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5125

太子在东宫大发雷霆,没过几日,黎府来了一位不速之客。(.) 美丽妇人雍容华贵,举手投足都昭显着她的风姿。 林以轩蹙了蹙眉,先将孩子打发出去玩耍,这才前去花厅接待客人。 “你怎么来了?”林以轩淡淡地看着来人,目光明显不是很欢迎。 妇人轻轻浅笑,美丽的脸庞毫无瑕疵,忽略她苍白的脸色,确实是一位风华绝代的佳人:“九哥何必如此见外,你我虽不是同母所出,但仍旧是一脉相连。” 林以轩面无表情:“高攀不起林侧妃。” 林静茹美目流转,眉宇间含着一抹轻愁,叹息道:“九哥不屑景阳侯府,妹妹又何尝不是如此,八年前多亏九哥帮衬,妹妹才能在太子府中站稳脚跟,妹妹是真心感激九哥。” 林以轩嗤笑一声,漠然地看着她表演,自己来京三个月,林静茹今日才来道谢会不会太晚了点。 林静茹并不介意他的态度,话锋一转,担忧道:“九哥恐怕还不知情,哥夫这次捅了大娄子。” 林以轩眼神微动,继而又恢复平静,他相信自己的夫君,更何况自己的事情哪里轮得到七妹操心。 林静茹见他不接话,接着又道:“哥夫得罪了承恩公,闫大人乃是当朝国舅,太子殿下很生气,妹妹也是担忧九哥故而前来报信。” 林以轩不动如山,漫不经心地呷了口茶,任由她自说自话,如果得罪别人林以轩或许还会着急一下,但若承恩公的话,根本不用放在心上,天若欲其亡,必先令其狂,太子已经走在悬崖边缘,承恩公不足为惧。 林静茹心里急了起来,加了把劲儿道:“太子殿下是储君,将来必定要登上皇位,九哥何不劝劝黎大人,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多为侄儿考虑,哥夫如今简在帝心,侄儿若是出个什么闪失......” 林以轩面色一沉,很厌烦旁人拿孩子说事,冷冷道:“不劳林侧妃操心,我的孩子自有夫君庇护,你还是管好自己罢,听闻二殿□子不好,三殿下年幼早夭,六殿下妹妹可要看紧了。” 林静茹脸色变了变,眼中闪过一抹痛色,二殿下正是她所出的长子,只可惜被太子妃毒害,虽然有太医及时施救,儿子的身体仍然被毁,一生都离不开汤药,三儿更是当场毙命。 林静茹眼眶泛红,瞬间摆出一副弱者的姿态,伤心道:“九哥何必咄咄逼人,往我的心口捅刀子,妹妹只不过担心哥夫而已。” 林以轩冷笑,丝毫不敢掉以轻心,七妹若是省油的灯,东宫环境复杂,她又岂会接二连三生孩子,转而道:“我的夫君,用不着七妹操心,你只需关心太子殿下便好。” 林静茹噎得难受,同时也明白了一件事,想从话语里面打机锋捏拿九哥的把柄,必须先把自己摘出来,今日她和九哥所言,绝对不会传出只言片语。万事无风不起浪,如果换成别人关心哥夫,绝对不会令人遐思,但是九哥夫却不同,京中女子那个不羡慕九哥嫁了一位好夫君,若是传出什么流言,她身上的污水洗都洗不清了。 林静茹面色一正,直言道:“妹妹也是为了九哥好,信不信随你,太子殿下登基以后,你以为黎大人还能在朝中立足?” 林以轩眼神闪了闪,太子颓势已现,七妹究竟哪来的信心认为太子会登基,挑眉笑道:“七妹以为应当如何?” “自然是登门道歉,哥夫深得皇上信任,太子仁厚,定然不会斤斤计较。” 林以轩弯了弯唇角,只怕夫君一登门,便会打上太子的标签,淡淡道:“夫君的事情,哪有我插嘴的余地,做□□子管好内宅即可,七妹切莫忘了本份,哦,差点忘了,东宫乃是太子妃做主,哪里轮得到七妹忙活。” 林静茹目光狠厉,没想到林以轩居然软硬不吃:“九哥此言何意?” 林以轩面含嘲讽,冷冷注视着她:“七妹怎么不装了,我观七妹面色不好,是否要叫个大夫来瞧瞧?” “你知道什么?”林静茹脸色一变,声音尖锐刺耳。 林以轩轻笑了一声:“我能知道什么,不过是担心七妹罢了,太子妃若是知道皇长孙的死因,你说她会怎么样?” “你在太子府中有眼线?”林静茹彻底坐不住了,此时的她,哪还有一丝刚才的尊贵优雅,心里怒意滔天:“太子妃敢害我儿,就要做好承受报复的准备。” 林以轩歪着脑袋,缓缓笑了:“原来真你干的,多谢七妹解惑。” “你诈我......”林静茹面色铁青,心里却是信了,九哥离开京中八年,东宫戒备森严,太子脾气不好隔三差五换一次宫人,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更别提眼线。 林静茹很快冷静下来:“无凭无据,九哥切莫胡言乱语。” 林以轩不置可否,笑着道:“需要凭据?” 林静茹沉默下来,确实不需要凭据,太子妃只要有所怀疑,栽赃嫁祸的事情少了吗?戒备道:“九哥有什么条件,别忘了,我有事你也好不到哪去,不管你承不承认,你我都是亲兄妹。” 林以轩微微一笑,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,七妹早这么听话就好了:“说吧,你今日前来的目的?” 林静茹自嘲地笑了笑:“刚才并没有骗你,太子确实大发雷霆,因为大铭知府一事迁怒哥夫,九哥还不知道吧,四姐怀了身孕。” 林以轩瞬间了然,四姐怀孕,景阳侯府的风向恐怕又要变了,难怪七妹会着急。 林静茹继续言道:“所以我向太子自告奋勇,准备拉拢哥夫,此举虽然有私心,同样是为了哥夫好,九哥不妨考虑考虑。” 林以轩瞥她一眼,自己这位七妹果然是无孔不入,此时此刻居然还不忘出言蛊惑,笑着道:“听说太子有些特殊偏好,七妹的伤势如何了?九哥这里有些伤药去疤效果极好,七妹不妨拿回去试试。” 林静茹又惊又怒,心里最阴暗的地方被撕开,惊恐地瞪大双眼,再也维持不住表面镇定,狠狠道:“你到底知道什么?” 林以轩目光一闪,露出一抹怜惜:“没什么,只不过机缘巧合,认识一位太医,唉!苦了你了。” 林静茹心神大震,再坚强的女人也有脆弱的时候,特别是被人撕开最后一层血淋淋的面具。 “你懂什么,你知道什么,你自己逃得干脆利落,却让我来代你受苦,凭什么?”林静茹再也忍不住嚎嚎大哭,尽管有几分做戏的成分,然而,那种伤心的情绪做不得假。 林以轩陷入深思,七妹的遭遇他又如何不知,上辈子的亲身经历彻骨难忘:“我只是不想作为棋子,谁曾想,景阳侯府少我一个不少,就连母亲也被下堂,七妹又何必迁怒与我。“ 林静茹擦了一把眼泪:“跟你说句实话吧,太子早看景阳侯府不顺眼,若不是为了稳住他们,我也不会得宠,如今四姐怀孕,我需要哥夫帮助,他日太子登基小妹定会有所报答。” 林以轩轻叹一声,劝慰道:“皇家的事,哪有那么简单,夫君千叮咛万嘱咐,绝不可牵扯进去,这次怕是要让七妹失望了,只不过......” 林以轩欲言又止,惋惜地看着林静茹,轻轻摇了摇头闭嘴不言。 “只不过什么?”林静茹心中一紧,哪怕明知九哥故意放下诱饵,她却不得不上钩。 林以轩思索了片刻,迟疑道:“七妹还是早做打算吧,太子登基,景阳侯府必然会被清算,到时候你势单力薄,别说保住孩子,只怕就连自身都难保,难道你真打算争宠不成?” 林静茹面色一僵,太子有特殊嗜好,侍寝根本是一场灾难,聪慧如她,瞬间明白了九哥的意思,太子登基以后,她膝下两子一女,必然是旁人的眼中钉肉中刺,令人除之而后快。 “七妹回去想想罢。”林以轩轻言细语,在她的心中撒下一颗种子。 林静茹目光复杂,她和九哥哪有什么真感情,刚才真情流露不过是想博取同情,记忆中九哥心软善良,只是她忘了,上次云仙楼相见九哥早就变了。 林静茹没坐多久,随后便提出告辞。 林以轩浅笑着送她出门,走的时候兄妹友爱,丝毫不见刚才的针锋相对,林静茹是个聪明人,林以轩不怕她回去告状,景阳侯府靠不住,七妹唯有紧紧巴住自己,说不得还会帮助夫君美言几句。 太子如今虽然势微,仍然不是夫君可以得罪,有了七妹做缓冲,只希望储位之争可以尽早尘埃落定。 林静茹走了以后,林以轩立马沉下脸,独自一人坐在屋内沉思。 黎耀楠下了衙门,很快从下人口中得知太子侧妃曾来拜访,进了屋,一眼便看见夫郎面沉如水,竟连自己走进身旁也未察觉。 “想什么呢?”黎耀楠好奇的问道,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、 “夫君。”林以轩回过神,四下扫了一眼,脱口道:“太子恐怕要谋反。” 黎耀楠心中一凛:“可是林侧妃告诉你的?” “不是。”林以轩摇了摇头:“听她所言,似乎对太子登基十拿九稳,除了谋反以外,我想不出别的答案。” 黎耀楠心情有些微妙,他知道夫郎不会说假话,若不是有了十成把握肯定不会信口开河。太子谋反,尽管令他有些吃惊,然而在内心深处,他又觉得是在意料之中,当了四十几年的太子,赵承谦确实很悲催。现在的形势太子忍不下去情有可原,拼一把还能有出路,成了就一步登天,输了最多不过一个死字,不拼,太子之位被废,新帝登基同样是个死字,换了自己恐怕也会谋反。 “咱们要不要查一查?”林以轩面色严肃,心里不自觉地紧张起来。 黎耀楠略一思索,摇头道:“不用,这事儿咱们不易牵扯,你多注意京中动向,只要知道太子谋反的时间即可,其余一概不管。”这种事情,管了也吃力不讨好,皇帝的儿子谋反,无论谁将消息上报,都是一件苦差事,更何况皇帝作为万民之主,手握大晋权柄,他不信皇上没有察觉,更不信皇上没有准备后手。 “嗯,你放心,我一定把事情办好。”林以轩慎重其事,今日拉拢七妹他也不是没有考量,绝望中抛出一根橄榄枝他相信七妹一定会接住。 正如自己上辈子一样,只可惜自己瞎了眼,错吧催命符当成了救命稻草,只是七妹却不同,七妹有子傍身,皇长孙早逝,七妹的孩子如今便是长子,体弱是一种缺憾,同样是一种优势。按照他的了解,太子纵然事败终归是皇上的骨肉,肯定连累不到家眷,七妹的儿子正是袭爵的最佳人选,不仅占了长子名分,身体不好也不会令人忌惮。 最重要的是,太子就算登基为帝,七妹也得不到那么多好处,该怎样选择,他想七妹一定不会让他失望。 黎耀楠见夫郎陷入深思,只以为夫郎紧张,笑着安慰道:“别担心,按照我的推测,太子目前不会有所行动。”朝中近日没听见什么消息,没有被逼上绝路,准备还不够充分,太子是被皇上教养大的,心思谋略不可小瞧绝对不会莽撞行事。 黎耀楠这时也有些明了,太子为何那么贪财,如果他所料不错,太子的银子应当全部用于豢养私军,早早就为谋反开始准备。 太子果然是一种悲催的职业。 “对了。”林以轩突然问道:“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太子?” 黎耀楠一头雾水:“没有啊!”紧接着又有些疑惑,近几日在朝中似乎确实有人找茬,只是他没联想到太子身上,毕竟他和太子这些年相安无事。 “你听说了什么?”黎耀楠敛眉深思,想不出自己何处得罪了太子。 “七妹刚才告诉我,好像是因为大铭知府一事。” “大铭知府?。”黎耀楠心中纳闷,自己只在讲学的时候提起过,这和太子有什么牵扯,不过想起太子圈钱的手段,又想起大铭知府被贬,日前又让皇上升回来,隐隐觉得真相了。 黎耀楠顿觉无语,天知道他绝对不是故意的。

上一篇   124124

下一篇   1261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