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8118

四月初,黎耀楠终于任满,一晃眼他在云南竟然待了将近八年,看着云南欣欣向荣的景象,一种自豪的情绪油然而生,这一块土地是他亲手打造出如今的盛况。|| 黎旭也从两岁稚子变成了翩翩少年,孙瑞思将他教得很好,言行举止进退有度,看起来越发沉稳,大事小事方面也能给黎耀楠搭把手。 “父亲。”黎旭迈步从屋外走进来,唇边噙着一抹浅笑。 “嗯!今日功课学得如何?”黎耀楠对于长子简直不能再满意,指了指身旁的位置,让他坐下说话。 黎旭笑着说道:“今日功课已经完成,师傅说两年以后,可以下场试试看。” “你自己拿主意就好。”黎耀楠在这些方面从来不会逼着孩子,能长成什么模样,他只会进行引导,却不会从旁干涉。 黎旭思索了一会儿,回答道:“孩儿想再等等看。” 黎耀楠心中了然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打趣道:“怎么?还想弄个小三元?” 黎旭羞涩地笑了一下,轻轻颔首:“父亲当年是探花,孩儿定不会输给您。” “有志气。”黎耀楠点头赞道,心中忍不住感叹,古代的孩子真TM早熟,想当年他十岁的时候,还在爷爷的棍棒教育下满屋乱串。 “孩儿定不会让您失望。”黎旭微微扬起下巴,眼中闪过一抹坚定。 黎耀楠见他跟个大人一养,心里很没成就感,转而说道:“有空管管你弟弟,这小子越来越不像话。” 黎旭俊朗的面容扭曲了一下,整个人都蔫了下来,垂头丧气道:“孩儿知道了。” 黎耀楠百思不得其解,明明是同母所出的孩子,为何区别那么大,提起黎熙,他就忍不住头痛,混世魔王就算装得再乖也改不了他惹是生非的本性。 “他最近可又闯了什么祸?”黎耀楠淡淡的问道,心中很有些忧虑,如今在云南还好说,孩子闯祸他能兜得住,若是回了京城,他只怕孩子会惹出大麻烦,小时候再不教育长大就晚了。 黎旭面色不岔,闷闷道:“没有,二弟最近很乖。” 黎耀楠嗤笑一声,黎熙能乖就鬼了,不过他在自己面前确实很乖,若不是刘大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找他告状,他还从来不知道,自家儿子竟然那么大本事,差点将人家房子都给放火烧了。 父子两正在说着话,一个下人急匆匆地前来禀告,刘知州上门求见。 黎旭心头一紧,暗自为弟弟祈祷,千万别有他什么事儿。 黎耀楠眉眼一挑,横了儿子一眼:“跟我出去看看。” 刘知州愁眉苦脸,在花厅里来回走动,一看见黎耀楠出来,急吼吼地说道:“黎大人,您可千万要为下官做主。” 黎旭心里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,他刚才的担忧很快应验。 “黎大人,我家就一根独苗,求求您大发慈悲,一定要救救他,求您家的二公子放过小儿吧。” 黎耀楠皱了皱眉,这样的情况他不是第一次遇到,他觉得自己给儿子擦屁股似乎已经成了一种习惯,轻言安抚道:“刘大人别激动,有话慢慢说。” “不激动,下官怎能不激动。”刘大人火急缭绕,全然忘记他面前的是上官,急忙说道:“孩子骑马去了山里,几个时辰还没回来,下官已经派人去寻找,他们这才多几岁,竟然胆敢以身犯险,若是有个三长两短,下官家中可就绝后了,黎大人下官求求您了,别让您家孩子出来祸害人了。” 黎耀楠心情不悦,自家孩子他可以骂,但若换成旁人,他心里绝对不高兴,淡淡道:“本官这就派人出去寻找,刘大人请回吧,熙儿好端端的出去贵府作客,如今居然不见踪影,贵府的侍卫还望刘大人好生管教。” 刘知州神色讪讪的,他刚才也是心里着急所以才口不择言,只是几个孩子跑出府,这能怪得了他吗,侍卫被下了泻药如今还下不了床,罪魁祸首当属黎家二公子。 黎耀楠其实也急,这孩子胆子越来越大,简直反了天了,急忙召集所有侍卫,又派了衙役出去寻找。 黎旭小心肝怦怦直跳,暗自为弟弟默哀了一把,这一次他也保不住弟弟了。 林以轩得到消息,第一时间去了黎熙房中搜寻,前几日夫君赏给他的十箭连弩,还有去年送他的一柄小剑,果然不再屋内。 林以轩气冲冲地找到夫君,都怪他不好,怎能送给孩子危险物品。 黎耀楠摸摸鼻子,当初送孩子小玩意夫郎也是赞成的,只不过夫郎若是生气,错的肯定是他,急忙安抚夫郎的情绪:“别担心,那孩子精明着呢,出不了什么大事。” 林以轩眉头紧锁:“我又怎能不担心,熙儿如今才七岁,遇见野兽怎么办。” 黎耀楠心里发了狠,这一次黎熙回来一定要严加管教。 傍晚的时候,黎府聚满了人,他们不敢找黎大人麻烦,全部把矛头对向刘知州,若不是刘家公子生辰宴请,孩子也不会失踪。 刘知州叫苦连天,打心底里觉得,黎大人的二公子简直就是一个祸害。 一干人急了不行,随着时间一点一滴流逝,他们越等越心焦,晚上的时候,侍卫们终于带着孩子回来了,一个个脏得不像话,兴高采烈讨论着今日的战绩,丝毫不知自己做错事。 黎熙回到府内,一看见前面这架势,立马升起了退缩之意。 各自的家长抱着孩子仔细查看,一丁点大的伤口,都让他们心疼半天,不过总算是平安无事。 好不容易送走不速之客,黎耀楠这才看向儿子,准备收拾自家的熊孩子。 黎旭给了弟弟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,他心里其实也以为,弟弟应当受点教训。 “父亲、爹亲。”黎熙见状不妙,扬起大大的笑容,甜甜道:“孩儿今天可孝顺了,特意为爹亲打了狐狸,还有野兔呢。” 林以轩心中一软,孩子没事他就放心了,再看孩子脏兮兮的模样,哪里还舍得责罚,急忙道:“有没有受伤,快让爹亲看看,你这孩子也真是,如果遇见危险怎么办。” “爹亲放心,孩儿本事大着呢。”黎熙过了这一关,忍不住得意起来:“多亏孩儿教导有方,咱们才收获颇丰,若不是为了狐狸,孩儿早就回来了。” “是吗?熙儿本事真大。”黎耀楠笑着说道,笑意不达眼底。 黎熙暗叫一声糟糕,父亲可没爹亲好糊弄。 “爹亲。”黎旭可怜兮兮的看着爹亲,只希望他可以帮忙求求请,心里十分不满的父亲的铁石心肠,从来不吃他撒娇耍赖这一套。 “你叫祖宗都没用。”黎耀楠拎起儿子,在他哭爹喊娘的叫唤中,径直去了外院。 黎旭眼睛一闭,心知弟弟一顿家法少不了。 林以轩笑了笑,虽然心疼孩子,但在管教方面夫君若要实行家法,他却从来不会插手,只要不在他眼前执行就好,否则他怕自己忍不住,那孩子实在太皮了,受点教训也好,小时候就胆大妄为长大还得了。 黎耀楠抓住儿子,“啪啪啪!”就是一顿爆炒红烧肉。 “哇——”黎熙哭了上气不接下气,心中对父亲很埋怨,他都哭得这么惨了,父亲竟然还那么狠心。 “知道错了没有?”黎耀楠冷冷看着他,对于孩子能屈能伸的态度,他其实非常赞赏,只可惜这份心思没有用在正道上。 “知道错了。”黎熙抽抽噎噎的回答,到底是个小孩子,哪有不怕疼的。 “错哪儿了?”黎耀楠挑挑眉,这话他听过无数遍,黎熙就是那种典型的积极认错死不悔改。 “不该挑唆他们去山里。”黎熙怯怯地看了父亲一眼,认错极其爽快。 “还有呢?”黎耀楠面无表情,看他能掰出什么花样。 “不该给侍卫下泻药。”黎熙仔细想过了,这事肯定瞒不住父亲,还是坦白从宽好。 “还有呢?” “不该让家人担心。” “还有呢?” “还有......不该偷了人家的马。” “你还学会偷东西。”黎耀楠不自觉地提高音调,怒火蹭蹭蹭地往上冒。 黎熙立马闭紧嘴巴,满心懊恼,他以为父亲已经知道了。 “还有呢?”黎耀楠毫不掩饰自己的怒火。 黎熙真的快哭了:“没有了,没有了,孩儿知道错了,哇,父亲不疼我了,我是没人疼的孩子了。” 黎耀楠气结,蹙着眉道:“闭嘴,你跟谁学的这一套?” 黎熙乖乖地站稳身子,屁股还隐隐作痛,他觉得在父亲的五指山下,自己的十八般武艺全部失去效用,眨巴着大眼诚恳道:“父亲,孩儿真的知错了。” 黎耀楠懒得看他,对于次子他现在已经彻底绝望,这小子若是能悔改,母猪都会上树了,仔细思索了片刻,他认为堵不如疏,这孩子已经定性,真让他改了自己的本性,未必是件好事,淡淡地看着自家儿子:“你今日只做错了一件事。” 黎熙一愣,瞪圆了眼睛,父亲不会吃错药了吧。 黎耀楠没好气地拍了他一把掌,怒道:“蠢货,有本事犯错,没本事掩护,还让人家找上门,你要记得,万事要量力而行,犯错可以,别让人给逮到,你瞧瞧你都干了些什么,有本事你把尾巴给我擦干净。” 黎熙嘴巴张得很大,下巴险些没掉在地上,说话都开始结结巴巴,咽了咽口水道:“父......父亲的意思是......” 黎耀楠瞪他一眼,教训道:“你有本事惹祸,就给我做得天衣无缝,别让老子跟在后面擦屁股。” “可是......”黎熙的心里很纠结,父亲不是应教育他,惹祸是不对的吗?其实他今日只是贪玩,并不认为自己有错,但是面对这样的父亲,不可否认,他心里有些窃喜觉得自己好喜欢。 “没什么可是,从明日起不许出门,跟在我身边学习处事之道,你要记住,有些错误可以犯,有些错误不能犯,回了京城以后,你若还敢如此行事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 “咱们要回了京了吗?”黎熙眼睛闪闪发亮,转而又涌出浓浓的不舍,要和小伙伴们分开了。 黎耀楠淡淡看着他:“调令就在这几天,别打什么歪主意,你给我好生在家中待着。” “是。”黎熙垂下脑袋,蔫蔫地应了一声,他明白只要父亲发了话,自己绝对别想偷跑。 次日,黎耀楠挨家挨户给人道歉,顺便帮儿子付了偷马钱,家中有个熊孩子,他感觉自己非常不好,简直心力交瘁,教育孩子比他在衙门办公务还难。 之后的几天时间里,黎耀楠将两个儿子带在身边,教导他们厚黑之学。 黎熙从开始的蔫了吧唧,变成后来的兴致勃勃,看向父亲的目光崇拜的不得了,小小的心里自以为了解,难怪他总斗不过父亲,原来父亲是高手,他以为父亲的手段非常值得学习。 黎旭深思了又深思,听完父亲的讲解,他会仔细琢磨,然后从各个方面深入,回想父亲处理公务时的手段,自觉得收获良多。 半个月后,黎耀楠的调令下来了,命他月底回京述职。 夫夫两对此并不以外,林以轩早就打点好行礼,这一次离开,恐怕再也没有机会回来,他们先去了一趟益州道别,拜见了林母与大哥,回来后又在府中大摆宴席,一直拖到五月二十八,这才启辰回京。 离开的时候,云南百姓十里相送,激动了不少人都哭了,山货,特产,百姓们争先恐后送给敬爱的黎大人。 黎耀楠心中伤感,怀着不舍的情绪,一行人离开了云南境地。 黎旭和黎熙第一次经历分别,脸上的欣喜很快被伤感替代,只余下浓浓的不舍。 林以轩同样难受,京城这个地方他是一点也不怀念,看着身旁的夫君,心情才略为舒缓。 黎耀楠轻轻搂住夫郎:“有我在,别怕。” 林以轩眼眸暗了暗,紧紧依靠在夫君怀里,如果三年前他还有所迟疑,那么今时今日他已经万分肯定,夫君猜出了他的秘密。 “我不怕,我只担心皇家争斗会牵扯到你身上。”林以轩轻声说道,目光闪过一抹忧虑。 黎耀楠笑了笑,眉宇间自信飞扬:“你还不相信我吗?” “我相信。”林以轩柔和地注视着身边爱人,夫君在云南创造了不少奇迹,他又怎会不信夫君,然而,上辈子的这个时候,太子已经倒台,今生的变化太多,他预料不出未来,心里又怎能不忧虑。 黎耀楠刮了一下他鼻子,笑着道:“放心,夫君定会给你挣个一品诰命。” 林以轩被他逗笑了,夫君从来都这样体贴,为他担去所有烦恼,从来不会探问他的任何秘密,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感动不已,仿佛只要在夫君身边,他就可以真正安心,变得无忧无虑。

上一篇   117117

下一篇   1191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