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9109

连续两个月个月时间,黎耀楠巡查了不少地方,暗地里收购了不少军粮,安排了无数眼线,同时也审理了不少冤案,得到不少百姓的称赞,也让一些有钱的富贵人家恨到了骨头里。(.) 黎耀楠判案果决,公正廉明,从不给任何人情面,一件案子绝对不会拖得太久,走到哪儿,百姓欢呼到哪儿.唯有县令叫苦连天,只希望快点送走这座瘟神。 不少百姓听到黎大人的名声,千里迢迢跑来喊冤。黎耀楠微微笑着,让他们安静等待,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,自己一路巡查过去,一定会为他们做主。 百姓们感激涕零,跪在地上大喊黎青天,然而实事的真相确是,凭借黄大人整理出来的花名册,黎耀楠很清楚的知道,哪里是巡抚的人脉,行走路线选了又选,别看他一路巡查审案无数,其实丝毫没有触及巡抚的底线。 至于喊冤的百姓,黎耀楠并没有欺骗他们,审案那是早晚的事,只不过他用迂回的方法,将时间往后延迟。 潘大人对他的举动视而不见,巡抚也逐渐放松警惕,眼看还有大半个月要过年,这一次的巡查即将收尾。黎耀楠算了算时间,思考良久,仔细斟酌了所有利弊,确定万无一失以后,终于下定决心要办一件大案。 挑挑拣拣,选出一个为恶一方的县令,黎耀楠准备拿他开刀。 “夫君,我们这次去哪儿?”林以轩笑意盈盈,两个月的锻炼,让他眉宇间多了几许锋芒。 “华阳县。”黎耀楠勾起唇角,合上桌上的卷宗。 林以轩微微一愣,眼中闪过一抹欣喜:“你想好了吗?” 黎耀楠略一颔首,笑着问:“怎么,你也想去华阳县?” 林以轩报羞地笑了一下,紧接着又横眉怒目,淬道:“华阳县令,不是个东西,不知鱼肉了多少乡里,日前还大放厥词,不将你看在眼里,上次前来告状的人,全被他打入大牢,当真可恨。” 黎耀楠淡淡笑了,拍拍夫郎的手:“不用理会,且让他再嚣张几日。” 林以轩先一笑,后又一脸担忧:“会不会有什么不妥?” “放心,接任县令的人选,我已经思考过了,潘大人的外甥不错,华阳县令如此狂妄,我若不整治他一番,近些日子的努力,恐怕也会大打折扣。”只会让人觉得虚伪,会猜测自己此番巡查,是否有做戏的嫌疑。 林以轩心中一动,明白了夫君的想法,打一个,提一个,夫君先把娄子捅了,剩下就是潘大人与巡抚的事,他们的关系如果牢不可破,巡抚自然会忍下这口气,但若产生了矛盾,那更好,夫君渔翁得利。 发现夫郎崇拜的星星眼,黎耀楠心中好笑,细细地为他讲解官场上的潜规测,教导他一些事情的看法与见解。 林以轩听的津津有味,时间不知不觉流逝,黎旭前来给父亲请安,听见父亲的解说后,立马正襟危坐,小脑袋瓜不停思考,时不时问一个为什么。 黎耀楠并不会对儿子有所敷衍,用一些小的故事,让他自己去思考。可以说,黎旭的成长过程中,黎耀楠从小对他灌输的理念,产生了极大的影响,哪怕他将来位居人臣官居一品,最崇拜的人依然是他父亲,最喜欢的人则是爹亲。 两天后,一行人启程去华阳。 华阳县令很嚣张,对待上官满面嘲讽,料定黎耀楠不敢将他如何,否则黎大人的巡查路线,不会安排的那么巧。 这些事情,上面的人其实心知肚明,然而却不会有人如同华阳县令这样,大刺刺的说出来。 黎耀楠被气笑了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迅速将华阳县令收押,反正他恶贯满盈,连证据都不需要收集一抓一大把。 “你敢。”华阳县令又惊又怒。 黎耀楠冷笑,挥挥手,让人将他带下去,借用知州的便利先斩后奏,抄家,判案,斩立决,丝毫不留情面,不给人任何求救的机会,只花了三天时间,将案子彻彻底底定下来。 华阳县令直到死,脸上满是不可置信,带着一脸的惊惧与懊悔死不瞑目,做梦都没想到,黎大人竟然真敢将他斩首示众。 华阳县的百姓欢呼起来,云南巡抚雷霆震怒,潘大人的心思左右摇摆,他们谁都没有想到,黎大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,行事居然如此雷厉风行,说斩就将人给斩了。 不管巡抚怎样想,云南的百姓听说这一事迹,只觉得大快人心,黎耀楠的名望更上一层楼。 并没有在华阳久留,黎耀楠带着夫郎打道回府,这一次他已经触及了巡抚的底线,不易再有太多动作。 两天后,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中,黎耀楠刚刚坐下歇息,还不到一盏茶的时间,下人前来通传,巡抚大人有请。 黎耀楠挑了挑眉,话说,这还是他来到大理,第一次面见巡抚。 “夫君,我跟你一起。”林以轩有些担忧,急忙放下怀里的熙儿,让他去找哥哥玩儿。 黎耀楠冲他安抚地一笑:“无碍,夫君心里有数,你在家中歇着,等我回来就好。” 林以轩蹙眉,他知道夫君有把握,可他还是不愿看见夫君受委屈,有自己在他身边,看在景阳侯府的面子上,巡抚应当不会太过份。 黎耀楠勾了勾唇角,笑着道:“巡抚正在气头上,你去也没什么用,反而会让他产生不满,别担心,华阳县令如此狂妄,咱们占得住理。” 林以轩不情愿地点点头,心知夫君说的在理,巡抚是朝廷一品大员,尽管会忌惮景阳侯府,实际上并不惧怕,真将巡抚惹火了,对于夫君没有任何好处。 黎耀楠第一次上门,规规矩矩递上拜帖,门口守卫凉了他半个时辰,去了花厅以后,巡抚又凉了他一个时辰。 黎耀楠坐在花厅无所事事,无聊的东张西望,巡抚家中确实豪华,比起江南的大户也不逞多让,喝下第九碗茶,眼睛泛起淡淡的困意,巡抚终于姗姗来迟。 “下官见过大人。”黎耀楠躬身行礼,立马打起精神。 巡抚鼻子一哼,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一瞬,语气不怎么和善:“你就是黎耀楠?” “下官正是。”黎耀楠不吭不卑的回答,态度恭敬如一。 “黎大人好本事。”巡抚漫不经心地说道,平缓的语调波澜不惊,听不出任何情绪:“本官以为,黎大人应当懂规矩,切莫把本官的忍让当作纵容。” 黎耀楠淡淡一笑,面上毫无惧色,笑着道:“大人说的是,只是下官不知,华阳县令为何要破坏规矩,下官身份低微,但也不会任人欺凌。” 巡抚眉头一蹙,显然没有想到,黎耀楠居然倒打一耙:“此言何意?” “下官说了不算,还请大人询问旁人,下官自以为处处避让,奈何华阳县令仗势欺人,下官向来气量小,忍不得,还请巡抚见谅。”黎耀楠这话说得斩钉截铁,将华阳县令一事,说成了私人恩怨。 巡抚被他噎了一下,其实今日叫他前来,目的只是为了警告,黎耀楠是朝廷命官,又是皇上心腹,还跟景阳侯府有亲,除非能将人一棍子打死,否则巡抚暂时不会撕破脸。 黎耀楠微微笑着,尽管姿态放的很低,话语却分毫不让,他料定了巡抚的心思,只要自己再无动作,巡抚不会将他怎么样。 “黎大人要跟本官作对?”巡抚面色一沉,眼睛微微眯了起来。 “下官不敢。”黎耀楠连忙否认,直言道:“下官只是维护自己的权威,并不敢在大人面前妄为,还请大人明查。” 巡抚眉头紧锁,也不知是否信了他的话,训诫了黎耀楠几句,终究还是放人了,黎耀楠现在就像是一块石头,膈应得他心里难受,然而又无可奈何,总不能为了一个华阳县令,就将黎耀楠给拿下,这样他站不住理,也不好跟景阳侯府交代。 巡抚想了又想,决定还是再等等看,这一次的事情且先放过,若是再有下一次,管他什么侯府,巡抚谁的面子也不给,当即便一声令下,命人寻找黎耀楠的把柄,捏造他不法的种种证据,以备不时之需。 黎耀楠轻轻松松回到家,林以轩正坐在屋里等候,黎旭、黎熙环绕膝下,兄弟俩鸡同鸭讲话,聊天聊得很愉快。 “你回来了。”林以轩看见夫君眼睛一亮,还不等他迎上去,黎熙早已经抱住父亲大腿,这是他近来最喜欢的动作,因为父亲总会将他抱起来,然后去哪都带上。 黎旭捂脸,觉得弟弟好丢人,小小的身体站的笔直,行礼道:“父亲。” 黎耀楠拎起幼子,笑看了长子一眼,眼中充满赞赏:“今日课业完成了吗?” “回父亲,已经完成了,孙先生还夸了儿子。”黎旭挺起胸膛,很骄傲的回答。 黎耀楠将黎熙放在腿上,心中略一思索,笑着问:“你喜欢孙先生?” 黎旭毫不犹豫地点点头:“孙先生讲课很好听,阿金,阿辛也喜欢。” 黎耀楠唔了一声,表示了解,转头看向夫郎,问道:“旭儿该请先生了,你觉得孙兄如何?” 林以轩略显犹豫,从长远的方面来看,孙先生毫无建树,倘若旭儿拜他为师,对将来的前程帮助不大,只是也避免了不少纷争,想了想道:“孙先生事物繁忙,会不会太麻烦?” 黎耀楠一怔,旋即笑了起来:“差点忘了这一茬,还得先去问问看。” 林以轩笑着说道:“如果孙先生同意,我这儿没什么意见。”他刚才仔细思考过了,认为夫君才学就很好,没必要锦上添花,纵然拜个当世大儒又如何,旭儿经过夫君教导,心中已经有了初步理念,如果名师与夫君的思想背道而驰,两厢矛盾之下岂不是毁了孩子,更何况云南地方偏远,拜师不易,还不如让孙先生教导。 “好。”黎耀楠脸上的笑容逐渐扩大,扭头看向儿子:“你以为呢?” “孩儿愿拜孙先生为师。”黎旭朗声应道,脸上难掩兴奋。 黎耀楠点了点头,对长子那是真的满意之极:“行,父亲答应你了,改日会去探探孙兄口风,只是咱们先说好,孙兄若是不答应,你可不许哭鼻子。” “谢谢父亲。”黎旭下巴一扬,很骄傲地说道:“先生一定会答应,昨天先生还夸旭儿呢。” 黎耀楠笑了笑,很满意儿子露出小孩应有的表情,旭儿太过懂事,作为家长,他觉得压力很大。 第二天前去衙门,黎耀楠同样拉着夫郎作陪,无视黄大人欲言又止的目光,径直去找潘大人,这一次的巡查结果,总要给潘大人一个交代。林以轩则守在门口等候,免得被某些不自觉地人捷足先登,经过多方查探,林以轩已经明白黄大人确实不含恶意,只是那性子着实令人烦扰。 潘大人心情很愉悦,随意看了看卷宗,说了几句闲话,就让黎耀楠离开了,无论如何,这次的事情是他得利。 三天后,衙门开始休假,黎耀楠彻底放松下来,林以轩忙着准备年货,还有各个地方的一些礼节,大理的第一个年,怎么也要过得热热闹闹。 云山寨的那位小哥儿,也留在了知州府,打算跟孙先生持久奋战,闹出了不少笑话。 黎耀楠笑着打趣,问他什么时候办喜事。 孙先生犹豫不决,久而久之黎耀楠也就不问了,感情的事情如人饮水,旁人帮不上什么忙,只希望孙先生不要后悔。 抽了一个空闲,黎耀楠问他收不收徒,然后指了指自家儿子。 孙瑞思又惊又喜,连续确认了三遍,直到黎耀楠不耐烦,他这才真正肯定,黎兄是真心实意想让旭儿拜自己为师,只是他又怎么当得起! 孙瑞思考虑了一晚,终究还了拒绝了,拒绝的时候两眼通红,想必很是经过一番挣扎。 黎耀楠有些无语,觉得孙兄有时候思虑太多,跟他分析了种种利弊,又拿云南偏僻来说事,终于让他松了口,正式将黎旭收做弟子,并且他还事先说明,如果日后另有名师,绝对不会阻拦黎旭的前程。 黎耀楠拿他没办法,孙兄什么都好,心思深沉,手段果决,办事也很爽利,唯有轮到自身的时候,偏偏开始自卑,真不知说他什么好。不过心里还是很高兴,自己没有交错朋友,孙兄是真心疼旭儿,所以才会为一心为旭儿考虑。 腊月二十六这天,旭儿正式行了拜师礼,孙瑞思心里很高兴,难得喝的大醉酩酊,说了不少醉话,刘阿哥瞅着空隙扶他回房。 次日醒来,孙瑞思吓了一跳,旁边多出了一个光溜溜的身体,一身痕迹,淤青的斑点,一看就是昨晚弄出来的。 孙瑞思心里很纠结,又是懊恼,又是欣喜,总之复杂得很。 黎耀楠知道以后,情不自禁感叹起来,酒还真是一个好东西,犹记得自己与夫郎,当初似乎也是酒后乱性。 林以轩眼观鼻鼻观心,自然明白夫君想些什么,不过真实的情况,打死他都不会说出来。 孙瑞思期期艾艾来到正院,说了半天闲话,终于步入正题,他要娶刘阿哥为妻。 这是一件大喜事,夫夫两连声道喜,刚才孙瑞思绕来绕去,林以轩急的,差点以为他又要变卦,真是。 由于快要过年,婚事三媒六聘准备的东西还有许多,于是他们决定将婚事定在明年二月。 刘阿哥达成心愿,立马化身为贤妻良母,笑得甜甜蜜蜜,天天缠着孙瑞思嘘寒问暖,硬是把一个沉默男人,弄得不知该怎么办才好。 旁人乐得看他笑话,孙先生除了公务,平日沉默寡言,有个人能制住他也好。 这一个年,知州府笑声一片。 年初六的时候,益州的年货到了,夫夫两一收拾,决定前去给大哥拜年。最重要的问题是,要将林母与儿子送走,他怕自己护不住他们周全。至于小夫郎,黎耀楠除了叹息还是叹息,既然赶不走,那就只能将他留在身旁,心中满满都是感动,有一个人愿意跟你生死与共,他觉得此生再无遗憾。 只是黎耀楠没想到,计划不如变化快,一家人正准备出行,行礼都已经打点整齐,大街上突然一阵兵荒马乱,边关告急,报信是士兵浑身是血,骑着马横冲直撞,一路拿着急报飞奔。 整个大理瞬间炸开了锅。 “不好啦,不好啦,羌族打到大理来啦。” “听说南诏已经失守。” “我不想死。” “快点逃命啊。” 不过一刻钟的时间,大街上乱成一片,年节的欢庆,转眼被一层哀愁笼罩。 黎耀楠面色慎重,根本来不及思考,急忙将儿子打包,让人立马送他们前去益州。 林以轩面色惨白,怎么会,他明明记得战事在今年四月爆发,如今一切都还没有来得及准备,夫君如果有个三长两短...... “别怕。”发现夫郎的情绪不对,黎耀楠赶紧将人抱住:“不是你的错,战事会提前爆发,咱们谁也没料到。” 黎耀楠暗骂自己一句该死,忘记了所谓的蝴蝶效应,如今云南两季稻谷丰收不错,羌族哪能不眼红,乘着过年守备放松攻打进来,确实好谋算,亲了亲夫郎的脸颊,安抚道:“别怕,相信我。” 黎耀楠的心怦怦直跳,大脑急速开始运转:“吩咐下去,巡抚那边可以行动,情况越乱越好,我要在最快的时间,掌握大理的发言权。” “我知道了。”林以轩很快冷静下来,现在不是害怕的时候,巡抚那边一直是他在安插眼线:“这事交给我来办。” 黎耀楠点点头,安抚好夫郎,快步踏入书房,孙瑞思已经等候多时,脚步在屋里来回走动,刚才听见战事爆发,他承认自己惊慌了片刻,只是想起前段时间黎兄对他的吩咐与布置,心里的大石落了地,他是不是可以猜测,黎兄早就知道会有战事发生。 “你准备的如何?”黎耀楠开门见山,如今时间紧迫不是解释时候。 “粮食囤积了十万石,弓箭不多,只有两万余支,横县的地道已经挖好,贯穿三个乡镇,可以直通城门外。” “好!”黎耀楠眼眸一暗,走至桌前提笔挥墨,迅速写下几封信,极其严肃地说道:“让人快马加鞭送去,片刻不能耽误,还有,不能传出任何消息,我不想为他人做嫁衣赏,也不想因为耽误时机功亏于溃。” “是,大人放心。”孙瑞思慎重其事,双手接过信封,半点不敢疏忽。 黎耀楠将一切事情交代完,急忙赶往衙门,发生这么大的事,衙门肯定要进行商议。 “黎大人,您终于来了。”黄大人惊喜地迎了出来,脸上惊慌失措的表情,因为看见崇拜的人,逐渐变得安定。 黎耀楠没心情跟他计较,四处看了一眼,官员只来了一部分,此时正吵得厉害,一个个推脱责任是好手,全部在想怎么办,跟谁求救。 “还有人呢?”黎耀楠蹙眉问道,衙门里三十八位官员,如今只有十六人。 毛大人一脸懊恼:“还是王大人运气好,去了巴蜀走亲戚。” 刘大人不屑的说道:“只怕战事没稳定,他们不会回来。” 黎耀楠心中一默,想的确实另外一回事,除了李大人与毛大人,他在众位同僚当中属于高官,局面若是乱起来,对他掌控更有利,淡淡道:“在这儿等着也没用,不如前去求见巡抚。” 周大人略一思索,赞同道:“黎大人所言甚是,咱们职位低微,凡事做不了主,潘大人如今又不在,还是求见巡抚方为上策。” 李大人点了点头:“确实,羌族来势凶猛,不知会不会打过来,只有巡抚能拿主意。” “好。” “那我们这就过去。” 黎耀楠垂下眼帘,一路上不动声色,夸大战争的可怕,一定要让他们乱了心才好,最好能将压力全部按在巡抚头上,作为云南的顶梁柱,巡抚坚持不下去,唯有逃跑一途,到时候整个大理更甚者云南都会变得混乱。 而他也可以乘机浑水摸鱼,尽管战事出乎意料,但他做了几年准备,如果还不能胜利,那就只能说是命!然而,黎耀楠从来不相信的也是命,对于这一次的政绩他志在必得。

上一篇   108108

下一篇   1101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