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5115

黎耀楠接到调令的时候,廉郡王与镇北侯也到了,大家几乎全是熟人,互相寒暄过后,衙门里大摆宴席给他们接风洗尘。(.) 再次看见黎耀楠,廉郡王颇为感叹,几年时间不见,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成长如斯,林致远也成亲生子,岁月果真不饶人。 “叹什么气,感叹自个老了吗?”连景辉笑着打趣,粗狂的模样和斯文沾不上边,但就他这样子,偏偏和廉郡王相交莫逆,林致远也是沾了他的光才能和廉郡王府搭上关系。 “确实老了,去年孙儿满岁,正想和你家做个娃娃亲。”廉郡王似假还真的说道,唇边嗪起一抹笑意。 “行啊,我家儿子今年八岁,孙女还不知在哪,只要你孙子等得及,娃娃亲就娃娃亲谁怕谁!”连景辉很光棍地说道,屋里不少人都笑了起来。 廉郡王被噎了一下,觉得跟一个无赖斗嘴实非明智之举,连家女儿个个彪悍,真当自己稀罕呢。 有了这一个插曲,宴席热闹起来,镇北侯的存在感极低,人家说啥就是啥,他知道若不是儿子尚了驸马,皇上肯定不会给他分派差事,看见黎耀楠步步高升混得风生水起,他心里隐隐有些后悔,他记得儿子跟黎耀楠仿佛是同科进士,只可惜儿子却因为驸马的身份从此与仕途绝缘。 如果...... 镇北侯苦笑一声,世上哪有那么多如果,儿子如果没尚驸马,他又如何会袭爵。 “侯爷。”黎耀楠见他看着自己,回以淡淡一笑。 镇北侯心中苦涩,看着眼前的青年俊才,儿子若能走上仕途,一定会跟他一样出色吧。 宴会过后,黎耀楠接到调令公文,立即走马上任。 这一次云南大换血,有人欢喜有人忧,杨县令连升两级,终于成为正六品官员,乐得他找不着北。 黎耀楠心情很愉悦,巡守道是一个好位置,二十五岁的四品官员古往今来屈指可数,他对自己的成绩很满意,他相信战争过后论功行赏,他的收获会更丰厚。 唯有赵参将脸色漆黑,旁人所有的欢喜,对他来说就像是一种嘲讽,嘲讽他失去皇上的信任,总督降至参将,其中的差落可想而知,为了将功赎罪,为了挽回皇上的心,赵参将这一次发了狠,战场上拼了命的赚功勋。 连景辉对此挑挑眉,互相攀比一般杀得更加勇猛。 敌方兵败如山倒,大晋军队确实以多欺少,连景辉旗下十万人马,赵参将又带来了十万人马,杀得敌军节节败退,一个月过后凤山领土被大晋收回。 捷报传入京城,皇上龙心大悦,而在这个时候,廉郡王的奏折呈上御前,黎耀楠筹集军需的举动,大大得到了皇上的赞扬,林以轩也在皇上面前挂了名儿。 黎耀楠牢牢将凤山把持在手中,借用职务便利,走了一些门路,很快将黎有信调来凤山就任县令一职,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,凤山百废待兴,正是赚取政绩的好时候。 旁人对他安插人手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这种情况在官场上很常见,更何况,黎有信乃前年的新科进士,担任凤山县令一职并不过份。 黎敬祥接到喜讯的当天,开了祠堂拜谢祖宗,黎氏终于出了一个人才,黎耀楠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四品官员,并且升官的同时还不忘帮衬族人,他以为黎氏崛起指日可待。 黎敬祥兴奋地大摆了三天三夜宴席,黎泰安心中愤恨,黎耀楠明明是他的儿子,为何便宜的却是旁人。 黎家现在的情况很不好,官场上从来都变幻莫测,黎耀祖打从马玉莲一事之后,在官场上受到不少排挤,如今几年过去了仍然是一个七品官,礼部尚书对他彻底放弃,黎家现在的日子是一天不如一天。 林以轩也在朝廷派了粮草后,日夜兼程赶往凤山,他想夫君了,很想,很想,战场上刀剑无言,哪怕明知夫君准备充足,可他还是忍不住担心。 黎耀楠拿他的小夫郎无可奈何,急忙骑马前去迎接,凤山如今乱糟糟的,他怕夫郎会吃苦。 林以轩这次轻车从简,只带了几个侍卫就出门,越是临近凤山他的心情越是迫切。 远远看见夫郎的马车,黎耀楠策马迎了上去。 “夫君。”林以轩掀开车帘,清脆的声音甜得腻人,充满思念的双眼紧紧盯住眼前的人,几个月不见夫君,他发现夫君似乎沉稳了许多,身上多出了一种淡淡的肃杀之气。 黎耀楠笑着伸出手来,看见夫郎俏生生的模样,下腹一阵涌动,突然觉得身边有他陪伴也挺好。 林以轩下了马车,笑逐颜开飞奔到夫君面前。 黎耀楠拉住他的手,轻轻一用力,将夫郎放在自己身前策马而行, “夫君。”林以轩在他的胸口蹭了蹭,感受着夫君的味道,心中只觉得一阵宁静。 黎耀楠紧紧搂住怀中的身体,温热的气息喷洒到夫郎颈项,只恨不得现在就将人给吃了。 两人回了临时居住的府邸,林以轩四下打量了一眼,目光中流露出一抹疼惜。黎耀楠笑着说道:“地方简陋,你多担待,大哥现在军中,预计过几日才能回来。” “我懂得。”林以轩轻声说道,近日大晋军队势如破竹,正是赚军功的好时候,他又怎会耽误大哥。 黎耀楠唇边浮起坏坏的笑容,回屋后,门一关,铺天盖地的亲吻如雨点一般洒落。 林以轩尽情回应着,双手环抱住夫君,不一会儿,屋里就传出一阵令人面红耳赤的□□。 黎耀楠狠狠将夫郎吃了个遍,无比庆幸自己是文官,带着家眷上任天经地义。 笑看着夫郎疲惫的脸庞,黎耀楠心满意足,让人送来热水,两人磨磨蹭蹭了一会儿,梳洗完,林以轩继续睡觉,黎耀楠出门办公务。 有了夫郎打理内宅,黎耀楠的生活质量直线上升,看得一干人等钦羡不已。 黎耀楠心中很得意,从不避讳自己和夫郎的关系,他让所有人都知道,他和夫郎之间鹣鲽情深,最好能闪瞎人的眼睛。 又打了一场胜仗,林致远从军中回来后,廉郡王正好要回京,十箭连弩的事情,他已经给皇上去了折子,无论赵参将多么忠心,行军打仗的本事有多大,廉郡王始终认为一个人的品行不好,身居高位只会祸害百姓。 皇上看了奏折,心中叹息一声,帝王之术在于平衡,原本他还想借用这一次军功,把赵参将的职位升上去,如今只能作罢。 一个月后,黎有信来了凤山上任,黎耀楠差不多已经将一切理顺,从旁指导了他一段时间,黎有信上手以后,黎耀楠领着夫郎回到大理。 巡抚一脉下台,黎耀楠毫不手软,借机抄了几个富商的家,所得钱财全部用于民间。 云南战事逐渐稳定,羌族又派了十万兵马前来支援,这是一场持久战,不过黎耀楠坚信,有赵参将和连景辉领兵作战,肯定不会再出什么岔子,这两个人争强好胜不是一天两天,其中的好处显而易见,两人都争着立军功,倒霉的只有敌军而已。 黎耀楠大刀阔斧整顿云南,从前一些坏的风气,务必要连根拔起。 潘大人心里酸溜溜的,说不出是痛是悔,云南战事爆发他正好去了山西,那时候他庆幸不已,自己可以避开一场战事,谁知不过几个月时间,局面来了一个大反转,云南官员该贬的贬,该调的调,他不仅升职无望,回来后还胆战心惊,生怕一不小心出个差错丢了头上的乌纱帽,黎耀楠大肆行动,他除了极力配合之外,哪还敢提反对意见。 贺知府盼了几年的升职,终于在皇上的一纸调令之下实现愿望,一次升了两级,就任云南奉天府尹一职,简直是天上掉馅饼,他原以为自己能升一级就顶破天。 黎耀楠大呼皇上为知己,对于贺大人的晋升表示万分欣喜,他们也算是老搭档,有了贺府尹帮衬,整顿云南会容易许多,至少没有那么多反对的声音。 贺府尹笑得像个弥勒佛,其实他真的有心大干一场,只是看见黎大人的架势,他决定还是暂避锋芒,跟在人家身后沾光就好,反正黎大人很能干,他又何必累死累活吃力不讨好,贺府尹贼精贼精的。 黎耀楠喜欢的就是他这一份精明。 黎旭和黎熙也在林以轩的要求下,将他们接了回来,两个小孩几月没见到双亲,黎熙抱着爹亲哇哇大哭,黎旭却变得懂事了许多,仿佛瞬间长大了一般。 黎耀楠又是内疚又是欣慰,看向长子的目光充满赞赏:“旭儿长大了。” 黎旭挺直腰板儿,心里很高兴,父亲的认同就是对他最好的奖励。 一家人终于团聚,府里多了不少欢声笑语,值得庆贺的是,林以轩又一次怀孕了。 黎熙知道要当哥哥,跟在林以轩身边跑前跑后,心里好奇得不得了,林以轩被他吵得头痛,干脆将他扔给长子教育。 黎旭心里很苦恼,当一个好哥哥不容易,情不自禁回想起,自己当初是不是也跟弟弟一样烦人。 黎耀楠对于古人的多子多福没什么概念,在他看来两个儿子已经足够,他希望夫郎可以生个女儿。 林以轩很快打破他的希望,双儿一般只能生下儿子和双儿,生女儿的几率为零。 黎耀楠并不失望,反而笑着说道:“我希望生个像你一样的双儿。” 林以轩瞪他眼,俊俏的脸庞泛起红晕,轻轻抚着平坦的小腹,其实他更希望生个儿子呢,双儿在这世道生活艰难,他舍不得让孩子受苦。

上一篇   114114

下一篇   1161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