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022

话分两头,黎有信回了苏州老家,当天就和他爹关上房门商议起来。 黎氏一族打从黎泰安祖的上考中举人后,一个一个便都开始奋发图强,读书的人倒是多,有出息的人却少,说穿了,和自身环境无不关系,没有高的起点,哪怕读一辈子书,真正能鱼跃龙门的又有几人。 面对这两封推荐信,黎氏现任族长忍不住动容,他们黎家缺的就是机会。只要有好的读书环境,哪还愁培养不出有才干的子弟。国子监和明微书院,无一不昭显着人脉,只有人际关系强硬,仕途才能走得更远。 单枪匹马考科举,有多少人中了进士,一辈子却只能呆在九品官位上,黎耀楠此举,尽管只是利益交换,但对他们来说却是及时雨,儿子若能进入国子监,拜个好的师座,来年科举,金榜题名...... 黎敬祥只要这样一想,心里就一阵激动! 只不过...... 黎泰安到底是个官,虽然升迁无望,但黎家在扬州也算很有名望,他又怎会轻易答应把儿子过继。 “父亲无需担忧,我们这边只需借个由头,耀楠自会想法子让黎老爷答应。”黎有信明白父亲的顾虑,虽然他也不知黎耀楠究竟有什么办法,但这并不妨碍他了解,黎耀楠对过继势在必行的决心。 “行,既如此,咱们先给扬州递个话,让泰安好歹有个心理准备,待到黎老夫人五十大寿过后,咱们在正式提出过继,有了这个时间作缓冲,成与不成单看黎耀楠的法子是否管用。” 父子两就此定计,又商议了一会儿过继人选,黎氏族长急匆匆地出了门,直到晚上才回来。 隔日一早,黎家庄里出大事了。 四叔公伤痛欲绝,在族长家门口胡闹,哭他可怜的堂侄儿去得早,竟连一个摔盆的人都没有,死后也没人敬供香火,可怜他侄儿好好一个孩子,读书好,学问好,只可惜身体不好,否则黎家庄里准又出一个进士,昨夜梦见他侄儿,孤零零的一个人在下面好不凄凉。 四叔公蛮横无理,硬是要族长给他侄儿挑一个孩子过继,要不然他就吊死在黎家庄口的大树上。 黎家庄谁不知道四叔公是个浑人,哪个见了不退避三舍,见鬼的侄儿,死了二十多年了,谁脑袋进水了才会把孩子过继给他,都说人走茶凉,更何况是死去的人,属于他侄儿的产业早不知被瓜分到哪去了,如今要钱没钱,要地没地,要房没房,四叔公这样胡搅蛮缠是要闹哪样? 族长犯难了,要说过继吧,族里那么多孩子,选一个出来也不难,可难就难在,四叔公说他侄儿学问好,非要挑一个会读书的孩子过继,让他侄儿在地下也好安心。 我呸!谁家会读书的孩子,长辈不当成宝,还过继,四叔公他想得美,做梦呢! 事情僵持不下,四叔公哭的那是一个听者伤心闻着流泪,手中的白绫还时不时地甩一甩,动不动就嚷着他不活了,闹得族长愁容满面,头发似乎都白了几根,四叔公到底是长辈,他要真有个三长两短...... 黎家庄的大人们,赶忙把自家会读书的孩子藏起来,就怕被四叔公看中。 三天后也不知是谁提醒了一声,黎耀楠的名字出现的众人耳朵里,为了不让自家宝贝遭殃,黎家庄的人众志成城,眼前一亮,会读书,学问好,黎耀楠可不就是一个现成的人选吗? 于是乎,族长被逼无奈,在众人一致的要求下,只得给扬州去信,如此也算是给黎泰安施压,他帮到黎耀楠也只能做到这一步,接下来还是要看黎泰安的决定,若是人家不愿意,哪怕他作为黎氏族长,也不能硬逼不是。 却说扬州这边,老夫人五十大寿,马玉莲心中犯难,寿宴,酒席,贺礼,一应过寿所需物品,哪一样不要银子,没个万儿八千,老夫人肯定不满意。 作为老夫人的内侄女,她最了解老夫人的心性,老夫人为人吝啬,又喜欢奢华作派,都一大把年纪了,还把持着私房不放,公中好些产业也没交到她手上,真是个老不死的东西,只有一个儿子还防来防去,死守着钱财往棺材里带呢。 马玉莲满心报怨,却也无可奈何,她在这府中,依仗老夫人的地方还很多,万事也只能忍着,只是一想起要过寿,想起白花花的银子流出去,她心疼啊,淑珍还没嫁人,耀宗也要说亲,这一桩桩一件件,哪个不需要大量钱财。 马玉莲左思右想,目光盯在了林以轩身上,知道这两口子是硬骨头,但一个孝字压上去,他们难道还敢不从? 当天,马玉莲就传来林以轩,和悦颜色的说道:“老二家的,老大媳妇在京里,这府上我也只能依靠你了,我这年纪大了,管家也力不从心,老夫人五十大寿,你可要多用点心,府中权利我可就交给你了。” 林以轩心生警惕,婉拒道:“以轩刚来黎府,对一应事物不熟,还请夫人见谅,以轩实在难当此任重。” 马玉莲轻笑了一声:“瞧你说的,我也是从媳妇过来的,慢慢学着就会了,你是从京里高门大户出来的,我还信不过你吗?” “这......” 林以轩推拒了几次,马玉莲却一脸坚持,作为黎家夫郎,夫人给予管家大权是为看重,他要是再不识抬举,那就是不孝,迫不得已之下,林以轩也只能接下这个苦差事。 马玉莲算盘打得精,权利确实下放了,库房锁匙却没交,帐房也支不出银子,林以轩若想办好寿宴,就只能自己掏腰包,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。 黎耀楠知道消息后满心气愤,还没等他想出对策,就看见自家夫郎大刀阔斧。 林以轩的办法很简单,赊账,既然马玉莲不安好心,那就别怪他不客气。 一般大户人家,哪个买东西不是帐房付账,他只要告诉商铺一声,让人他们月底再来黎府支银子即可,寿宴既能办得漂漂亮亮,还让马玉莲挑不出错,难道她还能大声嚷嚷,说她打媳妇嫁妆的主意不成? 至于库房那边,就更简单了,马玉莲为了面子,为了彰显她的贤德,肯定不会把自己的心思宣扬出去,没给林以轩库房钥匙,也只有她的心腹嬷嬷才知道,林以轩只要悄悄拿下那一人,再把消息封锁,其他人见他去库房,也只会当是夫人的吩咐,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。 哪怕消息只能封锁一天,但对林以轩来说足以。 库房好东西搬了一半,全用在老夫人的寿宴上。 马玉莲被蒙在鼓里,见林以轩认真办事,商家一车一车东西往府里送,她心里高兴得不得了,对林以轩的态度也轻慢起来,哼,小样,还跟她斗,只要她略施小计,林以轩还不是照样乖乖拿出嫁妆填补。 所以,在马玉莲收到苏州的来信后,只随意扫了一眼就扔一旁,有林以轩这座金山在,她又怎么可能放任黎耀楠过继,老家族人又如何,还真当自己是回事,如今黎家最有出息的,可是老爷这一支。 只可惜,马玉莲高兴了没两天,从丫鬟们的聊天中,一个晴天霹雳下来,立时被气的头晕眼花,一口老血堵在了嗓子眼。 这时她还不知道,林以轩就连买东西,都一文钱没掏,她只听见丫鬟说,林以轩昨日竟去了库房,她的云锦,她的珍珠,她的宝贝屏风,还有千金难求的双面绣,这可是她给女儿准备的嫁妆...... 林以轩怎么会去库房,谁给他的权利,竟敢在库房拿东西! 马玉莲气得浑身发抖,面色阴沉得吓人,狠厉的目光像刀子一样,当即就让人传来林以轩。 林以轩一脸无辜,权利不是夫人给的吗?您让我来办寿宴,去库房理所当然,难道您不想孝敬老夫人,不想给老夫人办一个体面的五十大寿? 一顶大帽子压下去,马玉莲能说什么,如果目光能杀人,此时林以轩只怕早已经碎尸万段。 马玉莲气极无奈,只得换个话题,厉声责问林以轩为何拿下她的心腹嬷嬷。 林以轩淡定得很,很好心的劝解马玉莲,这个嬷嬷不是东西,阳奉阴违,竟然把主子的库房钥匙都弄丢,打她二十大板是轻的,为了不让夫人操心,他才把事情瞒下来,库房钥匙都丢了,库房肯定不安全,于是他就做主,干脆把库房门给砸了,夫人若是要责罚,他也无话可说,但他坚决不认为自己错了。 马玉莲当天就气病了,他想责罚林以轩,想指着他的鼻子骂不孝,想扒了他的皮,拆了他的骨,但她不能,经过林以轩那样一说,他不仅没有错处还有功,老夫人这场寿宴确实体面,体面得她心如刀割,血流不止。 黎耀楠亲眼见证这一场宅斗,看得目瞪口呆,只觉得自家夫郎好威武,弄得他简直心痒难耐。 林以轩已经大干一场,黎耀楠自然也不甘落后,他想要过继出去的办法直截了当,那就是闹腾,闹腾得黎家人不得宁日,闹腾得家宅不安,老夫人和马玉莲,自然想尽办法也要将他过继出去。 距离老夫人五十大寿还有三天,黎耀宗从学里回来了,黎耀楠冷笑,兄长新婚大喜没时间,老夫人一过寿就往回赶,黎耀宗要不要做得太明显。 兄长教训弟弟天经地义,黎耀宗向来看黎耀楠不顺眼,找碴是常事,知道母亲被林以轩气晕,黎耀宗这天和往常一样,拦住黎耀楠的去路,居高临下进行辱骂,只是他没有想到,黎耀楠早就不是他曾经认识的那个人。 黎耀楠等的就是这个机会,锻炼了半个月的身体,他早就想试试身手如何,黎耀楠扑上去就是一阵猛打,黎耀宗作为正经书生,又哪是他的对手,惊恐的看着黎耀楠,似乎怎么也不敢相信,这位平日胆小如鼠的兄长,竟然敢对他动手。 打了黎家人的心尖子,这一下事情闹大了,只不过黎耀宗出言不敬在先,兄长教训弟弟,谁也不能说黎耀楠有错,只会责备他太过严厉。 最终结果,黎耀楠虽被黎泰安罚去祠堂,但黎耀宗也没讨到好,黎耀楠下手可狠,黎耀宗躺了两天才下床。 心疼得老夫人和马玉莲直抹泪,心里也不安起来,把这样一个浑人留在家里,以后她们的心尖子再吃亏了怎么办? 这时候她们还没有想到过继,毕竟过继一般都是家中没有子嗣,或是穷苦人家做的事。 族长那封来信,是要把黎耀楠过继给一个死人,黎家是扬州的大户人家,哪丢得起这个人。 不能过继,那就分家,马玉莲心里盘算着,干脆把这两个碍眼的家伙分出去,只要她还占着长辈的名分,对付他们来日方长,新仇旧恨加一起,不报复回去她实在咽不下这口气。 只是还没等她拿定主意,就有钉子过来传话,黎耀楠和他的新夫郎,此时正盼着分家,自古以来分家的时候,嫡子占九成家业,庶子一成,黎家没有庶子,但黎耀楠作为原配嫡子,却可以分去四成家产。 马玉莲心里憋闷得很,别说四成,她连一成都不想便宜黎耀楠。 只是若不分家的话,就只能过继,想起过继,马玉莲又把族长的写的信拿出来仔细阅读,看完之后,心思立马活络开了,族人那边说过继,其实也只是想占占黎府的福气,只所谓此一时彼一时,换个冠冕堂皇的说法,黎家这是心底善良,为人宽厚,经不住族人的请求才答应,他们也是盼望着族人好,忍痛才把爱读书的孩子过继出去,哪存在什么丢不丢人。 马玉莲当晚就跟黎泰安吹起了枕头风。 两人一合计,再跟老夫人一商议,黎耀楠过继的事情就拍板定案。 过继嘛,首先要去老家上族谱,等这两个小畜生上完族谱回来,都不是黎家的人了,还想进黎家的门,还想拿黎家的东西,可能吗?扣住林以轩的嫁妆,似乎变得顺理成章。 此计甚好! 黎府三位主人不露声色,只等待老家族人的到来。 老夫人寿辰那天,黎府高朋满座,虽说对林以轩动用了库房的东西不满,但老夫人也不得不称赞,这是她有生以来,过得最大的一个生辰宴。 废话,能不好吗?先不说林以轩赊账就赊了五万两,库房里又有那么多好东西,规格也是按照侯府长辈的寿宴来办,场面若不盛大,也对不起他一番心思,他等着,盼着,很想看看那些商户来要账时,黎家人的脸色。 不过,或许那时他已经离开黎府,看不到这精彩的一幕,借着管家的便利,他换嫁妆出府更为顺当,黎家是泥腿子出身,俗称暴发户,那些高仿的假货,只怕黎家人要好一段时间才能发现,林以轩这次可谓是狠狠坑了黎家人一把。 黎耀楠心情舒爽得很,觉得林家这位哥们儿简直坏透了,不过他喜欢。

上一篇   21021

下一篇   23023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