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6116

时光飞逝,转眼又是一年春。() 边关的战事即将进入尾声,大晋军队不仅将羌族彻底赶出云南,由于连景辉和赵参将的争斗,更是把他们逐出边境五百里。 这一仗羌族打得很辛苦,如今不是他们想停就能停。再怎么后悔也无济于事,贪婪让他们初尝甜头以后愈发野心勃勃,胜利蒙蔽了他们的眼睛,直至今日眼见大晋军队还要继续攻打,羌族又惊又怕这才真正认清形势。 半个月后,羌族递上降书,朝廷很快派了官员前来谈和,签下一系列不平等条约,岁岁纳贡年年朝拜,战争彻底结束。 云南境内一片欢庆,我军大获全胜的消息,飞一样传遍大晋每一个角落,接下来就是论功行赏。 作为大晋将领,林致远也要班师回京,而这时,林以轩已经临盆在即。 林母和杨毅忧心不已,说实话他们并不希望林致远回京,云南的生活很安定,京城局势变化莫测,景阳侯府始终是横在心头的一根刺,他们怕林致远回京以后会受到刁难。 林以轩同样担心,这一次大哥立了功,景阳侯府又岂会轻易放过,不把大哥榨干利用完最后一点好处,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。 黎耀楠舍不得夫郎烦恼,笑着给他出起馊主意:“那还不简单,自古忠孝两难全,大哥当以退为进,前去皇上前面告黑状。” 林以轩眉眼一动,目光闪闪发亮:“说详细点。” 黎耀楠指了指自己脸蛋,凑到夫郎前面,厚颜道:“有什么好处?” 林以轩亲了他一口,红着脸,嗔道:“剩下的以后补偿你。” 黎耀楠唇边的笑意逐渐扩大,成亲快八年了,他的小夫郎还是这样容易害羞,让人爱不释手,当即也不隐瞒,把自己的顾虑详细道来。 赵参将所犯的错误何止一件两件,皇上却久久没有处置,黎耀楠隐隐猜测皇上是为了衡治,连家军势力过大,这一次在云南又立了首功,如果真将云南交给连家,皇上只怕就连睡觉也不会安心。 大哥出身景阳侯府,又是连家一脉,如果不打消皇上的疑虑总是会留下后患,黎耀楠向来只信奉,将一切的威胁扼杀在萌芽之中,用自身的前途赌人心,这样的蠢事傻子才会干。 大哥以退为进,正好一举两得,一可摆脱景阳侯府,二可在皇上心里留个名儿,无论大哥将来如何,至少让皇上不会太过防备。 林以轩听得一阵冷汗,夫夫两一商议,当天就给大哥去了信,请他过府一聚。 林致远由于要班师回朝,如今正在大理歇脚,接到弟弟的来信,急忙赶了过去,只以为弟弟要生了。 这一天他们商议了很久,林致远离开的时候面色比较沉重,他担心的比弟弟更多,连将军是他老师,他们之间的情份不能用利益来衡量,从未发现连家的形势竟是如此不妙,当今皇上还好说,但是下一任皇上呢,谁能保证下一任皇上依然能容忍连家的势力如此之大。 林致远回过头来,立马找到连景辉,目光中的担心尽显无遗,说了他的种种忧虑后。只见连景辉嗤笑一声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行动之间没有半分粗鲁,调侃道:“小林子居然长心眼了。” 林致远脸色一黑,他什么时候没心眼。 连景辉拍拍他的肩,眼眸变得暗沉:“安心吧,连家不会有事,我也绝对不会允许连家有事。” 林致远怔了怔,敢情就他自己白担心,他的政治觉悟果然还是不够高,要不然也不会让弟弟荒唐嫁人,母亲被迫和离,尽管弟弟错有错着嫁对了人,母亲和离以后日子过得更加松快,但是万一呢,万一弟弟嫁的不好,母亲和离以后没人撑腰,他又处处受到景阳侯府的掣肘,接下来的事情他不敢想。 连景辉淡淡看着他:“你只管领兵打仗就行了,其余的事情不用操心,令弟的计策不错,你那一大家子人确实要想办法摆脱,左右逢源不会有好下场。” “我知道了。”林致远神色淡淡的,心中隐隐有了一些明悟,再看这位相熟的师兄,哪像外界所传言的没脑子,如果真没脑子又怎会身居高位,恐怕这就是连家的自保之道,居然连他也被蒙在鼓里。 人都说连家男人粗鲁,女儿彪悍,谁又知这是不是故意做出来给外人看,难怪连家从来不出文人,哪怕娶了文臣的女儿,所生子弟也从来不走文臣的路子,原来如此...... 林致远彻底放下心来,暗暗想着京中的事,林三老爷到底是他父亲,然而相比起母亲和表弟,他的选择从来都只有一个,正如弟弟所言,反正父亲的孩子多他一个不多,少他一个不少。 林致远心里很快有了决断。 两天后,班师回朝的日子到了,林以轩依依不舍的送别。 林致远笑着让弟弟安心,京中的事情他自有分寸。 当天下午,吃过晚饭之后,林以轩正准备去花园走一圈,腹部突然传来一阵下坠的感觉,痛得他额头直冒冷汗,急忙扶住桌子。 “爹亲。”黎旭最先发现他的状况,小脸紧张得发白,上一次弟弟出生的时候,尽管他年纪还小,但当时的惊慌害怕,记忆尤其深刻。 黎耀楠心中一紧,很熟悉夫郎现在的情况,有了前两次经验,这一次显得没那么慌乱,有条不紊地吩咐下人去叫稳婆,烧热水,他则小心翼翼将夫郎抱入产房。 黎旭牵着弟弟,紧紧跟在父亲身后,听见产房内的一声声惨叫,嫩稚的脸上显露出不符合年纪的沉稳。 黎熙很乖,不吵也不闹,这个混世小魔王,仿佛知道什么似的,安静地偎依在哥哥身旁。 经历三个时辰,产房里终于传出婴儿的哭声。稳婆脸色有些不好,扯出一抹僵硬地笑容:“恭喜老爷,主君生了个双儿。” “好!赏!”黎耀楠心情大悦,三步并作两步冲入产房。 产婆心里松了口气,她还真怕黎大人不喜欢,干她们接生这一行,见过的事情不知凡几,许多富贵人家,生了双儿都不高兴,更有穷苦人家,刚生下孩子就卖了,像黎大人这样喜欢双儿的确实少见。 黎耀楠喜形于色,终于等来期盼已久的双儿,看着双儿小小的身体,心中一阵柔软,从此黎旭和黎熙又多了一项保护弟弟的任务。 林以轩一直睡到次日才醒来,发现生的是双儿,又是爱怜又是犯愁,不是每个双儿都有他这一般好运气,如果嫁得不好...... “干嘛皱眉?”黎耀楠笑着问道,越看孩子越喜欢,集齐了他和夫郎所有的优点,长大肯定漂亮。 “没事。”林以轩摇了摇头,眼中的忧虑散去一些,蹙眉道:“我只担心孩子的将来。” 黎耀楠轻笑一声,立马猜中夫郎的心思,不以为意道:“我还当是什么大事,明儿我就颁布一条家规,但凡黎家子弟,三十岁以后无子方可纳妾,女婿与哥婿同样。” 林以轩嗔他一眼,好笑道:“你这样孩子哪还嫁得出去?” 黎耀楠挑挑眉:“养他一辈子又何妨,以后家规多一条,女儿和双儿除了嫁妆以外,出生即办一份产业,只能由亲生子女继承,想要求取我家双儿,若没有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决心,我宁愿养他一辈子。” 林以轩目光柔和,心中微微一暖,嫁给夫君他是何其有幸,爱怜地看着身旁的婴儿:“好,咱们养他一辈子。” 夫夫两又说了一会儿话,为孩子取名为晨,没多久,林以轩就沉沉睡去。 黎耀楠对于家规并不是说说而已,其实他已经思考了很久,一个家族若想源远流长,没有一套规章制度肯定不行,他管不了子孙后代,但他会尽最大的努力,为家族创造出好的环境。 林致远回到京中,皇上论功行赏,升他为正三品指挥使司。 李都司同样升为指挥使,王参将则升为正二品总兵,唯有赵参将没有任何变动,然而皇上的不奖不罚,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奖励,赵参将心里明白,之前的事情算是过去了。 林致远心中默然,赵参将尽管只是三品官,但他在云南根基深厚,王参将纵然升为总兵,想要拿到实权恐怕也要费一翻功夫,或许这就是皇上的平衡之道。 不过无论他们怎样争斗,所有的事情与他无关,正如师兄所言,他只要安守本分即可,其余管他呢。 现在唯一令他心烦的,只有景阳侯府,果然不出弟弟所料,自己立功的消息一传来,景阳侯府道貌岸然的态度令人作呕,林致远想不明白,他们究竟哪来的信心,自己会乖乖地听话当一座傀儡。 林致远面无表情地听着父亲侃侃而谈,心中暗自思索,那封写好的奏折也到了呈给皇上的时候,他没耐心继续周旋,他想表弟,也想孩子了。 “我不答应,杨毅做妾可以,做妻简直就是妄想,吃我们的,喝我们的,侯府从小把他养到大,竟然还勾引我儿子,养他还不如养条狗,白眼儿狼。” 林致远淡淡看着他,心中不由得一阵厌烦:“杨毅是我夫郎,父亲慎言。” “我不答应,没上我林家族谱,就不是我林家媳妇,周家姑娘很好,你大伯已经说好了,过几日就会下聘,你给我安安心心待着,别学你那弟弟不像话。” 林致远冷笑,早知道父亲无能,听见他说的这些话,仍然感觉到一阵心寒:“我不会娶,要娶你娶,没事我先走了。” “放肆,放肆,你这个不孝子。”林三老爷气得暴跳如雷。 林致远懒得多看他一眼,刚出门就遇见了大伯父。 “致远啊,你父亲也是为了你好,周家姑娘确实不错,如果你实在不想娶,伯父帮你推了就是,何必伤了父子间的感情。” “多谢伯父。”林致远嘴上道谢,脸上却没有一丝动容。 “你这孩子。”大伯父有些无奈,又有一些宠溺:“行了,都依你,我会请太子殿下帮忙说合,不娶就不娶吧,只是也不能得罪了人家,改日你去道个歉。” “不去。”林致远软硬不吃,扔下轻飘飘的两个字,干脆利落地转身走人。 “你......”大伯父顿时气结,恨恨地盯住他的背影一眼,果然是个不孝子。 林致远嘲讽地勾起唇角,大伯父的手段,比起自家父亲高了不止一星半点,自己从前被蒙蔽,似乎也情有可原,这个地方真脏,恶心的令他片刻也不想多待。

上一篇   115115

下一篇   1171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