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011

“阿嚏!阿嚏!”走在回去的路上,黎耀楠连打两个喷嚏,东张西望了一下,疑惑地皱皱眉头,心底倏然升起一种被人算计的感觉。 回到落秋阁,还没踏进院子,落霞和翠柳就热情万份地迎了上来。 落霞一边帮他整理衣衫,一边殷切地帮他打着扇,八月的正午,艳阳高照,黎耀楠出去走了一圈,身上已经有些汗湿了:“二少爷刚是去哪了,怎么都不叫上奴婢,您身边没个人伺候怎么成,茗夏,至冬惯会偷懒,待会儿我定要好生说说他们去。” 黎耀楠受宠若惊,对这种场面倒也习惯,并不会觉得拘谨,大大方方任由她们伺候。 进屋后,翠柳忙前忙后,端茶、送水、上点心:“二少爷请用茶。” 黎耀楠一挑眉,心里乐呵起来,这会儿她们知道急了,早干嘛去了,两个丫头虽然如花似玉,但对这种背主的奴才,他实在升不起任何怜惜之心:“行了,下去罢,我可不敢劳驾。” 落霞眼眶一红,跪在黎耀楠面前:“二少爷您要是对奴婢有什么不满,只管打骂责备,奴婢一定会改,为什么要撵了奴婢出去,这让奴婢以后怎么活,求二少爷开恩。” 翠柳赶紧也跪在地上,声音带着些许呜咽:“二少爷求求您了,不要让奴婢出去配人。” 黎耀楠随手拿了一块儿点心放嘴里,味道还不错,在原主的记忆中,打从奶娘出府后,他还是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,笑眯眯的看着她们:“爷也是为你们好,姑娘大了自然要嫁人,放心吧,夫人定会为你们配个好夫婿。” 落霞和翠柳一听,心里瓦凉瓦凉的,他们是伺候二少爷的奴婢,夫人又哪会真对她们上心,不配个矮冬瓜傻枣就是好的。 “二少爷奴婢伺候您这些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您生病还是奴婢没日没夜在床前伺候,您怎能这么狠心,这不是要让奴婢去死吗?”落霞声情并茂,哭得楚楚动人,怎么看,怎么漂亮。 黎耀楠撇撇嘴,他生病确实这丫头在照看,但前提是有银子,没银子谁管他去死,张氏留下的嫁妆银子,也就是被原主这样一点一滴花出去,还想跟他谈恩情,我呸! 黎耀楠虽是花花公子,但对女人却从不会有什么怜惜啊,女士优先,心软之类的情绪,上辈子他继母就是一个白莲花,模样长得柔柔弱弱,心狠手辣不说,手段也层出不穷,有了这朵食人花在前,黎耀楠引以为鉴,女人对他来说可以是消遣,可以是玩意儿,也可以是他的亲亲小情人,满意了逗弄逗弄,不满意分手,却绝对不会有忍让,谁要是犯到他头上,照样扇巴掌,他可不是那种不打女人的男人。 翠柳声泪俱下:“二少爷奴婢到底哪错了,您竟要无端端撵地了奴婢,这些年您的哪一件事不是奴婢操办,离了您奴婢舍不得!” 黎耀楠笑容不改,掏出一张帕子递过去:“瞧你,哭得眼都花了,小心嫁不出去!” “二少爷!”翠柳满面嫣红,呐呐地唤了一声,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,头一次觉得二少爷竟是如此温柔的一个人。 落霞眼中的嫉妒一闪而过,转瞬又哭得梨花带雨:“求二少爷开恩,您要是不答应,奴婢就不起来。” “奴婢也是!”翠柳自觉得二少爷对她与众不同,双眸暗含秋波瞥过去,声音婉转动听,娇滴滴的唤道:“二少爷。” 黎耀楠勾唇浅笑,好一副美女垂泪图,当真是各有千秋,笑着问:“你们真要跪着?” 两丫鬟急忙点头,就凭她们对二少爷的了解,二少爷肯定会心软。 “那边去!”黎耀楠指了指堂屋侧面的厢房,难得好心为她们解释:“这里跪着不好看。”免得外人又说他苛待下人。 两丫头齐齐花容失色,惊慌道:“二少爷——” 黎耀楠懒得理会,充耳不闻径直去了书房,既然她们要跪,那就跪着罢! 落霞和翠柳这会儿是真哭了,为什么二少爷跟她们想像的不一样! 推开书房的门,屋里很整洁,明明他才第一次过来,对书房却有着一种莫名的熟悉,哪一本书摆哪里,根本不用脑袋去想,他仿佛自然而然就知道。 打开一张纸,黎耀楠研磨提笔,唰唰唰“平心静气”几个大字出现在纸上。 与原主的颜体不同,他写的是瘦金体。提笔之间洒脱不羁,给人一种狂放之感。 黎耀楠颇为满意,凭借原主的功底,没想到他写出来的字,竟然没有退步。 上辈子,他打小在爷爷身边长大,爷爷没别的爱好,就是喜欢书画,为此他也被迫学了不少,只是自从爷爷去世后,他就再也没有练习过,没想到再次提起毛笔,竟然是在古代。 先翻看了一下原主写的策论,黎耀楠一脸纠结,并不是他看不懂,而是太懂了,纸上的文字天马行空,字字句句慷概激昂,内容却幼稚得可笑,难怪原主考了两次都落第,真不能怪人家监考官。 黎耀楠随手翻了翻四书五经,心中暗暗想道,恐怕他穿越的唯一福利,就是能看懂这些古文,至于原主的知识,黎耀楠无奈摊手,别闹了,原主的知识要有用,鱼都能在天上飞,若要用四个字来形容,那就是——惨不忍睹! 回想了一下原主的夫子,黎耀楠心中瞬间了然,这样的一个老酸腐,能教得好学生才怪。 他之前一直都在思考,将来要走哪条路才能让自己高枕无忧,继续当他的二世祖。 这个年代士农工商,经商肯定不行,商人地位低下,搞不搞被当地官员敲竹杠,更何况他还有长辈压在头上,若是手中有了钱,想要离开黎家,肯定不可能,不把他身上的油水榨干,黎家人岂能善罢甘休。 工,他会修跑车,会打电脑算不算?想当初,他的跑车,那可是他亲自改装,那速度羡煞旁人。 农,黎耀楠犯愁啊,作为五谷不分的大少爷,他表示对于农活真的无能为力,并且他也吃不了那个苦。 剩下一途,只有仕了,既然不想处处受制,唯一的出路便是科举。 黎耀楠深思熟虑过了,原主底子不错,只是被教坏了,只要重新请个先生,他要把课程跟上去应该不成问题。 现在的问题是,先生他要去哪请,马玉莲肯定不答应,原主又不善交际,对外面的情况一抹黑,就算他要请旁人帮忙,那也得认识人才行啊! 罢了!一步一步慢慢来,先顾好眼前再说。 黎耀楠翻开书本,细细阅读起来,他打算先融会贯通原主有用的学识,只有把知识变成自己的,他才能真正掌握,才不会被原主迂腐的思维影响。 时间过得飞快,黎耀楠在书房一呆就是一下午。 下人对此习以为常,黎耀楠若是哪天不去书房,他们反倒会觉得怪异。 “二少爷,用饭了。”春香巧笑嫣然,端着饭菜走了进来。 黎耀楠抬头,看了看现在的时辰,只觉得有些不可置信,对着这么枯燥的书本,他竟然也看了这么久。 他果然是被原主那书呆子给影响了。 黎耀楠对此却并没有任何不满,影响得好,这样他读书起来,定会事半功倍。 春香眉眼含笑,一一把饭菜摆桌上。 黎耀楠很高兴,六菜一汤正是主子该有的份例,那些狗奴才反应得还满快嘛,他还没有动手,她们就自觉起来。 吃过饭,黎耀楠继续对着书本用功,春香欲言又止。 黎耀楠记得这个丫鬟,昨天就是这丫鬟伺候他用饭,放下手中的书本:“怎么了?” “落霞姐姐和翠柳姐姐......”春香一脸为难,说话却只说一半,看似在为两人求人,谁又知她是不是借此挑起自己的怒火。 “哦!”黎耀楠点点头:“她们要是跪够了,就让她们回吧。” “谢二少爷,落霞姐姐和翠柳姐姐不在,就让奴婢在您身边伺候吧。”春香轻言细语,眉眼含情,面颊泛起朵朵红晕。 黎耀楠这时才反映过来,这丫头竟是在勾引自己,难怪他昨天就觉得这丫头很不对劲,实在不怪他反映慢,而是古人太含蓄,红个脸,送个秋波他哪看得懂其中含义。 “下去罢,这里不用你伺候。”黎耀楠摆摆手,他虽然风流却很有格调,对于送上门的女人,从来都不敢兴趣,更何况这还是一根窝边草。 “二少爷。”春香幽怨地看着他,突然上前一把抱住黎耀楠,柔软的su胸紧紧贴着他后背:“二少爷奴婢钦慕您,不要赶奴婢走好不好,让奴婢来伺候您。” 黎耀楠一时不查被扑了这正着,心里恼火得很,反手一把将春香扔地上:“滚!” “二少爷——”春香狠了狠心,扯开自己的衣衫,一脸豁出去的表情:“二少爷您一定会喜欢的,不信您试试看。” “贱人!”黎耀楠怒不可遏,只觉得比吃了苍蝇还恶心,虽然有美女投怀送抱是好事,但这并不代表他喜欢被人算计。 “哐!”房门被人撞开。 李嬷嬷领着一群人跑了进来:“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?” 春香紧紧拽住衣衫,一脸惊恐往后缩,哭得那是一个撕心裂肺。 “二少爷,你怎么能这样?”李嬷嬷又惊又怒,仿佛黎耀楠干了什么罪不可赦的大事。 “我怎么了?爬床的丫头而已,撵出去!”黎耀楠冷笑,心情坏到极点,这黎府看样子真不能再住了,一个一个都不消停,不闹出一点什么事就不甘心。 “哇——”春香放声痛哭,不知道的,还以为黎耀楠将她怎么样了。 其他人很显然都是这样认为,只除了李嬷嬷以外! 李嬷嬷进来的时间太过巧合,看见春香哭泣,并没有觉得吃惊,反倒劈口就对黎耀楠进行责骂,要说这其中没鬼,黎耀楠打死都不会相信。 “就她这模样?”黎耀楠鄙夷地对春香上下打量,挑剔的目光好像看着什么待价而沽的货物:“罗圈腿,扁平胸,斗鸡眼,喇叭嘴,柿饼脸,窟窿鼻,就这模样还想爬爷的床,哭给谁看,给爷把这贱婢拉出去卖了,配给人家小厮,那也是糟蹋人。” 黎耀楠所言不可谓不恶毒,春香有了这名声,别说是嫁人,就连做人都难。 春香吓坏了,也不敢再哭了,一句话就不打自招:“二少爷,奴婢错了,奴婢再也不敢了,别把奴婢卖出去。” 李嬷嬷面露恨色,对春香也没了好脸,只是却不愿就这样处置了她,迟疑道:“到底伺候了你一场,又不是什么大罪,拉出去发卖太过严重,是不是交给夫人发落。” 黎耀楠挑眉轻笑:“这样还不是大罪?那送给老爷去罢,儿子孝敬父亲天经地义。” “这......恐怕有些不太好!”李嬷嬷神色讪讪的,也不打算求情了,只怪那春香没用,二少爷几句话就把她给唬住了,要是闹到夫人那,怎么也能给她争一个通房。 一场闹剧展开的快,结束的也快,李嬷嬷和一杆丫头婆子,拉着春香就退出书房。 黎耀楠很烦恼,这糟心的日子,还真不是人过的,今儿要不是他先声夺人,强占奴婢的罪名就背定了,李嬷嬷这是报复他上午不敬,想要抓他的把柄呢。

上一篇   10010

下一篇   12012

最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