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0130

三天后,二十七皇子满月,宫里大摆宴席。-.- 刘美人母凭子贵,一跃成为刘嫔,谁都没有想到,皇帝今年六十有三,居然还能蹦出一个皇子,这证明了什么?证明了皇帝宝刀不老,青春永驻。 黎耀楠再次为皇帝的生育能力惊叹了一把,儿子、女儿、双儿加起来、膝下子女足足六十余人,简直是种马中的种马。 这一天宫里宫外很热闹,宫外大臣们忙着准备贺礼,宫里侍卫奴婢忙着准备宴席。一大早宫门口就挤满了人,热闹的场面堪比万寿节。 人都说大孙子,小儿子老太太的心尖子,这话放在皇帝身上,其实也不逞多让,对于这个老来子,皇帝喜爱至极,为了庆贺幼子满月,皇帝颁下圣旨大赦天下,普天同庆。 这是除了太子以外,所有皇子都没有享受过的待遇。刘美人,不,刘嫔一时之间风头无两。 十二皇子早没了三年前的浮躁,不管父皇爱谁,宠谁,他只要做好自己的本份就行了。父皇的心太大,没有人可以独占鳌头,只要他在父皇心里的位置不变,他又何必计较太多。 十三皇子不服气,太子是原配嫡子也就罢了,凭什么一个婴儿也将他们比下去。 十三皇子心中不悦,黎熙作为好兄弟,自然要帮他出主意,坏点子一想一箩筐,小声嘀咕了一会儿之后,两个小鬼斗志高昂,笑得神秘兮兮。 十二皇子心中警惕,决定要将人给看好了,省得又闯出什么祸事来,兄弟隔墙,这是父皇的底线,十三若是犯了错,只怕自己的保不住他。 只不过,十二皇子的担心很显然是多余的,黎耀楠很快下令十日之内严禁黎熙出门,十二、十三两位皇子,宫宴必须跟在他身边寸步不离,否则...... 黎耀楠扔下一个威胁的眼神,黎熙打了一个哆嗦,父亲罚人的手段千奇百怪,他发誓自己不想再体验一次。立马千叮咛万嘱咐,不准十三皇子乱来,父亲不会惩罚皇子,但他就倒了血霉了。 黎熙觉得很苦逼,父亲太没有人性,凭什么十三皇子犯错,却要他来承担。 十三皇子愁眉苦脸,觉得黎大人太狡猾,黎熙若是受罚,倒霉的铁定是自己,黎熙肯定会千方百计折腾他。 好朋友立马变成死对头,一个看一个不顺眼。 黎熙始终都记得,上一次父亲考察学问,十三皇子没过关,父亲罚他站在花园高喊我是蠢货五百遍,丢死人了。 十三皇子愤愤不平,黎熙就是一个小混蛋,居然跟他恶作剧,在他背上贴乌龟,害得他一路丢人丢到宫里。 十二暗暗好笑,老师将这两个小子绑一起,真是绝了。 林以轩面露担忧之色,慎重其事地点点头,依依不舍将夫君送至门外。 回去后,立即下令,紧闭黎府大门,任何人不得出入。 黎熙嘟着小嘴,偷跑的主意又不成了。 黎旭心中莫名一紧,近几日总觉得父亲与爹亲面色沉重,就连空气中似乎都透着一种淡淡的紧张。 宫门口的禁军侍卫增多,这是很常见的事,一般皇帝寿辰,太后寿辰,或者皇帝大婚,宫里都会变得热闹,为了维护秩序,京城的禁军也会随之增加。 黎耀楠面不改色,说不紧张是假的,自古以来哪一次逼宫不是血流成河。然而,他没有选择,除了装作不知道,他不能有任何动作,否则等待他的,绝不是皇帝的宠幸,而是忌惮。 由于十二、十三是皇子,入了宫门,他们很快分道扬镳,必须拜见父皇以后才能跟随老师身侧。 黎耀楠径直去了御花园,很多大臣早已经在此等候。 随着皇帝姗姗来迟,朝臣们高呼万岁,黎耀楠心情微微一松,细细数了数在场的人,很好,廉郡王不见人影,兵部尚书虽然在,但他的心腹不在,另外连将军也是一副心有成竹的样子,今日的一切想必尽在皇上的掌握当中。 满月宴,举办得毫无悬念,十二、十三送完贺礼,黎耀楠将他们拘在身旁。 不多时,皇帝酒意微醺,率先回了寝宫,只让大臣们随意。 十三皇子蠢蠢欲动,这种宫宴最无聊了,还不如回去睡觉。 黎耀楠瞪了他一眼,十三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规矩起来。 皇帝走后,宴会更加热闹,没了皇上的拘束,大臣们畅所欲言。 五皇子、六皇子、悄声无息地离开,不知在准备些什么。 七皇子见状,也没有久留,只道关心父皇,要去承乾宫看看,离开的时候,身边还带着他的几位心腹, 黎耀楠左思右想,他以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既然连将军、兵部尚书、御前大学士都在御花园中,与其到处乱跑还不如安心等待。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流逝,十三皇子的耐心用尽,十二皇子心中疑惑,以往老师不会管得这样严格,难道真有什么大事发生不成。 想到这儿,十二皇子心头一凛,这才恍然发现,御花园中除了离开的几人以外,似乎很久没人进来。来不及想清所有细节,一位太监浑身是血,跌跌撞撞地跑过来:“不好啦,太子逼宫谋反了,承乾宫已经被禁军包围,皇上驾崩啦。” 十二皇子急怒攻心,猛地站起身来。 “狗奴才,你胡说。”十三皇子面色狠厉,疾步上前,一脚踹了过去。 “我要去看父皇。”十二皇子心急如焚,脸色都吓得青了。 十三皇子原本就是炮仗,这会儿哪里还管得了许多,抬脚就想往承乾宫跑。 “站住。”黎耀楠疾言厉色,头一次对皇子板下了脸。 “老师。”十二皇子尽量使自己恢复思考。 黎耀楠道:“你将十三看住,别让他乱跑,刀剑无眼,反军不会管他是不是皇子。” “我知道了。”十二皇子焦急万分,但见老师面色如常,不自觉地,他心里渐渐安定下来,头脑也恢复了正常思考。严厉地看向十三皇子:“认我是你十二哥,就别到处乱跑。 “可......” “没有什么可是,你的学问学哪去了。” “我......” 十三皇子,话还没有说完,承恩公领着禁军,迅速将御花园包围。 御花园里,年幼的孩子哭了起来,大臣们面色尚可,维持着表面镇定,能够参加宫宴均是朝廷三品以上大员,如果真的乱了起来,那才叫丢人。 十二皇子一阵后怕,紧紧拉住十三的手,他不敢想,如果十三冲出去,会是怎样一种后果。 十三皇子眼眶微微红:“父皇,父皇......” “皇上不会有事,你安静点,别让承恩公看到。”黎耀楠压低了声音,将他们的身影隐藏在人群当中。 “承恩公,你好大的胆子,居然伙同太子谋反。”有的大臣跳出来叫嚣,表现得高风亮节。 也有大臣宁死不屈,正义凛然地责骂:“我呸,太子不仁不孝,难当重任,老夫定不会屈服。” “太子愧对皇上厚爱。” “承恩公乃国之大奸。” 傲骨铮铮的文人御史,骂得特别爽快,国之奸臣,国之蛀虫,太子不配为国君,什么样的话都出来了。 承恩公脸色很不好,冷冷哼了一声,瞬间,刚才骂声最大的三位大臣血溅五尺。 “......”剩下的人不吭声了,骂人的话,堵在了嗓子眼里。 承恩公面色冷冽,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:“还有谁想说话。” “皇上万岁,太子该死.....”又是一位大臣人头落地,高喊的声音戛然而止。 连续杀了六七人,承恩公抛出了橄榄枝:“皇上已经驾崩,太子继位名正言顺,想想你们的家人。” 群臣的脸色变了,没想到承恩公如此卑鄙,竟然用家人做要挟。 十二皇子的手紧了紧:“老师是不是早就知情。” 黎耀楠轻轻摇头:“不知。”十二到底的皇家人,哪怕是他弟子也不能完全相信。 “那为何......”十二皇子迟疑地问道。 黎耀楠缓缓回答:“只是有些怀疑,几位皇子很不对劲,上朝的时候只争一些芝麻蒜皮的小事,刚才那个太监,按我推测,应当不是太子的人,承恩公脸色不好,想必是着了旁人的道,太子这次破釜沉舟,只怕是不成的。” 十二皇子沉思了片刻,心里信了他的话,老师的分析从未出错。 御花园的气氛越来越紧张,很多人不信皇帝驾崩,也有人开始左右摇摆,第一位大臣投靠后,随着第十七人血溅当场,面对生命的威胁,不少人倒向太子,然而,承恩公并没有高兴多久,接下来的事情,就像是一场闹剧。 六皇子领兵救援,承恩公当场自尽。 一行人赶到承乾宫,太子身中数刀早已身亡,五皇子跪在地上,七皇子嚷嚷着救驾,一个劲儿的表忠心。 皇帝神色颓废,呆呆地坐在御座之上,整个仿佛老了十岁。 大臣们你看我,我看你,搞不清楚究竟怎么回事。 十二、十三赶紧上前,表示自己的关切,十六、十七、十九、不甘落后,很想讨好父皇,逗父皇开心,然而惊魂未定的神色,泄露了他们的情绪,之前承恩公逼宫,吓坏他们了。 皇帝眼中的悲伤无法掩饰,看见年幼的儿子,面色稍微缓和,并没有多说什么,只挥了挥手让他们退下。 五皇子伏地大哭:“父皇,太子谋反,儿臣是为了救驾啊......” 七皇子赶紧说道:“父皇,五哥心怀不轨公报私仇,意图谋害太子,否则又岂会那么巧,正好带兵救援。” 六皇子心中暗恨,七弟这一句话,将他也给捎带上了,辩解道:“父皇赎罪,儿臣是听了禁军侍卫的禀告,方才领兵救驾。” 七皇子冷笑一声:“他还真是胆大包天,太子谋反,不来禀告父皇,却让你来救驾,我看六皇兄是等不及了吧。” “你......”六皇子心中恼怒,到底理智还在,急忙说道:“宫中已经被太子把持,故而才会禀告与我,还请七弟慎言。” “说得好听......” “住嘴——”皇帝勃然大怒,气得胸口发疼,这就是他的好儿子。 七皇子还想争辩一些什么。 “砰!”皇帝抓起桌上的砚台扔了出去,正好砸在七皇子头上,鲜血顺着脑门涌出,七皇子当时就懵了:“父皇......” 皇帝视若无睹,阴沉的脸色危险至极,冰冷的目光丝毫没有看待儿子的怜惜。 大臣们鸦雀无声,大气都不敢出,太子逼宫是国事,同样也是皇帝的家事,不管皇上对太子如何不满,那都是他心爱的儿子,如果活着还好说,皇帝只会厌烦他,但是太子死了,说不准就会变成朱砂痣。 没多久,大臣们打道回府。京师开始戒严,任何人不许外出走动。 林以轩看见夫君安然无恙,缓缓笑了,从来没有如今天这样,感觉度日如年。 黎耀楠搂住夫郎,心情总算彻底放松,无论接下来的情况如何,总归牵扯不到他身上,今日还真是好戏连台,皇上这一局玩大了,估计正后悔呢。 林以轩心里好奇:“今日险不险,宫里的情况到底怎样?” 黎耀楠无奈摊手,他和众人大臣一样,被禁军围在御花园,承乾宫里究竟发生何事,太子是怎样死的,具体情况他还真不知情,只能从五皇子的言语中推测一星半点。反正无非是皇帝玩脱了,原本以为尽在掌握的事情,让几位皇子各自的盘算打乱了局面。 五天后,京城恢复正常,太子一脉,抄家的抄家、流放的流放,彻底被连根拔起。 五皇子降为郡王,革去身上所有职务,圈禁家中,永不许踏入宫门。 六皇子、七皇子同样被圈禁家中,虽然没有降爵,但是永远不许踏入宫门,责罚之重,跟五皇子没有什么区别。 这一次逼宫的结果,所有人都是输家。几位皇子斗了大半辈子,没想到,人过中年,居然会去做伴,还真是世事难料。 黎耀楠事后才知道,太子逼宫,五皇子救驾,其实是想来个螳螂捕蝉,打着救驾的名义夺宫。 六皇子则是黄雀在后,只要五皇子将太子杀了,他再前去救援,父皇一定会对他另眼相看。御花园的太监,就是六皇子安排的,要不然承恩公就算再蠢再傻,也不会将太子逼宫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,最起码,他会先弄上一块遮羞布。 七皇子手中没兵,但他人很精明,跟在皇上身边浑水摸鱼,皇兄们个个有盘算,对比他这个乖儿子,他想父皇一定会喜欢,只可惜,有些事情过犹不及。 黎耀楠再次见到皇上,心中微震。 皇帝两鬓斑白,气色暗沉,身体仿佛在瞬间垮了下来。 黎耀楠的猜测没错,皇上后悔了,此时此刻他心中想的全是太子的好,全是其他几位皇子的不孝。 太子自幼聪慧,为何会变得暴戾,皇帝反省了又反省,心里不得不承认,自己其实也有错,没有让太子安心,没有给他足够的安全感,所以太子才会学坏。 皇帝的补偿来得很快,太子的第四个儿子,今年正好十岁,由于生母早逝,皇帝对他心生怜惜,不仅将他接到宫里来养,还让他继承了王位。 林静茹气得两眼发黑,太子逼宫失败,景阳侯府被抄家,一连串的打击令她心力交瘁,尚未回过神来,没想到王位竟然被那野崽子捷足先登。枉费她机关算尽,却原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 后悔二字,已经不足以形容她的心情,林静茹知道九哥不会再帮她,是她自己毁约在先,九哥连景阳侯府都不管,又岂会在意她的死活。只万幸,她有儿子傍身,到底是龙子龙孙,只要孩子长大了总有熬出头的时候。 林以轩微微笑着,冷眼旁观局势变换,前世春风得意的六皇子,居然是圈禁收场,真是可喜可贺。 对于景阳侯府,他并没有撒手不管,林三老爷是他父亲,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。当然,他也不会太好心,他是出嫁的小双儿,无需装模作样当孝子,只要让人挑不出错就成。 林以轩在京郊买了一座三进宅院,地契是林三老爷的名字,每月一百两花销,权当是对父亲的孝顺。 至于大房、二房、还有林老爷子,这些他就管不着了,他想看看,林三老爷这孝子能当多久。 一切尘埃落定,已经是一个月以后。 这次事情牵连甚广,皇上加开恩科,朝堂上又来了一次大换血。 黎耀楠再次升官,他心里一点也不高兴,郁闷得简直想抓狂,六月债还得快,之前他还嘲笑廖大人,没想到这就轮到自己头上了。 黎耀楠是内阁学士,加封太子太傅。 艾玛,好响亮的名头啊,黎耀楠欲哭无泪,皇上压根没太子,封他为太子太傅,这不是找死的节奏吗? 皇上太不让人消停了。 黎府被推到风口浪尖,黎耀楠有两名学生,他既然是太子太傅,臣子们的心思立马变得活络。 又一轮的争斗开始上演。 其中以十二皇子的呼声最高,十六皇子蹦跶的最厉害,十七皇子偶尔也会掺上一脚。 黎耀楠被迫上了战船,无可奈何之下,只能一条道路走到黑。 十二皇子也没让他失望,行事越发沉稳,处理政务的手段越发老练。 相比之下,十六皇子虽然会讨好卖乖,得到了皇帝的宠爱,但在其他方面,却是有些不够看。 十二皇子终于体会到太子的彷徨,眼看十六一天比一天受宠,一天比一天嚣张,直到很多年以后,十二皇子已经是一国之君,每当回忆起这一段往事,他都不知自己是怎样忍下来的。 幸而,他赢了。 皇帝的年纪到底大了,太子逝世,让他伤到了心神,身边再多的儿孙讨好,仍然弥补不了他心里那道深深的伤痕。 两年后,皇帝驾崩,十二皇子顺利登基,处理政务的时候,他已经将大权尽握手中,十六皇子蹦跶不出什么名堂。 十二皇子快到斩乱麻,让他去给先皇守灵。 黎耀楠加封帝师,他的名字这时候已经响彻大晋。 林以轩也成为大晋朝中身份最尊贵,同样也是最令人钦羡的双儿。 夫夫两感情一如既往的好,看着几个孩子健康成长,两人相视而笑,以后的路还长...... 正文完

上一篇   1291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