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1111

黎耀楠心里堵得慌:“吩咐下去,所有牺牲的士兵,全部记一大功,家眷每月可去官府领取烈士月银。||” “此言当真。”杨大人喜出望外,大晋朝的烈士就和贞洁牌坊一样,可以得到官府的表彰,每月还有银子发放,足以保证他们的家眷衣食无忧。 “本官会给朝廷上书。”黎耀楠目光坚定,无论如何他也要为牺牲的士兵做些事,他们在南泉拼死抗敌,比起逃跑的巡抚迟来的总督,不知好了多少倍,不怕朝廷不答应。 “下官这就去告诉他们。”杨大人喜不胜喜,迫不及待跟下属分享这一个好消息,也算是鼓舞他们的士气。 黎耀楠并没有阻止杨大人,沉默的开始思考,今晚的夜袭要如何进行。 吃过饭,时间已经很晚,漆黑的天空没有一丝光亮,张小舟、刘强、周大伟等十三个人,乘夜来到黎大人门外求见,要求这一次夜袭,一定要带上他们。 黎耀楠很快认出,这几人正是他在城墙对话时,身旁站的几名士兵。 “黎大人,带上我们吧。” “黎大人,小的想拜您为师,教我们兵法好不好。” “黎大人,我想把敌军杀个片甲不留。” “我弟弟跟李小子已经死了。” 十三双眼睛满含期盼的看着他,眼中燃烧着仇恨的怒火,黎耀楠沉默了片刻,刘强的弟弟下午还在城墙跟他说过话,只不过几个时辰,鲜活的生命已然消逝。 “好!”黎耀楠平静地看着他们,并没有思考太久:“拜师就不必了,本官在南泉这些日子,允许你们跟在身边,能学多少,只看你们的本事,现在先去休息,子时一过,本官预备领人夜袭敌营。” 十三个人又惊又喜,没想到黎大人真会答应教导他们。 “谢大人。” “行了,你们下去罢,能休息的时间不多了,养足精神才好杀敌。”黎耀楠淡淡的说道,心中有些惜才,之前在城墙上面,张小舟举一反三,立马明白桐油和酒的用意,他觉得可以培养一二,反正又不费事,做一个顺水人情又何妨。 十三人告退后,黎耀楠并没有闲着,行军打仗才知道,不是正规军队,没有正儿八经的将领,也没有人出谋划策,是多么愁人的一件事,详细做出一份夜袭方案,黎耀楠斟酌了又斟酌,叫来南泉县令一起参详。 杨大人看见方案惊为天人,兴奋的难以自持,嘴上除了一个好字没别的,仿佛胜利已经近在眼前。 黎耀楠唇角抽搐,瞬间明白了自己的错误,他不该问一个文人打仗的事,杨大人或许是位好官,但能力确实不咋样,敌军来袭竟连百姓都安抚不好,还要孙瑞思出马,自己其实不该对他多做指望,不过杨大人也有优点,至少他为国为民的心意值得嘉奖。 无视杨大人的赞扬,黎耀楠略一思索,径直让人传唤侍卫队长,三十几人聚在一起商议,总能想出万无一失的决策,他从来都不是一个狂妄自大的人。 杨大人脾气很好,心里没有任何不满,原本他就是文官,并不以不懂行军打仗为耻,对于黎大人的谨慎,他除了高兴还是高兴。 “黎大人。” “杨大人。” 众人来了之后,先跟他们行礼,张小舟和刘强也在其中,黎耀楠这时才知道,原来他们还是侍卫队长。 “坐。”指了指屋里的椅子,黎耀楠展开写好的方案,让他们先看看。 其中有人摸了摸头,一脸尴尬:“黎大人,小的不识字。” “俺也不识字。” “还有我......” 黎耀楠默然,杨县令干笑了两声,解释道:“他们都是农家小子,哪里懂得读书认字。” “下官看看。”严校尉敛眉深思,仔细看过之后,将计策告诉一干手下,几十个人七嘴八舌,黎耀楠静静地等待,完了之后严校尉问道:“敌军探子可有办法解决,否则计策施展不开。” 黎耀楠眼中闪过一抹赞赏,心里隐约明白,如果不是严校尉,杨大人恐怕坚守不住城门。 “南泉势弱,敌军不会想到我们还有余力偷袭,肯定会放松戒备,本官知道一条通往城外的密道,你们看......”黎耀楠展开南泉地图:“从这里,到这里,兵分两路,前者吸引敌军视线,后者火攻粮仓,敌军只要没粮,南泉便可以坚守到救兵到来。” 严校尉很冷静,并没有被眼前的大饼模糊视线:“还有另外一种可能,敌军被我们彻底激怒,没有粮食,他们会破釜沉舟。” “这一点本官考虑过,敌军攻过来时,一定会倾力奔跑,我军可在城门前方挖一条壕沟,下面插上削尖的竹竿,上面铺上泥土掩盖,有了这一波冲击,敌方士气再而衰,三而竭,守住城门定然不是问题。” 小队长们听的难掩兴奋,杨大人喜笑颜开,经过几天时间的煎熬终于可以松口气,他就说嘛,黎大人的策略很好,哪里还能找出瑕疵。 严校尉眼眸暗沉,闪过一道嗜血的冷光:“你看这样如何,晚上挖壕沟,白天再偷袭,敌军攻城的时候大部分人不在营地,我方胜算更大。” 黎耀楠沉思了片刻,觉得可行,又将计划修修改改,不仅晚上要夜袭,白日更要杀他个片甲不留,敌军后方起火,定然不会继续攻城,至少可保南泉两天安然无恙。 严校尉看了计划微微一愣,继而哈哈大笑,黎大人行事狠辣,居然比他还绝,此计甚好,敌军无论如何也料想不到,他们晚上刚刚偷袭过,白日居然还敢再来。 既已定计,众人也不耽误,立即召集人手,孙瑞思领人挖壕沟,黎耀楠扰乱敌方视线,严校尉则带人火烧粮仓。 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,黎耀楠让人找来不少家畜和爆竹,又分派给严校尉二十把连弩,凝视着他手下的一千士兵,心情不自觉地变得沉重:“一切以安全为上。” 严校尉心中感动,隐隐还有一些不赞同,终究化作为一声叹息:“黎大人放心,下官一定完成任务。”黎大人能在危难时刻前来南泉救援,已经让他们感激不尽,哪怕此去九死一生,只要能保住城池,他也心甘情愿。 黎耀楠心里明白,严校尉是不信自己,毕竟他只带了三十余人,扰乱敌军视线,无异是痴人说梦,笑了笑道:“烟花为讯,严大人放心,本官不做没把握的事。” 严校尉并不接口,黎大人是读书人,兵法虽好,但没领略过战争的残酷,他原以为黎大人会带大批人马扰乱敌军的视线,谁知居然只有区区三十士兵,担忧道:“还请大人多保重,您若有个什么闪失,我怕军心不稳,”黎大人的到来,给南泉带来了曙光,如果这次出了意外,只怕南泉真的会乱了。 黎耀楠点点头:“放心,等到战事结束,本官请你喝酒,切记今晚不可恋战,得逞以后立即返回密道。” 严校尉神色一凛:“下官领命。” 交代完一切,孙瑞思率先走在前面,密道的事情一直都是他在办。 或许,就连老天也在帮他们,今晚的夜色很黑,伸手不见五指,正是潜行的最佳时刻。 出了密道口,黎耀楠迅速和大家兵分三路,他赶的畜生太过吵闹,稍有不慎,便会泄露行藏。 严校尉的神色难掩忧虑,但见黎大人的师爷胸有成竹,一点也不担心主子,心里这才稍微安定,只盼望黎大人的计策当真有效,说实话,他不认为几只畜生,就能引起敌军骚乱,然而黎大人坚持,他也唯有妥协一途。 畜生最容易暴露自己,但同样,它们也是最好的屏障。 看见黎大人轻松融入夜色,三十名士兵大吃一惊,自以为做不到黎大人那么完美,严校尉还让他们照顾黎大人,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刻就将黎大人打晕带回去,如今看来却是白费心思,黎大人的身手好着呢。 一行人赶着畜生前行,借用畜生的身躯,将自己隐入黑暗。 敌军哨兵很快被这里的动静吸引,第一次来了两个人查看,没人会想到南泉竟敢反击,看见畜生虽然纳闷,但更多却是惊喜,又可以添加一些口粮。 黎耀楠轻轻松松把人拿下,换上他们的衣裳。 有了第一次成功,众人欣喜不已,第二次又遇到了五人,三十敌五不必说,自然是我方胜利,一切悄声无息地进行着,没有引起任何怀疑。 黎耀楠领着六个人换了敌军衣裳的人,不再掩藏自己,大摇大摆出现在山林,羌族的语言他虽然不懂,但他手下的士兵会,一干人大大方方给剩下的人打掩护。 张小舟看的心惊胆颤,为了黎大人的大胆,也为自己心中的兴奋,激动的血液似乎都在翻腾,他从来没有想过,战争还能用这种方法智取,读书人的脑子果然灵活,更加坚定了他要拜师的决心。 “喂,你们哪个队的,这是什么?”一队哨兵发现了他们,领头的人走了过来。 众人心神一紧,面上却不动声色,王二牛站了出来,操着一口羌族音,吊儿郎当的反问道:“你是哪个队的,去去去,畜生是我们兄弟几个好不容易弄来的,预备打打牙祭,别看,看也不会分给你,妈的,嘴巴都能淡得出鸟来。” 来人一脸傲气,得意道:“我是卡隆,穆瓦将军帐下骑兵,东西见者有份,说话别那么绝对。” 王二牛嗤笑一声:“我还是斯岩将军帐下呢,你说我就信啊。”斯岩将军正是攻打南泉的主将,王二牛的这种说法,不管人家信不信总不会出错,指着卡隆身后的几个敌兵,王二牛接着说道:“腰牌拿来看看,我要他们的。” 卡隆挥挥手,招了下面的士兵过来,摆显道:“给他们见识见识,免得说本大爷仗势欺人。” 黎耀楠眼神一暗,互相比了一个收拾,待到他们一走近,阴影中潜藏的人一跃而起,手起刀落毫不手软,几声闷哼过后,就只剩下几具尸体。 拿了令牌,剥了衣裳,将他们的尸体拖入树丛,黎耀楠发现自己很平静,居然没有任何不忍,低低笑了一声,战争确实可以改变一个人,不知不觉他对杀人也变得习以为常。然而他不悔,旁人不死,死的就是他们,侵略者有什么资格获取怜悯,黎耀楠永远都会记得,南泉城墙上的悲壮。 临近敌方营地,黎耀楠不再前行,瞅了众人一眼表情略显犹豫。 张小舟很快发现大人的异状,毛遂自荐道:“大人可有何事要吩咐,交给小的去办。” 黎耀楠思索了一会儿,决定把选择的权利交给他们,直言道:“现在有两个方案,其一点燃爆竹赶走畜生,吸引敌军的视线,其二,潜入敌营,放松马圈绳索,爆竹一响,马匹受惊,定然会横冲直撞,严校尉正好可以乘机袭营。” 众人听得心里直乐,张升兴奋地说道:“我去,我去,马圈如果乱了,敌军一定会气死。” “哈哈,马可不比畜生,羌族肯定舍不得杀,我选第二条。” “我也选第二条。” “让我去吧。” 黎耀楠见他们你争我抢,心里很欣慰,摇了摇头笑道:“此去危险万分,一要头脑灵活,二必须会羌族语言,否则恐怕会露陷。” “还是我去,黎大人,您看我咋样。”王二牛一脸得瑟,觉得自己刚才表现得很好,就连骑兵都被唬住。 “我也去,我也会说羌族话。” “去,你还小,家里还有老娘要养活,我去吧,如果能干成一件大事,我这辈子也值了,反正我只是孤家寡人。” “不行,你家就剩下一根独苗,你若出事,怎么对得住祖宗,还是我去,我媳妇现在有了身子,刘家也算后,孩子知道他爹是英雄,一定会高兴。” 黎耀楠打断他们的争论,笑着道:“行了,都别吵,人去多了只会碍事,此去虽然危险,但若运作得当不会有性命之忧。”转头看向王二牛:“你去吧,放松绳索就行了,不需要打开马圈,一切以安全为上,速去速回。” “得令。”王二牛心里很得意,将自己的东西一收拾,检查了一遍没什么疏漏,迅速潜入夜色。 黎耀楠指着其余人,一部分留下看管畜生,一部分装成巡逻的样子四处走动,而他自己则坐在树上,高高瞭望远处的动向。 等待的时间,总是那么难熬,随着时间一点一滴流逝,敌军巡逻的人逐渐变少,众人眼睛也泛起了困意,黎耀楠心里很明白,四更天过后,正是戒备最放松的时刻, 士兵们小声说着话,时不时打一个哈欠,抵制自己的困倦,黎大人这次兵行险招,用的简直妙不可言,难道这就是兵书所云,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如果让斯岩知道,他们竟然大大方方敌军一夜游,不知会气成什么样。 士兵们打起了小九九,讨论是否可以故技重施,黎耀楠很快打破他们的希望,今晚之所以顺利,那是因为出其不意,羌族一直以来的胜利,让他们得意忘形,下次可没这么便宜。 第二道鸡鸣的声音响起,众人隐隐开始着急,天亮前王二牛若是不能赶回来,严校尉袭击粮仓的计划恐怕要被搁浅。 黎耀楠只庆幸现在是冬季,夜晚很长,如果换成夏天,再过半个时辰,天色差不多就会蒙蒙亮了。 “有人来了。” 前方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,众人赶忙打起精神,聚精会神地盯着不远处。 王二牛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众人眼前,只见他嘴边弧度很大,难以掩饰好心情,很明显任务已经完成。 “怎么样,怎么样,顺利吗?”张升第一个迎了上去,迫不及待地问道。 王二牛咧嘴一笑,脸上得意洋洋:“那是,你们也不看看谁出马,羌族还正在商议,明天准备将咱们一举拿下。” “哈哈,那今晚咱们就送他一份大礼。” 黎耀楠面色严肃:“行了,都别说闲话,逃跑路线记清楚了没有?” 众人点点头,他们原就是南泉卫兵,对这一带熟的不能再熟,闭着眼睛都能跑。 张小舟担忧的问道:“大人你......” 黎耀楠失笑:“跟着你们,总不至于跑丢,快来干活,爆竹拴在畜生尾巴上,对准敌营,点火以后赶紧跑,务必要让畜生冲入敌军营帐,晚上乌漆抹黑,射箭也没个准头,只要能惊动马圈,咱们就赢了。” 王二牛一脸贱笑:“大人放心,马圈的绳索绝对一碰就断,栓子早让我给扔了。” 一行人迅速行动,随着爆竹的声音响起,黎耀楠点燃了信号,美丽的烟花霎那在黑暗的天空绽放,敌军阵营吓一跳,立马吵吵闹闹起来,飞快的召集人马,往施放烟花的地方追赶。 爆竹的声音在夜晚显得特别响亮,畜生屁股受到惊吓,一个劲儿的开始乱窜,羌族军队很快乱成一锅粥。 “不好啦,马都跑啦。” “该死的,哪个没把马圈拴好。” “大人您看不对,栓子怎么不见了。” “遭了,有敌潜入。” “给我追。” 眼见后面追兵越来越多,星星点点的火把急速往他们逃跑的方向追赶,黎耀楠干脆一狠心,妈的,豁出去了。找了一个地方藏身之后,再次出来,人手一支火把,他相信,羌族将领就算怀疑有敌潜入,消息也绝对不会传得那么快,而这,就是他们的机会。 王二牛充当了一次队长,扯着嗓门喊了句:“给我追!” 后方追赶的人,看了他们一眼,转身又往其他地方搜索。 众人擦了一把冷汗,连跑带爬,急速飞奔。 没过多久,敌方阵营亮起了火光,不少敌军急忙撤退,王二牛将手中的火把一扔,爽快的哈哈大笑:“成功了,成功了,你们看,你们看见没有,严校尉他成功了。” “闭嘴,赶紧逃,你怕没人发现吗?”黎耀楠一声怒喝,众人赶忙噤声,火把这时也用不上了,随手往地上一扔,一边奔逃,一遍故布疑阵,务必不能让敌军寻找到任何蛛丝马迹。

上一篇   110110

下一篇   1121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