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016

夜渐已深,月上中梢,外面的喧闹声早已散去,周围一片宁静。 林以轩也不知自己坐了多久,回过神却发现,屋里只有一张床,黎耀楠整个人就占了一大半,难道自己真要坐一晚上不成。看见呼呼大睡的黎耀楠,心里顿时不平衡起来,凭什么自己熬夜,这家伙却睡的香。 “喂!起来。”林以轩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床前,扯着黎耀楠的身体摇晃。 “乖,爷一会儿再疼你,让我先睡睡。”黎耀楠模模糊糊说了句话,翻了个身,继续睡。 林以轩气了个倒仰,这人是把他当成谁了,手上摇晃得更加用力,说话都咬牙切齿:“喂!你给我起来,起来。” “你还让不人睡啊!”黎耀楠一头翻起来,浑身都散发着低气压,撑开眼皮却发现,眼前人不是梦中美女,不耐烦道:“爷对双儿没兴趣,你别想对爷怎么样?” 林以轩被气笑了,他两辈子所受到的教养在此时彻底崩溃,俊秀的脸庞扭曲了一下,扯着黎耀楠的衣襟往床下拖,恨恨道:“你给我起来。” “你到底要干嘛?”黎耀楠火了,他这会儿实在困得不行。 林以轩冷冷看着他,指了指床,毫不客气的说道:“我要睡觉!” 黎耀楠眉头一皱,鸟都不鸟他,理直气壮的回答:“这是爷的床。” 林以轩为之气结,唇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:“你不让是吧。” 黎耀楠头一仰,意思很明显,那是寸步都不让。 林以轩也不多说话,直接掀起被子、枕头,一顿揉搓,完了还打算扔在地上踩两脚,那就谁都别想睡了。 “别——”黎耀楠唤了一声,觉得头都大了,他这是娶了一个什么人啊!犹豫了一会儿说道:“你睡里面。” 林以轩自然不干,要跟这个无赖睡一起,想想他心里就一阵嫌弃。 黎耀楠也来了真火,径直从床上坐起来,那行,不睡就不睡,大家都别睡,让他妥协腾位置,门儿都没有,他可从来没有什么女士优先的绅士风度。 林以轩为难了,心里打着小人,在睡与不睡之间纠结,暗骂黎耀楠是个无赖,没有君子之风,考虑了半响,终究还是脑中的睡意占了上峰,今日天还没亮,他就被王嬷嬷拖起床,晚上如果不睡一会儿,他怕明日白天熬不住。 于是,林以轩拖起一床被子,隔在床中央,楚汉河界划分得整整齐齐,弄完了之后才和衣而睡,睡前还冷冷盯了黎耀楠一眼,含义大概是你敢越界试试看。 黎耀楠很无语,不过只要林以轩不闹腾,他就觉得怎样都好。临睡前他还想着,他这哪里是娶了个夫郎回来,简直是娶了尊大佛,这日子还真是没法过了。 第二天一早,黎耀楠的生物钟醒来,盯着床头的大红纱帐出了会儿神,这才想起,自己已经成婚了。 扭头看向林以轩,黎耀楠面色一囧,发现昨晚的楚汉河界,早不知跑哪去了,林以轩被他挤在床角,身子蜷缩成一团,睡得极不安稳,紧锁的眉头,就好像有着什么数不清的愁绪,就连在睡梦中都不能让他舒缓。 黎耀楠心里微微有些惭愧,升起了一种罪恶感,都活两辈子了,竟然还欺负一个小孩儿。 别说,林以轩现在的样子,看起来还真像是一个小可怜! 黎耀楠轻手轻脚穿好衣衫,悄悄走出房门。 他没看见,在他离开的一瞬间,床上熟睡的人却倏然睁开双眼,冰冷的流光划过眼底,再看林以轩手中,竟拿着一根极为锋利的发簪。 林以轩冷笑一声,把发簪压在枕头底下,上辈子的经历让他向来浅眠,稍有风吹草动立即会被惊醒,黎耀楠自以为安静的动作,其实早在他眼皮低下。算黎耀楠运气好,昨晚还挺规矩,要不然他可不是好惹的。 林以轩闭上双眼,打算再睡一会儿,没了一个碍事的人在身边,可能是昨晚太累,也可能是精神突然放松下来的缘故,这一觉他睡得极沉。 黎耀楠出了房门,便有丫头们迎上来。 “姑爷好!” 黎耀楠一愣,发现这几个人有些眼生,再听她们的称呼,立马反映过来,这是林以轩带来的陪嫁。 “他还在睡,你们别吵着了。”黎耀楠淡淡吩咐了一句,径直去了练功房,这是搬来景澜院时,他专门让人腾出的屋子,每天早上雷打不动锻炼半个时辰,就连他最不喜欢喝的牛奶,现在每天都要喝上几碗,为了身高,他忍。 练完功,黎耀楠洗了个澡,时间差不多已经辰时。 回到堂屋,林以轩端坐在厅中等待,桌上的早餐一看就知道还没动过。 黎耀楠挑了挑眉,心中颇为诧异,单看林以轩昨晚凶悍的表现,没想到竟然还会等自己用饭。 两人极有默契,谁都没多说一句话,安安静静吃完早餐,请安的时辰也到了。 走在请安的路上,见林以轩冰冷的样子,丝毫没有昨晚的精神气,(那当然,昨晚是被他气的)黎耀楠只当他紧张,想起林以轩也不过一个十六岁的少年,虽不知曾经经历了什么,但孤身一人嫁入黎府,想必也是不安的,此时他一定是故作镇定。 黎耀楠想了想,安慰道:“父亲为人方正,不会太为难你,你也无需太过紧张,万事你只需占得住理字即可,至于老夫人,她好面子,喜欢高门大户的作派,看见你这一身气势,必会先软了三分,你别害怕,老夫人不会拿你怎么样,还有夫人,夫人是个大好人,宽容善良,她若许你了什么好处,你也别拒绝,只当是你该拿的,夫人心里定然欢喜。” 林以轩目光诡异,盯着黎耀楠看了一眼,他这是在告诉自己,不用把黎老爷放心上,用气势镇压老夫人,再从黎夫人那占便宜吗?林以轩越看,越觉得黎耀楠这人蔫坏蔫坏的,景阳侯府到底给他挑了一个什么样的夫婿啊! 说话间,两人很快走到正院。 “给二少爷,二夫人请安。”小丫鬟满面笑容迎了上来,也没说要进去通传,径直打开帘子,请两人进屋。 黎耀楠讽刺的一笑,这还是他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。 黎老夫人早已高堂在坐,黎老爷和马玉莲分别坐在她的两侧,下面则是黎淑珍和黎淑云,至于黎耀宗,很抱歉,人家还在书院没回来呢。 “给老夫人请安。” “媳妇给老夫人请安。” 两人规规矩矩跪下磕头行礼,旁边下人端了茶上来,林以轩双手接过茶碗,奉至老夫人面前,恭敬道:“媳妇给老夫人敬茶。” 老夫人叫了一声好,分别拿出两个红包递给他们,亲切的目光要多慈爱有多慈爱:“以后要好好过日子,楠儿是个不省心的,你是他媳妇,要是受了什么委屈,只管告诉我老婆子,老婆子帮你出气。” “谢老夫人。”林以轩道了声谢,表情淡淡的,看不出情绪。 老夫人明显有些失望,却不好再说什么,毕竟现在正敬茶,公公婆婆都还等着,她也不好意思拉着孙媳妇多说话。 紧接着,小两口跪在黎泰安前面。 黎泰安面色不是很好,很显然他还记得昨晚黎耀楠的忤逆,端起茶碗,只浅浅抿了一口,让人拿了红包,这新媳妇就算认下了。 马玉莲笑意盈盈,和黎泰安的冷脸成鲜明对比,看向林以轩的目光,别提多热切。 “给夫人请安。” “给夫人敬茶。” “好好好,快起来吧!”马玉莲象征性的喝了口茶,急忙唤两人起身,笑着说道:“楠儿总算成亲了,以后可就是大人了,我这心吶,也算是放了下来,对姐姐也算有个交代,楠儿媳妇你以后可要好好管管他,可不能让他再任性。” “我知道了。”林以轩淡淡的说道,觉得这位夫人确实唱作俱佳,好人吗? 林以轩瞥了黎耀楠一眼,心中颇有些玩味,他总觉得这家伙今天不会这么安静。 马玉莲给两人发下红包,笑看着林以轩,关切道:“若有什么不习惯,你只管过来跟我说,把这当成自己家,可别委屈了自个。” 听见这话,黎耀楠一挑眉,想起林以轩昨晚的作风,他觉得,委屈自个这个词,绝对用不到林以轩身上。 “谢夫人,我刚嫁进来,目前对府里还不熟,以后若有需要,定会叨扰。”林以轩这话说的中规中矩,微垂的眼帘让人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绪。 “这就对了。”马玉莲笑得很开心,眼前仿佛出现了金山银山,她就不信,凭借自己的手段,还对付不了一个没了靠山的双儿。三日后要回门,先稳着他,等林家人走了以后...... 马玉莲想起昨日那些嫁妆,心里就一阵喜笑颜开,指着黎淑珍和黎淑云说道:“快去认识认识你妹妹吧。” 林以轩接着跟她们见礼,按照嫡庶之分,送了黎淑珍一尊玉佛,黎淑云一副耳环。玉佛是上好的羊脂玉,耳环也是精制而成,样样都是好东西,老夫人和马玉莲开了眼界,原来京里的高门大户是这样子吗?就连送礼,都如此别致,精贵。 她们看向林以轩的目光更加热切,态度那是比亲妈还亲!拉着林以轩就嗑起家常,也不管他越来越冷的脸色。

上一篇   15015

下一篇   17017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