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4114

日子并没有安静太久,三天后,敌军带着大队兵马强势来袭。|| 黎耀楠面色沉重,没想到敌军来的如此之快,瞭望着远方黑压压的敌方军队,说实话,如果东南大军再不前来救援,他也不知南泉还可以坚持多久。 林致远面无表情,状态好不到哪去,很明显,敌方大军已经和大队人马汇合,南泉所有将士加起来,只不过区区四万人,又如何抵挡得了敌方十万大军。 王大人整日看着东南方向翘首以盼,失望的情绪显而易见,心里急的坐卧不宁,然而时间不会等人,局势也不会因为他的着急有所改变,该来的总是会来,南泉的形势迫在眉睫,敌方大军很快兵临城下。 没有退路的时候,人的潜力无穷无尽,黎耀楠不得不承认,王参将虽然私心颇重,但对行军打仗确实有一套,逼得退无可退的时候,王参将心中发了狠,拼起来的那股狠劲儿,着实令人钦佩。 这一仗打得很艰辛,正面对敌,除了一道高高的城墙,南泉没有任何优势可言,人力的悬殊让我军伤亡惨重,整个城池都被一层愁云笼罩。 此时此刻,斯岩哪还看不出前几日是他中了计,心里恨得咬牙切齿,发誓定要报回此仇,随着我方人马一天天减少,敌军的攻势更加猛烈,处处尸横遍野。 连续五天,南泉的士兵不曾合眼,敌军运用车轮战术,让他们忙不停歇。 气氛一天比一天沉重,绝望的情绪涌上士兵心头,拼死一战的决心,让南泉上下团结一致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。 又坚持了三天,在漫长的等待中,东南大军快马加鞭派人前来报讯,还有一百里路程即将抵达。 黎耀楠高高悬挂的那颗心,总算有了着落,是他将大哥拉入战场,是他扔下孩子与夫郎,如果当真出了什么差错,后果他不敢想。 王参将和李都司终于露出笑意,他们没有赌错,胜利近在眼前,只要再坚持一天,这一局他们就赌赢了。 东南大军即将到来的消息,瞬间传遍南泉每一个角落,每个人身上都充满了干劲儿,眼中燃起希望之火。 “杀啊——”敌军来势凶猛。 “杀啊——”我军拼死抵抗,城墙上刀光剑影,血流成河,又一天的厮杀过去了。 次日上午,连景辉领着十万大军抵达南泉。 街上的百姓泣不成声,整座城池被一层浓浓的哀伤笼罩。 “小林子。”连景辉下马以后,首先给了林致远一拳,这个不省心的师弟,这一次给他出了一道大难题,天知道他为了赶过来,花费了多少心思。 “连将军。”林致远心中懊恼,面上却丝毫不显,只有身上的气息瞬间变得冷冽逼人。 黎耀楠乐呵呵一笑,没想到大哥还有一个别称。 一行人进屋之后,坐了不到一刻钟,外面的士兵飞速来报,敌军又开始了一轮攻打。 “妈的。”连景辉爆起粗口,头盔往脑袋上一套,气势冲冲出了屋,领着大军一挥手:“打开城门,给我杀出去。” “是!” 东南军士气高昂,回答得铿锵有力。 南泉第二次打开了城门,厮杀中的敌军吓了一跳,南泉在他们眼里就是缩头乌龟,如今大开城门,岂不是羊入虎口,绝对有阴谋。 还不及多做反映,大晋军队已经杀到。 这一场战争的结果不言而喻,东南军大获全胜,羌族采取车轮战式,每一波攻打只有五万余人,连景辉人多势众,南泉终于以多欺少了一回,杀了敌军一个片甲不留。 充满肃杀的军队威风凛凛,南泉城内的百姓高兴地大喊大叫。 “我军胜啦。” “我军胜啦。” “东南军是咱们的大救星。” 百姓们激动看着大军得胜归来,纷纷跪在地上磕头,眼中热泪盈眶,他们知道,这一次南泉是真的得救了。 当天晚上,县衙准备了庆功宴,一直热闹到半夜三更。 事后,连景辉狠狠将林致远责备了一顿,收到云南的求救信,他有些无语望天,简直不知说什么好,云南毕竟不是他的管辖范围,求他领兵出战,真亏林致远想得出,需知稍有不慎,整个连家军恐怕都会自身难保。 只是,师弟信中言辞恳切,字字句句危急万分,他又怎能置之不理,无可奈何之下好不容易弄来调令,紧赶慢赶总算没有来迟,师弟的胆子实在太大,此一战稍有差池后果不堪设想。 林致远嘲讽地勾起唇角,淡淡瞥了连景辉一眼,不置以任何言语。 连景辉语结,干笑了两声,坚决不会承认,他心中其实很兴奋,他看云贵总督不顺眼了很久,这一次可算是逮到机会落井下石。小师弟确实不错,啥事都想着东南军,父亲没有白疼他一场。 黎耀楠彻底松缓下来,安排百姓该干嘛干嘛,今年的春耕万万不能耽误,他坚信大晋军队一定会旗开得胜,根据小夫郎所言,上辈子这一仗似乎打了足足三年,如今有了大哥和东南军,他以为赶走羌族一年足以。 与此同时,云贵总督也开始收拢兵马,云南巡抚弃城而逃,他没必要继续等待,有了巡抚被黑锅,他相信自己的罪责应当不会太大。只是他没有料到,黎耀楠会压下巡抚出逃的消息,晚了整整七天才给他。 战场之上,分秒必争,七天时间听起来并不是很长,然而送信同样需要几天,赶去南泉也要几天,几个几天加起来,足够让总督失去所的先机,他的各种盘算皆成空。 南泉在黎耀楠的治理下,逐渐恢复生机,东南军又打了一次胜仗,百姓欢庆不已,只要一提起连将军,谁不称赞一个大拇指。 云贵总督作为一方封疆大吏,自有他的消息渠道,当他抵达南泉的时候,脸色黑得能拧出水来,东南军手也伸得太长了,还不等他兴师问罪,杨大人哭天抢地,南泉县总共发了十三封急件,为何总督现在才来,明明东南军的距离更远。 云贵总督脸色一变,心知是要坏事了,当他看见王参将的时候,更加确定了这一点。 王参将先跟总督行礼,然后才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末将接到急报,南泉形势危急,久等不见大人回信,还以为路上耽误了,故而自作主张带兵前来救援,还望大人赎罪。” 赵总督被他气笑了,连叫了三个好字:“王参将果真有能耐。” “大人过奖。”从他带兵救援的那一刻开始,注定和总督站在对立面,既然如此他又何须顾忌,淡淡道:“南泉胜利的捷报,下官已经快马加鞭发往京城,总督大人无需忧心。” 赵总督脸色瞬间一变,凶狠的眼神恨不得想要吃人:“王荣发你好得很。” 王参将得意地一笑:“当不得大人称赞,下官只是做了该做的事。” 赵总督被他轻慢的态度气得浑身颤抖,从来都未曾想过,云南竟会有事情超出他的掌控范围。 其实,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,赵总督也不知回忆起什么,脸色瞬间变得惨白,额头上冒出了大滴冷汗,由于这一次云南战事,失误最大的是他妻弟,所以他将消息压了下去,本想等巡抚逃走以后再上报,一来可以推卸自己的责任,二来可以将功折罪。谁知王参将居然提前将消息送入京城,他扣押奏折的这一举动,如今却成了铁板上的罪证。 赵总督现在只希望,他的奏折能比王参将的捷报快,否则他不敢想,皇上知道云南战事,会是怎样的雷霆震怒。 然而,这又可能吗?八百里加快急奏和他的奏折相比,谁会更快抵达京城,根本不需要思考答案显而易见。 赵总督一脸挫败,目光冰冷注视着眼前得意的人,狠狠地说道:“王荣发私调兵马,当按军法处置。”对付不了连景辉,难道他还不能对付区区一名参将。 “赵总督的意思是,王参将应当和你一样,对云南的战事视而不见?”连景辉嗤笑一声,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轻蔑。 “你......”赵总督勃然大怒。 连景辉挑了挑眉,不留任何情面:“本官早已上了奏折,该怎样处置自有皇上定论,赵总督还是顾好自己吧。” “不劳连小将军费心,咱们走着瞧。”赵总督恨到了极点,不过他心里很清楚,现在不是争辩的时候,要怎样打消皇上的疑虑才最重要,冷冷哼了一声,转头看向南泉县令:“带路。” “总督大人请。”杨县令惶惶不安,小心翼翼走在前面带路,按照他的私心来说,其实他更喜欢连将军,但是云贵总督也不能得罪,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,生怕一不小心会成为上官对峙的炮灰。 这边赵总督正绞尽脑汁思索,要怎样才能将功赎罪,那边皇上刚上完早朝,今日心情正好,明微书院的鱼儿已经上钩,将他们一网打尽那是早晚的问题,他已经等了几十年,不在乎继续等待一些时日,他如今有的是耐心。 而这时,宫门口却吵翻了天,一位士兵策马疾驰,一边跑一遍大声呼喊:“报——加快八百里急奏,云南战事大捷。” 此言一出,所有官员全部哗然,云南哪来的战事,又怎会大捷,为何不曾听人提起过,然而这样的事情又有谁敢说谎。 士兵翻身下马,交上自己的令牌,双手将捷报呈上。 宫门侍卫不敢有丝毫疏忽,急忙派人一道一道通传入宫。 不多时皇上身边的太监出来了,看见是军情奏折,片刻不敢耽误,急匆匆跑到御书房。 王公公接过奏折,打发小太监离开,想起近日朝中的政事,为了避免被皇上迁怒,王公公嘴巴转了几个弯,将捷报换成了急奏,恭敬道:“启禀皇上,云南八百里加快急奏。” 皇帝皱了皱眉,让他将奏折呈上来,仔细回想了一下,云南最近似乎没什么要事,看见奏折上熟悉的字迹,心中有些失笑,黎卿家讨好他的手段层出不穷,虽然并不令人反感,但他并不希望哪位官员徇私枉法,只希望黎卿家是真有大事。 皇上对这封奏折并不在意,在他看来云南真有什么事情,自会有巡抚和总督上折子,怎么也轮不到一位五品小官。 皇上摇了摇头,不紧不慢地打开奏折,只随意扫了一眼,脸色突然一变,心情瞬间晴转多云,细细将奏折看完,皇上已经处于震怒的边缘,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人扇了几巴掌,打脸,绝对是打脸。 皇上气得两眼发黑,当时就砸碎了手边的砚台,脸上的怒气毫不掩饰:“查,给朕狠狠的查!朕手底下养得一群好官。”刚才他还在想,云南的事情轮不到一个五品小官上折子,谁知立马就被“啪!地一声打在脸上,如果没有这封捷报,他要被瞒到何时。 皇上面色阴沉,显然气得不轻,黎耀楠的奏折很有技巧,先说了南泉的胜利,又说了巡抚的逃跑,还说了云贵总督久不见人影,发了十几封求救信,唯有林致远、王参将与李都司带兵前来,南泉打的不容易,恳请皇上派粮草。 客观的语调,如同以往的密折一般,没有任何添油加醋,然而正是因为如此,皇上心里才更加生气,如果黎卿家所言属实,云南糟成了什么样子,已经失去几个城池,他居然毫不知情。 皇上越是生气,脸上的神色越是平静,很快冷静下来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传廉郡王和镇北侯入宫。” “喳!”王公公很快退了出去。 皇上敛眉深思,心中隐隐后悔,不该没将黎卿家的提醒放在心上,云南的一场战事竟然逃走大批官员,当真可恨之极,他没有怀疑捷报的真伪,不过这样的大事也不能只听片面之词,必须派人前去查看。 廉郡王和镇北侯入宫后,皇上立马吩咐他们,即刻启辰前往云南。 各处官员的奏折,从来都是一层一层往上报,只有战报,将领可以直上奏折,如果总督是主将,那么八百里加急的奏折就只能由总督呈上,下面人的折子,同样要经过几道程序才能直达天听。 古代贪官那么多也正是这个原因,只手遮天的官员比比皆是,扣押奏折对于官员来说其实很正常,前提是不要被皇上发现,发现了也别出大错,否则你就惨了。 赵总督就是那个倒霉的人。 廉郡王和镇北侯走后没多久,云南的战报再次抵达京城,黎耀楠退居二线后,王参将就是主将,南泉的形势那么危急,他自然不会放过向皇上告状的机会,兵部尚书也乘机禀告,连景辉曾接到南泉的求救信,得到上官许可后领了十万兵马前去救援,由于交通不便,故而如今他才得到消息。 兵部尚书此言,也是为了先给皇上备报一声,免得到时候事情闹了出来,有人借机生事。 皇上心中很烦躁,赵总督是他的心腹,为的就是防备东南军,他知道连家忠心,然而作为一个皇上,他却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一家势力独大。只是赵总督实在太不争气,南泉告急那么久,他竟然还没派兵前去救援。 这时候皇上还不知道,云南这一场战争,主要是因为赵总督的大舅子失利,羌族才会一举从边境攻打进来,皇上现在只对赵总督行动缓慢有所不满,当然,他对连景辉更加不满,认为东南军越俎代庖手伸得太长,不过,他的这种情绪并没有维持多久,几日后,赵总督的奏折到了。 先跟皇上请罪,言辞诚恳真情切意,然后又禀告了巡抚弃城而逃一事,皇上眉头紧锁,跟黎耀楠所上的奏折相比,赵总督言辞之间的语气无论多么真切,总给人一种推卸责任之感。 有时候,有些事情,真的不能比,一比高下立竿见影。 皇上很快将事情复杂化了,如果赵总督无错,为何会推卸责任?连景辉的奏折到了以后,所有的答案全部揭晓。 皇上险些没气得吐血,此时他也不责怪连景辉越俎代庖了,东南军都已经抵达南泉,他的云贵总督却毫无音讯,皇上并不觉得自己瞎了眼,看重那样一个不负责任的总督,他只以为十几年的光景,让人变了,变的再也不是他曾信任的那个人。 皇上只要一想起,如果不是东南军及时抵达,南泉恐怕不保,心里就一阵气闷。 随着云南的折子陆续到来,皇上发现边境将领竟是赵总督的大舅子,心里哪还有什么不明白,他的云贵总督为了一己之私,竟然置云南百姓与不顾。 皇上悔痛万分,再看云南官员逃跑了一大半,当即大笔一挥,也不等廉郡王与镇北侯回禀,升了黎耀楠为云南守巡道,又提拔了不少官员,如今偌大一个云南官职空了一大半,如果不将职位安排上去,他怕云南没人治理。 与此同时,皇上更是贬了不少官员,除了云南巡抚斩首示众以外,其余弃城而逃的官员,全部判了流放,并且他们的九族之内永世不得为官。 这一惩罚,皇上相信会比斩首更加严厉,作为家族的罪人,逃跑的那些官员一辈子都不会好过! 至于赵总督,皇上终究高高举起轻轻放下,只贬了他为参将,现在跟王参将同一品级。廉郡王和镇北侯没有回来之前,皇上不会对他有太大动作,万事牵一发而动全身,赵参将哪怕万般不好,对他忠心这一条却足以抵过许多错处。 皇上这一震怒,震惊了整个朝堂,皇子们纷纷开始庆幸云南是一个贫瘠的地方,云贵总督又是皇上亲信,他们拉拢了几次被拒以后,为怕引起皇上怀疑,全部放下了这份心思,否则这一次朝堂风波,他们恐怕逃不了。

上一篇   113113

下一篇   1151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