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8128

正式师徒名分已定,黎耀楠很快调整心态,现代人不是有句俗语吗?生活就像□□,既然不能反抗,那就得学会享受。-.-当了人家的老师,总得对人家负责,反正事情已成定局,他又何苦再做抵抗,不仅起不了任何作用,还会引起上位者的不满。 黎耀楠仔细考虑过了,两位皇子尚未入朝,收他们为徒利大于弊,如果不是生在皇家,他对十二皇子的品性其实非常满意,至于十三皇子,他家就有一个熊孩子,一只牛是放,两只牛也是放,多一个人不多。 回到家,黎耀楠笑着告诉夫郎,今日收了两个徒弟。 林以轩心中好奇,难得有人入了夫君的眼。 黎耀楠勾起他的好奇心,看着夫郎晶晶亮的大眼睛,慢悠悠地说道:“皇上下旨,命我教导十二、十三两位皇子。” 林以轩愣了愣,蹙眉思索了一会儿,上辈子直到他死的时候,这两位皇子仍然声名不显,夫君收了他们为弟子想必并无大碍,只是仍然有些不解,夫君和皇子从无交集,皇上为何会突发奇想,下旨让两位皇子拜师。 黎耀楠自然明白夫郎想法,笑看了儿子一眼:“说起来,你们其实早就见过。” 黎旭心念一转,紧接着恍然大悟:“父亲说的可是昨日那两位公子。” 黎耀楠颔首而笑,给予长子一抹赞赏的眼神。 黎旭微微笑着,父亲的欣赏就是他最大的骄傲。 黎熙嘴巴一撇:“原来笨蛋是皇子,蠢死了。” “怎么说话呢。”林以轩毫不客气,敲了一下他的脑袋:“人家到底是皇子,小打小闹没关系,只是要注意分寸。” 黎熙觉得委屈了,他果然是没人疼的孩子,为什么大家都喜欢敲他脑袋。 黎耀楠乐了,赶紧顺着毛摸,安抚道:“行了,我知你自幼聪慧,十三皇子到底是天潢贵胄,该怎么交往我不干涉,但有一点你要记住,所学的课程不能落下,否则两人一起罚。” 黎熙小小的脸蛋皱成一团,大眼睛充满控诉:“父亲,您不能这样,十三皇子比我大,怎么能和我一起学习。” 黎耀楠面色纠结,回想起今日考察学问,十三皇子那惨不忍睹的成绩,他觉得压力很大,拍拍儿子的肩膀,毫不犹豫地祸水东引:“熙儿无需担忧,十三皇子的学问不如你,不怕跟不上课程。” 黎熙张了张嘴巴,他才不是担心十三皇子的学问,他是担心自己被拖累。 还不等黎熙出言反驳,黎耀楠继续说道:“引导十三皇子学习的重任就交给你了,我相信熙儿一定不会让父亲失望对吗?” 林以轩看不下去了,默默将脸转向一旁。 黎旭抿着嘴巴,极力忍住不要笑出声,真心觉得父亲是在教坏他。 于是,小小的黎熙不明不白多了一项艰巨的任务,为了父亲的期许,他觉得自己一定要坚强地完成任务。 直到再次看见十三皇子,两人在一起学习以后,他心里才开始后悔莫及,他怎么就一时失察,上了父亲的当,跟这个蠢货绑在一起,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。 当然,最凄惨的还是十三皇子,黎熙为了不受罚,肯定会千方百计折腾他,于是,十三皇子的学习进度突飞猛涨,脾气也日渐火爆,至于他的告状哭诉什么的,完全被皇上忽略不计,告一个七岁小儿的状,他好意思,皇上还不好意思。 况且,皇上一开始便言明,随便黎耀楠怎样教导,如今儿子成绩不错,皇上觉得很满意。将十三交给黎爱卿,果然是一个正确的决定。 十三皇子求救无门,心里伤心极了,觉得父皇不爱他了,很长一段时间之内,他都将黎熙当成背后灵,恨不得除之而后快。 小孩子的玩玩闹闹,黎耀楠并不放在心上,黎熙这小子鬼精灵,有他在,十三皇子闹腾不出什么大事,就算为了争一口气,他也会认真听课。 一般来说,皇子的老师应当在宫里教学,然而黎耀楠有职务在身,皇上又许了他特权,黎耀楠怎么方便怎么来,只要皇子成绩可以拿得出手,他想皇上应当不会在意。 而事实上确实如此。 十三皇子就不说了,恶人自有恶人磨,对于黎爱卿的教导办法,皇上不置可否,眼看十三皇子有所长进,皇上心里挺欣慰,十三如果真的讨厌黎熙,只怕早就上拳头了,两个小孩斗智斗勇挺有趣,皇家难得有这样的感情,皇上也就由着他们去了。 十二皇子这边,黎耀楠教导得更加认真,平时听课是跟黎旭一起,有时候前去衙门,黎耀楠也会带上他,从小的方面告诉他一些大的事情。 十二皇子每天的感觉都很新奇,一本奏折,黎耀楠会让他从各个角度思考,然后再一一讲解。 黎耀楠对待学生,不同于其他的老师只一味的灌输学问。黎耀楠比较注重因材施教,正如黎熙和十三皇子,教导他们礼记肯定不会认真学。但若换一种说法,只有遵守礼仪的人才能找出礼仪的漏洞,才能在礼仪的范围内肆无忌惮,不仅让人挑不出错,还占着名义上的道德,这两个小子绝对学得比什么都快。 十二皇子听见后,稍稍沉默了一会儿,并没有反对老师的说法,学习的时候更加认真,他知道,如果不是自己人,这样犯忌讳的言论,老师肯定不会出言提点。 随着天气越来越冷,京城白雪纷飞,四海书苑的课程,黎耀楠暂时停了下来。 十二皇子最近学得不错,皇上考察了一下他的学问,作为奖励,皇上吩咐他去户部办差,先跟着户部侍郎学习,权当是一种历练。 十二皇子笑着领命,叩谢了父皇之后,出了宫门,再也维持不住笑脸,父皇让他去办差,却没有给他任何实权,尽管他曾经为此担忧,生怕自己办差会引起皇兄忌惮,可他从未想过父皇就连办差的机会也不给他,只占了一个户部的名头。心里说不失落那是假的,十二皇子走着走着,不知不觉的,来到了老师门前。 黎耀楠正好下了衙门,看见十二皇子微微愣了一下,此时的少年显得特别孤单。 “站在门口干嘛。”黎耀楠走了过去,轻轻皱了皱眉,斥道:“快点进屋,大冷天的,不要身子了?” 十二皇子心中一暖,失落的情绪缓和了一些,师傅的斥责应当是一种关爱吧,除了父皇和母妃,很久没人骂过他了,皇兄们只会冷嘲热讽。 进屋后,丫鬟们赶紧上了热茶,屋内的暖意驱散了外面的寒冷。 一杯热茶下肚,黎耀楠挑了挑眉:“有心事?” 十二皇子垂下眼帘,对于师傅并不隐瞒,仿佛这样可以缓解自己的委屈。 黎耀楠听后洒然失笑,十二皇子到底还小,在现代也只是一个中学生,反问道:“皇上若是给了你实权,你当如何?” 十二皇子不明所以,认真地回答道:“自然是认真办差,不辜负父皇的期望。” 黎耀楠笑了笑,接着问:“你的几位皇兄当如何?” 十二皇子心头一紧:“他们......” 黎耀楠一言点出他心里的破障:“皇上是为了你好,别多想,没有实权又如何,既然去了户部你当认真学习,你是皇子,有特权,可以查查往年库银流向,也可以查看各地税收,怎么会没有事情做,皇上不给你实权何尝不是一种历练。” 十二皇子沉思良久,慎重地起身行了一礼:“多谢老师。” 黎耀楠心中安慰,这孩子一点就透,确实是可塑之才:“想明白了?” 十二皇子点了点头,谦逊道:“是我魔障了,皇子十三岁入朝办差是惯例,跟皇兄们相比,唯有我是个闲人,故而......” 黎耀楠轻轻笑了,见他有些难为情,也不再取笑:“你想明白就好,世事洞明皆学问,人情练达即文章。你只要弄懂这两点,将来便可在朝中立足,然而要真正站稳脚跟,你要学的东西还多,你现在羽翼未丰,首先必须要学会隐忍。” “学生受教。”十二皇子听得很认真。 黎耀楠兴致不错,干脆和他多讲一些:“现在朝中局势混乱,你不易牵扯进去,无论谁想拉拢,你要记住,你的靠山只有一个,那就是皇上,行事千万要再三斟酌,受到委屈也不用怕,会哭的孩子有糖吃。” 十二皇子满头黑线,让他像十三一样告状,他以为绝无可能。 黎耀楠嗤笑了一声:“瞎想什么呢,告状的方法有很多,受了委屈不能一味忍让,总得想法让皇上知道,表面上你只要乖乖当一个皇子就好,皇上指哪打哪,但是你要切记,不能太没有主见,也不能太过软弱,这个度该怎么掌握,需要你自己思考。”

上一篇   127127

下一篇   1291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