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3113

随后两天,黎耀楠实现了自己的诺言,带着张小舟等人学习兵书。|| 第三天的中午,林致远的人马姗姗来迟,南泉百姓高兴的欢呼起来,也有人激动的喜极而泣,大街上热热闹闹挤满了人,军队路过的地方总能感受到百姓的热情。 “大哥!”黎耀楠率先迎了上去。 林致远翻身下马,指着后面两名身穿盔甲的将士,介绍道:“这两位是王参将和李都司。” “见过两位大人。“黎耀楠拱手行礼,杨县令和严校尉紧随其后:“见过三位大人。” 几人寒暄了几句,安顿好旗下三万士兵,黎耀楠很快告诉了他们南泉当前的形势,敌军上次元气大伤,尽管被他们击退,但是谎言肯定会被戳穿,之所以没有动作,他怀疑敌方的后继人马即将到来。 王参将脸色不好,没想到敌方竟然还有人马。 林致远似是了解他的想法,淡淡道:“东南军随后就到,日前我和师兄通了信,大人不必忧心。” 王参将面色稍缓,冠冕堂皇地说道:“林都司说得哪里话,本官乃朝廷将士,定会竭尽所能挽救南泉百姓。” 好一番大仁大义的话语,黎耀楠微微垂下眼帘,眼角的余光仔细观察着他们的神色。 林致远不以为意,能把王参将哄来不容易,否则也不会耽误这么久,嘴上笑着奉承道:“大人高义,下官钦佩。” 李都司不慌不忙地接口道:“咱们带来的人马虽然不多,但是末将以为定然可以抵抗至援军到来。” 王参将哈哈大笑,心中添加了几分底气:“李都司所言极是。” 黎耀楠脑子转了几个弯,心中隐约有些明了,李都司应当是自愿前来,王参将则是被大哥忽悠。 不过,不管他心里怎么想,既然来了南泉,王参将便没有任何退路,要不然总督那边肯定不好交代,所以他只能一条道路走到黑。 黎耀楠勾了勾唇角,是人就会有私心,他不信王参将不想往上爬,否则只凭他贪生怕死的神态,又哪会轻易被策反。 林致远面不改色,几人说了一会话儿,他便要求去城墙看看,如今敌方后继人马尚未到来,他们或许可以主动出击。 王参将思索了片刻,赞同了他的提议。 李都司自然毫无意义,富贵险中求,援军赶到之前,如果没有他们什么事,那岂不是既得罪了总督又没捞到好处,敌军现在元气大伤,正是趁火打劫的时候,心里对林都司的弟夫大为惊异,没想到此人竟然凭一己之力挽救了南泉的危局,确实是个人才。 “黎大人请。”李都司笑着说道,文将和武官牵扯不大,黎耀楠挡不了他们的路,聪明人只会交好,想必这次云南的战况传入御前,黎大人定会前途不可限量。 “几位大人请?”黎耀楠走在前面给他们带路,上了城墙之后,看见深深的壕沟与战火的痕迹,林致远只在心中感叹,弟弟还真是嫁对了人,以他的眼光来看,换了任何一位朝廷将领,恐怕也不会比弟夫做得更好。 几人稍一商议,很快定下攻打策略,黎耀楠彻底松了口气,很爽快地退居二线,他的主要职务是文官,总不能抢了人家立功的机会,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,这也是他在信中让大哥多带些人马过来的用意。 林致远手下的士兵太少,保不住南泉只是其一,其二则是枪打出头鸟,总督没有下令,他们却带兵前来,尽管立了功,但是他们违抗军令是实事,现在看不出弊端,等到几年以后种种坏处就会显露出来,没有哪个上位者会喜欢自作主张的将领,这是调兵遣将的大忌。王参将作为大哥和李都司的上峰,这个黑锅他背定了。 黎耀楠对此毫无愧疚,手上准备了两套方案,如果王参将不贪功,他会将事情的弊端抹平,不过以眼前的情况看来,似乎有些不可能,正好省了他一番事情。 林致远私底下告诉他,若不是为了多拉一些兵马,他此时定然早已赶到,王参将和李都司都是人精,让他掂量着办。 黎耀楠淡淡笑了笑,他不反对聪明人为己谋利,他自己也是其中之一,王参将和李都司这次可以前来救援,他心中是领情的,然而战事结束以后,其中的好处自有皇上嘉奖,大家也算是互利互惠,两清而已,值得交往就继续,不值得交往,他也并不亏欠旁人什么。 夜晚,大军休息够了,王参将、李都司和林致远,乘着夜色,领着三万人马兵分三路,通过密道前往敌军阵营。 黎耀楠安安心心镇守城池,时刻注意着敌军的动向,黎明的时候,敌军扎营的地方喊杀声震天,四处燃起了熊熊火光,城墙上的士兵兴奋不已,只恨自己不能亲身杀敌。 敌军将领大吃一惊,没想到南泉真有援军前来,斯岩心里后悔了,南泉不等于凤山,根本就是一块硬骨头,他不该贪功冒进,只领了五万兵马,便以为攻打南泉绝对会手到擒来。 林致远等人虚张声势,故意做出包围敌军的状态,从三个方向分头进攻。 斯岩不敢恋战,只觉得自己被敌军从四面八方包围,急忙下令撤退,他不知大晋总共来了多少援军,硬拼不是明智之举,心里的谨慎让他错过了发现事实真相的机会。 敌军撤退的很迅速,斯岩心中大恨,然而他已经错过一次,黎耀楠带人夜袭,次日又开城诱敌,让他折损了上万人手,如今他不敢再有丝毫差池。 王参将一声令下,放火烧了敌军营地,漫天火光熊熊燃起,看着我军胜利的旗帜,南泉城内上上下下传来一阵欢呼。 大军很快收拢队形开拔回城,这一次大败敌军的捷报,黎耀楠洋洋洒洒写好折子,注明马上飞递的字样,八百里加急发往京城,奏折中特别点明,自己发了几封求救信,总督府却毫无音讯,无可奈何之下才向其他将领求援。 王参将心里很满意,有了这一次的胜利,纵然东南大军到来,他的军功也定在了铁板上,只要以后的一段时间保护好南泉不被攻破,升职绝对不成问题。 李都司心情愉悦,很庆幸他和林致远关系不错,好兄弟,够义气,升官发财也不忘拉着自己,这一次前来救援,他承认自己有私心,然而若没有一定的好处,单论交情,违抗军令的事情谁敢去做。当然,王参将除外,对于这一点,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提醒,他和林致远的心思一样,需要一个挡箭牌。 三人心中各有谋算,表面看起却很和谐,林致远心里明白,他属于东南军一脉,如果风头太甚,等待他的恐怕不是功绩,而是皇上的忌惮,弟夫好深的心思。 这一次的胜利,整个南泉一片欢庆,唯有杨县令愁眉苦脸,南泉的粮草原本可以坚持半个月,如今多了三万大军,又没有朝廷的补给,这可怎么办。 正在他犯愁的时候,林以轩送来的第一批粮草到了,一应物品样样齐全,还有三百支十箭连弩。 杨县令感激涕零,大呼黎耀楠仁义。 严校尉心中感动,若是没有粮草,南泉的局势只怕更加不妙。 林致远挑了挑眉,觉得老怀宽慰,自家弟弟懂事了。 王参将和李都司却在感叹,黎大人娶了一位好夫郎,不管黎耀楠此举出于何意,能够自己掏腰包筹集粮草,这一举动值得钦佩。 黎耀楠微微笑着,听见旁人的称赞,心里万分得意,小夫郎非常给他长脸。 “这是......”王参将心头疑惑,看着车上的十箭连弩,眼中闪过一抹探究。 “大哥发明的连弩,不错吧,幸好我这有图纸,夫郎刚命人打造出来,立马就让人送来了。”黎耀楠笑着回答,态度坦荡的让人生不出任何怀疑。 “噢?”王参将眼神闪了闪。 黎耀楠但笑不语,连弩是刚打造的,为的也是救援南泉百姓,私藏兵器这一顶大帽子,别想扣在他头上,他的所作所为从来都光明正大,站在道德的至高点。 王参将拿起连弩把弄了一会儿,沉思道:“似乎有些不同。” 黎耀楠早听夫郎提起过,三箭连弩的功劳,被总督按在了大舅子身上,如今十箭连弩却是大哥发明,其中的猫腻不言而喻。这样大的一个把柄,但愿王参将不会让他失望,笑着说道:“那是自然,这种连弩十箭连发,比之三箭连弩更加实用,大哥刚把图纸绘出来,就让下官拿了去,原本是想用于打猎,谁知......” “呵呵。”王参将笑了笑,无论心中信不信,黎耀楠这种说法挑不出任何错处。 王参将笑看了林致远一眼,真心赞道:“没想到林都司还有这样的本事。” 林致远眼帘下垂,谦虚道:“大人过奖。”

上一篇   112112

下一篇   1141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