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9119

一路上黎耀楠对儿子进行严厉的教育,偶尔还会从身边的一些事情当中给他们举例,让他们自己动脑思考。() 俗话说得好,学好十年不足,学坏一天有余,黎耀楠见儿子学习的速度突飞猛涨,心里有些犯愁,黎熙本来就是一个混世魔王,再将他给教聪明了,将来可该怎么办。 黎耀楠这时还不知道,他的担忧很快应验,唯一值得庆幸的,混小子将尾巴擦得很干净,很少让他收拾烂摊子,并且在他面前越装越好,很有一些青出于蓝的架势。 林以轩搂着小晨儿,笑看夫君教导孩子歪门邪道,自觉得受益匪浅,夫君确实一肚子坏水,竟然还能总结出经验,可以著书立转了。 小晨儿懵懵懂懂,很喜欢笑,他现在就是全家人的宝贝,哥哥虽然是魔王,但只要小晨儿一瘪嘴,别看黎熙那小子混,对于心爱的弟弟却只有弃械投降的份。 “爹亲,吃。”黎晨拿着一块点心,伸出胖乎乎的小手,自己吃什么东西从来不会忘记家人。 林以轩心里软绵绵的,小晨儿果然是他的贴心小棉袄。 两个月后,一家人终于抵达京城,八年了,看着京城熟悉的景象,林以轩恍如隔世,心中除了淡淡的暖意,再也没有任何触动,这个地方是京城,仅此而已。 黎旭和黎熙东张西望,京城的繁华让他们看见什么都好奇,黎旭还好一点,性子比较沉稳端得住架子,黎熙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一会儿问这是什么,一会儿夸那个东西好漂亮。 黎耀楠狠狠瞪他一眼:“别给老子丢人。” 黎熙立马蔫了气,突然发现自己确实像个乡巴佬,急忙挺直腰板规规矩矩起来,装得跟大哥一样,只是小眼神却不停地往马车外面瞟。 回到黎府,黎耀楠一声令下:“一个月内不许出门。” 黎熙这回真的蔫了,刚才还打算偷跑出去玩呢。 林以轩低头闷笑,看他们父子斗法挺有趣。 黎旭怎么也想不明白,二弟屡战屡败,为何还越挫越勇。 小晨儿啥也不懂,看见爹亲笑了,跟着咯咯直笑,林以轩爱的将他搂在怀里不撒手,这么可人的孩子,将来要是嫁得不好怎么办,林以轩觉得小孩子要从小教育,长大坚决不能让他上当受骗。 别看夫夫两个很精明,对于教导孩子确实不咋样,除了黎旭没有长歪,黎熙、黎晨,将来有的他们两个愁,当然,这些都是后话了,现在夫夫两正开心地收拾屋子。 第二天,黎耀楠进宫面圣,早朝过后,御书房外求见。 皇上笑着让人传他进来,八年没见,说实话,他还有真点想念。 黎耀楠的书信策略很成功,巡守道同样有直上奏折的资格,每月一封密折从不间断,尽管八年未见,皇上对他却毫不陌生。 “微臣参见皇上。”黎耀楠恭敬的行礼,脸上挂着欣喜的笑容。 “起来吧。”皇上略一颔首,尽管他此时已经明白黎卿家不像表面那般纯良,但是看着他的笑容,皇上并不否认自己心情好了许多。 “谢皇上。”黎耀楠从善如流,神态间没有任何生疏,一下就拉近了距离感。 “黎卿家如此高兴,可有什么喜事?”皇上略显好奇的问道,黎卿家的这种态度让他觉得很舒坦。 “看见皇上,微臣高兴,这可不正是一大喜事。”黎耀楠不动声色拍着马屁,笑嘻嘻的样子,让人辨不出真假,恐怕也只有他才敢在皇上面前没大没小。 “你倒是会说话。”皇上故作生气,板着脸道:“你说你犯了多少事,行事胆大妄为,竟然还揣摩圣心,你可知罪。” 黎耀楠并不惊慌,也不否认,反而顺着杆子往上爬:“还不是多亏皇上看重,微臣感激不尽,皇上,您就是微臣的靠山,可不能扔下微臣不管,嘿嘿,咱们下面人做事,自然要看主子脸色,皇上的心思微臣哪敢揣摩,只不过皇上是位明君,微臣多读了几本史书,略微猜测到一二罢了。” 皇上笑了起来,原本他就没有生气,听见这话,最后一点芥蒂也消散了,心情更加愉悦,没有哪个皇上不喜欢自喻明君,也没有哪个皇上不喜欢臣子的依靠,黎耀楠所言简直说到了他心坎里,他现在人还没死,下面臣子大部分就开始蠢蠢欲动,忙着给自己找靠山,尽管靠山是他儿子,但他作为一国之君,心里哪能很生气,隐隐觉得儿子对他产生了一种威胁。 “黎卿家这次回京,可有什么打算?”皇上淡淡地问道,揭过刚才那一茬不提。 黎耀楠笑着回答:“微臣是皇上的臣子,一切但凭皇上安排。” 皇上点了点头,转而问道:“黎卿家在云南做得很好,朕心甚悦,允你一件事情作于奖励,黎爱卿可有何要求?” 黎耀楠展开一抹大大的笑容,这还是他跟儿子学来的,无论他有多生气,看见儿子的笑容,心里只剩下无语,也不管皇上是不是试探,急忙答道:“皇上若要赏赐,微臣还真有一件事情求皇上。” “黎卿家但说无妨。”皇上笑着说道,心里熨帖的很,黎卿家的直言不讳反倒让他放下了心,他相信黎卿家自有分寸,所提之事绝对不会太过份。 黎耀楠垂下脑袋,悄悄瞥了皇上一眼,难得地羞涩起来。 皇上失笑,心中忍不住好奇,究竟是什么事情,竟让黎卿家露出这般神色。 “皇上。”黎耀楠略显难为情,支支吾吾地说道:“微臣家中贫寒,来京后,所住府邸还是夫郎的嫁妆,皇上若要赏赐,不如赐给微臣一座宅子吧,要大,要漂亮,要地契,地段也要好,还要......” 皇上一本奏折扔出去,心里那一点怜惜,瞬间被这一连串的要求弄得哭笑不得,笑着斥道:“还有什么?” 黎耀楠语结,这才反映过来,面前的人是皇上,连忙道:“距离景阳侯府远一点,这次真的没有了。” 皇上摆了摆手:“行了,你下去罢,回去准备准备,一个月后走马上任。” 黎耀楠伸长脑袋问了句:“什么职位。” 皇上又是一本奏折扔出去,黎耀楠被砸了一个正着,委屈的捂住脑袋,连忙就跑,样子别提多滑稽。 不久,御书房内传出一阵笑声。 王公公见皇上心情好,心里忍不住钦佩,还是黎大人有办法,皇上近些日子很久没这样开心过,太子越来越不像话,各个皇子小动作不断,手心手背都是肉,皇上又如何开心得起来。 “黎爱卿还真是一位妙人。”皇上真心赞了句,转头问道:“东城可还有宅院,要大,要漂亮,地段也要好。” 王公公心中明了,黎大人确实简在帝心,刚才提的要求就被皇上记在了心上,恭敬道:“回皇上,奴才隐约记得,罪人恭亲王的宅子仿佛空着,规格改一改就能住人,还有前相国付大人的府邸,这两座宅院地段最好。” 皇上蹙了蹙眉,挑出一座宅子,淡淡道:“将地契给他送过去,那小子滑头得很。” 王公公也笑了起来,可不是吗,皇上赏的宅院,一般均归皇家所有,也只黎大人才胆大包天,竟敢跟皇上要地契。 黎耀楠意气风发出了宫门,一本奏折砸在脑袋上能有多疼,只要皇上高兴,他就觉得很值,不枉费他唱作俱佳演一场,圣心他是要定了,哪怕他根基浅薄,官位低微,既然来了京城,他就不会再让任何人小看。 要宅子,其一是他曾经的诺言,誓要把夫郎迎入高门府邸,其二则是摆显做给外人看,有了皇上的赏赐,等他将来上任的时候,许多人会掂量着办,减少他的麻烦。 当天晚上,黎耀楠就收到宫里的圣旨,除了一座宅院外,皇上还赏赐了他黄金千两。 黎耀楠恭敬地叩头谢恩,拿着地契喜不胜喜,就连他都没想到,皇上居然如此大方,需知,东城就是身份的象征,比之南城更为显贵。 林以轩满心纠结,住在东城虽然好,但问题是,付相国的府邸,不远处正是六皇子府,真烦人。 “你不高兴?”黎耀楠很快察觉夫郎的情绪。 “没有。”林以轩摇了摇头,苦着脸道:“前去六皇子府,必须从咱们府前路过。” 黎耀楠突然升起一种,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,他发誓,皇上绝对是故意的,明明他说了要离景阳侯府远一点,如今远是远了,碰上的几率也更大,说不定哪天就会狭路相逢。 “没事,面子上过得去就成。”黎耀楠皱着眉头,景阳侯府到底是他岳家,哪怕断了关系也不能做得太过份,确实很糟心。 林以轩无可奈何,不过无论怎么说,搬去东城是喜事,当天就派了下人前去收拾院子。 黎耀楠的名字,也因为皇上的赏赐,再次出现在京中显贵的耳中。 新府邸原本就有宫人打理,三天后,一家人浩浩荡荡搬去了新宅院。 看着门前高挂的黎府匾额,黎耀楠很有成就感,如今他也算得上是京中新贵。 林以轩有条不紊的整理宅院,黎旭和黎旭各占一处居所,黎晨年纪小住在他们隔壁,至于府中原有的宫人,林以轩并没有退回去,事无不可对人言,留下他们,一是向皇上表忠心,二则是家中有内侍,摆席宴客很有面子。 次日,林以轩将内侍的名单登记在册,挨个挨个排查家底,然后又派人前去打探他们所言是否属实,一切隐患他都会提前铲除。 安顿好一切之后,夫夫两先去了廉郡王府拜访。 黎耀楠拎着黎熙耳面提名,丢了老子的人,你给老子洗干净了看着办。 黎熙屁股一紧,一整晚表现得可圈可点,心中隐隐有了一些明悟,这就是父亲所说的面子工程。 黎旭是长子,压根不需要夫夫两操心,黎耀楠除了时不时给黎熙一个警告的眼神,聊天的时候说起孩子,话题都是绕着晨儿转。 廉郡王心中纳闷,瞧这两口子的态度,对着儿子像根草,怎么对着双儿却跟宝一样。 黎耀楠毫不吝啬在旁人面前展示他对晨儿的疼爱,不管黎晨是不是双儿,有了自己的疼爱,无论去哪作客首先没人敢怠慢。 林以轩心中感动,看着怀中乖巧的孩子,哪里舍得他受旁人脸色,就算晨儿是双儿,将来有了夫君撑腰,也会是一个幸福的双儿。 接着,夫夫两又去将军府和镇北侯府拜访。 李明章如今在京城名声显赫,书院办得风生水起,颇有一些文人大儒的架势,尽管不能做官,但他依然受到不少文人学士的爱戴。 李明章心里是感激的,若不是东临提醒,或许他现在也会和别的驸马一样,变得醉生梦死。 公主心中欢喜,宫里谁不羡慕她嫁了一位好夫君,不仅才学出众,对她也很好,如今他们膝下已经有三儿一女。 黎耀楠听得目瞪口呆,这才是真正的三年抱俩。 旧友重逢,自然是大醉酩酊,李家长子跟黎熙年岁相当,很快就玩儿到一块儿。 黎耀楠心中纠结,不知该不该实话实说,他家小子实在不是一个省油的灯。 李明章毫不在意,他相信黎兄教导的儿子,绝对不会坏到哪儿去。却不知,李泓煜有身份,黎熙有头脑,两个坏到一块儿去,是多么令人头疼的一件事儿,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这话不仅是说说而已。 八月初六是黄道吉日,黎耀楠以乔迁新居的名义大肆宴客,请的都是老熟人。 林以轩忙里忙外,务必要把黎府第一次宴请做得漂漂亮亮。 只是他们都没有想到,这一次前来道喜宾客居然挺多,认识不认识的均想借此机会结交,就连皇子府中也派人送了贺礼。皇上更是在宾客满盈的时候,从宫中让人传来旨意,送了不少赏赐。 王公公往那一站,满屋哗然,随着他念完圣旨,一件件精贵的物品被人抬了上来。 黎耀楠领旨谢恩,周围的恭贺声一片。不是没有人眼红嫉妒,然而黎耀楠深得圣心,皇上的态度摆在那,谁又敢在这个当口找茬。 这一次乔迁大喜,黎耀楠以一种强势的姿态,进入京中显贵的视线,再也不会有任何人胆敢小看,众人纷纷开始猜测,黎大人这一次会被皇上分派到什么职位。 没有疑惑多久,中秋节过后,黎耀楠的调任文书到了,一跃两级升任为正三品通政使司,这可是真真正正的实权职位,皇帝的近身大臣,各处所呈奏折,必须要经过他的手才能抵达御前。 一时之间,黎耀楠风头无两,尽管他只是一位三品官,但朝中的一品大员,谁不给他几分面子,黎耀楠年轻有为,如今正值壮年,谁知他将来还能走多远。 至于从前有过节的人,此一时彼一时也,能交好的,黎耀楠会缓和关系,不能交好的,干脆得罪到底。 不知不觉中,黎耀楠恍然发现,他手中的人脉,其实也不少。

上一篇   118118

下一篇   1201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