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123

黎耀楠谈吐优雅,上课的内容全是实用之处,字字句句引人深思,学子们听得很认真,心中情不自禁开始庆幸,幸好他们今日有来听课,黎大人升官如此之快,不是没有原因。(.)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流逝,黎耀楠这一堂课讲到了尾声,就连课堂外的李明章此时也听得津津有味,脸上时不时露出一抹深思。 几个小孩更是正襟危坐,竖起他们的小耳朵,听得入了迷。 黎耀楠微微笑着:“好了,今天就讲到这里,不懂的地方,现在可以提问。” 一位学子站了出来,心中纠结不已,黎大人所言和他以往所学背道而驰,更可恨的是他居然觉得黎大人言之有理,两种理念的冲突,令他自相矛盾,如果不能找到一个突破口,他怕自己一生都会受到煎熬,言辞犀利地问道:“按照您的说法,清官岂不是变得不堪,您是否对清官有偏见?” 黎耀楠轻轻一挑眉,这位学子问得好,不过他并不打算成为所有清官的公敌,笑着道:“自然不是,我对清官没有任何偏见,相反对于真正的清官我很钦佩,他们的气节受人敬仰,本朝官员当中,大铭知府顾大人,连州府尹于大人,都是我很尊敬的人。” 学子们一脸茫然,这两位大人是谁? 黎耀楠很快给了他们答案:“顾大人为官二十载,他是承泽十三年进士,初上任只是一届县令,当时石康县可没有现在繁华。” “石康县?”有位学子一惊,石康县近十年出了好几位举人,这个地方他曾听说过。 黎耀楠颔首而笑:“是极,正是因为顾大人石康县才有如今的景象,二十年前石康县出了名的贫困,顾大人不辞辛劳,四处奔波,放低身段恳求当地富户,筹集银两修路架梁,组织当地百姓开荒耕种,又在县里建了学堂,一步一步奠定了石康县的根基,方有了今日的繁华。” 有人好奇的问道:“二十年前的事情,黎大人又如何得知?” 黎耀楠弯了弯唇角:“本官是通政司使。” 学子们倒吸一口凉气,黎大人才任职多久,往年的事情居然知道的一清二楚。 黎耀楠面色严肃,谆谆教诲道:“为官者,在其位,谋其政,我既是通政司使,自然要对衙门的一切了如指掌,这是对自己负责,也是对职位负责,既然深受皇恩,便当对得起皇上看重。” “于大人呢,他又是谁?” 黎耀楠侃侃而谈,对于大人的事迹如数家珍:“于大人为官严谨,连州一带百姓称之他为于青天,为官清正廉明,不畏强权,所审冤案无数......” 学子们有些不解:“同样是审判冤案,他和瑞海有何区别?” “当然有区别。”黎耀楠正色言道:“于大人行事作风果断,一个人拉满仇恨,旁人只会恨他却不会迁怒百姓,当然,这和当今圣上贤明无不关系,之前我已经说过,为官者需审时度势,不同的环境结果肯定也不同。” “游大人呢,东河县令游大人,他是不是一位好官?”一位学子红着眼眶问道。” “游大人......”黎耀楠沉思片刻,摇了摇头,回答地非常委婉:“他不适合为官。” “游大人为国为民,他都不算好官,谁算好官?”乔志鑫激动起来,神色间略显愤恨。 其余学子目光紧紧盯住黎大人,很明显被乔志鑫的情绪感染。 黎耀楠很有耐心:“对于百姓来说,他是一位好官,但对于皇上来说,他却是一位监守自盗的官员,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无论什么样的原因,他未经过上官允许,开仓放粮是事实,你们可曾想过这些粮是干嘛用的,当年黄河泛滥,东河是受灾严重的区域之一,筹集粮草的方法有很多,他却偏偏选了后果最严重的一种。” 学子们沉默下来,黎耀楠接着说道:“这些粮草是国家的军需备用,他私自开放粮仓,上官毫不知情,如果有什么突发事件,你们可曾想过怎么办,如此感情用事,他或许确实一心为民,然而我却以为他不适合为官,就算没有开仓放粮的事情,他的仕途也不会长远。” “如果换成黎大人,您会如何?”乔志鑫眼眶发红,他就是东河百姓,当年若不是受到游大人恩惠,他们一家说不定都死在那一场灾难当中。 黎耀楠嗤笑一声:“城中富户难道是摆设,游大人对商户弯不下腰,强制征粮有何不可,说穿了,还不是自尊心作祟。” 乔志鑫唇角蠕动,反驳道:“游大人是一位好官,富户也是东河百姓,他不会无缘无故夺人钱财,他只是为人正直。” “我知道,这是一种道德的约束,既然如此,那他为何还要开仓放粮,行窃国库难道就理所应当,凭什么,凭他为国为民,凭他为了百姓,所以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知法犯法,那请问如果人人都像他这样,国家的律法何存?” 乔志鑫张了张嘴,找不到任何理由反驳,黎耀楠所言字字在理,然而作为东河百姓,无论如何他都不愿相信,游大人的行为有错。 黎耀楠见他神色茫然,微微放缓了语气:“这只是我的个人观点,让你们去思考去想,并不代表其他人的意见,你们可以反驳也可以质疑,我不敢说自己没错,任何一本好书,都是修改了再修改才能撰集成册,先人的典故不能盲从,我以为任何质疑都能使人进步。” “您对孔子的教导,有质疑吗?”一位学子出言问道。 “孔子是一个伟大的思想家。”黎耀楠轻笑着回答,像是回忆起什么往事:“你们或许不知道,当年我在翰林院,可是出了名的鬼见愁,质疑先人的学问并不可耻,古时候人们只会用青铜器,发展至今,瓷器、铁器、玉器等,以后或许还有更多,这证明了什么?” “证明我们的学识,定然比古人深厚。” “对,学问之道,我们可以去其糟糠取其精华,古人的知识自有可取之处,然而盲听盲从无论你学得有多好,都只是继承了古人的学问而已,却不能开拓新的思想。” 又跟他们说了一会儿,学子们的疑问一个接一个,黎耀楠回答得他口干舌燥,感觉肚子有些饿了,这才恍然回过神来,时间已经不早了。 “好了,今天就讲到这里,你们回去好好想想。”黎耀楠一锤定音,结束今天的课题。 学子们意犹未尽,一个个恋恋不舍,还有很多问题没问呢。 “黎大人,您下次还来讲课吗?” “学生还有很多地方不甚明白。” “黎大人......” 黎耀楠勾唇浅笑,看着一双双期盼的眼睛,他知道今日的课程很成功,心中思索了一会儿,走至桌前提笔挥墨,刷刷刷,写下一道课题:“这是魏朝时期有名的忠臣良相,每人写一篇策论交予四海书苑的管事,批改后,我会让人送回来。” “多谢黎大人。”学子们兴奋不已,眼睛闪闪发亮,黎大人真是一位大好人,其他官员能来讲课就不错了,谁还会如此细心。 “黎大人,您下次什么时候来讲课?”有人不死心的问道。 黎耀楠失笑,原本他就打算借此机会扬名,哪会不再前来,然而话却不能这么说,心中略一斟酌,笑着道:“下月休沐再看罢,驸马爷会提前通知。” 学子们来了精神,下月休沐,足够他们把课题做好,也足够他们把今日所学消化,不知黎大人下次会讲一些什么...... 黎耀楠回到偏房,李明章已经摆好酒菜,几个小孩全是一副深思的模样。 “东临兄大才。”李明章心中叹服,早知黎耀楠胸有鸿鹄,今日听他一席话,依然让人感到惊叹,很多地方令人茅塞顿开。 黎耀楠轻笑了一声:“不过是略有所感罢了。” 李明章心中明了,当初黎兄去云南,想必经历了不少挫折,再加上黎兄行事喜欢剑走偏锋,有了如今的结论并不奇怪。 黎耀楠由得他误会,尽管两人关系好,他也不会所有的事情全部坦白。 黎熙在暗处翻了一个白眼,更加觉得自己父亲高才,简直令人望尘莫及,他这辈子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逃脱老狐狸的五指山。 “东临以后有何打算?”李明章意有所指。 “再看罢。”黎耀楠勾起一抹冷笑:“我是皇上的臣子,只听皇上一人的吩咐即可。” 李明章摇了摇头:“事情只怕不会如此简单。” “那又如何。”黎耀楠目光微暗,看见李明章关切的眼神,心中不禁一暖:“皇子不敢明目张胆行事,只要皇上向着我,我便有恃无恐。” 李明章轻声叹息:“我只怕太子狗急跳墙。” 黎耀楠噗哧一声,忍不住缓缓笑了:“这话也就你敢说。” 李明章故作无奈,摊手道:“我爹胆子小,经不住吓,除了在你面前没有那么多约束,其他地方我哪敢畅所欲言。” “唉!”黎耀楠叹了口气,岁月果真不饶人,犹记得当初李明章是位大家公子哥儿,言行举止均有风范,如今也变得随意起来。 李明章苦笑,不能改变环境,他就只能改变自己,四海书苑开办之初,来的全是寒门子弟,他若是端起架子,拿什么跟人交往,只凭身份这一条恐怕就令人望而生畏。 不过,幸好他坚持了下来,如今日子过得还不错,他跟公主的感情虽然算不上多好,但也勉强可以称得上是相敬如宾。 黎耀楠心里有些理解,李明章面对寒门学子,正如公主面对驸马,身份的差距像是一道厚厚的墙,如果公主不放下架子,夫妻间的感情永远都会隔了一层,表面看起来再好,其实从不曾走入心底。 吃过饭,两人又聊了一会儿,黎耀楠带着孩子打道回府。 却不知,他今日讲课的内容,飞一样传遍京城各地,有人深思,也有人嗤之以鼻,更有人破口大骂,特别是一些沽名钓誉的清官,这一次可是气得不轻。 皇上得到消息,已经是两天以后,心里说不出生不生气,黎卿家行事确实出人意料,看看他都教了些什么东西,全是些刁钻手段歪门邪理。 然而,往深处想,又让人觉得很有道理,瑞海是一位清官,但他凭什么跟皇上叫嚣,不管瑞海在民间的声望有多好,对于一个帝王来说,他的举动无异是一种挑衅,成就了他的名声,却让帝王的威严扫地。 瑞海这样的官员,没有任何一个皇上会喜欢,瑞海的言行早已经超出了他的本分,他的无惧无畏,只能显现出汉元帝的昏庸无能。说不得正是因为他此举,才让汉成帝失了民心,大晋也才能借此机会崛起。 对于某些清官的性子,皇上原本就摸透了,经过黎耀楠一点明,更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。 朝中清官,确实令他又爱又恨,正如清正廉明的御史,逮到一丁点错处,一个个跳得比鸡还高,反驳皇上似乎已经成为一种习惯,文死谏武死战,这是古时候称赞忠臣的语言,但是到了他这...... 皇帝唇角抽了抽,不反驳皇上的御史不是好御史,不跟皇上对着干,他们就不够出名,这是前朝流行下来的一种风气。 现在皇上很想看看,这些御史听了黎卿家所言之后的脸色,沽名钓誉,有些人可不就是沽名钓誉吗?不过,也不是完全没有用处,至少他们弹劾大臣的时候,为了展现自己不畏强权,从来不会口软。 “启禀皇上,十二皇子、十三皇子、十六皇子来了。”王公公轻声唤道,生怕吵着帝王的深思。 “嗯,传进来罢。”皇帝脸上浮起一抹笑容,这才想起今天要考校他们学问。 王公公心中一叹,除了面对年幼的皇子,皇上很久没有这样和颜悦色。 “儿臣参见父皇。”几位皇子快步踏入御书房。 “起来吧。”皇上轻轻一颔首,觉得自己确实老了,变得喜欢缅怀过去,喜欢儿女承欢膝下,只可惜...... 皇上眼眸暗了暗,几位皇子的声音,打断他的思绪。 “谢父皇。” 皇上的表情略显柔和:“今日功课可有完成。” “回父皇,已经完成了。”十二皇子言行有度,小小年纪已经看得出皇家风范。 “骑射师傅夸我呢。”十三皇子下巴一扬,架势摆得很足,回答却是顾左右而言。 十六皇子年仅十岁,仗着皇上宠爱,胆子很大,很骄傲地说道:“今日老师夸了孩儿,不信父皇考考看。” 皇上轻轻一笑,来了兴致:“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远。仁以为已任,不亦重乎?死而后已,不亦远乎?何解?” 十六皇子严肃着脸,回答得有板有眼:“一个真正的有责任的人,必须具有坚韧的意志,因为他背负的责任重大,而实现的道路很漫长。以仁为自己的责任,所以是重大的责任。以生命的结束作为任务的结束,所以实现仁的道路漫长而遥远。” “不错。”皇上心情愉悦,毫不吝啬给予赞扬。 十六皇子很得意,骄傲地像只小孔雀。 十三皇子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,生怕父皇考自己。 十二皇子好笑地看着弟弟,身子却是轻轻一挡,站在十三皇子身前。 皇帝瞪了十三皇子一眼,心里并不是十分生气,儿子顽皮一点,总比他们成天算计来算计去的好,不过作为一名皇子,不学习却是不成的,正欲考校一下十三的学问,王公公小心翼翼地禀告:“启禀皇上,太子殿下、五皇子、六皇子、七皇子求见。” 皇帝面色一沉,好心情瞬间破坏怠尽。 三位皇子眼观鼻鼻观心,十二皇子笑着说道:“父皇有事要忙,儿臣先行告退。” “不必。”皇上淡淡说道:“如今你也十三了,过些日子要办差,留下来听听也好。”接着又看向十三、十六两位皇子:“你们也多学着点。” “是,父皇。”十三、十六回答得欢快,特别是十三皇子,刚刚逃过一劫,脸上欢乐的表情要不要太明显。 十二皇子心绪复杂,不知是喜是忧,他和兄长年纪相差太大,这个时候办差,纵然他没有那份心思争位,恐怕也免不了被人怀疑,迟疑了良久才道:“谢父皇。”

上一篇   122122

下一篇   1241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