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021

当晚,林以轩就在卧房隔壁,收拾了一间屋子出来。 黎耀楠表示很愉悦,只当是自己的一番真情切意感动了林以轩,所以才打算握手言和。 不用再睡软塌,又可以独霸大床,黎耀楠突然觉得,林以轩其实也不是那么难相处。(大雾) 然而,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。 次日一早,黎耀楠果然把锻炼的时间,延长为一个时辰。 出了一身热汗,刚刚洗了个澡,头发还是湿漉漉,黎耀楠正打算用过早饭之后,便去寻有信兄,过继的事情,宜早不宜晚,谁知有些人等不及了。 黎耀楠还没出门,马玉莲就派来一个老嬷嬷,趾高气扬地踏入景澜院大门,高昂的下巴,只差点没鼻孔朝天,废话说了一大堆,又是指责他不孝,又是说新夫郎没规矩,总而言之两个字,就是让他们去请安。 好吧,马玉莲确实占理,新婚三日过后,新人要给父母请安是规矩,除非长辈明确表示,否则他们不去请安,那就是不孝。 黎耀楠对此并没有觉得意外,林以轩已经回门了,黎家人要是忍得住才怪,但他没有想到,那些人会那么急切,昨日回门,今日就开始找碴。他自己倒是无所谓,他只担心林以轩,古人长辈,都喜欢给媳妇立规矩,马玉莲要是变着法的折腾,他怕林以轩熬不住,毕竟,长辈给媳妇立规矩,任何人都说不出一个错字。 两人相携来到正院,他们一个芝兰玉树,一个清雅如莲,乍眼看来,还真是一对璧人。 马玉莲身边婢女环绕,膝下一双女儿承欢,正院里好不热闹。 “给夫人请安。” “给夫人请安。” 两人规规矩矩行礼。 马玉莲笑着说道:“快起来吧,昨日回门可还顺当,你们呀,回来了也不知说一声,累得父母操心。” “孩儿见天色已晚,不敢劳动父母,还请夫人责罚。” “说什么责罚不责罚,你这孩子就是多礼。” 黎耀楠瘪嘴,若他没有先认错,谁知马玉莲又会胡说八道些什么,敢情昨晚回来没先去正院禀告,也成了他的错,累得父母操心,扯淡,马玉莲会为他操心才鬼了。 “二哥哥好,二哥夫好。”黎淑云巧笑着福了福身。 黎淑珍冷哼一声,略过黎耀楠,目光看向林以轩:“二哥夫,你送我的玉佛真好看,还有没有其他新奇玩意。” 林以轩蹙眉,这家人实在太没规矩,未出阁的女子,哪能如此跟旁人讨要东西,淡淡道:“怕是要让妹妹失望了。” 黎淑珍拉下脸,很不高兴的转过身子。 马玉莲责备道:“你这孩子,真不懂事,你二哥夫又不是小气的人,逗你玩呢。” 黎耀楠打心底里觉得膈应,什么叫做逗你玩,不小气怎样才算大气,这和明抢有什么区别。 林以轩道:“夫人见谅,由于我是双儿,女子用的东西,我这儿确实没有。” 马玉莲无语凝结,无论她相不相信,林以轩说得在情在理她也反驳不得。 没探出林以轩的底,马玉莲并不着急,只是脸上的笑容淡了些:“老夫人怕是等急了,咱们去给她请安吧,你们也真是,成亲了还不知事,竟不知主动给长辈请安,还非得让我派人去请。” 黎耀楠一脸惶恐,急忙告罪:“夫人可别这么说,孩儿无地自容,早知如此,孩儿定不会拿前几日的话当真,只以为是夫人体恤,有心让我与夫郎亲近,所以才免了请安。” 马玉莲早知他牙尖嘴利,被他用话语堵住,也不放在心上,心里自动忽略前几日,是她和老夫人做主,让小两口不必请安,摆了摆手道:“走罢!” 一行人去了玉明堂,给老夫人请安过后,马玉莲便让黎耀楠先下去,只留下林以轩,说要给新妇立规矩,只要把林以轩折腾怕,看他还敢不敢横,他的嫁妆还不是手到擒来。 黎耀楠有些担忧,关切地瞥了林以轩一眼。 只见林以轩面无表情,不赞同的看着马玉莲,轻飘飘的一句话,就把一干人等全料翻:“夫人慎言,我乃双儿,怎能与夫人同处一室,我林家五代列侯,名声还要不要了。” 黎耀楠忍着笑,双肩抖动,林以轩这一盆污水泼得好,这话说得实在犀利,老夫人和马玉莲若想给他立规矩,除非不要名声了。 黎耀楠满心懊恼,他怎么就没想到,还有这一茬呢。 这个世界是公平的,双儿各种功能都和男人一样,只不过他们自己可以生孩子,却不能让女人生孩子,久而久之人们才会忘了,其实双儿也是可以和女人XXOO的。 马玉莲气得一个倒仰,只在心中暗骂,我呸!你都与人私奔,哪还有什么名声。 老夫人更是火冒三丈,她老都老了,还有人给她泼脏水,这要是传了出去,她怎么面见列祖列宗。 无论她们怎么生气,这一关,黎耀楠和林以轩安全通过,没过多久,老夫人就让他们回去。 黎耀楠从来不会小看女人,也不认为,老夫人和马玉莲会就此消停,回去之后,黎耀楠便跟林以轩叮嘱,让他尽快把值钱物件转出去,说到这,就不得不感谢马玉莲,幸亏她把新房安排在景澜院,侧边就有一个临街角门,转东西出去很方便。 两人分头行事,黎耀楠马不停蹄去了别院。 黎有信显然没想到他竟如此神速,不过看见国子监的推荐信,心里还是惊喜万分,立马拍着胸脯保证,一定会把事情办妥。 黎耀楠跟他分析了一下明微书院和国子监的利弊,两封信都交给他,至于该怎么选择,单看他的决定。 黎有信心中自由考量,两封信他都会用在刀刃上,黎氏子弟读书人多,除了国子监的推荐信留给自己,明微书院那边,黎有信打算从族中小一辈的人里面,挑出几个来培养,年纪小不用加入党争,去明微书院正合适,族中子弟若有出息,哪还愁黎氏不能崛起。 黎有信原还以为,黎耀楠能求来一张名帖就了不得,没想到会有如此大的惊喜,国子监的名额虽然只有一个,但明微书院那边,却可以推荐三人。 当天,黎有信就禀告叔伯,说要回苏州一趟,二叔伯心里好奇得很,奈何黎有信嘴巴闭得死紧,他也只能悻悻的大手一挥,准了黎有信的请求,只让他快去快回。 他们这次前来扬州,为的不仅是黎耀楠新婚大喜,还有老夫人五十大寿,作为族长的代表,黎有信定然不能缺席。 二叔伯扶着胡须,心里门清得很,黎有信那小子,从小就被当作族长培养,没有好处的事情,肯定不干,就看他们能瞒到何时,想必这次回老家,黎耀楠所求之事,结果就会出来了。 另一边,黎耀楠跟黎有信话别后,并没有直接回黎府,反而转身去了牙行。 经过林以轩提醒,黎耀楠这才想起,离开黎府,他连居住的宅子也无,总不能过继之后,真跟林以轩住林府,他没那个脸。 经过王牙子介绍,黎耀楠在扬州城转了一圈,终于看中一座三进宅院,这座宅院,原是一位官家夫人的产业,如今丈夫调任京城,一家人都要搬走,所以才想着把宅子卖了,价格比旁的宅院要高一成,但里面的环境确实好,地里位置也好,距离黎府几条街,偌大一个扬州城,若是没有意外,几年说不定都碰不上。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,黎耀楠以2500两银子的价格,买下这座院子,由于宅院主人是官家夫人,当天他们就去官府把手续办理整齐,没有多花一分一文,说起来黎耀楠还算赚了,要不然上下打点,请客吃饭,没有一百两银子,恐怕下不了台。 去了一趟衙门,黎耀楠更加坚定考科举的决心,平民老百姓的日子简直...... 拿自己的银子买东西,除了必须的花费外,还要被衙门被剥削一层,没个官位在身上,黎耀楠自认为做不到如此忍气吞声。 回到景澜院,黎耀楠就把房契交给林以轩,让他看着办。 林以轩默不作声,小心收好房契,心里对黎耀楠的印象,稍微改观了一丁点儿,至少他愿意把刚置办发产业,毫不怀疑的交给自己,不管黎耀楠有什么打算,放他自由也好,还是养他一辈子,黎耀楠这份信任却是很难得的。 不过就算难得,也不能忽略,黎耀楠是个无赖,又贪花好色的事实。 林以轩并不打算揭破心里的想法,只要黎耀楠保持对他的这份尊重,他就能坐稳当家夫人的位置。 两人头一次心平气和坐下来说了一会闲话。 林以轩很好奇,黎耀楠是怎样在一晚上的时间里,看完那么多账本。 黎耀楠听不得旁人夸赞,尾巴立时就翘了起来。 林以轩扭头,懒得看他,转而商议起过继事宜,按照黎耀楠的意思,是让他把嫁妆全部偷运出去。 但林以轩却不那么认为,黎家人不见兔子不撒鹰,若没有一定的好处,又怎会轻易让他们过继。他觉得与其把东西偷运出去,还不如弄一些假货来,以假乱真,混淆她们的视线,到时候过继出去,有了这些东西垫底,黎家人想必不会太过阻拦。 黎耀楠拍案叫绝,只称赞林以轩一肚子坏水。 林以轩黑了脸,觉得不能给黎耀楠好颜色,有他这么说话的吗?

上一篇   20020

下一篇   22022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