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20

回去后,黎耀楠很纠结。 这件事到底要不要跟林以轩商议呢? 不商议,林家大哥摆在那,总是要求人家办事。 商议,这两天他跟林以轩,见面就像看空气,一个人当一个人不存在。 不是他不想和林以轩打好关系,而是林以轩整天冷着脸,看他的目光不是嘲讽,就是不屑,要么就是面无表情。他又没毛病,闲着蛋疼才去拿脸贴人冷屁股,于是就干脆视而不见,两人倒也相安无事。 问题是,现在怎么办? 黎耀楠思索了一回儿,想起这两天经常看见林以轩一个人在屋里打棋谱,急忙跑去书房,取出久未用过的棋盘,黎耀楠得意洋洋地一笑,想当初,他和爷爷经常对局,下棋虽不能说是道中高手,但对付一个古人,他觉得应当没问题。 黎耀楠抱着棋盘,问清林以轩在哪,抬步就往西厢房走去。 林以轩此时正在看账本,刚嫁过来很多东西要整理,嫁妆也要登记在册,还有黎耀楠扔给他的几家产业,他也要考虑做什么行业才适当,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管家,还是免费的那种。 林以轩手摁着鬓角,心里其实很有怨念,若没有黎耀楠的悠闲作对比,他或许会觉得做这些事情没那么疲累,但一想起那家伙,天天跑得不落屋,喝得二麻二麻才回来,他心里就忍不住咆哮,凭什么自己累死累活,那家伙却坐享其成,黎耀楠他到底是不是个男人! 林以轩对黎耀楠是越发看不顺眼,只是无论再怎么不满,该做的事情一样要做,丈夫指望不上,他能有什么办法,为了将来的孩子,他觉得可以忍忍,了不起就当自己是寡夫,他对黎耀楠已经绝望了。 所以,看见黎耀楠抱着棋谱来找他,林以轩心里第一个念头竟是,太阳没打西边出来吧,眼皮子都不撩一下,林以轩继续核算手中的事情。 “还在忙啊!”黎耀楠无所事事,只当没看见林以轩的脸色,四下扫了一眼,这才发现,林以轩竟把西厢房,改成了一个小书房,跟他的书房正对面。 林以轩懒得理他。 黎耀楠无奈,所以说吧,他真不喜欢跟林以轩讲话,就林以轩这脾气,换了谁能受得了。 “听说你喜欢下棋,我带了棋盘来,咱们对一局。”黎耀楠笑着说道,在桌上把棋盘摆上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也不管林以轩愿不愿意。 黎耀楠上辈子就练成了铜墙铁壁,脸皮厚对他来说小意思,既然要打好关系,那就从林以轩的爱好开始,黎耀楠觉得,他若要讨好一个人,就没有不成功的。 林以轩狞笑了一声,并没有拒绝,既然黎耀楠要找虐,他又何须要客气。 起身,走至桌旁,林以轩手执白子。 黎耀楠心情愉悦,暗想待会儿让他几子才好,他不怕林以轩脾气坏,他只怕林以轩不搭理自己,那他就算想要打好关系也没门路,总不能一个人唱独角戏。 很快,现实给了黎耀楠残酷一击。 林以轩下棋如行云流水,不到片刻功夫,就把他杀得片甲不留。 黎耀楠的自尊心,顿时碎成了渣渣。 “再来一局。”黎耀楠挽起袖子,神色变得认真。 林以轩冷笑,再来一局也一样。 三局过后,林以轩把黎耀楠杀完虐,虐完杀,虐得心情舒爽了,终于放才他一码,一子落下再无生还余地,给了黎耀楠一个痛快。 “你还来不来?”林以轩冷眼看着他,脸上明明没表情,黎耀楠却硬是觉得林以轩在笑话他。 “咳咳!”黎耀楠干咳了两声,左顾右盼:“其实,下棋也没什么意思,你平时应当多做些其他的娱乐活动。” “哼!”林以轩指了指书桌:“这些事情你来做?” 黎耀楠被噎了一下,委婉道:“你的嫁妆,我总不好插手。” 林以轩扭头,实在不想跟他废话。 黎耀楠自然不会忘了正事,急忙说道:“我想过继出去,你看如何?” 林以轩转过身子,淡淡看着他,也不接话,似乎在等着下文。 黎耀楠在心里抓狂,这人能不能别那么精明,当即也不隐瞒,直言道:“我需要明微书院的名帖,想请大哥帮忙。” 林以轩冷笑:“谁是你大哥,别乱攀关系。”他就说呢,这家伙游手好闲,今日怎会来跟自己下棋,原来是有求于人。 黎耀楠无语,林以轩不噎一下自己会死是吧。 林以轩思索了片刻,觉得过继出去,无论对他或是对黎耀楠来说都是好事:“名帖你打算给谁用?” “苏州老家的族兄。” 林以轩沉默了一会儿:“明微书院党争严重,近几年越发不像样子,目前虽然看不出来,待到他日浮出水面,谁都逃不掉。” 黎耀楠略为诧异,没想到林以轩还懂这些,其实他心里也觉得有些奇怪,在这个皇权位尊的社会,明微书院的影响力实在太大,大得已经妨碍到当权者的决策,只不过见大家都习以为常,他才没有放在心上,还当自己少见多怪,却原来不是这么回事。 黎耀楠心头一凛,自己还是太大意,他的思维还没有真正融入古代,想事情太过理所当然,幸好如今还没在官场行走,否则失之毫厘谬以千里,任何失误都有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,这个世界最不缺少的就是坐连。 黎耀楠慎重地给林以轩作了一揖:“多谢夫郎出言警醒。” 林以轩的表情就像见鬼了一样,眼睛瞪着比铜铃还圆,他没看错吧! 黎耀楠郁闷了,不就是道谢而已,用得着那么大惊小怪吗?他这人虽然混了点,但也讲究恩怨分明。 只是,如今他已经向黎有信夸下海口,这该怎么办? 黎耀楠看向林以轩,总觉得他会有办法。 林以轩冷冷一笑,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晚上我要睡床。” 黎耀楠语结,想了想卧室里窄小的软塌,又幻想了一下过继后的自在,咬了咬牙道:“行。”若是没有意外,明天回门后就能分房,一晚上而已,他能忍得住。 “这堆账本......”林以轩拿起书桌上的账册,在黎耀楠眼前晃了晃。 “我来算。”黎耀楠大手一挥,回答得极其豪迈,再也不提林家的嫁妆不能碰。 “老夫人的寿礼......” “我来准备。” “你的私房......” “你还有完没完!”黎耀楠不乐意了,产业都交给他了,还想打自己私房主意,坚决不干。 林以轩轻蔑地看他一眼:“我只是问问,你的私房够不够买宅院,过继后,咱们住哪你总得有个章程,不过你要是没银子,我添一些也是无所谓的。” “不用你添!”黎耀楠气得吐血,作为一个大男人,他自以为不用花双儿钱,让林以轩来买宅院,他成什么了。 林以轩呵呵一笑,果然,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,心情就会变得舒爽。 “那你先忙。”留下轻飘飘的一句话,林以轩转身就走,不带一丝云彩。 黎耀楠憋得内伤,所以说,他不喜欢林以轩,真的不是没有原因。 黎耀楠愁眉苦脸,再怎么心不甘情不愿,他还是忙碌起来,万幸他的心算能力不错,看账本对他来说易如反掌,只一点,繁体数字看起来头昏,没有阿拉伯数字一目了然。 他这一忙,就忙到半夜三更才回房,尽管他算账的速度快,但也架不住账本多啊,现在正是9月,又是秋收的时候,不算不知道,一算,黎耀楠真心觉得,自己不应该对林以轩冷眼旁观,真TM累人! 黎耀楠难得良心发现了一回,看见熟睡的林以轩后,心底的内疚瞬间变得粉粹。黎耀楠欲哭无泪,他舒服柔软的大床啊...... 委委屈屈抱着床被子爬上软塌,黎耀楠在心中发誓,明天一定要分房睡。 第二天一早,两人就坐着马车出门,回门礼装了三大车,马玉莲看得眼都红了,那都是她的东西啊,该死的林以轩,该死败家子,回个门而已,带那么多东西干嘛。 老夫人脸色也不好,不过谁管她们呢。 在一众人火辣辣的眼神中,两人大摇大摆出了黎府。 一路上,林以轩很沉默,黎耀楠见状也不多话,反正林以轩在他眼中,脸色从来就没好过,真不知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,哪来那么多烦心事。 很快,林府遥遥在望。 大管家在门口时不时东张西望,一看就知道等候多时。 看见他们的马车,林府的下人一拥而上。 “九少爷,您总算回来了,四少爷一大早就盼着呢。” “九姑爷安!” “表少爷问过好几次,九少爷和九姑爷,你们可算到了。” 下人拥簇着他们走进大门,不多时,一位十四五岁的少年,飞跑着迎了出来,一边跑还一边喊:“九哥,九哥。” 黎耀楠定睛一看,立马认出,这少年不就是前几日在醉仙楼,碰见神经病吗?黎耀楠脸色黑了下来,任谁被当作傻子骗,心里都会不高兴,难怪这少年那天总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,原来如此。 “喂,九哥夫,你还认得我吧。”杨毅笑得阳光灿烂,没事一样看着黎耀楠。 黎耀楠心里憋闷,觉得打从穿越后,他的日子就没好过,敢情杨毅说他大堂姐多么凄惨多么可怜,全部都是编瞎话,亏他还洒了一地同情心,黎耀楠深深觉得自己忧郁了。 “表弟好。”黎耀楠笑着说道,丝毫看不出他心里的吐槽,作为姻亲,哪怕心里再不舒坦,也要打落牙齿往肚里咽。 “你又顽皮。”林以轩责备地瞥了杨毅一眼,唇角勾起一抹浅笑,如昙花绽放一般,绚烂,动人。 黎耀楠被惊艳到了,没想到林以轩除了冷脸之外,还有其他表情。 “喂,九哥夫,四哥在右边演武房里等你呢。”杨毅一脸坏笑,指了一个下人给他带路。 黎耀楠微微一愣,倒也没有惊惧,他这具身体虽然不咋样,但好歹上辈子也练过,没有几分自保的本事,他每年面对的各种绑架就足以让他死无葬身之地。 演武房一听名字就知道是打架的地方,作为新上门的哥婿,黎耀楠觉得林家兄长想要胖揍他一顿理所当然。 接着,杨毅拉着林以轩去了内院。 黎耀楠则被下人带去演武房。 进去的时候好好一个人,出来的时候鼻青脸肿。 林致远对黎耀楠还算满意,看他一副薄弱的样子,没想到身手还不错。 “你要好好对轩儿,不许欺负他。” 黎耀楠龇裂着牙齿,脑袋点得像小鸡啄米,真TM疼,林家兄长下手真够狠。 林致远笑了笑,黎耀楠是轩儿夫婿,他也不会真把人打残,只是到底意难平,把最亲的弟弟交到他手中了,又是那么个名声,这几日天知道他有多难受,不过如今看来,或许还算过得去,至少黎耀楠比上不足比下有余。 “走,换身衣裳,轩儿他们应该等急了。” 黎耀楠闷闷的跟在身后,打算回去后,要把每日半个时辰的锻炼,改为一个时辰,坚决要尽早恢复他完美的身材,还有矫捷的身手,下一次见到林家兄长,一定要打回来才行。 这一天时间过得很快,黎耀楠独自在书房蹲墙角,把空间留给他们兄弟几人。 林以轩对黎耀楠的识趣很满意,回去的时候,就拿出两封推荐信。 “这是......”黎耀楠心头一喜。 林以轩淡淡的说道:“这里一封是给威远大将军的推荐信,一封是给御前大学士叶大人的。” 黎耀楠不解,御前学士也就罢了,怎么还跟威远将军扯上关系。 “廖将军是四哥的老师,他们一家子都是武将,亲朋好友走的也是武将路子,家中国子监名额一直空着,哥哥若是开口讨要贡生名额,廖大人定会应允,国子监相比起明微书院,我觉得前者更为严谨,至于叶大人,他跟我哥有几分交情,明微书院的名帖,四哥虽然也有,却没带在身上,因不知你何时要用,叶大人那较为方便,拿着推荐信上门即可,单看你族兄如何选择。” 黎耀楠心里是真感动了,没想到林家兄长会如此周到,拿着推荐信的手如千金重,认真的看着林以轩,保证道:“你放心,我知道你心有所属,嫁人不是心甘情愿,过继以后,我就给你自由,若你不想和离,我也会养你一辈子。” 林以轩几乎要被气笑了,面上却丝毫不显,黎耀楠他想得美,过继以后还他自由,他若真是心有所属,那肯定是巴不得,问题是,所谓心上人根本子虚乌有,和离的双儿哪还有好日子过,他还指望黎耀楠给他留个孩子呢。 呸,过继以后就想过河拆桥,门都没有! 黎耀楠突然打了一个冷颤,心底升起一股凉意,为毛他总有种被人算计的感觉? 黎耀楠左思右想了一会儿,觉得肯定是黎家那几个人又有什么幺蛾子,当即也不放在心上,反正他和黎家原就不能和睦共处。

上一篇   19019

下一篇   21021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