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014

两天时间一晃而过,一眨眼,成亲吉日已到。 黎府上上下下忙碌起来,最清闲的,反而是黎耀楠这个新郎官,换上吉服以后,就没人搭理他了。 距离迎亲的时辰还有一阵,黎耀楠身穿大红喜服,头戴羽翎花冠,模样看起来还挺俊朗,此时正他百般无聊坐在新房内,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没想到自己两辈子头一次成婚,娶的竟是个男人。 雪盏端了碟点心上来:“主子,先吃些东西,待会迎亲还有一段路,不忙到下午,肯定没机会用饭。” 黎耀楠心里妥帖得很,果然还是自己的人好,吃了几块点心,漫不经心的问道:“你以前也伺候过婚宴?” 雪盏笑了笑:“正是呢,人都说新嫁娘出门前不易吃食,其实新郎官也不容易,不吃点东西垫垫肚子,下午敬酒的时候,可要遭罪了。” 黎耀楠心中了然,不过黎府和别家不同,想起黎泰安的吩咐,黎耀楠冷笑,让他在房中呆着,别出去敬酒,说是怕他身子弱受不住,其实却居心叵测,他要真不去敬酒,别人看来是他不知礼数,可不会关黎家什么事,以后他再想认识什么人,恐怕也会先被看低三分。 抛开这些杂念,黎耀楠想了想吩咐道:“你一会儿给新夫郎准备些点心。”不管怎样,他都想和新夫郎打好关系。 雪盏一脸笑意:“主子还真疼新夫人。” 黎耀楠唇角抽了抽,懒得反驳,他现在已经想通了,车到山前必有路,与其自己琢磨,还不如等把新夫郎娶回来后再商议,按照外面的传言,那位林家公子想来也是不愿嫁人的。 不多时,两个喜婆子就进来催促,迎亲的时辰到了。 黎府为这门婚事做足脸面,迎亲的队伍很庞大,光仪仗队就有百多人,更不论前面开路的鼓乐队。 黎耀楠坐在高头大马上,胸前挂着一朵大红花,前面乐队吹吹打打,一路上吸引了无数眼球,这还是黎家二公子第一次露面在众人眼前,好一个风度翩翩少年郎,黎耀楠自觉得很满意,虽然身上肉还没补回来,但至少这具身体比他刚穿越时顺眼多了。 且说林府那边,一大清早,林以轩就被人拖起床,对着镜子梳妆打扮。 王嬷嬷是他奶嬷嬷,也是他母亲派来给他送嫁的人。 “我的哥儿,你今日可要好生装扮,免得惹了夫君不喜,成婚就是别人家的人了,以后可莫在任性妄为。”王嬷嬷一边给他净面,嘴上一边叨唠。 林以轩蹙眉,看着奶娘手中的胭脂,拒绝道:“不用擦粉了,这样就好。” “这怎么成?”王嬷嬷不乐意,他知道自家哥儿的好,但旁人不知道,不打扮漂亮一些怎么成,哥儿是个命苦的,她现在只期盼,新姑爷能对哥儿好一点。 “夫君若是疼我,必不会在意这些,我虽是双儿,却也是个男人,擦脂抹粉像什么样子,说不定还会惹得夫君不喜。” 王嬷嬷迟疑起来,他记得府里老爷房中的哥儿,哪一个不是浓妆艳抹,犹豫了一下:“不会吧。” 林以轩眉头紧锁,面对奶娘他实在板不下脸,上辈子奶娘就是为他而亡,他又怎忍心拒绝奶娘的期盼,只得劝道:“你看哥哥,不也烦厌那些擦脂抹粉的双儿吗?” 王嬷嬷想了想,觉得也是,放下手中的胭脂,又拿起一件抹额:“来,把这个带上,这是夫人特意为你准备的,原想亲自为你梳发,没想到......” 王嬷嬷叹了口气,见林以轩沉默下来,赶忙拍了一下自己嘴巴,懊恼道:“瞧我,说这些干什么,今儿可是哥儿的大喜日子,快快来,让嬷嬷为你好生装扮。” 鲜红的抹额成水滴状,晶莹剔透的宝石闪闪发亮,挂在林以轩的眉眼间,硬是给他清冷的面庞,添加了几分妖异。 “我的哥儿就是漂亮。”王嬷嬷满意的点点头,急忙又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喜服,与新郎的儒衫不同,新夫郎婚嫁时,穿的是汉服,广袖襦裙,潇洒飘逸,林以轩端端坐在那里,美得竟令人不可直视。 林以轩面无表情,心中没有任何起伏,成婚对于他来说,只是换了个地方住,心中没有期待,就不会有失望,他觉得这样很好。 随着外面吹吹打打的乐声传来,王嬷嬷红了眼眶,强忍住心中的不舍,为林以轩盖上喜帕:“去跟四少爷和表少爷拜别吧。” 林以轩默默点头,任由丫鬟搀扶他去了正房,林致远和杨毅早已经等候多时,看见弟弟的身影,不约而同站了起来。 “九弟!” “九哥!” 林以轩缓缓跪下,声音和他的人一样冷,没有丝毫成婚的喜悦,仿佛只剩下一片漠然:“以轩拜别哥哥。” 林致远长叹一声,为弟弟的性子有些犯愁,他这样嫁人以后该如何是好,心里纵有千言万语,最终也只汇成了一句话:“以后要好好过日子,万事有哥哥为你撑腰,哥哥纵然不在侯府,也会时常去信给你,你若回信的话,便寄到云来客栈,无论哥哥在哪,总能收到。” “以轩不孝。”林以轩叩头行礼,对着京城的方向下拜。 “以轩一跪父母生育之恩。” “二跪母亲悉心教导。” “三跪侯府各位长辈,从此天各一方!”接下来没说的话是,恩断情绝!这辈子除了母亲哥哥之外,他再不想和景阳侯府有任何牵连。 “你这又是何苦。”林致远脸色暗沉,目光晦涩不明。 林以轩站起身,看不清喜帕下的脸是何情绪,只听他声音淡淡的说道:“哥哥多保重,记得以轩的话,以轩不孝,母亲就烦劳哥哥照看了。” 林致远沉默,以轩的意思他又如何不懂,只是无缘无故,他又怎能去原家退婚。 “新郎官过来啦!”随着喜婆子大喊,兄弟俩来不及多说什么,林致远洒然一笑,何必让这些糟心事,耽误了弟弟的大好日子,躬身蹲在林以轩身前:“来,哥哥背你。” 林以轩恍惚了片刻,心中突然一松:“好!” 黎耀楠满头大汗,觉得新郎官真不是人当的。 以前还不懂人家说斩三关,过六将是何意,如今总算明白了。 打从一来到林府门口,他就不停被刁难,各种乱七八糟的问题,答不上,给钱,答对了,给钱,不答,还是要给钱。 区别只在于,答对了可以回答下一个问题,答错了就要被捉弄出丑,不答,哼哼,新夫郎你就别想娶走了。 黎耀楠现在很暴躁,他倒是想打道回府,问题是身后的一杆家丁不同意。 前面还有新娘家的人虎视眈眈,他觉得现在自己是前有狼后有虎,早知道这么麻烦,打死他都不干。 “三从四德君何看?” 黎耀楠心里直想吐槽,干脆很光棍的回答道:“我又不看三从四德,我哪知道。” 提问的人沉吟了一下,觉得他说的也有理,便道:三妻四妾,君房中现有几人?” “无人!”黎耀楠对这问题没觉得啥难,只是刚回答完,就看见周围人怪异的眼光,顿时就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,对于古人来说,十七岁还没房里人着实少见,是不是身体有啥毛病。 黎耀楠气得眉毛都竖起来了,MD,谁尽出这些刁钻的问题,被他抓到一定要让那人好看。 而出这些题的人,此时正和九哥依依惜别,小表弟眼眶又红又肿,哪晓得自己已经被人惦记上了,女人的报复心不能小看,但小心眼的男人更加不能小看,以后他成婚就知道错了。 黎耀楠绞尽脑汁,累得身心疲惫,终于从外院走到正房。 看见准哥哥背着新夫郎出门,心里狠狠松了口气,他发誓以后再也不成婚了。 花轿就停在正院外。 林致远送弟弟上了花轿以后,第一次认真打量弟弟这位夫郎,跟小表弟说的一样,人瘦了些,个头不高,但浑身的气度却很好,一点也看不出是黎家教出来的人。 “我弟弟以后就交给你了。” 黎耀楠顿时觉得压力很大,他弟弟不是心有所属吗?面对一位兄长的殷切期盼,他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拒绝,只能别别扭扭的说道:“我会敬着他。”这句可是大实话。 林致远点点头:“我弟弟是个听话的孩子,偶尔有些任性,还请弟夫多多包容,别伤了他。” 黎耀楠不以为然,听话的孩子还任性,这位仁兄说谎也不打草稿,不过不管怎样,新夫郎总算是迎出门了。 一行人打道回府,比迎亲的时候还热闹,黎耀楠张口结舌,见识了一回什么叫十里红妆,原以为林家不会那么大方,毕竟林家公子出嫁并不光彩。其实他哪知道,这些都是林以轩的母亲所准备,景阳侯府三夫人只得两个孩子,无论林以轩怎样?当母亲哪怕再生气也只会心疼。知道儿子要嫁人,并且还出身不显,三夫人早早就为儿子准备好一切,只望儿子嫁人后日子能好过,不被夫家小看。 黎耀楠暗自蹙眉,这些嫁妆只怕又要让人眼红了,只希望新夫郎能强硬一些,他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只怕猪一样的队友,如果他在前面努力,夫郎却在后面拖后腿,这日子......想要脱离黎家还不知何年何月。 新夫郎迎进门,无论老夫人还是马玉莲,全部喜笑颜开,那亲切的态度,简直就像看金元宝一样,然而事实也确实如此,新夫郎可不就是个金元宝,还是金山呢。 拜完天地过后,黎耀楠把夫郎送入新房,紧接着便去了大厅招待客人,尽管黎老爷说让他不用前去,但作为这场婚姻的当事人,他还是想去看看,多认识几个人也好,想必大庭广众之下,黎老爷无论如何也不敢挑刺。 其实他最心心念念的,还是苏州那边的族人,听说今日来了不少,其中还有族长的亲孙,今年一十有八,正比他大一岁。 这几天他翻过大晋律法,仔细查看了一下,要想彻底和黎府脱离关系,分家不行,分家还在亲族之内,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,黎父和马玉莲若有什么吩咐,一个孝字压头上,他就不得不从。 唯一的办法只有过继,成了别人家的儿子,黎家人就拿他莫可奈何,只是过继给谁却成了问题,先不说黎泰安答应不答应,他可不想刚去了几座大佛,又请了几座大山回来,所以和族里打好关系势在必行。

上一篇   13013

下一篇   15015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