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6126

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。() 天气逐渐变冷,京城的冬天似乎来得特别早,风吹在脸上已经有了刺骨的寒意。 黎府早在林以轩的吩咐下烧起了地暖,从小在云南长大的孩子,很不习惯京城寒冷的天气,就连黎旭也变得没精打采。 黎耀楠批阅完学子送来的策论,无事会带着孩子出去玩,让他们尽快适应京中的环境。 又是一天休沐的时候,一大早,黎耀楠领着儿子前往四海书苑。 这一天,四海书苑挤满了人,上一次黎耀楠讲课来了只有区区三十余人,今日却翻了二十番不止。 黎熙惊讶的瞪大眼睛,小小的脸上与有荣焉。 黎旭勾唇浅笑,他从来都知道自己父亲的魅力,父亲的知识学问足够他一辈子受用无穷。 “黎大人。”有的学子看见他,率先打起招呼。 黎耀楠颔首而笑,温和的目光似乎注视着每一个人:“天气冷,一会儿就要讲课,你们先去坐吧,在屋里暖暖身子。”四海书苑同样烧了地暖,当然,这仅限于有人前来讲课的时候。 学子们立马觉得感动了,黎大人真是好人呐。也有人不以为意,哪位大儒像他一样没架子,到底是不是真才实学还要看过才知道,谁知黎大人是不是哗众取宠。更有人一脸不屑,充满算计的目光一看便知不怀好意。 黎耀楠微微笑着,将众人的表情收入眼帘,心中顿时有了底,今日有人前来找茬其实在他意料之中,上一次的讲课的内容得罪了不少清官,有人会开始反思,也有人会想报复,今日这一课才是他真正决定名望的关键。 安顿好几个孩子,黎耀楠缓缓步入课堂,三个衣着华贵的少年,坐在课堂右边的角落,很明显他们正是奉命出宫的几位皇子。 十二皇子有些惊讶,没想到黎大人居然如此年轻,作为还没领差的皇子,他跟朝中大臣接触不多,虽然早听闻黎耀楠大名,今日却是第一次看见真人。 十三皇子一脸无趣,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,还没有开始听课他就有些犯困,要不是十二哥逼迫,他早就溜出去玩了,对于拜师一事十三皇子一点也不在意,反正只要是文人全部不对他的胃口。 十六皇子心中暗喜,这位大人好年轻,肯定没什么本事,外面传言一定是以讹传讹,十二哥拜了他为师不仅没有助力,说不定还会废了,简直天助我也,母妃说过,父皇对太子殿下很不满意,只要自己努力一点,将来的皇位未必没有一争之力。 十二皇子淡淡瞥了他一眼,这位十六弟年纪小小心思颇多,都是被他母妃教坏的,皇位岂有那么好争,没看几位皇兄渐渐失了圣宠吗。 十二皇子以为,自己还是安份一些,做位贤王便好,曾经他也幻想过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,然而看见太子变得暴躁,看见几位皇兄互相争斗,看见父皇越来越不耐烦的眼神,他退怯了。 十二皇子承认,自己是怕了,他没有强势的外家,身后也没有大臣撑腰,如果再没有自知之明,他怕自己活不过成年。 这个时候,十二皇子的心愿很小很小,只求可以偏居一隅,做梦也不会想到,有一天他可以君临天下。同时他也渐渐明白太子的脾气为何会越来越差,如果没有老实悉心教导,处于那样的一种局面,他只怕自己也会变得和太子一样。 黎耀楠端坐讲台之上,下面的学子很快安静下来。 “好了,上一课我们讲了为官之道,今日我要讲的是朋党论。”黎耀楠的声音不疾不徐,醇厚的嗓音似乎透着一种魔力,令人不自觉地想要侧耳倾听。 当然,其中也有人例外,纷纷小声议论起来:“为什么不讲为官之道。” “是啊,听说黎大人的见解与众不同。” “我就是冲着为官之道来的。” “我也是,父亲让我来听课,黎大人的见解确实令人深思。” “嗤!说不定是虚有其表,不敢讲了。” “你胡说些什么?” “难道有错吗?清官不堪,贪官还该赞扬不成。” “你......” “......” 下面的人七嘴八舌,捣乱的那几个人声音似乎特别大。 黎耀楠面含浅笑,平淡的声音不怒自威:“我讲课,不许大声喧哗,捣乱者一律逐出课堂,上一次本官已经说过,有问题可以课后提问,现在请安静。” “凭什么不让我们说,为官之道,学生还有很多疑问,恳请黎大人解惑。” 黎耀楠表情淡淡的:“有问题课后回答,现在是讲课时间,人必自重而后人重之,上一堂课已经讲完,请勿耽搁旁人学习。” 刁修永愤愤不平,父亲为官一生清贫,从不贪污一分一文,家中钱财偶尔还靠母亲缝制绣品补贴,凭什么黎大人轻描淡写几句话,便将父亲的辛劳抹杀,反而成了沽名钓誉之辈,他不服气。 只是,无论他心里怎样想,黎耀楠的说辞在情在理,上一堂没有来听,凭什么为了他们从而耽误旁人的学习进度。 上次前来听课的人心中窃喜,自以为得到了黎大人的私密传授,再次庆幸自己没有缺席。 十二皇子暗暗记在心里,这种四两拨千斤的法子,黎大人运用得很不错。 十三皇子心不在焉,压根没有注意刚才发生了什么事。 唯有十二皇子心里透着欢喜,黎大人虽然官居三品,威严也不怎么样嘛,如果换成叶大人讲课,绝对不会有人胆敢出言反驳,只是......怎样拜叶大人为师,却让十二皇子有些为难,近几日自己频繁造访学士府,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,或许还是得请母妃想想办法,凭借舅父的颜面,他想叶大人应当不会拒绝。 黎耀楠清了清嗓子:“朋党之说,自古有之,惟幸人君辨其君子小人而已。大凡君子与君子以同道为朋,小人与小人以同利为朋,此自然之理也......” “然,演变至今,朋党之说已然成为排斥异己,各方势力之间结合起来的互相争斗,朝堂上,朋党之争比比皆是,魏朝时期,梁泰是忠臣,史高义同样是忠臣,两党政见不同,尽管均是为了朝廷,双方态度仍然相去甚远,争持日久,最后变为意气相攻,矛盾就此一发不可收拾,魏朝后期的混乱,两党之争功不可没,梁泰逝世,史党一时风头无两,梁党一系的朝臣纷纷下马,朝廷自此变得混乱,直到魏文帝继位,为了抵抗史党,魏文帝宠幸宦臣,使混乱的朝廷更加腐败,奠定了亡国的根本,此乃史书之鉴。” 黎耀楠歇了口气,浅浅呷了口茶,接着道:“无论梁党和史党,在我看来,均不是好官,权势迷惑了他们的心智,到了后期两党之争已经不是政见不同,而是为了利益互相攻击。” 不少学子纷纷点头,一脸若有所思,朋党之争,从前不是没有人说过,然而却没有黎大人讲的这样详细。 上次黎耀楠留下的课题,正是梁泰。由于史高义权势滔天,魏文帝一边畏惧于他处处顺着他,一边提拔宦臣进行对抗,却不知宦臣早和史高义连成一气,梁泰的死亡反而成就了他的英明,不少人会在心中暗想,如果梁大人没有去世,史高义定然不敢一手遮天,魏朝也不会亡败。 只是,他们却从未想过,若是没有两党之争,朝廷又岂会越来越乱,初时,梁、史两位官员至少是一心为民,演变到后期尾大不掉,除了继续争斗他们身不由已,加剧了魏朝亡国的速度。 黎耀楠浅浅笑着,轻飘飘扔下一个炸弹:“下面我们来讲讲前朝的崇安之变。” 学子们纷纷变了脸色,崇安之变是一个敏感的话题,前朝正熙帝原是罪妃之子,从小不受皇帝宠爱,十三岁混迹军中,渐渐才得到皇帝赏识,隐忍三十余年,先皇驾崩以后,崇安帝登基继位。 只可惜,这位崇安皇帝,刚刚坐了一天皇位,当天晚上就被他的亲弟弟,也就是未来的正熙帝发动政变,领兵攻入金銮殿一举大获全胜,此次逼宫,号称崇安之变。 十二皇子一脸谨慎,黎耀楠当真胆大包天,明知现在局势微妙,他竟然还敢说出如此敏感的话题。 十三皇子早就不见了人影,乘着十二哥不注意,偷偷溜出去玩儿了。 十六皇子兴致勃勃,心里有些幸灾乐祸,十二哥拜了这样一位老师,以后肯定少不了烂摊子,太子哥哥纵然被废,十二哥也不足为惧。 十六皇子打着他的小算盘,或许可以把十二哥拉拢过来,当自己的左膀右臂。别看十六皇子年纪小,他的心却一点也不小。 只可惜,他们谁也没有料到,黎耀楠的话题是敏感,所出之言不仅半点不犯忌讳,甚至还隐隐奉和了皇上的意思。 不过想想也是,黎耀楠若真是蠢人,没有几分本事又怎么可能得到皇上的看重。 十二皇子打心底里钦佩,不知不觉间认定了这位老师,他以为黎大人讲课不拘一格,从来不是书面一些枯燥的东西,很多地方值得学习。 黎耀楠言辞犀利,不管举例也好,打比方也罢,诉说的全是朋党的坏处,他以为在朝为官忠心皇上即可,拉朋结党你想干什么,字字句句分析了朋党的危害,言辞之间全是对皇上的敬忠。 这一堂课讲完,出奇的,没有人进行刁难,笑话,黎大人讲的是朋党之争,你若提出反对意见,你是想拉帮结派还是想干嘛?除非他不想活了。 就连刚才的刁修永也没有故意找茬,黎耀楠讲得很清楚,为官之道尽忠皇上即可,这个时候黎大人的声望正盛,学子们的心神全部凝聚在朋党之上,他若是提出为官之道,就显得格格不入了,反而招人厌恶。

上一篇   125125

下一篇   1271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