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7107

“他一直都是这样?”黎耀楠眉头紧锁,很是纠结的问道。|| 关天佑摇了摇头,他哪知道,嘴上笑着回答道:“黄大人很安静,自从来了衙门,几乎没有什么事儿,跟我们的接触不多。” 黎耀楠无言以对,跟衙役都没交集,黄大人的透明度可想而知,自己究竟什么地方得罪了他,黎耀楠真心给跪了。 关天佑缠着黎耀楠,旁敲侧击赌博技术,态度那是讨好了又讨好,看的李大人干瞪眼,怎么也想不明白,自家内侄跟黎大人的关系何时变得如此要好。 黎耀楠并不隐瞒,心情好了,偶尔会指点一二。 关天佑受益颇多,对黎大人非常巴结,姐夫骂他几句不痛不痒,往往是一个耳朵进,一个耳朵出,李大人气的无可奈何,又不能真拿内侄怎么样。可以说除了黄大人以外,黎耀楠在衙门的日子很舒坦。当然,林以轩近些日子的走动也功不可没,帮夫君拉了不少关系,虽然同僚之间仍旧不是太好,但只要他不多管闲事,旁人也不会明目张胆的针对。 又是一天混过去了,黎耀楠合上卷宗,慢悠悠地走出衙门。看见黄大人的身影,脚下不自觉地加快步伐,又来了,黎耀楠心里很犯愁,那种如影随形的感觉,简直遭透了。 黄大人如泣如诉的目光,幽幽地紧盯着黎耀楠,似乎有千言万语,直到黎大人渐渐远去,这才一脸失落的回过神,失魂落魄地往家中走去。 关天佑无意中看见这一幕,脑洞瞬间开得很大,心中忍不住为黎大人抹了一把同情泪,几个衙役凑在一起嘀咕,黄大人与黎大人不得不说的二三事。这种架势,这种节奏,妥妥的是有女干情啊! 尽管黄大人是个男人,但黎大人喜欢双儿人尽皆知,除了不能生孩子,黄大人与双儿区别不大。 八卦不止女人会有,衙门里闲得蛋疼的男人,更喜欢三姑六婆,上官的风流韵事,一个一个吧啦吧啦地津津有味,只有在看见当事人的时候才会故作正经,转过头去顾左右而言他。 黎耀楠的风言风语,不过一个月的时间,就传遍整个衙门,嘲笑、好奇的人皆有之,同情的人也有,黎大人不知走了什么霉运,竟然遇上一位极品。 黎耀楠觉得很不好,只是这种不好的情绪,他从来不会带到家里。 “父亲。” “大人。” “大人。” 三个小孩正在院中玩耍,一看见他,远远就跑了过来,黎耀楠摸了摸儿子脑袋,烦闷的心情逐渐缓和。 “父亲,我是大人了。”黎旭一脸不乐意,认为摸头是对待小孩子的举动。 黎耀楠失笑,敲了他一下:“再大也是我儿子。” 黎旭非常不满,小嘴撅了起来,纠正道:“我是男子汉,父亲不能拿我当小孩。” 黎耀楠挑眉,笑着道:“你不是小孩是什么?” “我......”黎旭语结,瞅了眼自己的小胳膊小腿,信誓旦旦地说道:“我会长大的,父亲不许摸我头,儿子现在要学会威严。” 黎耀楠笑喷了:“你懂得什么叫威严。” 黎旭很严肃地点点头,说的头头是道:“父亲就很有威严,孙先生说,威严乃气势与权威,首先要严谨律己,将来才能驾驭下属,才能当一个有用的人。” 孙瑞思?黎耀楠颇为诧异,没想到他与旭儿的关系倒是挺好。 “等你懂得人情世故,学会从各种角度看待问题,父亲会给予你尊重。”黎耀楠笑着说道,并不打击儿子的信心。 黎旭眉开眼笑,再怎么装成大人,依然掩饰不了他是一个小孩的实事。 黎耀楠笑着摇了摇头,拍了一下儿子脑袋,无视他不满的眼神:“去玩吧。” 三个小孩欢呼一声,黎旭很快忘记刚才抱怨,有了同龄孩子陪伴,旭儿活泼了许多。 黎耀楠回到正院,还没踏入房门,就听见幼子甜甜腻腻的声音。 “爹亲,爹亲,我也要玩伴。”黎熙扒着林以轩的手,一个劲儿的摇晃。 “爹亲,送我一匹小马好不好。” “爹亲,爹亲......” “嗯哼!”黎耀楠干咳一声,缓步走了进来。 林以轩一脸惊喜:“你回来了?” “父亲。”黎熙立马规矩起来,小小的身体站的很端正。 林以轩热泪盈眶,简直就像看见救星一样,他被幼子吵得实在头疼,黎熙锲而不舍的精神,让他不知说什么好,如果这种精神用在别的方面,他一定会觉得很欣慰。 黎耀楠心中满意,自从打过幼子屁股以后,黎熙很长记性,面对自己的时候很规矩,淡淡看了他一眼:“又跟你爹吵什么?” “没有。”黎熙摇晃着小脑袋,仿佛刚才说话的人不是他,大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圈:“我要去找哥哥玩儿。” 林以轩拿这孩子无可奈何,私下以为,这孩子一定随了他父亲,所以才会这样古灵精怪。 黎熙小小的身子跑起来很利索,一溜烟不见了人影儿。 黎耀楠无语,他有那么可怕吗? 林以轩叹了口气,半是埋怨半是好笑地说道:“恐怕也只有你,才能治得住他。” 黎耀楠思索了一会儿,觉得堵不如疏,商议道:“要不,咱们送他一匹小马,让他自己养?” 林以轩斜他一眼:“熙儿才多大。” 黎耀楠呵呵一笑,不以为意:“反正有下人跟着,出不了大事,也算培养他的责任心。” 林以轩想了想,拿幼子实在没办法,点头道:“行,就依你吧,正好旭儿也大了,送他们兄弟一人一匹。” 夫夫两说了会儿话,林以轩时不时打量夫君一眼,黎耀楠被他看的不自在,摸了摸脸,没花呀。 林以轩转过脸去,觉得自己多心了,夫君从来都是说话算数的人,绝度不会搞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,转而说道:“对了,孙先生年纪不小,你有没有什么打算?” 黎耀楠一愣,不解其意:“什么打算?” 林以轩瞪他一眼,笨的:“终身大事啊,你是人家主子,总得为人家想想。” 黎耀楠面色一囧,孙兄如今不过二十六,怎么被夫郎一说,感觉像是老男人一样,然而想起古代早生早育,心中又有些释然,自己十七岁成婚,十八岁生子,如今也才二十四,两个儿子都满地跑了。 “你有什么好人选?”黎耀楠来了兴致,他明白夫郎肯定不会无缘无故提这事。 林以轩明媚忧伤,夫君实在粗心大意,提醒道:“你难道没有发现,孙先生最近很忙。” 黎耀楠恍然大悟,立马变得兴致勃勃:“说来听听。” 林以轩瞥他一眼,抿嘴笑道:“我还是听春纤说的,云家寨的一位小哥儿,追人追到大理来了,孙先生还躲着人家,要我说,孙先生除了样貌以外,没哪比人差。” 黎耀楠点头,正是这个理,要不是容貌被毁,他相信孙兄定会有一番作为。 林以轩接着说道:“春纤昨儿还见到人家哭,孙先生在一旁哄着,只是哄好以后,孙先生又躲的不见人影儿,你说他们这样又何必。” 黎耀楠却是有些理解,孙先生经历的事情太多,感情方面不确定,会躲着也在情理之中:“改日我去问问看,孙兄如果有意,就将他们婚事办了。” 林以轩点头笑道:“行,那我就等着喝喜酒。” 黎耀楠这才想起,他还不知人家是谁,好奇的问道:“云山寨的哪位小哥儿?” 林以轩捂嘴一笑:“你不记得啦,去年咱们去山里,晚上有人给孙先生献酒,还唱了一首情歌,硬是拉着孙先生请他跳舞。” 黎耀楠笑了起来,是有那么回事,犹记得孙先生当时似乎闹了一个大红脸,没想到他们现在还有交集,按照自己对孙兄的了解,如果他真的不愿意,应当不会再有联系。 林以轩眼珠子转了转,笑看着夫君,柔声道:“明天你忙不忙。” 黎耀楠思索了片刻,明日除了去衙门,没有其他要事,摇头道:“不忙,可有什么事情?” 林以轩笑着走近夫君,身子窝在他怀里,眼中满是依赖:“我在家中闲着没事,明日想去衙门看你。” “好啊。”黎耀楠笑着回答,喜欢夫郎全心全意的爱慕,轻轻将人揽住,抚摸着他柔顺的发丝,丝毫没有考虑夫郎为何会提出这样的条件,只以为夫郎在家无聊了。 林以轩喜笑颜开,他就知道王夫人说谎,最近一段时间出门走动,总会看见一些欲言又止的眼神,心里正有些纳闷,王夫人却告诉他,夫君在衙门里有人,简直胡说八道。 一瞬间的震惊过后,林以轩只觉得荒谬,衙门是什么地方,王夫人说谎也不长长脑子,林以轩狠狠给王郎中记了一笔,只以为王郎中是报复自己打过他。 尽管心里相信夫君,林以轩还是决定前去衙门看看,万事无风不起浪,夫君光明正大,保不住别人没有龌龊的心思。 林以轩恨恨的想到,看谁敢在他的头上动土,坚决要就地灭杀。 次日,黎耀楠前去衙门,看见黄大人满含怨念的眼神,心念一转,后知后觉的发现,小夫郎恐怕吃醋了。心中好笑的同时又有些烦躁,衙门里的事情,居然传到夫郎耳中。 “麻烦借过。”黎耀楠心情很不好,脾气自然也不好,径直越过黄大人,走进自己的屋内,“啪!”地一声,将们关上。 衙门里的衙役,又是一阵窃窃私语。 黄大人大受打击,目光紧紧盯住那扇门,久久不能回神。 黎耀楠其实很想冲到黄大人面前,问一问自己哪做错了,他改还不行吗? 中午,林以轩提着食盒过来,衙役没有见过他,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知道,面前这位公子非富即贵,绝对不能得罪。 林以轩下了轿子,缓缓踏入衙门,优雅的举止和气度,瞬间镇住不少人。 “这位公子,请问您找谁?”杨二秋一脸笑意,丝毫不见他刚才赶走一位老头的凶悍。 “我找黎大人。”林以轩淡淡地说道,清冷地声音,华贵的气势,尽管并没有任何傲慢,却让人发自内心的觉得高不可攀。 “请跟小的来,黎大人正在办公。”杨二秋笑着说道,心中有些了然,这位公子想必是黎大人的妻室,果然是侯门公子,那气势,看着就让人自惭形秽。 衙役小声嘀咕起来,均是一脸看好戏的表情,早听闻林公子是个母老虎,就不知遇见黄大人,会是什么表情。 林以轩心中微微一沉,衙役们的小动作,他又怎会没发现,随着一声声耳语隐约传来,林以轩心里气得咬牙切齿,脸上却笑得越发随和,走到夫君门口,轻轻敲了敲门,浅笑着走了进去:“夫君。” 黎耀楠抬头,放下手中的笔墨,笑着迎了上去:“你来了。” 林以轩点点头,将食盒放在桌上,笑着道:“都是你爱吃的。” 黎耀楠轻笑了一声,仔细端详夫郎,发现夫郎的内心其实不像他的表情那样平静,笑着问:“你吃了没有?” “我吃过了。”林以轩一边回答,一边帮他布菜。 黎耀楠暗暗好笑,很喜欢夫郎为他绞尽脑汁的模样,怎么看,怎么可爱,当然,这一点他是绝对不会说出来。 杨二秋早就抽空溜了,看不出黎大人还是一位情种,夫夫两相处的模式,看的他牙酸胃疼,不过侯府公子确实漂亮,他如果能娶一个这样的媳妇,也会放在手心里宠。 吃过饭,夫夫两说了一会儿闲话,林以轩左顾右盼,眼睛滴溜溜乱转,黎耀楠只作不知,看着夫郎的脸色变来变去,心里觉得很有趣。 林以轩在屋里坐了一会儿,干脆把房门大大打开,屋内视野很好,院中的情况一览无余。 黎耀楠由得他去,黄大人是桩麻烦,又是朝廷命官,如果自己出面整治,下手重不得轻不得,夫郎来的正好,黎耀楠突然觉得,夫郎才是帮他解决麻烦的最佳人选。 开门还不到一刻钟,林以轩明显发现,有位大人的目光不对劲,来来回回路过房门两次,眼看又要走过来,林以轩面色一凛:“他是不是有毛病?” 黎耀楠无奈摊手,模样烦恼不已,他要是知道就好了,也好对症下药。 林以轩瞧见夫君的神态,扑哧一声笑了,笑的前俯后仰,突然有些理解夫君的烦恼,心中的忧虑一扫而空,微微眯起眼睛,狠狠打量着再次走过来的人,不管他是什么心思,那样看着夫君就是他的不对。 “喂,你过来。”林以轩颐指气使,居高临下的看向来人。 黄大人一脸委屈,似乎被林以轩给惊到了,目光更加哀怨起来,求救一般,转头看向黎大人。 黎耀楠巍然不动,他以为自己跟黄大人确实没有什么交情。 林以轩被气笑了,还敢那样看着夫君,未免家丑外扬,“啪啪啪!”林以轩将门和窗户一关:“说,你想干嘛?” “你......”黄大人红了眼眶,一副被人□□地惨样,尽管害怕的浑身颤抖,可他依然坚定的咬紧牙齿,表示自己宁死不屈。 黎耀楠无语望天,黄大人究竟有多柔弱,脑洞有多强悍,才能做出这样一种神态,妥妥的一朵白莲花,上辈子他也只在继母的身上看到过,然而继母是朵伪白莲,女汉子,就不知这位黄大人是不是天生附有脑残光环。 林以轩气结,自己这还没咋样,他摆出一副姿态给谁看,心中怒火烧得更旺,还不等他有所动作。只见黄大人一脸控诉,失望至极地看着黎耀楠:“黎大人,我原以为你是一位好官。” 黎耀楠一愣,这个节凑有些不对,黄大人居然说话了,并且还是两个字以上,夫郎出马,果然一个顶俩,需知自己曾经问了半天,黄大人也没放出一个屁来。 林以轩怒火蹭蹭蹭地往上涨:“我夫君是不是好官,与你何干,自有百姓来评价。” 黄大人痛心疾首,伤心的无以复加,泪水就跟女人一样,说流就流出来了,悲愤的双眼全是指控:“黎大人,你太令人失望了,你怎么可以这样?” 黎耀楠莫名其妙,他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,惹得黄大人天天跟个背后灵一样。 林以轩气得吐血,要不是时间地点不对,他现在就想将人打趴下。 黄大人鼓起勇气,再次看向黎耀楠的目光,像是看着什么垃圾,满脸都是嫌弃。 夫夫俩对视一眼,黄大人的转变似乎太快了点。 “曾经在京城赶考,听说黎大人的事迹,下官佩服得五体投地,终生以黎大人为目标,发誓要做一名不畏强权的好官,谁知闻名不如见面,您太让人失望了,下官不耻与您为伍。” 黎耀楠张口结舌,整个人的表情如遭雷击,艾玛,这到底是哪跟哪啊。 林以轩面部抽搐,精美的容颜扭曲了一下。 黎耀楠急忙说道:“本官确实一个俗人,也是一个坏人,当不起黄大人看重,黄大人为国为民,本官佩服,还请黄大人继续努力,不要烦扰本官。” “不!”黄大人轻轻摇头,苦口婆心的劝道:“黎大人知错能改就好,下官并没有对您彻底失望,下官觉得很欣慰,您能说出自己是一个坏人,证明您的本性不坏,还有挽救的机会。” 黎耀楠想抓狂了,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,让你多话,老天爷,快点将这神经病给收走吧。 林以轩目瞪口呆,头一次长了见识,同情地瞥了自家夫君一眼,遇见这样一位同僚,日子怎可么过啊。 眼见黄大人打算长篇大论,黎耀楠面色一冷,浑身的气势不怒自威,疾言厉色地训斥道:“黄大人,以后还请你谨守本份,本官如何,轮不到你来质疑。” “你......”黄大人眨了眨眼,心中难以置信,黎大人居然不受教化,他觉得自己很受伤,黎大人明明是他们芸芸学子的榜样,为何跟他想象中的高风亮节一点也不一样。 “你什么你,我夫君的事情,轮不到你来插言,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。”林以轩立即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。 黄大人深深地注视着他们,悲伤的眼中闪过一抹坚定,扔下一句:“我是不会放弃的。”捂脸奔跑出去。 房门外的衙役一哄而散,黎耀楠没好气地看了他们一眼,此时也没心情计较,黄大人的圣母光环,实在让人糟心透了。 林以轩呆呆地坐在椅子上,怎么也想不明白,黄大人究竟如何考中科举。 黎耀楠捏了捏他的脸蛋:“回神了。” 林以轩面色一囧,没忘记自己今日的目的,谁知黄大人会是那样一位极品,差点闹了一个大乌龙。 黎耀楠似笑非笑地瞅着他,心情稍微好了一些,黄大人虽然脑残,但也提醒了他一件事,或许他应当做点什么,提高自己在大理的名望,毕竟他在玉溪的名声太响,说不准有人会跟黄大人一样,如果真的让人失望了,对于他长久建立起来的形象没有任何益处。 黎耀楠敛眉深思,所谓名人效应有利有弊,等到明年再干实事,确实晚了一些,只是要在巡抚眼皮底下拔毛着实不易,真愁。 林以轩也没扰着他,反而开始思考,要怎样才能查清楚来龙去脉,黄大人尽管不足为惧,但他看着心烦,况且他也不想夫君迟早被人盯着。 今日下衙门的时候,黎耀楠松了口气,总算没有看见那一道哀怨的目光。 衙役们笑得挤眉弄眼,嘀嘀咕咕说着闲话,偶尔一句黄大人败北,还能传到夫夫两的耳中。 黎耀楠郁闷至极,林以轩要笑不笑,真的不是他幸灾乐祸,而是夫君这次的麻烦,委实让人哭笑不得,其实算不上黄大人败北,而是他真心服了,居然有人难住夫君,还对夫君进行思想教育。 回到家,看见两个儿子,黎耀楠心情放松下来,陪了儿子一会儿,检查了他们的课业,吃过饭,晚上的时候,他就找了孙瑞思谈话。首先自然是关注了一下他的终生大事,然后才进入正题,要怎样既能提高自己的声望,又能打消巡抚的疑虑。

上一篇   106106

下一篇   1081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