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0120

路志安再次看见黎耀楠,心里不知是悔是痛亦或者是嫉妒,曾经他费尽心思钻营,为了利益放弃了这一段友情,然而黎兄现在已经官居三品,他才在五品的位置上徘徊,黎兄早就远远走在了他前面。|| 范鹏翼心中愤恨,只是却无可奈何,黎耀楠如今和他根本不在一个层次,纵然他背景深厚又如何,皇上的忌惮,让他的家人动弹不得,一步一步如履薄冰,范家早就不复曾经的辉煌。 八年时间,可以改变很多事情,黎耀楠回到京城,只给波涛汹涌的湖面扔下了一块石子,很快就被淹没在浪潮之中。 六皇子回忆起曾经的少年,心绪平静无波,历经千帆过后,再次想起从前的种种,早已不复当初的那份悸动,八年前的一场清洗,让他差点一蹶不振,可恨景阳侯府两面摇摆,如果不是还有舅舅撑腰,他不敢想自己是否还能站得起来。 六皇子更加深刻的认识了一个道理,什么也没有皇位重要,只要将权利牢牢握在手中,天下还有什么得不到。 只是,说起最恨黎耀楠的人,却是现今的太子太傅,尽管已经过去许多年,他心里的恨意丝毫没有消减。廖大人整个人看起来仿佛老了十岁不止,太子太傅这个职位,让他里外不是人,太子不看重他,六皇子又疏远了他,一切全拜黎耀楠所赐,这让他如何不愤恨。 不过,不管他们怎么想,黎耀楠近日春风得意,心情好得很,很快去了衙门走马上任。 通政司里他最大,根本不怕旁人耍手段,去衙门的第一天,他就来了一个下马威,先把左右通政撂一边,只寻了下面的人谈话,一个一个问他们办公流程。然后又将所有的答案公布于众,谁真谁假一目了然。 说假话的几个人,脸色难看到极点,看向黎耀楠的眼神黑得能拧出水来。 右通政恨得咬牙切齿,没想到黎耀楠会来这一招,想把黎大人架空看来是不可能了,明明他已经定在铁板上来年就能升任通政使司,结果却被旁人截胡,他心里又岂能服气。 黎耀楠挑挑眉,新官上任如果没有人针对,他才会觉得奇怪,那几个人摆明了有恃无恐。而且自己确实不能对他们怎样,只要公务上没出错,欺瞒上官而已,算不上大罪,他要是应付不来,只能是他无能,没有逮到真正的错处,他若使用任何职权的便利处置下属,只会落了下乘。 表面上事情是过去了,仗着右通政撑腰,几个人越发张狂,虽不敢当着黎大人的面乱来,但是各地呈上的折子,右通政总会压在手中,借此表明他在通政衙门的权威。 黎耀楠蹙蹙眉,对此并不放在心上,小的方面他以为没必要斤斤计较,折子确实要经过他们,然后才能传到自己手中,如没有想好对策,他们又岂敢如此大胆行事,就算前去质问也只是自讨没趣,还不如从别的地方找把柄。 黎耀楠连续几天待在衙门,一本一本整理奏折详细登记在册,他只相信一句话,再严密的布局也会有所疏漏,而他所要找的就是这点漏洞。 几日后,谁都没有想到,皇上会突然大发雷霆,罢免了好几位官员,通政司的几只虫子也在其中,右通政更是一降三级成为通政参议。 当时就有人冲到黎耀楠面前大声责骂:“是你,是不是你搞的鬼。” 更有人御前喊冤,状告黎耀楠公报私仇,乱用职权,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,说得跟真的一样。 然而,皇上面对他们的告状,脸色却越来越黑。 黎耀楠微微一笑,就知道会是这种局面,所以他处置人的手段光明正大,不会落下任何话柄,只是心里有些遗憾,右通政的背景不错,不能将他踢通政司外,不过经过这次的事情,想必他也会学乖。 皇上再次发了火,求情的人,全部被他狠狠削了一顿。不怪皇上太偏心,而是事情太气人,若不是黎卿家细心,他还不知要被蒙蔽到何时,平山县和白高县,明明只有一县之隔,今年一个闹水荒,一个闹旱灾,全部跟他哭穷要钱,要赈灾。 皇上心里气呀,这就是他下面的臣子,全都是些什么乌七八糟的事情,这时候有人来请求,岂不是正好撞在枪口上。 早朝,周御史首当其冲,参了黎耀楠一本。 皇上拧巴着眉峰,将两本奏折一扔,淡淡地吩咐王公公念出来给众位大臣听。 一个水荒,一个旱灾,听起来并没什么问题,然而皇上总不会无缘无故发火。有证有据,尽管找不出疑问,除了个别高风亮节的清官,其余大臣没有哪个再出头。 黎耀楠如今官居三品,所站位置不近不远,正好处在大臣中间,说实话,他对这些所谓的清官打心底里看不上眼,仿佛不找一些存在感,不表明他们高风亮节,不畏强权,他们就活不下去。 而这时,一位刚晋升的四品官员站了出来,他是湖北出身,老家距离两县不远:“启禀皇上,微臣若是记得没错,这两县今年仿佛风调雨顺。” 众位大臣恍然大悟,但是奏折有问题,理应是下面的官员谎报民情,怎会和通政司扯上联系。 皇上气得险些没喷出一口老血,原本他还指望平山县和白高县其中有一个说谎,这样他心里至少还能有点安慰,谁知...... 黎耀楠很快给众位官员解答,嘴巴一如既往的毒辣,矛头直指周御史,才不管他是不是周潜的父亲,冷冷道:“周御史,切莫把你的无知当资本,两县相邻,一个旱灾,一个水荒,皇上日理万机没功夫详细调查,咱们下面的臣子理应尽心,若连这点事情还需烦劳皇上,要他们何用?” 周御史被噎住了,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,黎耀楠说得在情在理,两本奏折证据确凿,他没有任何言语可反驳。 朝堂中有人高兴起来,周御史就是一块茅坑里的石头,没有哪位大臣喜欢,如今见他吃瘪,心情哪能不好,看向黎耀楠的目光,不自觉的顺眼了几分。 至于愤愤不平的人,对不起,犯了错就要受到责罚,平山、白高尽管两县相邻,却不属于同一个州府,会出这样的差错,说来说去还是官员失职。 皇上又来了一次大换血,贬了不少官员下去,随后又派出钦差体察民情。 黎耀楠一战成名,再次出了一回风头,通政司的官员最近规矩的不得了。 林以轩听说夫君的事迹,心中隐隐有些好笑,但更多的却是一种自豪,他的夫君就是能干。 随着夫君大放异彩,林以轩接到不少请帖,挑挑拣拣选了几张回应,他的身影逐渐出现在京城社交圈,与此同时,遇见景阳侯府的人似乎也避不可免。 黎耀楠剔除了衙门里的刺头,公务很快走上正轨,这一日早早下了衙门,回到家,发现夫郎愁眉不展,笑着走了过去,关切道:“怎么了?” 林以轩看见夫君,唇边展现出一抹笑容,努努嘴,递给他一张请帖。 黎耀楠打开一看,哑然失笑:“我还当是什么大事,想去就去,不想去就回了,不碍事。” 林以轩瞪他一眼,嗔道:“这是临川公主的帖子,若不去,还不知会被编排成什么样。” 黎耀楠笑看着他:“你怕了?” 林以轩一挑眉,不屑地哼了一声:“笑话,我又岂会怕他们。” 黎耀楠反问:“那你还担心什么?” 林以轩一脸纠结,是啊,那他还担心什么,皱着眉道:“心情不好而已,临川公主摆宴肯定会遇见四姐,二伯母说不定也会前去,我记得她家幼女正是出嫁的年纪,不知又想攀附哪个高枝儿。” 黎耀楠牵住他的手,轻言道:“理会那么多作甚,人生不如意事十之□□,夫郎当出嫁从夫,万事有夫君给你担着,你只要高兴就好,何必在意其他。” 林以轩抿嘴一笑,脑袋埋在夫君怀里蹭了蹭:“我不想给你添麻烦,如今你的位置太显眼,我只怕有人拉拢不成,会做出卑鄙的手段。” 黎耀楠不在意地笑了笑:“放心,若是有人求上门来,夫君定会给他们通融通融。” 林以轩吓了一跳,很快又反映过来,狐疑地看了夫君一眼:“你是想一边拿好处,一边将他们卖给皇上?” 黎耀楠颔首而笑,捏了一下夫郎小巧的鼻子:“就你聪明。” 林以轩擦了一把同情汗,为那些撞在夫君手中的人默哀,夫君简直太坏了,继而又担忧起来:“会不会得罪太多人?” 黎耀楠轻笑了一声,眉宇间张狂尽显:“那又如何,官场上若不得罪人,皇上恐怕要彻夜难眠,再说了,想让我徇私枉法,压住上呈的奏折,肯定不是什么好鸟,得罪就得罪了,没什么大碍。” 林以轩点点头道:“你心里有数就好。”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,急忙回了屋内一趟,出来的时候手中多了一本小册子,笑着递给夫君:“我整理了一份名单,你看看,以后也多注意些,至少心里有个低。” “这是......”黎耀楠掩住心中的惊讶,这是一份太子与六皇子的人脉名单,有了它,隐藏在暗处的人浮出水面,自己行事会容易许多。 “多谢夫郎。”黎耀楠含笑看着他,并没有追根究底。 “你跟我还客气什么?”林以轩嗔他一眼,感激夫君的体贴,从不追问这些东西他是如何得来。 林以轩思索了一会儿,眼中闪过一抹狡黠:“等我们都老了,我会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 黎耀楠笑着将他搂住,承诺道:“好,等我们都老了,我也会告诉你一件秘密。” 林以轩心中纳闷,扯着夫君的衣角追问:“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。” 黎耀楠哈哈大笑:“以后你就知道了。” 林以轩心中气闷,这种不爽的感觉从何而来。 黎耀楠心情愉悦,试想,如果夫郎知道自己是穿越的,不知会吃惊成什么样,下巴会不会掉在地上,重生加穿越,他和夫郎确实绝配,这辈子能娶到夫郎,又有爱子承欢膝下,他觉得此生足矣。

上一篇   119119

下一篇   1211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