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2112

随着时间流逝,天边泛起了鱼肚白,后面追兵的声音逐渐远去,众人不约而同松了口气,直到现在他们的心还怦怦直跳,今晚实在太刺激,令人兴奋的血脉膨胀,紧张的手心冒汗。(.) 回到密道口,迎接他们的首先是几支利箭。 众人脸色瞬间一变,齐齐开始戒备,更有人当时就红了眼眶,如果密道被人占领,后果不堪设想。 “住手,都是自己人。”黎耀楠迅速转过弯来,发现自己一行人仍然穿着敌军的衣裳。 王二牛心头一松:“住手,住手,我是王二牛。” 隐藏在林子里的几个人,这才露出身形,有人跑了上来,一拳打在王二牛身上:“妈的,干嘛穿成这样,吓死人了。”险些还以为严校尉偷袭失败,密道被人发现。 “哈哈。”王二牛摸了摸脑袋,滔滔不绝开始诉说自己的丰功伟绩,摆显他怎么潜入敌营。 听的人津津有味,只恨自己不能参与其中,特别是听见敌军亮起火光,兴奋的他们难以言表,眼睛闪闪发亮:“真的?严校尉真的偷袭成功了?” “那是当然,也不看看咱们是谁。” “太好了,太好了。” “总算报了一箭之仇。” “可惜不能多杀几个人。” “可惜我没跟着严校尉一起。” 士兵们又是哭又是笑,不知是悲伤逝去的人,还是欣喜这一次夜袭成功。 众人的心情不自觉地沉重起来,刚才的欢喜一扫而空,是啊,夜袭成功了又如何,只不过是拖延时间罢了,逝去的人不会回来,将来还会有更多的人永远闭上眼睛,一次小小的胜利,有何喜悦可言。 黎耀楠立即问道:“伤药准备好了吗?” 士兵点了点头:“准备好了,担架也在。” 黎耀楠沉默了一会儿,吩咐道:“去准备一些干粮,严校尉一回来,该救人的救人,该休息的休息,今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。” “是。” 密道留守的士兵各自开始忙碌,没多久,天色就已经变得大亮,阳光透过树枝叶间的缝洒照山林,大约又等了一个时辰,严校尉领着一干人马,终于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内。 原本一千士兵,现在少了一半,黎耀楠心里难受的发酸,看着准备好的担架,一种无力的感觉涌上心头,严校尉带回来的人马,居然没有一个重伤,那么受了重伤的人,他们哪去了。 严校尉面无表情,只余下一双充满苍凉的眼睛:“禀告大人,下官完成任务,此次偷袭成功,牺牲士兵四百三十三人。”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,有人当时就红了眼眶,也有人沉默的坐在地上,更有人抽抽噎噎起来,还有人悲痛的嚎嚎大哭。 “阿言,阿言,明明可以救他的,明明可以救他的。” “呜呜呜——” “我要报仇,一定要杀光该死的羌族。” “哇——” “小强哥只是受了伤,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走,他从来都不是拖累,不是——” “我可以背着小黑子,他才十七岁。” “阿齐儿子才满月,呜呜呜——” “小山子让我把他的积蓄带回老家。” 严校尉缄默不言,任由他们发泄心中的情绪,空气中透着浓浓的悲伤,气氛变得沉重,然而现在又哪里是放松的时候。留守的士兵急忙拿出伤药,为他们挨个包扎,哭的够了,累了,发泄完心中的情绪,一个个脸上的表情更加坚定,仇恨在他们的心里生了根发了芽。 “好好休息。”严校尉淡淡说了一句,片刻不曾歇息,立即和黎耀楠商议下一次偷袭。 没有多余的时间伤心,士兵们狠狠哭过以后,迅速收敛情绪,填饱肚子,立马潜入密道口的山洞里,随意找了个地方躺下睡觉,他们实在太累了,其余人也不敢耽误,急忙将周围一收拾,抹掉地上的痕迹,又将山洞口用树枝蔓藤密密麻麻包围起来。 中午的时候,孙瑞思带了两千人手过来,看见黎耀楠完好无损,眼中露出一抹果然如此的神色。 严校尉大吃一惊:“城门怎么办?” 孙瑞思比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,缓缓说道:“严大人无需忧虑,南泉百姓踊跃报名抵抗敌军,现如今已经召集两千民众,今日清晨看见敌军红光漫天,百姓们都很激动,个个都卯足了劲儿想要报仇雪恨。” 严校尉嘴唇蠕动,心里的情绪五味陈杂,感动有,叹息有,更多却是深深的钦佩,他与杨县令一筹莫展,黎大人却能瞬间扭转局势,明明只带了三十人去扰乱敌营,回来不仅毫发无损,还让整个敌方混乱起来,那一朵绚烂的烟花吸引走大批敌军的注意力,否则就算他背上插了翅膀,恐怕也不能从几万大军的阵营中逃离。 严校尉深深觉得遗憾,黎大人不当武将可惜了,一步一步策算无遗,将敌人的心思揣摩得很好,换了他,绝对不敢如此行事,居然明目张胆混入敌营。 黎耀楠并没有在此久留,城中依靠杨大人,他怕好好的布局会毁于一旦,文官顶多能用用笔杆子,打仗的事情交给他,自己一百个不放心,跟严校尉约好烟花为信,黎耀楠迅速返回城中。 比起昨日乱糟糟的县城,今日看起来有条不紊,老人妇女齐上阵,哪怕杀不了敌人,但他们可以洗衣煮饭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街上热热闹闹,兴奋的谈论着昨日那一场红光,严校尉和黎耀楠成为了南泉百姓心目中的英雄。 黎耀楠心情很沉重,英雄这两个字,他又如何担得起,牺牲的四百三十三名士兵,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,是南泉的烈士。 站在高高的城墙上,瞭望敌方阵营,见他们没有攻打的架势,黎耀楠学着士兵的样子,找了一个角落靠下休息,昨天累了一晚上,现在已经疲倦的不行。 “黎大人,您还是回去休息吧,敌军一时半会打不过来,这里有我们看着呢。” “无碍,本官眯一会儿就好,敌军不会善罢甘休,如果有什么动静也能及时知晓。” 士兵见劝不动他,全部安静下来,不敢在高声说话,生怕吵着他。 小眯了一会儿,黎耀楠睡的极不安稳,就连梦里似乎也是一片鲜红,耳边的喊杀声不绝。 睡了没有多久,他被一阵愤怒的声音惊醒,倏然睁开双眼,只见士兵们愤怒地看向城墙外,怒火让他们失去理智,发出一声声悲鸣。 “我要去将尸体抢回来。” “住嘴,你想让百姓陪葬吗?” “难道就这样看着。” “他们该死,羌族该死。” 远处传来敌军嚣张的大笑,黎耀楠站起身来,很快和士兵们一样气得两眼通红,滔天的怒火涌上心头,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样冷静过,羌族确实该死。昨晚牺牲的士兵,尸体支离破碎,被敌军扔在前方空地上示威,手中拿还着鞭子随意抽打。 “他们竟敢鞭尸。”城墙上的士兵泣不成声。 “啊,我要杀了他们——”士兵撕心裂肺的喊着。 “哈哈哈哈哈!”敌人笑得愈发肆意张狂,几百人的队伍,抽打尸体的动作更加凶猛。 黎耀楠目光冰冷,举起连弩对准笑声最大的敌人,“嗖嗖嗖!”连续射出三箭,一箭为了掩人耳目,二箭为了以防万一,三箭才是对准胸口,一击毙命。 敌人的笑声戛然而止,看着胸口的利箭满是不可置信,明明他已经躲了过去,为何还会射中自己,直到死的那一刻,他也想不明白,直直的倒在地上,死不瞑目。 黎耀楠的举动,彻底激起敌人的怒火,砍下一具尸体的脑袋,耀武扬威地踢了出去。 “打开城门。”黎耀楠很冷静地吩咐道。 “大人。”士兵着急起来,尽管他们也很愤怒,然而打开城门的话,城池又如何保得住。 “大人不可。” “无碍。”黎耀楠阴沉着脸,眼中闪过一道危险的光芒,冰冷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:“敌军想要激怒我们,让我们打开城门,如了他们的意又何妨,叫人去准备桐油,全部洒在城墙底下,速度要快,今日一定要杀他个够本,身手好的跟我走,去把尸体抢回来。” “是,大人。” 士兵们大声回应,也不知从哪来的信心,仿佛只要是黎大人所言,他们就可以全心全意去信赖。 敌军那边也很惊异:“哟呵,真的把城门打开了。” “还是将军计策用得好。” “快点回去禀告,今日定要让南泉鸡犬不留。” “妈的竟敢烧了我们的粮草。” 城门打开的同时,敌军也开始整队,前方留守的几百敌军更是做好了杀敌的准备,他们料定南泉不敢大肆出城。 “所有人注意掩护,不能让敌军发现端倪。”黎耀楠让大家分散开,悄悄在壕沟上面,搭上梯子与木板,以保证大家通行。 “杀啊!” 士兵们疯狂地冲上前去,黎耀楠不甘落后,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上阵杀敌,心中却有着说不出的畅快,敌人鲜红的血液,刺红了他的眼睛,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熄灭心里的滔天怒火。 敌军眼见形势不妙,并不恋战,急忙往后撤退。 黎耀楠下令不许追赶,只让大家迅速将尸体抬回去,他明白,敌方的大队人马即将赶到。 随着敌军的号角声响起,黑压压的人点逐渐逼近。 战场从来都争分夺秒,失之毫厘谬以千里,黎耀楠扯着嗓子吼道:“动作快点。” 士兵们满头大汗,他们也想快点,只是尸体太多,又哪里能够来得及。 敌人的距离越来越近,黎耀楠一声令下:“撤退。” “可是——” “走了,你不要命了吗?” “尸体还没收拾完。” 黎耀楠疾言厉色:“打完了这一仗,一会儿有机会,现在立刻,马上给我退回去,违令者按军法处置。” 士兵们心头一凛,忍住心中的悲痛,恋恋不舍看了地上的尸体一眼,转过头,急速往城墙方向奔跑,后面的箭雨紧随而来。 “快点,快点。” 形势万分紧迫,可谓千钧一发,城墙上的人,看的胆战心惊,生怕出现任何意外,这一次打开城门,是黎大人的吩咐,也是他们背水一战,压上了南泉所有的赌注,经不起任何闪失。 “刷刷刷!”密密麻麻的箭支,犹如天罗地网紧紧将他们包围。 “大人,小心。” 黎耀楠骤然瞳孔收缩,惊出了一身冷汗,第一次觉得死亡离自己那样近。 “噗!”一个人影挡在了他的身前。 “小梁。” 黎耀楠来不及思考太多,带着人迅速撤退,只要过了前面那条壕沟他们就安全了,另一个士兵急忙跑过来,把小梁背在背上,明明只有十丈不到的距离,他们却觉得走了很久很久。 终于回到城墙下,抽走壕沟上的梯桥,士兵们狠狠松了口气,飞快地退回城内,黎耀楠急忙点燃约定好的烟花,他知道严校尉一定时刻注意着。 孙瑞思走上前来,对着黎耀楠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责骂,天知道他刚才差点吓破胆,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,他难道连这个道理也不懂吗? 黎耀楠后怕不已,一直到现在都还平静不下来,他也不想以身诱敌,然而有什么办法,整个南泉除了严校尉,找不出任何一个身份相当,能让士兵们听话,又能迅速分析敌情的人。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这一次大开城门是他开的头,如果不亲自上阵,士兵们对死去的人感情深厚,如果行动中耽误了时间,后悔都来不及。 孙瑞思狠狠瞪了他一眼,到底没有多责备,现在的时间也不允许。敌军很快逼近,接着就传来一阵惨叫,敌军奔的跑速度太快,踩在壕沟之上,一时之间人仰马翻。 “关城门,现在给我全力射杀。”黎耀楠一声令下,风驰电掣来到城墙之上。 “杀——” 士兵们不停射箭,杀红了眼。 壕沟阻止不了敌军太久,削尖的竹子贯穿敌军前锋的身体,死状凄惨无比,敌军怒火沸腾,很快想出解决办法,飞快地冲到城墙下,搭起梯子往上攀爬。 “点火!”随着一道冰冷的声音,敌军被打入火的炼狱。 “轰!”一条凶猛的火蛇在城墙脚下窜连,高温的侵袭让敌军的第二波攻击败下阵来,士兵们一个劲儿的添加易燃物,弓箭手毫不停歇,利箭飞速瞄准射击。 这是一场持久战,他们心里都明白,敌我双方的实力悬殊太大,在敌军强势的攻击下,这样的局面根本维持不了多久,破城是早晚的问题。 不同于前几次的进攻,这一次敌军发了狠,根本不在意死伤,似乎唯一的目的便是要将南泉拿下。 黎耀楠的身上,不自觉地染上了一层肃杀之气,眼见形势越来越差,敌军营地的空上升起了浓浓的硝烟。 黎耀楠突然哈哈大笑:“成功了,成功了,咱们的援军抄了敌军老窝,快看呐,羌族的营地被抄了,杀啊——” 有人不明所以,只以为援军到了,杀得更加兴奋。 有人立马心领神会,跟着大喊起来:“援军到了,援军到了,咱们前后夹击,一定要把敌军杀个片甲不留。” “杀啊!” 敌方阵营乱了起来,攻势逐渐缓和,眼见营地上空又一堆硝烟升起,敌方将领又惊又怒,急忙鸣鼓收兵,再也不敢耽误,敌军如潮水一般退去,生怕南泉真有援军赶到,到时候前后夹击,他们哪还有活路。 士兵兴奋地大声喊叫:“援军到了,援军到了。” 百姓高兴得手舞足蹈:“南泉有救了,南泉有救了。” 杨大人满脑子纳闷,不耻下问的求教:“黎大人,援军在哪儿,下官为何不曾听闻。” “是啊!”也有人满心疑惑,偷袭的不是严校尉吗? 黎耀楠抽了抽唇角,对于古人的死板再次有了深刻地理解,白了杨大人一眼道:“哪有什么援军。”如果不谎称援军到了,羌族哪会轻易撤退,说不定还会因为营地被占干脆孤注一掷。有了援军却不同,羌族会开始忌惮,不明敌方实力的情况下他们不敢冒险。 杨大人语结,对于黎大人的鄙视非常惭愧,士兵和百姓们满心失望,原来没有援军啊。 黎耀楠安慰道:“不用担心,经此一战,敌军至少要修养两天,我预计大哥的人马,应当就快到了。” 众人的心里再次升起了希望,随后开始清点人数,这一战牺牲了六百余人。 黎耀楠沉默了一阵,让他们去收集尸体,一定要好生安葬,直到此时此刻他才明白,自己之前的打算,有多么的想当然,战场不是儿戏,更不是可以用来角逐的地方,幸好,幸好他提前做了准备,也幸好他确实为民着想。否则心理这一关,他怕自己过不去,那么多的人命和鲜血,只为了总督的一己之私,当真可恨。 严校尉的很快带着人马回来,两千余人士兵,只剩下一千五百余人,全部衣衫褴褛伤横累累。 黎耀楠形容不出自己的心情,所有人一阵静默。 南泉百姓感动的哭了,急忙拿出伤药给他们包扎,口中碎碎念着他们的英勇事迹。 也有百姓失去亲人,当场大哭起来,只是他们依然坚定的感谢,感谢士兵们保卫的家园,很自豪地告诉大家,他的儿子(夫君)是为了保护南泉才牺牲。 士兵缓缓笑了,突然觉得一切很值。 黎耀楠让他们快去休息,随后便去看了伤员,他记得如果不是小梁为他挡了一下,自己一定不能安全的站着。

上一篇   111111

下一篇   1131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