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7127

一堂课讲完,回答了学子提出的各种疑问,黎耀楠四下扫了一眼,自家几个兔崽子早就不见了人影儿。() 他去寻找儿子的时候,十二皇子正好寻找弟弟。 四海书苑面积挺大,然则,对于冬季来说,烧了地暖的院子也只有课堂周围的几间屋子而已,顺着小孩的争吵声,黎耀楠径直去了不远处的一间静房。 “老师!”十二皇子微微一愣,正好与黎耀楠在门口相遇。 “你......”黎耀楠挑了挑眉,上了两次课,除了眼前这个小子,学子们一般称呼他为黎大人。 十二皇子正欲套几句近乎,屋内争吵的声音打断他们的思绪。 黎耀楠囧囧有神,发现自家儿子的嗓门最大。 十二皇子心中好奇,十三弟居然被人堵得哑口无言。 黎耀楠瞥了身旁小子一眼,心中有些明了,这小子恐怕也是来找人的,率先踏进屋子,只见黎熙正和一个陌生的孩子下棋,黎旭、金煜煊、辛泽奇 则在一旁看书,时不时讨论几句。 黎熙一副小大人的模样,骄傲地扬着下巴,不屑道:“这是围魏救赵懂不懂,蠢货,就你还当大将军,别丢人了。” 十三皇子满脸通红,气的,他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:“你,你放肆。” 黎熙板着脸道,老神在在地教训道:“我这是在教你,真是孺子不可教也。” 十三皇子气得想掀桌子,挥了挥拳头,“砰!”地一声砸在棋盘上。 黎熙淡淡瞥他一眼:“你欺负小孩。” “我没有。”十三皇子气结,到底是谁欺负谁呀,要不是因为在宫外不能泄露身份,他一定要把这小子拉出去大刑伺候,不过这样想想确实有点欺负小孩子的嫌疑。 黎熙摆好棋盘,恢复成刚才模样,指责道:“小心眼,没气度,输不起,你还玩不玩呀,我不理你了。” 十三皇子被噎住了,挽起袖子,气哼哼的吼道:“玩,怎么不玩,你给我等着瞧。” 只可惜没过了一会儿,十三皇子输的一败涂地。 黎熙虐得很爽快,毒舌和他老子如出一辙:“真笨,这是釜底抽薪,你明不明白,回去多读几本书吧,如果换了战场,大晋军队可经不起你折腾,笨死了。” 十三皇子气得心口疼,大将军的梦想被人打击的体无完肤,从小到大,谁敢这样对待他。 黎旭看见父亲来了,身后还有一个陌生少年,立马摆出一副好兄长的模样,走到弟弟面前敲了一下他的脑袋,满怀歉意地看着十三皇子,真诚道:“舍弟年幼不懂事,还请这位哥哥多多包含。” 十三皇子简直想抓狂了,不带这样欺负人的,年幼个鬼,这小子分明人小鬼大,然而这声哥哥一叫,自己确实年长,再计较就显得小肚鸡肠,他丢不起那个人。 黎旭微微一笑,父亲身后的少年,应当是面前这小子的家长,道歉的姿态自己必须摆足,总不能当着别人的面,欺负别人家的小孩,尽管那个小孩的年纪比他还大。 十三皇子觉得委屈极了,抬眼看见十二哥,立马跑去求安慰。 十二皇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,没想到宫里混不讲理的小霸王,今日遇见克星了,黎大人果然教子有方,两个儿子一个沉稳,一个机灵,行事应对处处不落下风,让人就连生气都气不起来,毕竟这只是小孩子之间的玩闹而已。 黎熙看见父亲,脑袋微微缩了缩,后又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:“父亲,儿子今日下棋略有长进。” 黎耀楠无奈地摇了摇头,敲了一下他的脑袋,转头说道:“犬子顽劣,这位小兄弟别见怪。” 黎熙不满地撅起小嘴,讨厌死了,哥哥敲他,父亲也敲他,会变笨的。 “无碍。”十二皇子拱手行礼:“老师教导有方,令公子确实聪明伶俐。” 黎熙展开笑脸,给了十二皇子一个大大的笑容,还是这位哥哥识货。 十三皇子不满地撇撇嘴,这位就是黎大人,也不怎么样嘛,就连儿子都不会教,简直气死他了。 黎耀楠心里有些奇怪,面前这位少年,应当还没考过秀,为何也会来了书苑听课? 然而,思虑只是一霎那的事情,黎耀楠并没有想太久,这两个小子一身贵气,自己犯不着理会太多,说不准他们只是溜出家门偷玩。 “又顽皮。”黎耀楠嘴上责备着儿子,温和的眼神充满关爱。 “我才没有呢,这是切磋,切磋。”黎熙亲昵地抱住父亲,在他怀里蹭了蹭。 黎耀楠轻轻一笑,哪能不了解自己的儿子,无论什么事情都能让他掰出一套理由来。 “父亲。”黎旭收拾好桌面的书本,放回墙角的书架。 黎耀楠笑看着他,整了整儿子的衣裳:“外面冷,自己多注意身体。” 黎旭神色暖暖的:“儿子晓得。” 黎耀楠叮嘱了几个小孩几句,转头看向十二皇子,冲他点了下头,随后便领着孩子们走出静房。 十三皇子神色微怔,说不清是嫉妒还是钦羡,皇家父子从未有过这种温情脉脉。 十二皇子轻声叹息,牵住弟弟的手,温和道:“十六还在外面等着,咱们该回去了。” 十三皇子情绪低落,心里对拜师一事却不是那么抵触了,暗暗想道,改日定要扳回一局,让那混小子好看。 十二皇子心中微喜,他以为,拜黎大人为师是一个正确的决定。 这边黎耀楠领着儿子,欢欢喜喜回了家。 那边十三皇子回宫以后,破天荒的,一头钻进书房里,跌破宫里所有人的眼睛。 皇帝心里纳闷,这孩子该不是受了什么委屈吧,怎么今儿一回来就转性了,叫来十二一问,顿时有些哭笑不得:“你是说他今日输了棋,斗不赢一个七岁小儿?” 十二皇子颇为尴尬,父皇说话太不留情面,干巴巴地回答道:“十三准备奋发图强。” 皇帝无语地看着他,这话谁信。 十二皇子默默扭头,不怪父皇不相信,而是十三不爱学问的名声太过响亮,有心为十三说几句好话,只是思考了半天,硬是找不出任何言辞。 皇帝恨铁不成钢,本还心疼儿子受委屈,但和人家七岁小儿一比,心里的那点心疼瞬间碎成了渣渣,十三多受点打击也好,如果可以激起他的上进心,皇上表示万分赞同。 “今日老师讲了朋党论,儿臣深觉有理。”十二皇子急忙转移话题,双眼期盼地看着父皇。 皇帝心中好笑,十二这还没有拜师,就把师傅给叫上了,黎卿家本事不错。 十二皇子脸红了一下,尽管他表现得很沉稳,年纪终究不大,今年才刚满十三岁,面对父皇洞悉的目光微微有些羞涩。 皇帝沉思了片刻,十指轻轻敲打桌面,朋党论,只听题目便知事关朝堂,神色变得认真起来,示意十二皇子继续。 “朋党论,惟幸人君辨其君子小人......” 十二皇子娓娓道来,清脆的声音不疾不徐,一边复述黎耀楠讲课的内容,一边向皇上提出疑问,偶尔还加上一些自己的见解。 皇帝龙心甚悦,指点十二皇子的时候很认真,对他的虚心求问满意之极,补充了不少黎耀楠未曾说出的重点。 十二皇子全神贯注,父皇的一些解答令他豁然开朗,从中获益良多。 黎耀楠讲课是站在身为臣子的角度,然而皇上的指点却是站在上位者的角度,不同的立场有着不同的见解,朋党之说,自古有之,魏朝皇帝的放纵,才造成朋党的扩大,然,朝廷之上,朋党根本无法完全杜绝,要怎样利用他们,牵制他们,平衡他们,是一门很深奥的学问,皇上点到即止,剩下的就需要十二自己去思考。 皇帝心中颇为感触,黎爱卿的言论,总是能说到他的心口上,朋党确实是朝廷一大隐患,若没有下面的臣子拉帮结派,他的几个儿子又怎会反目成仇。皇子惦记他身下的椅子,朝臣惦记从龙之功。 皇帝冷冷一笑,对于朝臣的争斗,他其实并不在意,如果朝臣真的抱成一团,才是上位者大忌。 次日,黎耀楠接到圣旨,通政司使的职位上,多了一个学士的名头,担任十二、十三皇子的老师。 黎耀楠呆愣了片刻,整个人都不好了,皇上的圣旨毫无征兆,让他措不及手。 王公公微微一笑,打趣道:“黎大人高兴傻了,还不赶紧接旨。” 黎耀楠笑得比哭还难看,皇上又搞什么幺蛾子: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 王公公笑眯眯地说道:“两位皇子稍后会来拜访,黎大人无需忧心,皇上说了,随你怎样教导。” 黎耀楠噎得难受,人家是皇子,什么叫随他教导,皇上这不是给人出难题吗? 王公公一脸同情,皇上确实给他出难题,宫里上下谁不知道,十三皇子顽劣不堪压根不受管教。 “我要求见皇上。”黎耀楠一脸悲愤,他是半点也不想牵扯入皇室当中。 王公公摇了摇头:“圣旨已下,黎大人还是打消主意吧。” 黎耀楠蹙了蹙眉,迅速在心里权衡利弊,只庆幸这两位皇子年纪尚小,并未在朝堂上走动,试探道:“皇上真说了随我教导?” 王公公笑了笑:“黎大人只管放心,你的小心思,皇上清楚得很,不怕你把皇子教歪了。” 黎耀楠语结,这到底算不算是夸奖...... 王公公走了以后,同僚们纷纷道喜,黎耀楠郁闷至极偏偏还不能表现出来,笑着一一回礼,没过多久,十二皇子和十三皇子就到了。 黎耀楠看见他们,越瞧越觉得眼熟,确定是昨日遇见的两个小子,心里瞬间明白今日的圣旨是怎样来的,敢情还是他自己作死,这时候黎耀楠并没有多想,只以为昨日讲课入了两位皇子的眼,所以才有了今日之事。 黎耀楠正欲行礼,十二皇子急忙扶住他,态度极为谦逊:“老师不必多礼,应当是学生拜见老师才对。” 黎耀楠愣了愣,学生拜见老师,这是正式的师徒之间才有的礼仪,皇上下旨让他教导皇子,却当不起老师二字。 十二和十三皇子躬身行了一礼,表示自己的尊重。 黎耀楠心中不解,总觉得有些不对劲。 十二皇子笑着说道:“父皇在御书房等候,让我与十三随同老师前去。” 黎耀楠收敛心神,直到去了御书房,拜见了皇上,在皇上见证下,正式收下两名子弟,心里这才反映过来,什么叫惊喜,这就教惊喜,原本只是教导学问而已,如今升级成正式老师,皇上的大棒政策运用得炉火纯青,令人简直不知说什么好。

上一篇   126126

下一篇   1281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