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017

没过多久,黎泰安就先行离开了。 老夫人和马玉莲也难得大方了一回,一人送了林以轩一件首饰当做见面礼。 黎耀楠立在一旁当木桩,看见林以轩漆黑的脸色,只在心中暗笑,老夫人和马玉莲也真有意思,老夫人送给他的是玉镯,据说是黎太夫人曾经传下来的,现在她又传给孙媳妇,以表疼爱,马玉莲送的则是发簪,金子起码都有三两重,显见是下了血本,唯一只可惜没一样林以轩能用。 秉承着不要白不要的心思,林以轩对这两样东西,虽然看不上眼,但想起黎耀楠的叮嘱,还是在两位长辈眼巴巴的目光中,让人收了起来。 马玉莲有心和林以轩多说会儿话,但见他脸色实在不好,又想着他们到底是新婚,来日方长,便对黎耀楠叮嘱道:“以后要好好对你媳妇,他远嫁扬州不容易,你那些漂亮丫鬟,也别太宠着了,免得一个一个蹬鼻子上脸,若没什么事情,你就带你媳妇下去吧,正直新婚我也就不留你们了。” 这话说得可真好听,字字句句暗含挑拨,若他们真是新婚夫妇,莫名提起几个漂亮丫鬟,不闹别扭才怪。到时候林以轩作为新夫郎,在黎府没有任何根基,恐怕只能向马玉莲求助,那女人还真是随时都不忘算计。 黎耀楠一脸正色,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,急忙道:“说起来,我还真有一件事情求夫人。” 马玉莲心里咯噔一下,笑容僵在了脸上,只恨不得把话收回去,她怎么就忘记了,黎耀楠自从变了以后,行事就从不按排理出牌。 “夫人心地善良,对孩儿又慈爱,我就知道夫人一定会答应。”黎耀楠语调平缓,唇边挂着抹浅笑,先不先一顶高帽子戴上去。 马玉莲扯了扯唇角,她还没说话好不好,求救的目光看向老夫人。 老夫人板着脸,不悦道:“你又有何事,成亲了就懂事些,好生对你媳妇才是正经。” 黎耀楠也不生气,脸上的笑容不变:“老夫人错怪孙儿了,孙儿身无长物,唯有母亲留下的几家产业,孙儿打算交给媳妇打理,只可惜没有得用的人,孙儿无奈,只能厚着脸皮求夫人,我看王小虎一家不错,想跟夫人要来身契,一来他们是黎府家生子,用起来放心,二来有了卖身契,我也不用担心他们欺上瞒下,免得跟之前的几个管事一样,对了,那几个管事,可曾送官,要我说呀,夫人你可不能心软,需要儿子帮手的地方别客气。” 威胁,这绝对是威胁,马玉莲气得直喘气,但那几个管事,她却一定要保住,心里迅速盘算得失后,马玉莲笑容依旧,只是笑意却不达眼底:“你这孩子,要身契说声便是,干嘛那么客气。”转头看向身边的丫鬟:“碧荷,你去匣子里找找,把王小虎一家的身契拿来给二少爷。” “是!”碧荷闻言,转身进去屋里。 老夫人心中不高兴,之前把产业还给那小子,她还没来得及生气,今天他竟然还敢得寸进尺。斥道:“你看看你大哥,早就中了举人,你如今不好生读书,尽弄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黎家怎就出了你这么个不孝子孙。” “老夫人严重了,孙儿惭愧,老夫人若要责罚,孙儿绝无怨言,怪只怪孙儿没福气,不能去学里读书,没有大哥三弟好命,能被名师收为弟子,孙儿愧对祖宗,愧对老夫人,孙儿自觉得没脸见人,决定去庙里吃斋念佛一年,为老夫人,为黎家祈福。”黎耀楠的声音不咸不淡,空口白话说得跟真的一样。 老夫人和马玉莲又怎么可能让他去庙里,且不说黎耀楠现在正是新婚,堂堂原配嫡子,因为这么个原因去庙里,黎家的名声还要不要了。 “你,你,你这个不孝的东西。”老夫人气得抚着胸口直嚷嚷,只恨黎家怎么就出了这么一个白眼狼。 黎耀楠极为恭顺:“孙儿不敢,老夫人息怒。” 老夫人那是一个气呀,瞪着黎耀楠的眼睛都红了,那目光哪里是在看孙子,简直跟仇人差不多。 “娘!楠儿没那个意思,您别生气,新媳妇还在旁边看着呢,可别吓到他。”马玉莲急忙劝道,她心里急啊,这还当着新夫郎的面呢,老夫人怎就不顾忌一点。林以轩反正已经嫁过来了,多等几天又怎样?待到回门过后,她可是听儿子说过了,林以轩彻底跟侯府断绝了关系,到时候还不是任由她捏拿。 此时可不能出什么意外,若让新夫郎心生警惕,林家人如今还没走,哪怕只是为了面子,林以轩若回去告状,林家人少不得要为他出头,岂不是更加助长这小畜生的气焰。 老夫人立时反映过来,手指着黎耀楠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,笑看着林以轩说道:“你看看,他就是这么个不成器的东西,委屈你了,楠儿以后要是犯浑,别搭理他,告诉老身,老身为你出气。”一句话就颠倒黑白,指鹿为马,大宅门的女人果然没一个是省油的灯。 林以轩淡定得很,并不给予回应,说到底他和黎耀楠才是一条线上蚂蚱。 没过多久,碧荷取了身契来。 黎耀楠心满意足,这几天他一直盘算这件事,借了林以轩的光,今日总算达成目的。若不然,马玉莲不给,他也没辙,幸好马玉莲还顾忌林家几分,至少可以过三天松缓日子,林家兄长离开后,他恐怕又要打起精神,黎耀楠在心中暗自琢磨,或许,有信兄那,他可以尽快去一趟,不必等到回门以后。 马玉莲心中郁闷,连带着脸色也不是很好,勉强对林以轩笑了笑,也没久留,只道把空间留给小两口,极为宽厚的让他不用立规矩,接着便打发他们离开。 马玉莲觉得,自己真是一个好婆婆,林以轩定会心中感激,现在的大户人家,哪个婆婆不想着方的给媳妇立规矩,也只有她才会这么宽厚仁慈。 与此同时,黎耀楠要去庙里的事,风吹云散,连一丝影子都不剩,就仿佛他从未说过一样,所有人都没再提起。 林以轩面无表情,一惯的冷若冰霜,心里却纳罕得很,今日总算见识了一回民间宅门里的明争暗斗,以往无论是在侯府,还是太子府,那些地方规矩大,说个话都要在嘴里绕三圈,上眼药更是好听的捡好听的说,要东西也从来只会拐弯抹角,谁敢这么明目张胆,把斗争摆在台面上,黎家还真是...... 林以轩想了半天,只能用粗俗两个字来形容,难怪黎耀楠养成一副无赖的性子,他突然觉得其实也情有可原。 就黎家这样的环境,黎耀楠若不厉害点,恐怕被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。 果然,无论在什么地方,争斗总是必不可免。 回了景澜院,两人谁都没提昨晚的事,仿佛不约而同忘记了一般。 黎耀楠大方得很,转身便扔给林以轩几张地契道:“以后便交给你打理。” 林以轩一愣,他原以为黎耀楠只是说说而已,没想到真会交给自己,心中稍一思索,并没有矫情的拒绝,他知道这只是个试探,黎耀楠既然看得起他,自己接下这一桩事又何妨。 黎耀楠对林以轩的识时务很满意,看得出林以轩是个明白人,虽然性格凶悍了些,但不这样又怎能跟马玉莲和老夫人打擂台,当作合作伙伴,他觉得可以试试看,之所以把产业交给林以轩打理,一是因为他出言在先,早在正院放了话,不可能出尔反尔,二则是林以轩的嫁妆丰厚,想必也不会贪图这一星半点。 更何况,那几家产业,真的只是产业而已,除了地契之外,啥都没有,马玉莲又怎会留给他任何值钱物件,一切都要重新安排,无论铺子还是庄子,接手了就是件麻烦事,他现在事情正忙,既要读书争取明年考取功名,还要为过继做打算,实在没精力理会这些杂事,交给林以轩,也是想看看他的能力,以及他们将来合作的可能性。 了解过大晋的律法,黎耀楠很清楚,没有和离之前,他和林以轩就是最亲近的人,奴才还有可能会背叛,但林以轩如今的境地,他们只能同舟共济,俗话说得好,夫妻一体,他倒霉了,林以轩也不会好过。 所以,黎耀楠觉得,身边有个人帮手,其实挺不错。当然,他也没有傻到,林以轩一嫁进来,就跟人家真情坦白,什么事总要先看看再说,他觉得按照林以轩的性格,一定不会让自己失望。 黎耀楠交代了几句话,就去了书房,打算今天抱抱佛脚,明天去找有信兄,免得谈起学问,自己一问三不知,脸上太难看。 看来,原主的学识,他也要尽快融会贯通才行,明年科举已经迫在眉睫,他不打算放弃这次机会,否则又要等三年,三年可以发生很多事,他不喜欢如现在这种没有保障的生活。 科举,势在必行! 并且还要尽快请个先生回来,原主的学问底子虽然扎实,但到底被那老学究给教歪了,他还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天赋异禀,不用老师就可以自学成才。

上一篇   16016

下一篇   18018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