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9129

时间过得飞快,转眼三年即逝。-.- 黎耀楠刚把通政司理顺,规章制度改革了一遍,所有奏折分门别类,画上奏折中的重点,按照轻重缓急呈上御前。这样不仅节约了他的时间,也节约了皇上的时间,皇上批阅奏折只需观看重点,既省事也不会有所疏漏。 黎耀楠一直都想不明白,明明很简单一件的事情,为什么大臣上折子的时候非得弯弯绕绕,写一大篇花团锦簇的奉承,看得人眼花缭乱,难怪后世人都说皇上是天底下最累的活计,起得比鸡早,睡得比狗晚,绝对是批阅公文累的。 通政司改革以后,皇帝龙心大悦,从前大半晚上才能看完的奏折,如今只需要一下午,黎爱卿实在是深得朕心。 皇帝空余的时间多了,心情自然就好了,抛开朝中的糟心事,他也有心情品品茶,找后宫的妃子滚床单了,别看皇上年纪老,实际上却龙精虎猛,上个月还有一位皇子呱呱落地,这都是黎爱卿的功劳啊。 于是,皇上心里一高兴,大笔一挥,黎耀楠任满的时候,将他升任为内阁学士。 只可怜黎耀楠刚刚轻松了几个月,立马又要换环境,继续开始他累死累活的日子。不过总的来说,能够升职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。三十五岁的年纪进入内阁,古往今来少之又少,这让他如何不欣喜,黎家的门庭从身份上彻底变成了书香门第。 景阳侯府和扬州黎府只能远远的干看着,不是没有想过缓和关系,问题是黎耀楠滴水不漏,当面不会跟你翻脸,背后下手毫不手软,根本不给他们任何机会。 久而久之,旁观的人也明白了,黎大人确实‘大公无私’。 朝堂上,黎耀楠一路走得很稳,紧紧抓住皇上不放,万事以皇上为先,遇到旁人的打压和为难,该忍的时候忍,该出头的时候毫不犹豫向皇上求援,懂进退,知礼数,更让皇上有一种被大臣依靠的感觉,不自觉地就会偏向几分。 十二皇子逐渐明白,老师对自己所言他的靠山只有一个是何意,坚定地跟随老师的方针,急父皇之所急,思父皇之所忧,当好一个乖儿子,紧抱父皇大腿。 户部是一个磨练人的地方,十二皇子花了两年时间,从户部的一个小透明,无声无息渗入朝堂,不显眼,也不会令人忽视。 皇帝很欣慰,十二长大了,黎卿家将他教得很好,不骄不躁,沉稳有度,面对自己的时候更加孝顺,那种发自内心的关切,皇上作为一国之君,可以清晰地分辨出孰真孰假。 不过凡是都有两方面,十二皇子确实很好,十三皇子那边,皇上就觉得头痛了。 十三皇子的进步显而易见,不仅学问长了,口才也涨了,按说这些是好事,然而,一个混账加一个混账,等于什么。 皇帝心里很纠结,一边高兴儿子有所长进,一边气闷十三越来越无法无天,打了朝中大臣的孙子,回头还来跟他求表扬,简直没有王法。 但是说到责罚吧,情况又没有那么严重,更何况十三说的字字在理。 “父皇,他孙子十八我十三,后辈们切磋而已,刘御史太过小题大做,自己孙子无能却怪到我的头上,一点风度都没有。” 皇上听后语结,瞧瞧说的这是什么话,明明是打架斗殴,硬是让十三说成了后辈切磋,以前他的儿子可没有这么油嘴滑舌。 十二皇子低头闷笑,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对于小师弟和十三弟,他总算体会到老师的无奈,不过幸好这两个小子行事很有分寸,不会触犯到父皇的底线,既然老师都不管,他自然也不会多加理会。 一切看起来都很好,朝堂上风平浪静,太子仿佛突然想通了一般,上朝的时候不再跟弟弟针锋相对。 皇帝心里很满意,这才是他心目中的太子,只是,实事又真是这样吗? 随着太子的隐匿,几位皇子斗得更加厉害。 黎耀楠觉得皇上在耍猴,水里放了一个月亮,任由皇子们打捞。 或许,这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吧。 太子不在朝堂中发言,向着他的人反而多了起来,要说这其中没有皇帝的后手,黎耀楠是怎么也不相信的。 六皇子妃再次流产,景阳侯府坚定地站在了太子身后,禁军统领跟太子的关系千丝万缕,自己都能看明白的问题,他不信皇上看不明白。 七月的天气炎热,林以轩出售冰块再次大赚了一笔,实现了他长久以来的愿望,数钱数到手抽筋。 朝堂上的气氛越发诡异,宁静地令人心惊肉跳,黎耀楠只有回到家中看见夫郎的笑脸,心里才能真正地卸下防备。 “夫君。”林以轩眉眼含笑,岁月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太多痕迹。 “嗯。”黎耀楠应了一声,紧紧将夫郎搂在怀里,这么多年过去了,夫郎的身体依旧令他迷恋。 “累了?”林以轩浅浅笑着,双手回抱住夫君,他知道怎样才能让夫君放松心情。 “无碍。”黎耀楠的声音很疲惫,和在外面的随意不同,只有面对夫郎,他才会泄漏自己真实的情绪:“太子只怕按捺不住了。” 林以轩微微一怔,后又轻轻笑了起来,牵住夫君的手,让他坐下,自己则站在夫君身后,轻轻为他按摩头部:“七妹传来消息,太子有五万私兵,九门提督,禁军统领,仿佛都是太子的人。” 黎耀楠嗤之以鼻,松缓的闭上眼睛,享受夫郎的服务,淡淡道:“鬼话连篇,以后无需理会她。” 林以轩点了点头,所谓此一时彼一时,随着六皇妃流产,景阳侯府全力倾向太子,林静茹有了靠山,如今是底气十足心思也变得活络,太子登基,她至少能有一个妃位,她的儿子将来也有可能问鼎大位,若不是自己捏拿住她的把柄,说不定双方早就撕破脸。 林以轩抿唇浅笑:“放心吧,我没信她,只请她美言了几句,省得你在朝中被人刁难。” 黎耀楠轻松地笑了,夫郎说的轻描淡写,然而他却知道,夫郎肯定又威胁人了,否则林侧妃岂会乖乖听话。 “别按了,过来坐。”黎耀楠舍不得夫郎辛苦,握住他的手,让他坐在自己身旁。 林以轩从善如流,缓缓坐下,笑看着夫君说道:“咱们旭儿长大了,如今出门作客,很多夫人都跟我打听来着,看中了旭儿当女婿。” “噢?”黎耀楠来了兴致,不知不觉儿子长成了偏偏少年。 “御前学士卞大人的夫人,礼部尚书的夫人,还安南侯家,郑国公家.....”林以轩一一道来,听得黎耀楠目瞪口呆,没想到儿子居然这样抢手,只不过想起卞大人,他就一脸牙疼,那个老不死的脸皮真厚,当初没少为难自己,如今还想要结亲,做梦。 林以轩接着说道:“我将她们的提议推了,旭儿还小,没必要太早结亲。” 黎耀楠深以为然,他的儿子,成亲必须十八以后,更何况现在局势未定,结到一门糟心亲家,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。 夫夫两说着闲话,黎耀楠心情好转,看着夫郎柔和的眉眼,朝中所有的烦闷似乎一扫而空。 “父亲、爹亲。”黎晨甜甜笑着,小蝴蝶一样飞快地从门外跑了进来,看得人心都软了,这孩子也不知是随了谁,从小就喜欢笑。 林以轩佯作生气地瞪他一眼。 黎晨乖乖的放缓脚步,小小年纪已经有了大家公子的气韵,林以轩将他教得很好。 黎耀楠一把将晨儿捞起来,放在自己腿上:“今日有没有好好用饭?” 黎晨咯咯直笑,小手紧紧抓住父亲的衣裳:“有,今日吃了素鱼,还给父亲留了两条。” 黎耀楠心里暖暖的,他家晨儿就是贴心,笑着摸摸他脑袋:“晨儿真乖。” 黎晨眨眨眼睛,有条不紊地说道:“夫子说,为人子女一定要孝敬父母,为人姊弟一定要恭谦友爱,晨儿是好孩子。” 黎耀楠轻点了一下他的鼻子:“是,我家晨儿最乖了。” 黎晨扭扭身子,从父亲的腿上滑下来,认真道:“晨儿重,不能让父亲累着。” 黎耀楠失笑:“你这孩子,哪来这么多言论。” “都是夫子教的,晨儿学得可好了。”黎晨甜甜笑着,弯弯的眉眼随了夫夫两的长处,玉雪可爱的模样,令人见了就心生欢喜。 然而,更多的人却是惋惜,惋惜黎晨是一个双儿。 林以轩心里发酸,下定决心要使劲赚钱,保证晨儿一辈子生活顺逐衣食无忧。 黎耀楠不以为意,旁人的想法左右不了他的思想,他就是要宠着晨儿,让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看看,他家双儿绝对比儿子有地位,谁敢说三道四,首先要做好得罪朝中二品大员的准备。

上一篇   128128

下一篇   1301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