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013

与此同时,老夫人也从灵泉寺礼佛回来了。 黎府大开中门迎接,作为孙子辈黎耀楠自然必须前去。 烈日高照,黎泰安领头站在最前方,这是黎耀楠穿越来第一次看见这位名义上的父亲,黎泰安长得其实不错,整个人看起来文质彬彬,脸孔方正严肃,任谁也想不出,这是一个道貌岸然的家伙。 他身后半步则是马玉莲,然后才是黎淑珍和黎淑云,黎耀宗在学里上课一个月才回来一次,目前为止,黎耀楠从未见过他,再然后就是一杆姨娘了,黎耀楠的身影就在他们的最边缘。 等了也没多久,老夫人车架就出现在视线里。 排场很大,整整三辆马车,领头的那辆停下后,先下来两个秀丽的丫鬟,紧跟着一个家丁从后面跑出来跪在车前,车帘缓缓被打开,老夫人一手搭着丫鬟,踩着家丁背脊,慢吞吞走了下来。 “儿子给母亲请安!” “媳妇恭迎母亲。” “给祖母请安。” “给老夫人请安。”黎耀楠的声音混在一群姨娘里,看见这场面啼笑皆非,他虽不知真正的大户人家是怎样,但很明显,眼前的黎家画虎不成反类犬,他记得人梯还是前朝时期流行的,现如今发明了搭子之后,大户人家很少再用人梯,为的就是要讲究一个仁爱。 “嗯!都起来罢,大热天的,这么外道做什么,我儿可曾累着。”黎老夫人很有架势,一挥手,扫了他们一眼,亲自扶起儿子。 马玉莲忙说道:“迎接老夫人原就是咱们应尽的本份,哪里会累着。” “就你会说话。”老夫人显然对这个侄女很满意,任由马玉莲搀扶着她往屋里走去。 黎耀楠只当自己是隐形人,不紧不慢跟在尾端。 到了玉明堂,屋子早在两天前就收拾得一尘不染,老夫人坐了一上午马车,这会儿已然有些疲惫。待她坐下之后,两个丫鬟一个捶肩,一个按腿好不舒坦。 “母亲可要去歇会儿?”黎泰安一脸关切,十足十的大孝子。 “不用了,待会儿再睡,我这几天不在府里,有的人就要反了天。”老夫人对儿子的关心极为满意,说的话却含沙射影。 黎耀楠心中了然,老夫人这是指自己呢。 “胡说,谁敢这么大胆。”黎泰安脸色沉了下来,板着脸说道:“儿子定然不会饶了他。” 老夫人看向黎耀楠:“听说你这几日,身边的人全换了?” 黎耀楠面不改色,此时他已经看见,站在老夫人身后,得意万分的李嬷嬷:“回老夫人话,孙儿成亲在即,丫鬟们年纪大了,孙儿许了她们出去配人,这事已经禀告过夫人。” 马玉莲忙笑着说道:“是有这么回事,楠儿对丫头不满意,我这做母亲的也不好拒绝,总得依了他。” 老夫人鼻子哼了一声:“有什么不满意,咱们府的丫鬟,难道还比不上外面买的?” “逆子!”黎泰安怒喝:“成天就你事情多,还不赶紧祖母赔罪。” 黎耀楠从善如流:“给老夫人赔礼,因着府里事忙,丫鬟们忙不过来,孙儿身边没人伺候,前几日去看了大夫,竟说孙儿营养不良,孙儿想着咱们这样的人家,传出这事岂不是让人笑话,于是就瞒了下来,只想换几个丫鬟就算了,没想到还惊动了老夫人,是孙儿的不是,还请老夫人责罚。” 老夫人脸色沉了沉,面子上有些挂不住,原以为李嬷嬷传话夸大其词,没想到这小子果然变得牙尖嘴利。 马玉莲恨得咬牙切齿,黎耀楠这不摆明了说她亏待他吗? “逆子!还敢顶嘴。”黎泰安怒气冲冲,上前就想扇他两巴掌。 黎耀楠闪身躲过去,眼神暗了暗,打从上辈子开始,除了爷爷之外,从没人敢动他一根毫毛,眼前这人算老几,压下心中的怒火,淡淡道:“父亲息怒,气坏了身子可不好,你们说什么便是什么罢,儿子受着,过几日便是婚期,儿子定会为父亲遮掩。” 黎泰安气得浑身直发抖,高高举起的手掌却是再也拍不下来,倘若真打了下去,后天的婚期且不说,让人知道岂不是坐实了黎府亏待他的传言。 老夫人显然也想到这一点:“好了,安儿,下人们不顶用,换了就换了,只是这春香,便由老身做主,纳入楠儿房里吧。” “老夫人——”黎耀楠悲声泣下:“求求您就疼疼孙儿吧。” 老夫人脸一黑,他这话是什么意思,给他纳个通房怎就是不疼他了。 黎耀楠也不等她说话,伤心欲绝的痛哭道:“孙儿过几日便要成亲,老夫人若是不满,孙儿拼了名声不要,也要去把婚给退了,您何苦在这个时候给孙儿赐通房,岂不是打新娘家的脸,这让孙儿以后如何做人。” 老夫人黑着脸没说话,她能说她要的就是让他以后无法做人吗?看见黎耀楠这张脸,她就想起了那贱人,克死了老爷不说,还害得安儿仕途不顺,她的亲孙子有耀祖、耀宗就够了。 马玉莲心中一紧,这可不成,退了婚,儿子怎么办?林家那里怎么交代,黎府已经宴请宾客,可丢不起那个脸。 “行了,行了。”老夫人不耐烦地说道,挥挥手,招了身边两个丫头过来:“这是我身边的玉珠跟琥珀,以后她们就跟着你了,自家丫鬟,总比外面的好用,也别说祖母不疼你。” 黎耀楠垂下头:“孙儿怎好夺祖母所爱,既是祖母惯用的丫鬟,离了她们,岂不是让祖母难受,孙儿万万不敢做那不孝之人。” “长者赐不可辞,让你收着就收着。”老夫人淡淡的说道,语气不容拒绝。 “多谢老夫人。”黎耀楠作揖行礼,老夫人一个孝字压过来,他便明白自己无法推辞,冷冷扫了李嬷嬷一眼,他就说这老妇近几日为何没了动作,原来是在这等着。 玉珠跟琥珀一脸不甘,狠狠瞪了李嬷嬷一眼,要不是她在老夫人面前多嘴,她们又怎会被赐到二少爷身边,这让她们以后怎么活,府里上下谁不知道,二少爷是个没出息的。 老夫人却不管丫头怎么想,见黎耀楠应了下来,这才满意地点点头:“你下去罢,这两天就别出门了,安心准备迎娶新夫郎。” “是。”黎耀楠躬身告退。 见他走了之后,老夫人才责备的看着自家侄女:“你呀,就是太心软了,怎么什么都依了他,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。” 马玉莲为难的笑了笑,泫然欲泣的说道:“都说继母难当,我又有什么办法,人家拿着姐姐压我,我......我这心......” 老夫人立马斥道:“什么姐姐不姐姐,当初要不是那贱人,你早就是我儿的正头娘子,何苦委屈了去做妾,害得我那乖孙让人小看,那贱人就是个克夫命,克了老爷不说,还克得我儿仕途不顺,如今还要克我那乖孙,死得好。” “母亲快别生气了,姐姐毕竟已经去了,咱们也不好说什么闲话,媳妇只要有母亲疼就够了。” “还是你善良。”老夫人拍拍马玉莲的手,心中怒火消散了一些,转头瞥了黎泰安一眼:“你媳妇受了不少委屈,你可要好好对她,别在院子尽弄些妖妖娆娆的狐媚子,你儿子如今都大了,你这当老子的,也得有个样子。” 黎泰安讪讪一笑,掩住脸上的尴尬:“玉莲是我表妹,又是我正室夫人,儿子哪会不对她好。” 马玉莲媚眼如丝,嗔了黎泰安一眼,羞涩的脸庞泛起朵朵红晕,看起来别有一番风情。 黎泰安心神一荡,仿佛这才发现自家夫人的美好,看见老母戏谑的目光,又见还有两个女儿在身旁,干咳了两声,故作正经起来:“儿子前面还有事,你们慢聊,晚上儿子再来给母亲请安。” “去吧,去吧。”老夫人笑着说道,很乐意看到自家儿子和侄女其乐融融。 黎淑珍和黎淑云也赶紧上前跟祖母逗趣,一时之间,屋子里充满欢声笑语。 却说黎耀楠这边,心里郁闷的不行,迎接个老夫人而已,就给景澜院抬来两座大佛,这时他总算体会到原主的难处,能在黎府平安长大,当真不容易,周围个个简直都是豺狼虎豹。 主子没一个对他上心,下人又怎会对他尊重,真不怪原主不爱交际,这种自卑心理也不是一天两天养成的。 黎耀楠心中稍一思索,回了景澜院,便对雪盏吩咐,以后就把玉珠跟琥珀当作菩萨供起来,毕竟是老夫人赐的,对她们的态度,重不得,也轻不得,重了人家会说他对老夫人不敬,轻了那就是对不起他自己,总不能任由她们仗着老夫人的势,在景澜院里作威作福,为了以后日子好过,黎耀楠暗想,干脆把她们供起来得了,这样旁人也挑不出一个错。 到底是高门府邸出来的,雪盏心领神会,做得比黎耀楠预计中的还要好,只轻轻挑拨了一下,琥珀跟玉珠就被架空权利,再加上黎耀楠的配合,她们只以为是李嬷嬷搞的鬼,转眼就斗得你死我活。 李嬷嬷这次可谓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 黎耀楠也很大方,有功就赏,有错就罚是他的做事原则,当天就赏了雪盏十两银子。 雪盏欣喜万分,对黎耀楠愈发恭敬起来,行事也更加尽心尽力。

上一篇   12012

下一篇   14014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