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2

其实,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,上辈子的事情,过去了也就过去了,风吹云散。 他既然穿越到这里,就不会很矫情的哭天抢地,死后还可以重生,不是谁都有这个福运,虽然很怀念现代的高科技,但他更珍惜这一次再生的机会。 只有死过一次他才知道,自己竟如此惜命。 既来之,则安之,目前当务之急,是怎样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生活下去,黎耀楠向来都是一个很实际的人,让他如原主那样憋屈,绝无可能。 “哎哟!我的二少爷,您总算是醒来了。”人未到,声先到,一位衣着打扮颇为体面的妇人,风风火火闯进屋子。 黎耀楠唇角抽了抽,这话听起来挺耳熟。 “人呢,人呢,人都死哪儿去了,怎么都不点灯?”李嬷嬷颐指气使,进屋便开始骂人,那架势竟比主子还气派。 两个小丫鬟鱼贯而入,急忙点燃烛台,屋里的光线瞬间变得明亮。 李嬷嬷随意找了张椅子坐下,其中一个丫鬟赶紧给她上了碗儿茶。 黎耀楠冷眼旁观,对这一幕并不意外,记忆中似乎经常上演,他心里忍不住为自己哀叹了一把,究竟谁是主子谁是奴才! 李嬷嬷端起茶碗儿,浅浅呷了一口,这才转头看向黎耀楠,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你怎就这么想不开呢?林家多好的亲事,那可是京里的高门大户,咱们巴结还来不及,你怎就不愿意?” 黎耀楠静默不语。 李嬷嬷接着说道:“你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份,林家公子配你,那是绰绰有余,你这样要死要活给谁看,岂不是让老爷和夫人生气?” “那该怎么办?”黎耀楠被她的说词气笑了,他一直觉得这个世界很奇妙,除了男人和女人之外,还有一种独特的性别,那就是双儿,他们不仅具有男性的生殖器官,还具有女性的生育能力,往好听了说是可男可女,说不好听就是不男不女,一般的好人家,没人愿意娶双儿,除非别有所图,与黎耀楠定亲的那位林家公子,便是个双儿。 其实若仅仅是这样,原主也不会一命归西,双儿的社会地位虽然低下,但娶嫁之事也不是没有,刚知道定亲的消息,原主其实挺高兴,毕竟,若能和京里搭上关系,娶个双儿又如何,算起来还是他高攀,只是他也不想想,若真有这样的好事,又怎会轮得到他? 双儿在这个世界,一直是一种不尴不尬的存在,他们的身体比之男人略显柔弱,生育能力又比不上女人,除了个别高门大户真疼孩子,会为自家双儿挑选门第较低的夫婿,嫁过去做正妻以外,大多数双儿不是被卖去小倌馆,便是被送入达官贵人的府邸当侍君。 黎耀楠娶林家公子,虽会被外人看不起,有吃软饭的嫌疑,但若能摆脱他在府里的境地,他是真心愿意,问题就出在两天前,原主路过小花园的时候,突然听见丫鬟们啐嘴,原来那林家公子不检点,与人私奔未遂,早就破了身子,林家之所以急着把他嫁出去,也是为了遮掩丑事。 黎耀楠如遭雷击,一顶绿油油的大帽子,是个男人都受不了,当时就喷了一口老血,一口气没喘上来,直挺挺倒在了地上。 再次醒来,身体的灵魂就换成他了。 黎耀楠默默为原主点了两根蜡烛,这样的死法,还真是...... 心里正想着事情,李嬷嬷尖锐刺耳的声音,打断他的思绪。 只见李嬷嬷腰板儿一挺,眉眼一竖,嘴上振振有词的数落道:“自然是高高兴兴做新郎官,像你这样高不成低不就,哪能娶到好夫人,也亏得林家人不嫌弃,林家小哥儿你是娶也得娶,不娶也得娶,了不起以后多纳几个妾便是,你这样闹腾来闹腾去又何必,到最后吃亏的还不是你。” “行了,我知道了,且容我考虑考虑。”黎耀楠看着她一张一合的嘴巴,忍了又忍才没一口唾沫喷在她脸上,这样的颠倒黑白话,她也好意思说得出口。心里生出一种莫名的悲哀,他知道这不是属于自己的情绪。 李嬷嬷撇了撇嘴,对黎耀楠的话并没有放在心上,只淡淡的提醒道:“随你,新院子已经收拾好了,你最好尽快找个时间般过去,免得林家人来了不好看,还有,既然你身子好了,别忘了去给夫人请安。” 李嬷嬷说完,站起身,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,领着两个小丫鬟扬长而去,黎耀楠目瞪口呆,这哪里是伺候他的下人,这简直是祖宗! “来人,备水,爷要沐浴。”黎耀楠冲着门外大吼一声,心里火得很,他这主子当的也太没尊严。 “等等!” “来了,来了。” 过了好一阵子,翠柳才一脸不耐烦的进来,淡淡看着黎耀楠,一动不动。 “愣着干嘛,还不快去?”黎耀楠面若寒冰,自然知道她要干嘛,只是他却不打算跟原主一样,使唤个下人还用银子,反正原主向来阴沉惯了,偶尔发个脾气很正常。 “这时哪来的热水,厨房早就熄火了。” “熄火了就去给爷烧,使唤不动你是不是,那行,明天我就去回了夫人,落秋阁庙小,容不下你这尊大佛,别的院子,你爱去哪去哪,滚!” 翠柳愣了愣,登时被唬住了,心里有些惊怕,二少爷再怎么说也是主子,真到了夫人那里,哪怕就是为了面子,被处置的也只会是自己,急忙哭道:“二少爷你这不是要我的命吗?大厨房没有热水,咱们烧些就是了,你发这样大的脾气,这让我以后怎么见人。” “出去!”黎耀楠冷喝,眉宇间是从未有过的冷冽,李嬷嬷他虽然动不了,但若要收拾一个小丫鬟却轻而易举。 自从当年张家闹过一场,黎老爷吃了大亏以后,凡事就特别注重家里的脸面和名声,也正因为如此,表面上他们对黎耀楠从未苛待,马玉莲还借此刷了不少美名,外面的人提到她,谁不称赞一个好字,至于真实的情况,单看这些下人就知道,原主过的是什么日子。 不过也幸亏他们爱面子,才让自己有空子可钻,要不然下人们阳奉阴违,他还真没办法,这时他总算是体会到张氏曾经的寸步难行是何等滋味。 “奴婢这就让人去打热水。”翠柳惊疑不定,急忙退了出去,心中暗自琢磨着,改日定要找夫人身边的碧荷说道说道。 黎耀楠阅人无数,一眼便看出她的盘算,只是他却并不打算阻止,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目前家里还需他联姻,总不会太过分。 没过一会儿,茗夏,至冬,他名义上的两个贴身小厮,就抬着一桶热水进来了。 黎耀楠咧嘴一笑,这热水烧得果然快,这么点时间怕是连灶头都点不燃。 反正目的已达到,追究起来也没意思,黎耀楠摆了摆手:“行了,都下去罢,爷自己来。” 茗夏、至冬闻言告退,黎耀楠只当没看见他二人脸上的不满,笑话,打从上辈子开始,他就是一个二世祖,作为一个合格的纨绔子弟,向来都只有他以势压人,何曾见他理会过旁人的想法,这一美德,他决定这辈子也要将它发扬光大。 舒舒服服洗了个澡,身上立时舒坦许多,就连紧绷的精神都舒缓下来。他穿越虽然不过才几个时辰,感觉却比打了一场仗还累,心累! 让人把水抬出去,屋子里打扫干净,黎耀楠栓上房门,这才有心情整理自己的思绪。 其实他对娶妻并不排斥,上辈子他父母就是家族联姻,而他也早就做好了联姻的准备,之所以一直没结婚,是不想给他人作嫁衣裳,凭什么他牺牲了婚姻,便宜的却是那对母子,一拖就拖到临死前,他都还是黄金单身汉。 至于婚前失贞什么的,以一个现代人的眼光来看,黎耀楠表示,他真的一点也不在意,他自己原就是一个没节操的人。 黎耀楠只是有些犯愁,他是一个直男啊!靠! 娶一个人妖当老婆,压力很大好不好! 不是没想过一走了之,干脆和黎府脱离关系,但他一没路引,二没户籍证明,就算去到外面,在这个陌生的世界,又哪有安生之地。没有户籍的人是黑户,出了黎家他不怕,他只怕被一些犯人家属拿去顶罪,那他找谁哭去。 思来想去仿佛都只有一条路可走,还真如李嬷嬷所言,林家公子他娶定了。 黎耀楠眉头紧锁,旋即又舒展开来,心里只小小郁闷了一会儿便不再纠结,其实娶妻就娶妻,吃亏的总归不会是男人,他心中只要这样一想,对成亲也就没那么抵触。 这门亲事是他大哥,也就是马玉莲所出长子为他谋划来的。马玉莲共出两子一女,长子黎耀祖年十八,次子黎耀宗年十五,光宗耀祖,单听名字就看得出来,黎老爷对这两个儿子抱有多大期望。 黎耀祖也确实没有辜负他们,两年前就考中举人,只是在春闱的时候出了意外,主要原因却不在他,眼看春闱在即,黎耀祖打小没离开过扬州,一到京就水土不服一病不起,待到病好之后,殿试都已经过了。 他当时各种复杂的心绪且不提,黎家各种嘘寒问暖,一车一车东西往京里送。 看过京中繁华,他哪还愿意回祖籍,当时就在京里扎了根,发下宏愿,一日不金榜题名,一日不返乡。 京里像他这样的举子有很多,但像他这样年轻有为,家底丰厚,模样俊朗,学问又好的却寥寥无几,也算是他运道好,一次聚会当中,被户部尚书看中,许了家中庶女与他为妻,黎耀祖的身价立马水涨船高。

上一篇   1001

下一篇   3003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