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8108

两人的想法基本一致,孙瑞思以为大理毕竟是巡抚的地盘,黎兄若是有所动作,必定会受到阻碍,但若一步步踩在巡抚的底线之上,行事起来定当容易许多。…….……提高民间的声望,目前有两种办法,一是如同玉溪一样,颁布一些利国利民的政策,二则是审案,当一位青天大老爷为民申冤。 黎耀楠现在的身份不够,跟巡抚嫌隙颇深,第一条首先被两人划掉,那么目前就只剩下第二条路可行。 经过一番商议,两人分头行动,黎耀楠先去衙门查卷宗,挑出一些含有冤情的案子,他则去查身份背景,只要跟上面联系不深,除掉几只小鱼小虾,巡抚应当不会撕破脸。 第二天,林以轩陪同夫君前往衙门,下了马车以后,四下看了一眼,很好,没有那道令人讨厌的眼神。 黎耀楠查看卷宗的时候,担心夫郎闷的无聊,扔了几本给他看,反正不管能不能看出蛛丝马迹,多个人帮手也好。 林以轩微微笑着,心中有些欣喜,不管前世今生,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接触衙门的公务。 黎耀楠同样第一次查看刑事案件,从前他只关注民生地理,翻看了案宗之后才发现,民间的一些案子简直令人无语。 王寡妇跟刘员外私通,被她小叔发现以后,两人商议杀人灭口,小叔无辜猝死家中,县令证据确凿,判了王寡妇秋后问斩,只等巡抚衙门批复。 周家老爷新纳了一房小妾,谁知新婚之夜却被小妾刺死在床上,当场被人抓了现行,好吧,又是一个证据确凿,县令同样判了秋后处斩。 刘二牛跟杨虎合伙做生意,赚了钱,买下一间铺面,然而矛盾也闹出来了,刘二牛认为他的本钱多,铺面理当归他所有,杨虎却以为,刘二牛除了本钱以为,根本没有出过力,生意上的事情全是他在干,于是还了刘二牛本钱,欲要分道扬镳。 刘二牛自然不愿意,两人当时就吵了起来,刘二牛怒气冲冲的回到家,跟家人抱怨了一番,刘家大哥为人冲动,听说弟弟吃了亏,立马去找杨虎麻烦,争吵中杨虎一个不慎,将刘大推倒在台阶下,脑袋当时就磕出了血,经过大夫诊断纷纷摇头,两天后刘大就死了,杨虎也被县令判了重型,发配西北做苦力。 ...... 黎耀楠无言以对,翻来覆去将案宗看了一遍又一遍,案卷做得很漂亮,条条理由正当,所有的事情证据确凿,如果不看案件的受益人,黎耀楠以为,只看案面,确实很难挑出瑕疵。 林以轩轻笑了一声,抬头问道:“怎么了?” 黎耀楠觉得有些无趣,撇嘴道:“你看,王寡妇跟人通奸,小叔死了,刘员外发配,他们的家产会归谁?” 林以轩抿嘴笑道:“你计较这些干嘛,想查清楚,那就派人去看看,诺,我这里的卷宗也一样,申员外以妾为妻,嫡妻气愤不过,措手杀了申员外,嫡子心疼母亲前去衙门自首认罪,县令明察秋毫,判了申母问斩,案情看起来是结束了,然而嫡妻杀死丈夫,这一点我却不信。” 黎耀楠细细瞧着夫郎,发现他的眉目很认真,所有案上的疑点,全部记录在册,笑着问道:“喜欢查案?” 林以轩犹豫了一下,轻轻点了点头:“嗯,小时候我就幻想,如果自己是个男人,一定要有所作为。” 黎耀楠并不在意,挑眉笑道:“那就烦劳夫郎了。”相比起审案,他更喜欢干实事,既然夫郎喜欢,那就由着他去,黎耀楠贼精贼精的,夫郎插手案子虽然不合规矩,但是打着夫郎的旗号,他以为会比自己审案更加顺利。 衙门里的衙役尽管对他言听计从,不过黎耀楠心里明白,那是因为没有利益冲突,自己审案几位大人或许还会阻拦,但若夫郎心血来潮,想必不会有人放在心上,而他也只是一个宠爱夫郎的昏官。 接到夫君交给自己的任务,小夫郎表情慎重,坚定的表示自己一定会干好。 黎耀楠摸摸他的头:“别太累,只当作是一种消遣。” 林以轩浅浅笑了笑:“我知道。” 有了小夫郎帮忙,黎耀楠放松下来,继续研究他的十箭连弩,偶尔也会挖个坑,预备明年给巡抚跳。 三天后,林以轩对案件有了头绪,孙瑞思那边的查探结果也出来了。 林以轩头一次出门办案,心中有点小小的兴奋,黎耀楠让他带上旭儿,给孩子长长见识,除了家中十个护卫,他还派了几个衙役同行,打上官府的旗号,这样才能名正言顺。 黎耀楠的动作颇大,同僚又怎会不知情,众位官员对此表示无语,仔细查看了一下卷宗,发现林以轩所办案件,虽是杀人大案,背后却没有什么牵扯,确实如黎耀楠所料,并没有太过阻拦,只当是富贵人家闲的慌,想要找一些刺激。 黎耀楠细心叮嘱,让夫郎一定要记得不能耽误太久,查清以后赶紧回来。 林以轩连连点头,第一次主动离开夫君,心里有些难受,只是想起可以做些事情,转而又变得兴奋不已。 黎耀楠无奈摇头,突然产生了一种吾家有男初成长的感觉。果然无论在什么地方,男人、女人、亦或者是双儿,只要打开那一扇天窗,他们的事业心让人不能小瞧。 林以轩抱着孩子心情飞扬,自从跟随夫君以后,他觉得自己的视野开阔了许多,再也不会局限于后院那一方狭小的天地,夫君给他的自由,给他的疼宠,让他变得愈发贪婪,还想要的更多,他被夫君宠坏了。 “父亲。”黎熙可怜巴巴地抱住父亲大腿,他也好想出去玩儿。 黎耀楠轻点了一下他的鼻子:“好好吃饭,快点长大,以后爹亲就会带上你。” 黎熙瘪瘪嘴,他才不信呢,长大还有好久好久。 黎耀楠哄好儿子,体会了一把又当爹,又当妈的感觉,这时候他还不知道,明日去了衙门,还有一件麻烦等着他。 “黎大人。” 黎耀楠刚到衙门,一道寒颤的声音,让他打了一个冷战,反射性地抬起头,眉毛皱成一团:“怎么又是你?” “我说过,我是不会放弃的。”黄大人义正言辞,一脸我是为你好的表情。 黎耀楠只觉得浑身难受,板着脸,丝毫不留情面,直接赶人:“本官还有公务,黄大人请。” “黎大人,你就不要再找借口了,你知不知道,你现在令人很失望,衙门公务岂能儿戏,你居然将它交予夫郎,你不是我心目中的黎大人,我一定会帮助你重新振作,将从前的自己找回来。” “滚——”黎耀楠火冒三丈高,这人的自我感觉要不要太好。 黄大人吓了一跳,依然坚定地说道:“下官好言相劝,黎大人何必发火,我是不会改变心意的。” 黎耀楠冷笑,扔出一张卷宗:“既然黄大人有心,还请将这件案子给办了。” “这......”黄大人拿起卷宗一看,顿时语结,这件案子牵扯到巡抚妾侍,他要是那个有能力,还求黎大人干嘛:“我会再来的。” 黎耀楠嗤笑一声,简直不知所谓,心里也有些明悟,前几日夫郎在身边,难怪黄大人没在眼圈晃悠,还真是烦人透顶。 黎耀楠刚刚松了口气,谁知不到两个时辰,黄大人又一次溜达过来,手中还拿着几卷文案:“这是下官整理出来的,巡抚官官相护,下官能力低微,实在无能为力,听说黎大人会来大理,曾经满心期盼,只是见到大人以后下官心里失望了,还请黎大人知错就改,下官依然会和从前一样尊敬您。” 黄大人说完也不久留,根本不给黎耀楠骂人的机会,急忙转身离开。 黎耀楠烦躁得很,他究竟遇见一个什么样的极品,他拜托了好不好,黄大人的崇拜他是真心不需要。漫不经心地翻开文案,黎耀楠目光一凝,心中微微震惊了一把,巡抚所有的关系网,居然写的清清楚楚条理分明,没想到黄大人还有几分能耐。 然而不管如何,对于脑子不好使的人,无论他再有能耐,黎耀楠同样敬而远之。 黄大人当了三天小尾巴,时不时打扰一下黎大人,黎耀楠烦的第四天干脆休假,反正他在衙门里几乎没有什么事儿。 第五天,小夫郎终于回来了,黎耀楠发现自己很想他。 “爹亲,爹亲。”黎熙首先就扑了上去,缠着爹亲要抱。 黎旭看起来更加稳重,这一次办案也是一次历练,尽管他年纪还小,但是耳目渲染,对他将来的成长很有帮助。 林以轩面色有些疲惫,心情却很好,抱着幼子狠狠亲了两口:“想死爹亲了。” “才不想呢,才不想呢,爹亲不带熙儿,爹亲不喜欢熙儿了。”黎熙一个劲儿的撒泼耍浑。 黎耀楠蹙了蹙眉,他是跟谁学的这一套。 发现父亲不善的目光,黎熙委屈地瘪瘪嘴,环住爹亲的脖子,乖乖道:“熙儿最想爹亲了。” 林以轩失笑,这就叫一物克一物。 吃过饭,打发走儿子,林以轩终于放松下来,黎耀楠正要找他说话,回过头,看见自家夫郎居然靠在榻上睡着了,无奈的将人抱起来轻轻放在床上。 随后,黎耀楠叫了下人来问话,夫郎近几日情况如何。听了以后,心中一阵嘘嘘,庶子和小妾果然是乱家的根源。 夫郎这次查案很顺利,申员外宠妾灭妻,所谓嫡子根本就是庶出,正妻一直被瞒在鼓里,她的亲生儿子早在十八年前就死了,原本她只想守着儿子过日子,谁知申员外居然查出小妾与人有私,儿子也不是自己亲生的,这一下还得了。 申员外悔痛不已,认为亏待了正妻,害得正妻早产,自己的亲生儿子没养活,反而听了一个小贱人的谗言,将孽种宠在手心里十八年,他的家产自然不会留给孽种。 申郎知道以后,苦苦哀求申员外,企图用父子之情打动他,只是申员外正在气头上,又哪会那么容易心软, 申郎苦求无果,一狠心,杀了申员外灭口,他是孽种之事,由于家丑不可外扬,并没有宣扬出去,只要申员外死了,他就可以高枕无忧。 杀人之后,申郎虽然有惊慌,但是很快又冷静下来,装做惊慌失措的模样,寻找正妻帮忙。 正妻对申员外早就没了感情,急忙跟儿子一合计,迅速给申员外发丧,一切原本进行的很顺利,只可惜由于经验不丰富,瞻仰遗容的时候,被人看出端倪。 申郎知道自己逃不了,干脆破釜沉舟前去衙门投案自首,只是正妻爱子心切,又哪忍心儿子受苦,自愿代其受罪,认下了杀人的罪名。 从此,正妻人人喊杀,申郎却是孝子的楷模,小妾也在申郎继承家业以后,被他从佛堂放了出来,母子两和乐融融,谁还管正妻是谁。 黎耀楠听的心寒,都说生恩不如养恩大,这样的儿子,简直比起畜生还不如。 小夫郎做得很好,比他想象中还好,这样复杂的案情,要从十八年前抽丝剥茧,换了自己,黎耀楠自认做不到比夫郎更好。 次日前去衙门,黎耀楠拉着夫郎一起,走到衙门口的时候,黄大人远远看见他的身影,正要走过来,林以轩狠狠一瞪,黄大人受到惊吓,急忙退后几步,扭头跑得比兔子还快。 黎耀楠哈哈大笑,就知道带上夫郎是一个正确的决定。 林以轩摸了摸脸颊,心中有些纳闷,他有那么可怕吗?抬头道:“他还缠着你?” 黎耀楠无奈叹息,答案不言而喻。 林以轩皱了皱眉:“他要干嘛?” 黎耀楠苦着脸,思索了一会儿,定下结论:“他的脑袋不正常。” 林以轩深以为然,究竟是怎样的环境,才能养出这种奇葩。 黎耀楠拿着卷宗去找上官,让夫郎先在屋里坐着,申员外一案需要重审,由于案子在县令手中,相关人员没有送往府衙,所以审案的地点定在县衙。 黎耀楠汇报清楚情况,为了表示自己敬业,非常诚恳的请求上官,允许他亲自前去主审。 潘大人并没有太过为难,这样的案子多审几个与他也有好处,谁不喜欢多得一些美名,只要不触及各方势力,林公子喜欢怎么闹腾由得他去。 潘大人大笔一挥,很快给了黎耀楠批复。 黎耀楠心情愉悦,终于找到借口光明正大不去衙门,黄大人实在把他烦怕了,或许以后这样的案件,可以多审几次。 黎耀楠在家中歇了一天,次日便准备启程去县里,黎旭闹着要一起,林以轩不甘落后,自己辛苦的忙来忙去,终于要有成果了,哪能不亲眼看着。 黎熙可怜兮兮,眨巴着大眼,像是快要哭出来一样,呜呜呜,大家都不要我了! 黎耀楠摸摸儿子脑袋,熙儿实在太小了,心中略一思索,还是决定将他带上,反正案子查得差不多,权当出去游山玩水,一家人快快乐乐踏上路程。 这一次的队伍庞大许多,黎耀楠摆明了徇私枉法,知州的派头自然免了。衙役对此没有任何意见,举着肃静回避的牌子,一边走一边开道,他们也累。 林以轩为人很大方,跟着侯府公子出门,衙役油水捞得很足,这一次更是争先恐后,一行总共三十余人,骑马的骑马,坐马车的坐车,住的客栈全是上房,比起曾经办案一个天一个地,要不要太舒服。 黎耀楠会心一笑,夫郎收买人心用的不错。 来到县衙,县令很快将他们安顿好,黎耀楠并不耽误,休息了一天,隔日便开始审案。 申家的案子,夫郎查得七七八八,犯人带上来以后,黎耀楠眼中露出一抹不忍,或许对于那位正妻来说,她宁愿替儿子顶罪,也不愿知道实事真相。 第一次高坐公堂之上,黎耀楠的心情很微妙,态度也变得慎重起来,重重拍了一下惊堂木,目光冷冷注视着前方:“大胆申郎,你可认罪。” “大人,小人冤枉,小人冤枉啊。”申郎大叫冤枉,一个劲的磕头,手指着正妻哭诉:“是她,是她仇恨父亲,所以才错手杀人。” 申夫人表情麻木,双眼无神,似乎再也没有什么能够引起她的注意。 黎耀楠打心底里觉得嫌恶,这种人简直死有余辜“啪!”又拍了一下惊堂木:“大胆申郎,还敢狡辩,来人啦,呈上人证物证。” 申郎大惊失色,小妾被押了上来,同时押上来的还有奸夫,也就是申郎的亲生父亲。 “不——”申郎脸色惨白,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知道事情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。 黎耀楠审案很快,当天下午就结了案,由于人证物证齐全,申家财产全部判给申夫人,小妾和奸夫以通奸的罪名流放三千里,至于申郎斩首示众。 这一结果,出乎百姓意料,除了多了一桩饭后闲谈,并没有造成任何影响。 黎耀楠审完之后,开始翻看县衙的案宗,他知道仅凭一个两个案子,根本起不了大作用,除非他能豁出去掀出一桩大案,只可惜他向来惜命,这种以卵击石的事情,不符合他的行事作风。 蚊子小了也是肉,他决定一步一步慢慢来,有疑点的案子一一重审,县令叫苦连天,奈何又不敢得罪,只能把人好吃好喝的供着。 一个月之内,黎耀楠审了大大小小二十三桩案件,有了一定的名望以后,这才打道回大理。 只是他却明白,仅仅这样还不够,他需要再多一些案子,再多一些名望,然后再做出一件大事,这样才能真正奠定自己的根基。 回到衙门,潘大人并没有多言,黎耀楠得寸进尺,又讨了几件案子打算出巡。 潘大人无可无不可,黎大人拿的全是小案子,这点事做个顺水人情又何妨。 巡抚那边对林以轩有些怀疑,京中的事情经过几年时间,早就传到巡抚耳中,景阳侯府三夫人被休,黎耀楠琼林宴不认岳家,这事闹得沸沸扬扬。 巡抚思索了又思索,还是探不出虚实,要说黎大人没靠山,但看他的办事手段又觉得不像,背后若是没人支持,黎大人哪敢那么大胆。况且林家少爷升职很快,太子似乎和黎大人也有交情,巡抚不得不忌惮一二。只是就那样放过他,巡抚又觉得不甘心,更别提任由他在自己的地盘胡作非为,这是绝对不可能。 巡抚心情很不好,吃了一次大亏以后,无论黎耀楠干什么,他以为为有阴谋,这一次黎耀楠审案,其实他也派人盯着,发现林家公子忙忙碌碌,黎耀楠只负责开堂,心里这才稍微放松警惕。却不知,他其实是真相了,黎耀楠确实有阴谋。 踏出潘大人的房门,黎耀楠看见屋外等候的人,只感觉压力很大,好好的心情瞬间变得乌云罩顶。 “黎大人。”黄大人一脸笑意,看样子明显已经等候多时。 “借过,让让。”黎耀楠冷着脸,绕过他迅速迈出脚步,走得飞快。 “黎大人你等等。”黄大人连忙赶上,响亮的声音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。 黎耀楠脸色漆黑,怎么又遇到这个煞星。 林以轩听到响动,急忙打开房门,狠狠瞪着黄大人:“你干嘛。” 黄大人吓了一跳,看向林以轩的目光有些畏惧。 黎耀楠原以为他会扭头就跑,谁知黄大人居然鼓起勇气,很认真地行了一礼:“黎大人是我误会您了,原来您仍然是一位好官,下官一定会努力跟您学习,还请您这次出行,能够带上下官。” 黎耀楠差点喷了,带上他,自己又没有毛病,带他给自己添堵吗? 林以轩一脸狠厉:“你敢,小心我扒了你的皮。” 黄大人惊慌失措,急忙退后,委屈看着黎大人,希望黎大人给他撑腰,只可惜很快他就失望了。 林以轩一声怒喝:“看什么看?” 黄大人又惊又惧,眼中光芒又是委屈又是痛心:“黎大人,下官相信您是一位好官,虽然有不好的一面,但是我会容忍的,以后再来找您。” 黄大人急急忙忙跑了,林以轩气得吐血,他这是什么意思,什么叫不好的一面,暗指自己不贤惠,太凶悍,谁稀罕他容忍了。 黎耀楠拍拍夫郎:“别理他,这人脑子有问题。” 为了怕黄大人生变,黎耀楠第二天一早,打包夫郎与儿子,开始了又一段行程!

上一篇   107107

下一篇   10910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