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4124

皇上淡淡应了一声,吩咐道:“传他们进来吧。()” “喳!”王公公急忙退了出去。 太子率先走了进来,几位皇子紧随其后。 “儿臣参见父皇。” “起吧,难得你们兄弟几个一起,可有何事?”皇帝似笑非笑地说道,波澜不惊的语调听不出任何情绪。 太子面色一沉,转瞬又恢复过来,眼角淡淡的细纹显示他现在已经不年轻,急忙跪在地上:“儿臣向父皇请罪。” “噢?”皇帝挑了挑眉,扫了几位皇子一眼:“太子何罪之有?”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,太子还来不及答话,五皇子一马当先站了出来:“启禀父皇,大铭今年天干大旱,朝廷派去赈灾的银两,居然进了太子的腰包。” 大铭,皇帝蹙了蹙眉,黎卿家还真会给他找事,大铭似乎正是顾知府的管辖。 “儿臣冤枉,贪污赈灾银两一事,儿臣实在不知情。”太子一脸悲痛,他知道怎样才能打动皇上。 “你说不知情就不知情?闫正荣是你亲舅父,太子也不怕说话风大闪了舌头。”五皇子争锋相对,言辞犀利,好不容易找到闫大人的把柄,他又岂会轻易放过。 “你......”太子怒目而视,心里怒火中烧,今日正是接到消息五弟拿了舅父的把柄,所以他才会赶在五弟前面求见皇上,只可惜还是慢了一步。 “行了。”皇帝打断他们的争辩,淡淡注视着五皇子:“到底怎么回事,你说。” “启禀父皇,儿臣听说顾大人清正廉明,正想查一查他的政绩,谁知竟会查出一桩贪污大案,由于时间并不久远,线索尚未抹平,父皇请看。”五皇子说着,恭敬地呈上两本奏折。 皇帝脸色很难看,幽暗的目光变幻莫测,在皇上的心目中,他的儿子没有错,就算有错也是被闫家人给教坏的。 太子心中暗恨,把黎耀楠也给怪上了,没事提什么大铭知府,害得他们措不及手,连忙叩头道:“启禀父皇,闫大人忠心耿耿,一定是有小人作祟,儿臣今日特意前来请罪,还请父皇给儿臣时间,查明真相。” “证据确凿,银子都进了你腰包,还想怎么查明?”五皇子满面嘲讽,毫不掩饰脸上的幸灾乐祸。 太子寸步不让,斩钉截铁地反驳道:“父皇,儿臣不敢为闫大人求情,只是也绝不允许旁人污蔑,儿子自问兢兢业业,百姓乃大晋之根本,儿子从小受您教导,万不敢做出危害百姓之事,五弟信口雌黄搬弄是非,还请父皇给儿子做主。” 五皇子脸色变了变,已经到了这种地步,没想到太子竟然还敢矢口否认,并且还拉上自己垫背,口不择言道:“父皇,太子居心叵测,不仁不慈难当大任。” 太子眼神一闪,脸上的表情瞬间化作为义愤填膺,似乎受到了天大的委屈。 皇帝面色变得阴沉,冰冷的语调没有一丝温度:“太子不堪大任,谁合适?” 五皇子又惊又怒,吓出一身冷汗:“父皇赎罪,儿臣只是一时情急。”此时他哪还不明白,太子是故意激怒他。 “情急就可以污蔑兄长,情急就可以妄论太子,朕现在还没有死。”皇帝怒不可遏,喝道:“给朕滚回去闭门思过。” “父皇......”五皇子张了张嘴,想要辩驳什么,但在皇上的雷霆震怒之下,终究只余下一脸黯然,父皇从来都是这样,心里只有太子,无论拿出多少太子的罪证,父皇依旧偏心,凭什么。 五皇子跟太子之间的仇恨,已经达到不死不休的地步。 皇帝疲惫地揉了揉鬓角,冷眼看着几个儿子表情各异,一种无力的感觉涌上心头,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忍耐多久。 “父皇息怒。”六皇子急忙劝道,眼中充满关切。 七皇子不甘落后,附和道:“父皇息怒,五皇兄也是一心为民,想必不是故意的。” 皇帝表情淡淡的:“你们有事?”几位皇子一起前来御书房求见,确实凑巧。 六皇子心中一凛,微微垂下眼帘,恭顺道:“启禀父皇,儿臣无甚大事,今日原是向您报喜,儿臣又得了一名嗣子,还请父皇赐名。” 七皇子不蠢,心念稍稍一转,立马撇清关系,自己前来御书房求见,必须与五皇兄无关,笑着道:“父皇,儿臣听了黎大人的言论,深深觉得有理,还是父皇慧眼如炬早早就看出朝中栋梁,昔日东河闹水荒,游大人擅自开仓放粮,本就触犯了大晋律法,只判看他一人斩首示众,已经是父皇法外开恩,谁曾想,游家人不仅不知感激,竟然还挑拨民众弄出一个万民请命,这要置大晋律法与何地,黎大人的言辞一针见血。” 皇上面色稍缓,可不是吗?黎卿家关于游大人的言论,简直深得圣心,难道仅仅因为一心为民就可以不顾国家律法? 至于从富户手中筹集粮草的说辞,皇上虽然不甚赞同,但在他内心深处何尝不觉得有理,面对国库空虚,皇上心里最恨的,其实就是那些为富不仁的商人,只是作为一国之君,他心里更加明白自己没有任性的资格,商人哪怕再不堪同样是大晋子民,带动了大晋的经济运转。 七皇子眼中的得意一闪而过,拍对了父皇马屁。 然而,他并没有高兴多久,皇帝的心思谁又能够猜得透,几个儿子的小动作,皇上又怎会不知情,不管他们表现得多好,多孝顺,还不是为了自己屁股底下的这把椅子。 “好了,朕知道了,你们下去罢。”皇上淡淡地说道,手中却扣住五皇子所请的奏折留中不发。 几位皇子相继告退,出了御书房,太子面色阴霾,并没有得胜的喜悦。皇帝的脾气他最了解,如果父皇发了火,现在将事情处置了,或许将来还会有缓和的余地,如今这种情况却是最坏的结果。 五皇子心中畅快,哪怕被父皇禁足,只要能拉太子下马他认为一切都值得,冷冷看了六皇子和七皇子一眼,从来没有如此清晰的认识到,自己最大的劲敌或许应当是他们两个。 六皇子冷冷一笑,对于五皇子的眼神根本不放在心上,头大无脑的家伙,父皇眼睛就算瞎了也轮不到他继位。 七皇子撇嘴,很看不上两位兄长,五皇兄容易冲动,六皇兄机关算尽,数来数去还是他的胜算最大,父皇最厌恶结党营私,可笑六皇兄连岳家都笼络不住,还摆出一副礼贤下士的风范。 太子眼中的阴狠一闪而逝,曾经他对父皇充满尊敬,曾经他也想当好一位储君,然而随着弟弟一个一个长大,所有的一切都变了,他不再是父皇宠爱的太子,弟弟们入了父皇的眼,走到今天这一步,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,不成功便成仁,一切都是父皇逼他的...... 皇上脸色很不好,目光怔怔地盯住奏折发呆,太子是他亲手带大,感情自然非同一般,只是当前这种形势,太子很显然已经不适合他的位置。 “父皇,您要保重龙体,何不听听太子哥哥解释。”十二皇子关切地说道,小脸上的担忧尽显无遗。 皇帝一愣,这才发现三个幼子还没走。 “父皇,父皇,您别生气,儿子一定好好孝顺您,今日母妃准备了桂花酥,儿子分您一大半。”十四皇子撒娇卖萌,一脸讨好地看着皇上。 十三皇子不屑地哼了一声,几年前十四就用这一招帮他母妃争宠,如今都十岁的人了,居然还装小孩,丢不丢人。 十二皇子警告地瞥了他一眼,十三皇子立马摆出一张笑脸:“父皇,您别生气,儿子明天一定把《礼运大同篇》背好。” 十二皇子抚额,他还不如别说话,《礼运大同篇》他要是记得不错,现年八岁的十五弟已经背得滚瓜烂熟。 皇上脸色一黑,心里立马来了火:“你还好意思说。” 十三皇子蔫儿了气,深深觉得自己与父皇八字不合,小声嘀咕道:“表达上进心也有错。” 皇上气得吹胡子瞪眼儿,年长的儿子不省心,年幼的儿子也不省心,不过他心里的郁气却是消散了不少。 十四皇子得意地说道:“十三哥,你这话就说错了,弟弟已经学到论语第六篇雍也,你的学习进度怎么和十五弟一样。” 十三皇子牙痒痒,展示了一下自己小而结实的臂膀,不屑道:“光读书有什么用,有本事,咱们比骑射。” 十四皇子被噎住了,十三皇兄骑射出众自己傻了才和他比,反唇相讥道:“有本事,咱们比学问。” “比骑射。” “比学问。” “比骑射。” “行了,你们两个给我住口。”皇帝又是好气又是好笑,心里对年幼皇子的争斗,并没有太大忌讳,这才是属于小孩子的表现,让他感受到养儿子的乐趣。 两位皇子立马收声,两双眼睛定定地看着皇上。 面对儿子要有威严,皇上板着脸道:“骑射学问都要检查,给你们一个月时间,赢了有彩头。” 十四皇子信心满满:“儿子定不负父皇期望。” 十三皇子眼珠子一转:“什么彩头。” 皇帝被他气乐了,淡淡吐出几个字:“输了罚抄论语十遍。” 十三皇子惨叫一声,果然是不作就不会死。 皇帝表示心情愉悦,欺负儿子什么的,确实很有成就感,心中思索了一会儿:“黎卿家下次讲学,你们也跟去看看。” “是!”三位皇子笑着回答,十三、十四更是一脸兴奋,终于有机会出宫了。 十二皇子心中欢喜,早就听闻黎耀楠大名,只可惜无缘一见,下次讲学自己一定不会错过。 皇帝心中好笑,升起淡淡的暖意,小孩子就是小孩子,喜怒都表现在脸上,继续说道:“如果让你们拜师,谁愿?” 十三皇子立马蹦了起来,身子躲得老远,拜师傅,饶了他吧,他可不想学什么之乎者也。 十四皇子一脸犹豫,迟疑了片刻方道:“儿臣觉得叶大学士很好。” 皇帝挑了挑眉,笑着道:“你想拜他为师?” 十四皇子坚定地点点头,小心地掩藏住自己的心思。 皇帝并没有多想,叶爱卿学识渊博,儿子想拜他为师也在情理之中,不过大学士都有一个毛病,若不是他亲自看重的弟子,就算自己下了圣旨,叶爱卿也会心生不满:“只要叶爱卿点头,朕便允了你。” “谢父皇。”十四皇子一脸惊喜,眼睛闪闪发亮,在他看来自己贵为皇子,叶大人一定不会拒绝。 十二皇子却不那么想,十四表现的虽然早慧,然而年纪始终太小,叶大学士又岂是那么容易拉拢,君不见太子与几位皇兄全部吃了闭门羹。 “你呢?”皇帝看向十二皇子,心中满意之极,这个儿子越来越沉稳,面对弟弟很有兄长风范,假以时日定可培养成一位贤王。 “儿臣愿拜通政使司为师。”十二皇子的目标很明确,如果必须要拜师,他选择最不显眼的这位。过些时候他要办差,如果挡了皇兄的道,只怕会出师未捷身先死,黎大人的身份正好,既是父皇近身大臣可以让人忌惮,又没有深厚的背景,不会令人太过防备。 当然,还有最重要的一点,他对黎大人的前途很看好,无论是黎大人在云南的政绩,还是他的行事作风,十二皇子心里很赞赏,拜他为师心甘情愿。 十三皇子很捉急,眼见父皇的目光看过来,急忙道:“我和十二哥一样。” 皇帝蹙了蹙眉,懒得理这不成器的儿子,不过跟着十二也好,省得没人管得住他,至于黎耀楠会不会答应收徒,皇上表示压根不是问题。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还真大,面对叶大人皇上绝对不会强行下旨,黎耀楠会哭的...... 不过此时此刻,他还啥也不知道,高兴的陪伴夫郎教育儿子。 皇上心里并不急,拜师一事,还要让儿子们先跟老师接触,然后才好下定论,淡淡吩咐了一句,让他们别把消息传出去,之后,便跟十四皇子一起去了惠妃那里。 十三皇子不服气,十四弟竟然真把父皇拐走了。 十二皇子不以为意,父皇是位明君,去哪过夜并不影响朝中任何局势。

上一篇   123123

下一篇   1251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