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7117

回到自己的院子,林致远将仅剩的东西一收拾,毫不留恋迈出景阳侯府大门。(.) 几年没有回来,景阳侯府没有任何变化,依然那么显赫,那么肮脏,父亲续娶了新夫人,大房二房仍旧斗的厉害,如今或许还要加上三房,七妹在太子府中地位稳固,现在已经生了两个儿子,四妹虽然是六皇子正妃,膝下却是除了一个女儿再无所出。 大伯左右逢源,二房三房各占一边,太子对七妹的宠爱助长了父亲气焰,只可笑局势明明岌岌可危,他们竟然毫不自知,仍旧如往常一般耀武扬威。 林致远唯一的想法,便是要将自己摘出来,至于景阳侯府的死活与他又有何干系,他只为母亲感到不值,父亲和离不到一年又续娶了新夫人,整个景阳侯府再无一丝母亲与弟弟的痕迹,真真令人心寒。 第二日早朝过后,林致远御书房求见,恭敬地递上辞官奏折。 皇上蹙了蹙眉,心中略为不喜,云南日前大获全胜,此时准了他辞官这让将士们怎么看:“林大人年轻有为,正是为国效力的时候,为何突然想辞官?” “启禀皇上,臣能力微薄,难当大任,请求皇上恩准。”林致远满脸涨得通红,憋的,学不来黎耀楠唱作俱佳,只能让自己看起来更老实。 皇上心里不高兴,他倒是想准了他的奏,问题是形势不允许,若没有一个合适的答案,难以跟将士们交代。黎耀楠正是算准了这一点,才敢让大哥递上辞官的奏折,要不然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。 林致远大气都不敢喘,第一次前来御书房,他心里还是很紧张,为了母亲与夫郎,他觉得——拼了! 皇上表情淡淡的,看不出任何喜怒:“林大人下去罢,今日辞官,朕只当不知,林侯想必也不会应允。” “皇上。”林致远表情悲切,目光坚定:“自古忠孝两难全,微臣只愿卸甲归田。” 皇上面色沉了沉,这句话的信息量太大:“林大人此言何意?” 林致远闭嘴不言,他可以跟皇上告黑状,却不能说景阳侯府任何错误,否则他就是不孝,会被千夫所指,诚恳道:“皇上,微臣的夫郎与母亲,现已在云南定居,微臣只愿卸甲归田远离京城。” 皇上沉思了一会儿,倏然想起:“你是黎卿家的大舅哥儿。” 林致远擦了一把冷汗,没想到皇上竟连这个也记得,黎卿家和林大人亲疏之别要不要明显,恭敬道:“是!” 皇上心念一转,气得笑了起来,定定注视着他:“黎卿家给你出的馊主意?” 林致远吃了一惊,背上惊的冷汗直冒,硬着头皮道:“微臣是真想辞官。” 皇上面无表情:“那朕允了你如何。” 林致远有苦说不出,心里把弟夫骂了个遍,皇上哪有那么好糊弄,想了想道:“微臣只愿行兵打仗,父亲他们......微臣只效忠皇上。” 皇上目光暗了暗:“你倒是会说话。” 林致远选择赌一把,他记得黎耀楠曾告诉他,皇上不喜欢被人蒙骗,君臣之道贵于诚,目光逐渐变得坚定:“微臣也是实话实说,弟夫曾经说过,咱们是皇上的臣子,安守自己的本份即可。” “好一个安守本份。”皇上缓缓笑了,这话他倒是相信。 林致远刚刚松了口气,只听皇上又道:“安守本份还给你出馊主意,本想晋升他为按察使司,如今还是算了罢。” 林致远被噎了一下,皇上心情却是好了很多,看见别人难受,他就舒坦了,黎卿家的官位,还是等等在升吧,居然胆敢揣摩圣心,确实要给他一点教训。 “皇上圣明。”这几个字吐出来,林致远憋得难受,弟夫的官位为被他黄了。 皇上心里高兴了,态度也随意起来:“说吧,景阳侯府又有何事?” 林致远受宠若惊,心里犹如惊涛骇浪,从未想过,皇上对弟夫居然如此宠幸,林致远没有丝毫犹豫,他决定实话实说:“父亲让微臣停妻再娶。” 皇上挑了挑眉,淡淡道:“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本是应当。” 林致远有条不紊地回答道:“微臣之妻乃母亲做主,三媒六聘纳入府中,如今小儿已经两岁,父亲要孝顺,母亲同样要孝顺,然则,父亲有庶子,有继母,眼下又即将有嫡子,母亲却只有微臣一人,为了孝顺母亲,微臣只能辜负父亲的一番好意。” “黎卿家教你说的?”皇上淡淡的问道,这话听起来像是黎耀楠的风格。 林致远沉默了,觉得压力很大,皇上对弟夫似乎非常了解。 皇上轻笑了一声,如此刁钻的狡辩,除了黎卿家还有谁能想得出来:“说说云南的近况吧。” “云南一切很好,梯田全面开始耕种,商业税目前也提上日程,战后一些地方如今正准备重建,弟夫......”林致远咬了咬牙,一鼓作气地说道:“弟夫抄了巡抚一脉不少富商的家,所得钱财三成上缴国库,五成用于建设,还有两成在衙门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 皇上的情绪很复杂,对于黎耀楠他是相信的,然而被一个臣子猜透心思,他又觉得很不高兴,只是想起云南这场战事,想起黎卿家之前的提醒,他心里有些歉疚,深深地看了林致远一眼:“行了,你下去罢,即日启程上任,其他事情不必理会。” “谢皇上。”林致远又惊又喜,只要跟皇上备报过,他可以光明正大拒绝侯府,上任之后,京城的一切事情与他无关,以后纵然有什么祸事,想必也牵扯不到他身上。 皇上叹息了一声,难得景阳侯府还有一个明事理的人,近几年随着皇子长大,下面的臣子蠢蠢欲动越来越不像话,待他百年之后,又如何放得下心,太子...... 他那样宠着太子,从小给他太子之位,也不知是对是错,皇上第一次觉得迷茫了。 罢了,他现在的老骨头还能多活几年,还是再看看罢。 隔日,皇上的圣旨下来了,林致远片刻也不耽误,立即启程返回云南,景阳侯府得到消息的时候,他已经走出京城二十里,气得林三老爷直跳脚,大骂林致远不孝。 随后,皇宫里很快传出风声,按照林致远的话照本宣科,不孝母亲,不孝父亲均是不孝,林大人为了孝顺母亲,特意求了皇上恩准,从此与景阳侯府划清界限。 林致远这话不合规矩,然而又在情在理,旁人说不出他什么错,毕竟他可是为了孝顺母亲才去求的皇上。 景阳侯府息声了,不管他们怎样愤恨,怎样咬牙切齿,这个哑巴亏他们只能吃定了。 恍然间,林大老爷回忆起,打从哥婿上京,景阳侯府的名声一路下滑,似乎就没出过什么好事,简直是一个扫把星。 就连林致远也没想到,皇上会帮他把尾巴扫干净,从此以后彻彻底底和景阳侯府再无联系。 皇上心中其实也有考量,林致远是连将军的徒弟,这事有利有弊,皇上想在连家军安插人手,林致远是最恰当的人选。只要将黎耀楠握在手中,他不怕林致远不听话。 衡治之道,莫过于此,皇上心里门清得很,他此举也不过是顺着林致远的要求,斩断他最后的退路。 不少人笑话林致远傻,然而,子非鱼焉知鱼之乐,林致远万分感激着皇上的用心,发誓要肝脑涂地。 不管怎么说,皇上都是赚了。 黎耀楠若是知道这事儿,肯定会在心中赞叹,大BOSS不愧是大BOSS,帝王心术运用得炉火纯青,想当初他也跟大哥一样,差点被皇上卖了还感激涕零。 林致远风尘仆仆回到益州,看见熟悉的景象,看见儿子与夫郎,看见热泪盈眶的母亲,他的心,突然就安定下来,我心安处即是家,相比起从小长到大的京城,益州更让他觉得温暖,像一个真正的家。 林景泓有些认生,一年多没有见过父亲,早已不记得父亲的模样。 杨毅轻轻碰了碰儿子,指着林致远说道:“这是父亲。” 林景泓眨了眨眼,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:“你是英雄吗?” 林致远愣了愣,不知如何解答,他又不是黎耀楠,哪有那么厚的脸皮自卖自夸。 “噗哧。”杨毅笑了起来,乐道:“九哥家的小崽子,整天对着泓儿说,他父亲是打胜仗的大英雄,你要是不承认,儿子可不认你了。” 林致远将儿子抱起来:“长大后父亲带你领兵杀敌。” 林景泓咯咯笑了,扬起胖乎乎的双手握拳:“我也要当大英雄。” “好!我儿子将来一定会青出于蓝。” 杨毅眼眶泛红:“快进屋吧,瞧你累的,先去梳洗一下,饭菜已经准备好了。” “幸苦你了。”林致远一手抱着儿子,一手拉住表弟。 “不幸苦,只要你能安全回来,我一点也不幸苦。” 林母看得不高兴了,干咳了两声,打断他们的缠绵,儿子这是典型的有了媳妇忘了娘。 林致远面色尴尬,急忙给林母请安。 林母白他一眼,倒也不是真的生气,经过刚才这一出,久别重逢的激动散去许多,眼中的泪意逼了回去,笑着道:“进屋吧,站在门口像什么样子。” 杨毅抿嘴浅笑,他和林致远一左一右扶住林母走向屋内,整个林府因为男主人回来了,变得生气勃勃。 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 林致远回来的时候,朝廷的圣旨也到了,黎耀楠满心纳闷,他原以为这一次战后论功行赏,肯定会有他的份,毕竟他这次劳心劳力付出不少。 谁知...... 论功行赏的圣旨下来了,却不是颁给他的。 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兹有黎林氏贤良淑德,为国为民......册封为三品淑人,赐黄金千两,玉如意一对,青花底琉璃花樽一座,青鹤瓷九转顶炉一座,喜鹊闹梅这扇屏一座,东珠二十颗,钦此!” 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 “谢皇上。”林以轩云里雾里,恭恭敬敬接着了圣旨,惊喜来的太过突兀,令人不可置信,他竟然被皇上册封为诰命。 “恭喜黎大人。”顺公公笑着道喜,他和黎耀楠也算是老熟人。 “多谢顺公公,屋里请。”黎耀楠很快高兴起来,看着夫郎的笑脸,他觉得比什么都值。 顺公公从善如流进了屋,将京中的事情详细道来,尽管这一次论功行赏没有黎大人的份,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黎大人简在帝心,夫郎的诰命比他还要高一品,打好关系总没错。 黎耀楠听后很无语,大哥实在太没用,竟连皇上也忽悠不住,还将他给卖了个彻底。 林以轩偷偷笑了,嗔了夫君一眼,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狡猾吗? 黎耀楠捏了捏他的鼻子,就你调皮。 次日,黎耀楠大摆宴席庆贺,其他官员对此表示万分不解,从没见过哪位大人,夫郎得了诰命,竟比他自己升官还高兴。 回京后,顺公公还用此事跟皇上说笑,黎大人疼爱夫郎,果然名不虚传。 皇上摇了摇头,心中有些好笑,其实他早该有所预料,黎卿家的品性从来都跟旁人不一样,这一次没有给他升官,一是黎卿家升职太快太打眼,二则是他想黎卿家早日回京,在外历练了几年,回来正好为他所用,升官的话,京中的职位不好办,黎卿家的根基浅薄,晋升的太快在京里没有任何好处。 时间在不紧不慢中流逝,这两年黎耀楠将云南治理得很好,商业税在云南境地全面实施,每年上缴国库的银子可跟江南比肩。 至于碍眼的黄大人也让他调得远远的,当时黄大人激动的哭了,经过一番勉励才又振作起来,发誓要当一位好官,做给黎大人看。 另外黎有信的前程,黎耀楠早就安排好了,为他扫平了一切障碍,无论将来自己在不在云南,五年之内,黎有信不会遇见任何麻烦,也没有任何隐患。 黎耀楠心里隐隐有种预感,他回京的日子快到了。

上一篇   116116

下一篇   1181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