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018

黎耀楠离开以后,林以轩也没闲着,径直去了景澜院花厅,让人唤来所有下人。 一般大户人家新妇进门,总要先跟下人们训话,一是为了立威,二是为了认人,他自然也不例外。 “少爷请用茶!”春纤巧笑嫣然,为林以轩斟上茶水,笑着回禀今日打探道的一些事:“姑爷院子有一个嬷嬷,四个大丫头,四个二等丫头,三个粗使丫头,三个小厮,李嬷嬷昨日您见过,她是夫人的人,琥珀和玉珠则是老夫人赐下的。另外几个丫头,除了粗使丫鬟之外,都是姑爷前段日子买来的。” “嗯!还有呢?”林以轩随地的问道,平静眼神波澜不惊,似乎对周遭的一切都不甚在意。 春纤笑了笑,灵动的眼眸流转,话语妙趣横生:“您不知道,咱们姑爷还真是位妙人儿,别人家的丫鬟,都是用来伺候主子,姑爷这里却是当作菩萨供着,瞧琥珀跟玉珠那得意劲儿,还自以为是景澜院的第一人呢,日日跟李嬷嬷打擂台,昨日还因为几个赏钱吵起来,笑死我了。” “下人而已,处置了便是,她们丢人,景澜院的面上也不好看,可还打听到别的什么?”他这次出嫁,林母花费了大把心思,光陪嫁丫鬟就有六人,其中四人是经过精挑细选,每个人都能独当一面,另外两人则是给姑爷备下的通房,一家子卖身契都在他手中握着,不怕她们心生别念。除此之外还有四个小厮,以及六房下人,林母就怕他在黎府受委屈,把他身边的一切都准备周到。 想起林母,林以轩心中微微一暖,目光看向黎耀楠所在的书房,沉思起来,此时他哪怕再不愿承认,心中对黎耀楠再怎么不满,他也知道,他和黎耀楠现在同一条船上,景澜院的事,也就是他的事。 春纤犹豫了一下,回答道:“姑爷在府中的处境不大好,现在的夫人是侧室扶正,先夫人早在十年前就去了,这门婚事是黎家大少作保,当时姑爷很抵触,后来不知为何又答应了,我担心......” “无碍!”林以轩打断她的话,这些事情他早就知道,马玉莲和老夫人打什么盘算他也知道,他如今求的也只是个安身之地,黎耀楠只要不跟他老子一样宠妾灭妻,他手中要人有人,要钱有钱,哪还愁过不好日子,现在唯一只缺少一个继承人,不过如今才刚成婚,时间尚早,儿子的事情他会慎重考虑,黎耀楠倘若当真短命,他必要在那之前怀上,之后就可以带着儿子搬出黎府自立门户,只要他一日不改嫁,作为节夫,就谁也奈何不了他。 不得不说,在某些地方,林以轩的思维跟黎耀楠达到同步,两人都想离开黎府自立门户。 没过多久,紫央前来禀告,李嬷嬷带着一杆下人,已经在花厅外面候着了。 “传进来吧!”林以轩收回思绪,随着他的话音落下,下人们鱼贯而入。由于昨日盖头遮住看不见,今日上午又太过匆忙,这还是他第一次正眼见到,马玉莲口中所谓的漂亮丫鬟。 果然长得不错,林以轩凝眉注视,仔细打量着她们,景澜院的丫鬟,除了三个洒扫丫头看起来姿色略显单薄,其余人,包括玉珠、琥珀在内,个个都漂亮水灵,并且还正是花一般的年纪。 林以轩心中鄙视,给黎耀楠的头上除了无赖之外,再添加一笔贪花好色,亏得小表弟还说黎耀楠没通房,他就知道不可信,这几个丫鬟虽不是通房,但那摸样,那身段,不是为通房做准备还是什么。 “给二少夫人请安。”李嬷嬷昂首挺胸走在最前端,只福了福身,就自顾自地站了起来。 琥珀和玉珠,有样学样。 林以轩也不在意,只淡淡的问道:“说说都叫什么名,会些什么,在哪伺候?” 李嬷嬷一脸骄傲,心里下定决心,要给新夫人一个下马威,要不然这景澜院哪还有她的位置,二少爷如今是越来越奸猾了:“老奴是二少爷院中的管事嬷嬷,夫人跟二少爷一样,叫老身李嬷嬷便是,景澜院一切都是由老奴打理,二少夫人新进门,若有什么不懂,只管来问老奴,老奴定会知无不言,二少爷的性子呀,我是最清楚了。” 琥珀和玉珠不屑,李嬷嬷不就仗着自己资格老么,又不是少爷的奶嬷嬷,还敢拿乔,哼!她们可是老夫人赐下的。 “奴婢玉珠,见过二少夫人。” “奴婢琥珀,见过二少夫人。” “我们都是在二少爷房中伺候的。” 两个丫头亭亭玉立,目光中的轻蔑显而易见,二少爷当初为了抗婚,还吐血晕了过去,她们就不相信,这位新夫人能在黎府站住脚跟。 “奴婢雪盏,给少夫人请安。” “奴婢墨缘,给少夫人请安。” “......” 林以轩安静在坐,面上虽然冷冰冰的,没什么表情,却硬是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。 李嬷嬷看得心中直赞叹,果然是高门大户出来的,整个人气势就是不一样,不过那又怎样,林以轩出身再好也是个双儿,并且还嫁给二少爷,啧啧!以后还不是要在夫人手底下讨生活。 林以轩静静地听着,很明显,黎耀楠新买的丫鬟,称呼他为少夫人,而其他人则称呼他为二少夫人,虽然只有一字之差,但内容却天壤之别。见李嬷嬷一双眼珠子四处乱转,林以轩心中明了,这恶奴是想跟夫人唱双簧,一个红脸一个白脸,他若连景澜院都管不住,除了向夫人求助,嫁妆恐怕也不保。 林以轩半瞌着眼帘,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我这没有太多规矩,做好你们份内的事即可,李嬷嬷是屋中老人,琥珀、玉珠又是老夫人赐下的,你们身份不同,不用干那些伺候人的活。” 李嬷嬷一脸笑意,就知道新夫人不顶用,她就说嘛,高门大户又如何,嫁了二少爷,就是黎家的人,自然要对她这个老嬷嬷敬着。 琥珀和玉珠很得意,只道新夫人是怕了她们,果然什么锅配什么盖,跟二少爷一样没骨头,不过这样也好,新夫人若是个厉害的,哪还有她们的活路。 还不等她们高兴,只听林以轩又接着说道:“听说老夫人生辰快到了,你们一人去抄写100遍佛经,算是给老夫人祈福。” “这怎么行!”李嬷嬷惊呼出声,眼睛瞪着比铜铃还圆,立时有些站立不稳。 琥珀、玉珠齐齐变色。 林以轩眉眼一挑:“怎么?你们不愿意?” “没......没有......”李嬷嬷迅速思索对策,给老夫人祈福她哪敢说不愿意,又不是不想活了。 玉珠急忙说道:“奴婢不识字,还请二少夫人见谅。” 琥珀脑中灵光一闪:“奴婢也不识字。” 林以轩把弄着手中茶碗,浅浅呷了一口:“没关系,心意到了即可,你们是老夫人的人,给老夫人祈福理所应当,难道你们还想推辞不成。” 琥珀玉珠暗自焦急,新夫人话都说到这份上,她们哪还敢不答应,心中隐隐懊悔起来,早知道新夫人这么厉害,她们之前又怎会张狂。 “既然没有不愿,那你们就下去吧,为老夫人祈福是好事,也是你们的福气,老夫人知道心里必定欢喜。”林以轩三言两语,打发了几个碍事的人。 李嬷嬷脸色灰败,心知事已至此,再无缓转余地,只暗悔自己小看了新夫人,如今她就算告状都没处去,新夫人处处占理,她总不能跟旁人说,给老夫人祈福是错的。 琥珀和玉珠脸色也不好看,心里把林以轩恨得要死,100遍佛经,她们要抄到什么时候啊...... 雪盏和墨缘等人低眉顺目,态度越发恭顺。 林以轩只扫了她们一眼:“行了,都下去罢,每人一吊赏钱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。”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,赶忙退出花厅,新夫人的下马威,可真够厉害,几句话就把他们给震住了。 黎耀楠知道这事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了,只在心中感叹了一番,后宅果然还是妇人的天下,面对林以轩的手段,他自愧不如。黎耀楠突然觉得,娶妻,其实也没什么不好,他很期待林以轩接下来的表现。 当晚,两人卧房中多了一张软塌,黎耀楠只当没看见,依旧独霸大床。 林以轩夜间回到房内,看见床上熟睡的丈夫,心里没有丝毫意外,黎耀楠在他眼中,就是一个奸猾狡诈又自私的人,绝对不会因为自己是双儿就有所谦让。 先忍忍吧,林以轩暗暗告诉自己,等到三天回门过后,他们就可以分房睡,也不怕会被旁人说嘴。 第二天一早,黎耀楠就去了族兄处,虽然约好的是五日后再见,但他实在有些等不及了。

上一篇   17017

下一篇   19019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