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0110

一行人很快来到巡抚衙门,此时已经聚集了不少人,官员们一个个气急败坏,吵得热火朝天,均在商议怎么办。()战争来的太过突兀,来的太过猛烈,让他们没有丝毫准备。 大晋的规矩,城在人在,城亡人亡,他们不想死,更不想上阵杀敌,对于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来说,上阵杀敌同等于送死。 巡抚面沉如水,给众人增加了几分底气,一双双期盼的眼睛看向巡抚,等待他拿主意,希望巡抚大人可以想出良策。 有人提出建议:“平民百姓需要安抚,否则民众乱起来后果不堪设想。” 也有人担忧不已,就不知他担忧的是自己,还是百姓:“街上已经乱了,必须派人维护秩序。” “现在外面刚乱起来,一定要想出对策。” “城门已经有百姓开始逃跑。” “救兵什么时候才能到?” “如果羌族打过来了怎么办。” 一个个人七嘴八舌,急的嘴巴冒泡,王大人狠狠地说道:“我要先将家人送走。” 有了他开头,其余人立马开始思索,要怎样才能保全家人,至于抗敌,民间百姓什么的,谁在乎呢。 黎耀楠冷眼旁观,最后一点内疚全部湮灭,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,这样的官员简直死有余辜。 也有几个人很沉默,身上官职不高,面上露出愤愤之色,然而敢怒不敢言,黎耀楠仔细把人记在心上,如果想谋成一件事情,少不了左膀右臂,嫌弃地打量了黄大人一眼,或许他也可以用用。一个人的品行,只有在危难关头才能看的出来,这话一点不假。 众位官员你一言我一语说够了,全部期待的看着巡抚,唯有巡抚手中有兵马,虽然不多,只有八千卫兵,但也足够安抚人心。 巡抚确实没让大家失望,轻飘飘的一句话,安定了众位官员的情绪:“总兵很快就到,本官已经给云贵总督送了信,众位不必着急,羌族打不过来。” “那就好。”刘大人面露喜色,张大人也松了口气。 王大人仍然在心中盘算,要将家人早日送出去。 黄大人义正言辞:“城门何时关闭,百姓怎么办?粮食怎么办?如今大理还有多少粮食够吃,还请大人拿主意。” 黎耀楠颇为讶异,没想到黄大人还有这种勇气。 巡抚淡淡扫他一眼:“这位是......” 毛大人急忙道歉:“他是下官院中知事,脑子不太不好使,还请大人见谅。” 杨大人和李大人纷纷附和:“毛大人所言即是,此事咱们衙门人尽皆知。” 黄大人觉得很委屈,为什么每次自己谏言,总会被旁人忽略,这一次竟然还被污蔑脑子有问题,委屈的看向黎大人,希望他能说句公道话。 黄大人以为,黎大人虽然脾气不好,但绝对是一位一心为民的好官。哪怕自己屡屡碰壁,仍然不能阻止他对黎大人的崇拜,特别是看见黎大人,居然斩了华阳县令,黄大人心里的敬仰,犹如滔滔黄河之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。 “黎大人有何话说。”巡抚面色暗沉,语气不怎么好。 黎耀楠觉得自己躺枪了,迅速收回刚才黄大人的一丁点改观,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只怕猪一样的队友,确实是至理名言,淡淡道:“下官以为百姓需要安抚,粮食也要清点,众位大人以为呢?” 黎耀楠决定祸水东引,粮食事关民生,更关系到大家的存亡,他不怕众位官员不应和。 刘大人连忙点头:“是极,边境已经开战,粮食定然会紧缺,一定要尽快清点。” 张大人心中一紧,接着道:“城门有八千卫兵要养,粮食如果不够,是否要去民间征收?” 黎耀楠冷冷看他一眼,心里升起一阵厌烦:“先清点粮食再说罢,你还嫌民间不够乱?” 张大人脸色一黑:“粮食不够你负责?” 黎耀楠动动嘴皮子:“百姓乱了你负责?羌族给了你什么好处,让你这样尽心尽力?百姓乱了,羌族乘虚而入,张大人你究竟有何居心。” “你......”张大人气得满脸通红。 巡抚淡淡的说道:“黎大人好口才。” 黎耀楠拱手一笑:“大人过奖。” 巡抚漫不经心地看他一眼:“既如此,民间百姓交予黎大人安抚,出了问题本官唯你是问。” 黎耀楠躬身行礼:“下官领命。” 巡抚不再看他,安抚了众位官员几句,让他们不必着急,接着就打发众人回去等消息。 黄大人眼睛闪闪发亮,只觉得黎大人刚才好威武,刚想上前几步,就被黎耀楠一个冰冷的眼神止住,心里咬着小手绢,为何黎大人总是那样狠心,对他不假辞色。 摆脱了一个瘟神,黎耀楠迅速回到家中叫来所有侍卫,除了十个人留守之外,其余人跟他出门。 黎耀楠穿上官服,脸上的颜色慎重,眉宇间透着几许悲凉。照了照镜子,给自己的表情打了一个满分,黎耀楠一挥手,整个人志气高昂:“走,去衙门。” 侍卫被主子的表情惊了一下,紧张的心情松缓下来。 黎耀楠领着一干人等,站在衙门口高声演讲,平静的声音不疾不徐,没有安慰的话语,也没有任何承若,空气中透着淡淡的悲伤,黎耀楠只告诉大家,战事来了该有的应对方式,粮食要藏好,不能只放在一个篮子里,藏身之地要安全,务必要保护好家中的老人和小孩,壮丁们则可以挖陷阱,设埋伏。 随着时间流逝,听讲的百姓越来越多,这样朴实无华的语言,反而比任何空口承诺,更要令人觉得安心。 百姓们听得很认真,黎耀楠讲解得很仔细,偶尔还跟众人打个比方,如果遇到敌人,千万不要硬抗,该怎样掩人耳目,然后出其不备一举歼灭。听的年轻汉子热血沸腾,老人纷纷赞好。 紧张的气氛逐渐缓和,没有一个人不爱自己的家乡,如果有个现代人在此,一定会明白黎耀楠的用意,他这简直就是□□裸的蛊惑。 黎耀楠连续讲了三天,讲的口干舌燥,下面听讲的人,上至朝廷命官,下至平民百姓,全部听的认真仔细,还有几位官员拿出笔墨,一一记录下来。 当然,更有人不以为然,着急的安顿家里人准备随时开溜,黎耀楠将众位官员的态度记下一本账,心里还是有些欣慰,至少云南官员并非全部都是酒廊饭袋。 第四天,凤山传来消息,羌族已经兵临城下,然而救兵还没有到,凤山只能坚持两天,如果总督再不带兵前来,凤山即将不保。 巡抚府上,一片愁云惨淡,作为云南的顶梁柱,众位官员忙不迭地拜访,将所有的希望全部压在巡抚身上,只希望他能告诉大家一个惊喜的答案。 第五天,凤山城破,逃难的百姓衣衫褴褛,一个个满目苍凉,失去亲人和家园,他们嚎嚎大哭,心里痛到了极致。 黎耀楠闭目,心情变得沉重,上辈子生长在和平年代,他没有见过战争,也没体会过战争的残酷,此时此刻他突然有些后悔,为了一己之私,置广大百姓与不顾,究竟是对是错。 二娃子今年十三岁,爹娘为了让他逃走,死在了敌人刀下,来到安全的地方,看见百姓的父母官,哭的上气不接下气:“黎大人,您是青天大老爷,一定要为我们做主。” 黎耀楠的名声很好,玉溪三年且不提,去年那几个月,更是得到不少百姓称赞,凤山的百姓看见他,就像是看见救星一样,只是面对其他官员却横眉怒目,仇恨的眼神毫不掩饰。 黎耀楠一问才知道,凤山知府贪生怕死,居然毫无抵抗,大开城门给羌族放行。 黎耀楠心中大恨,刚才那点情绪瞬间飞灰湮灭,他没有错,所谓不破不立,云南已经从内部腐朽,如果不将躯干连根拔起,损失只会更加惨重。 凤山逃出百姓八百余人,黎耀楠将人交给夫郎,让他想办法安顿。 林以轩很谨慎接手夫君交代的任务,将他们安排在城外的一座别庄,并且还学着夫君的模样,天天给众人洗脑,激起他们报仇的情绪。 大理的气氛越来越紧张,救兵还没有任何音讯,官员们开始收拾行囊,三三两两挟带私逃。 终于在有一天早上,一位拜访巡抚的官员发现,巡抚家中人去楼空。 少部分官员面露嘲讽之色,仿佛是在意料之中,更有大部分官员觉得天都塌了,百姓还没乱起来,官员首先乱了。 黎耀楠立即下令封锁消息,不许任何人将此事宣扬出去,巡抚一逃,总督那边肯定会有所动作,自己布置那么久,绝对不会允许旁人抢了先,这一次他不仅要抢总督的功劳,还要将总督一网打尽,让他偷鸡不成蚀把米,那样自私自利的总督,要他何用。 黎耀楠召集民众,慷概激昂地大声演讲:“羌族已经攻打到凤山,在凤山杀烧抢掠,等他们收集够粮食,收集够金银财宝,下一仗定然会攻打南泉,那么南泉之后呢,大家想过没有?” 黎耀楠面色沉重的看着大家,也不等他们回话,继续说道:“是的,是大理,他们一定会攻打大理,你们想过怎么办没有?是站在这里等死,还是仅凭微薄之力,想要抵抗羌族的十万大军。” 百姓茫然失措,不知如何是好,黎大人之前教导他们怎样抵抗敌军,怎样保住性命,难道这些没有用吗? “覆巢之下焉有完卵,南泉不保,大理又如何安生,本官不想凤山的事情重演,本官决定带人亲自前往南泉,本官发誓,城在人在,城亡人亡,誓死保卫云南百姓。” “好!黎大人,下官支持您,下官也想一尽微薄之力,还请大人带领下官前去。”黄大人立马激动的高声呐喊。 黎耀楠唇角抽了抽,懒得看他,继续盯着下面的百姓:“你们有没有什么想法?本官此去南泉生死难料,并不勉强大家,只是本官会尽最大努力,保卫一方家园,你们呢?想不想上阵杀敌,想不抱报仇雪恨,想不想跟本官前去杀他个落花流水,大声说出来。” “想——”黄大人撕扯着嗓门应道,情绪激动的难以自持,一副恨不得杀尽天下羌族的模样,有点像个小愤青。 黎耀楠原本并不待见他,然而黄大人的附和也不没有好处,他的情绪感染了旁人,有一个凤山小伙子站了出来,红着眼眶,大声言道:“我要上阵杀敌,我要给爹娘报仇。” “我也要去,我要保卫家园。” “还有我。” 黄大人热血沸腾,举手大喊:“保卫家园,赶走羌族。” 另有一个人豪情满怀,跟着大声喊了出来:“保卫家园,赶走羌族。” “保卫家园,赶走羌族。” 百姓们心潮澎湃,从慌乱,到迷茫,到现在的斗志高昂,一时之间,衙门内外喊声震天。 黎耀楠心中满意,又说了几句冠冕堂皇的话,保证和大家共生死,接着就分派了一位官员,让他将自愿前去南泉的百姓登记在册,预备后天一早启程。 至于黄大人,黎耀楠另有任务交代,要求他务必弄到粮食。 黄大人激动不已,黎大人终于愿意相信他了,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会完成任务。 黎耀楠点了点头,赞赏地拍拍他的肩,表示一切就依靠他了。 黄大人挺胸抬头,一脸慎重其事,顿感自己身上的责任重大。 黎耀楠心里松了口气,总算找到对付脑残的办法,并且夫郎也被他留在大理,林以轩满心不乐意,只是夫君在大理没有人脉,后勤方面指望不上官府,如果他不留下坐镇,大理若出个什么乱子而得不偿失,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应承下来。 黎耀楠正准备前去南泉,大理的官员却在一夜之间十去七八,不少人笑话黎耀楠傻,然而谁又不真正的佩服他。 黎耀楠面无表情,剩下的官员当中不管他们品行如何,能够留下来履行一个官员的职责,黎耀楠决定信任他们。 将大理的事情交代清楚,次日一早,黎耀楠领着三千人马出发,一路上不停鼓舞着他们的气势,休息的时候还会指点他们一些杀敌技巧。 来到南泉,四处满目苍夷,街上乱糟糟一片,还有人在还光天化日之下打家劫舍,敌军没有打来,百姓却已经乱了起来。 黎耀楠皱了皱眉,直接亮出身份,要见南泉县令。 城门的士兵看见他们,欢喜过后只剩下凄凉,原以为是救兵到了,谁知却是一群平民百姓组建的队伍。 南泉县令迎了出来,两眼熬得通红,四十来岁的年纪,头发白了一半:“下官见过黎大人。” “杨大人不必多礼,现在情况如何?”黎耀楠翻身下马,拱手回礼。 杨大人苦笑,脸上透着深深的疲惫:“昨晚羌族攻打了一次,今天预计没那么快,黎大人又何苦前来。” 黎耀楠大义凛然:“国家有难匹夫有责,作为朝廷命官,焉能置之不理。” 杨大人深深看了他一眼:“南泉粮食还能坚持半个月,但是羌族的攻势猛烈,我怕支撑不到明天晚上。” 黎耀楠蹙眉,淡淡道:“先带本官去看看,另外,城中百姓应当好生安抚。”扭头看向孙瑞思:“这事你去办,记得带几个凤山百姓。” 孙瑞思心领神会:“是,大人。”唯有凤山百姓,才能让南泉的民众同仇敌忾,才能让他们团结一致,百姓的力量不容小窥,如果组成军队,再加上大人的布置,孙瑞思认为抵挡十天半个月不成问题。 杨大人率先走在前面,引领黎耀楠上了城墙,士兵们一个个东倒西歪,乘着空隙就地歇息,空气中散发着血腥的味道,城墙上鲜红的血迹还来不及清洗,红的触目惊心。 黎耀楠站在城墙上,遥遥看向远处庞大的阵营:“他们一般何时攻打?” “不一定,有时候是晚上,有时候是中午,南泉五千卫兵,如今只剩下三千余人,下官只怕......”杨大人说着说着老泪纵然。 黎耀楠不遗余力抹黑云贵总督,淡淡道:“杨大人不必如此,下官内兄乃益州都司,过几日定会前来救援,东南军也会在几日之后抵达。” 杨大人嘴唇颤抖,如何不明白黎大人的含义,总督不派兵,唯有向东南军求救,云南百姓也是大晋子民,为何会变得如此,巡抚为祸一方,总督拥兵自重,纵然有人前来救援又如何,他不知南泉是否可以坚持到那个时候。 “一定可以。”黎耀楠说的斩钉截铁。 杨大人没再说话,他知道黎大人是位好官,然而好官并不等于他会领兵打仗,并不等于城中三千人马,能够抵抗敌方五万大军,并且另有五万大军随后就到,要不然他恐怕连两日都坚守不了。 黎耀楠迅速开始进行安排,城墙上的士兵,一部分留守一部分下去休息,养足了精神才好杀敌,而他带来的三千人马,正好将疲惫不堪的士兵换下来。 只可惜,上天不给他们任何缓冲的时间,一切还没安排就绪...... “呜——”远处号角声响起。 杨大人脸色一变:“羌族要攻城了。” 黎耀楠丝毫不敢马虎,转头看向自己带来的三千百姓,大声说道:“看,就是那些人,要毁了我们的家园,你们说,怎么办?”沉而有力的声音振奋人心。 “死战到底。”百姓们高声呐喊。 “杀他个片甲不留。” “保卫家园,赶走羌族。” “好!”黎耀楠微微一笑,指着远处隐隐约约的黑点:“羌族已经开始收整军队,一会儿就要攻过来,我希望,云南的大好儿郎们,都给我好好表现。” “是!”三千百姓这几天已经养成一种习惯,只要黎耀楠问话,一定会大声回答。 “你们怕不怕。” “不怕。” “杀一个够本,杀两个赚了,我不怕。” “我也不怕,爹娘死了,我要报仇。” “我要保卫家园,保护乡亲。” “好,现在全部队列,各自坚守岗位。” “是!” 随着一声声嘹亮的对话,城门上的士兵,似乎也被这样的气氛感染,神情变得更加坚定。 杨大人深感钦佩,面对黎大人,他确实自愧不如,心里隐隐升起一种希望,有了黎大人的帮助,是不是可以保住南泉。 黎耀楠面色暗沉,冷静地吩咐道:“给我准备油和烈酒,越多越好,全部拿上城墙。” 杨大人一愣,要那些东西干嘛。 黎耀楠眉头一皱:“快去,南泉是你的地盘,速度将东西送过来。” 杨大人不敢耽误,虽然不解其意,但他以为黎大人是个聪明人,绝对不会做无用之功。 黑压压的羌族军队,很快兵临城下,黎耀楠冷冷注视着前方,询问身旁的士兵:“能拖延他们多久。” “最多一刻钟。” 黎耀楠沉思了片刻:“先拖着,一会儿烈酒和油来了,全部给我淋下去,你们注意用火攻。” 士兵不解其意,也有士兵恍然大悟:“油打滑,酒易燃。” 黎耀楠眼中闪过一抹厉色:“先跟他们耗着,今晚上夜袭。” “夜袭——”士兵大惊失色,羌族的攻势都应付不来,黎大人居然还想夜袭。 黎耀楠揉了揉鬓角,解释道:“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,白日消耗他们的力气,晚上再出其不意。” 士兵眼睛亮了亮,整个人都来了精神。 羌族很快攻打过来,城墙上下喊杀声一片,黎耀楠第一次看见如此凄烈的场景,心中的震撼难以言喻,不自觉地发了狠,手上连弩一箭箭射出,看见敌兵一个个倒下,竟然升不起任何波澜。 油和烈酒很快送到,城墙上架起大锅,滚烫的桐油倒下,敌军传来一声声惨叫。 这一战,打了很久,直到晚上羌族才鸣鼓收兵。 “敌军退了,敌军退了。”士兵高声呐喊,兴奋的欢呼起来。 这一仗他们打的并不轻松,然而比起前两日已经好了太多,清点人数以后,居然才死了三百二十八个人。 黎耀楠听的心中一颤,士兵悲伤的表情,带着劫后余生的笑意,这一次死的人很少,他们是不是可以坚持到活下来。

上一篇   109109

下一篇   1111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