扬州河畔更是美女环绕。 黎耀楠眼睛贼亮,好东西要跟哥们分享的意思就是,黎耀楠拉着林以轩,坐在船头看美女,并且还品头论足。 林以轩心里那个气呀!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,经过这一段时间相处,他自然知道,黎耀楠房中的漂亮丫鬟,并不是为通房丫头做准备,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,家里的丫鬟是没事,但外面的女人却来了,这才刚出黎府,黎耀楠就一副色急的模样,那以后还得了......

上一篇   22022

下一篇   24024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