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6106

第二日前去衙门报道,一进门就乌烟瘴气,衙门内的官差东倒西歪,三五成群聚在一起,聊天的聊天,赌博的赌博,还有人喝酒划拳,这哪里是办公的地方,黎耀楠微微皱眉。() “哟!有人来了。”一位汉子看见他,碰了一□边的同僚。 “别烦。”那人拍他一巴掌,目光紧紧盯住桌面的骰子,此时正赌得热火朝天,哪有心情理会别的事情。 也有人抬头看了黎耀楠一眼,随即便不再理会,该干嘛干嘛,照样喝酒吃肉掷骰子。 黎耀楠蹙眉,如果这就是所谓衙门,他以为自己确实待不下去。 “你是黎大人?”汉子略显迟疑,目光中透着几分探究。 黎耀楠淡淡看着他:“衙门里的主事人呢?” “哦。”汉子手指着不远处的一间屋子:“今日巡抚小妾做寿,几位大人均去道喜,离开前曾吩咐小的,黎大人若是前来,去那就好。” 黎耀楠被气笑了,没想到巡抚大人也有聪明的时候,所谓法不责众,自己今日受到冷待,除了咽下那口气以外似乎别无他法,如此胆大妄为的衙门,说出去谁信,恐怕自己的威严首先就会扫地。 “行了,本官知道了。”黎耀楠摆了摆手,瞥了他一眼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儿?” “小的赵达,十八岁来衙门当差,如今十二年了。”赵达得意万分地说道,很为自己的身份自豪。 黎耀楠心平气和,吩咐道:“去把门给打开。” “是!”赵达很利索,带他来到房门前,上前几步,先把房门打开,这才请他进去。 黎耀楠四下扫了一眼,屋里除了桌子椅子别无他物,确实是办公地方,一页薄纸也不见,比起当初翰林院,黎耀楠觉得,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,挑眉道:“你们平时也如此行事?” 赵达摸了摸脑袋,笑着道:“不是,今儿几位大人不在,小的们才松快松快。” 黎耀楠点点头:“你怎么没去赌博?” 赵达尴尬地笑了笑,搓着手掌,有些眼馋:“小的近日手头紧,不敢跟他们玩儿大的。” 黎耀楠勾起唇角:“不错,小赌怡情,大赌伤身,你能这样很好。” 赵达受宠若惊,想象中的下马威呢,责骂呢,黎大人的大发雷霆呢,他已经做好了准备,了不起今儿就是一顿板子,头已经说了,会给他五两银子。 黎耀楠远远看着外面,心里已经很明白,今日之事明显是故意为之,无论他怎样处理都棘手,罚了,打了,或者忍了,他在衙门里恐怕再难立足。赵达说的很明白,他在衙门里十二年,自古以来阎王易见小鬼难缠,他这是提醒自己掂量着办。 黎耀楠笑的玩味,这个难题他接了,打从一开始问话,他就不信赵达是真老实,换个脾气差的,看见这场面还不知怎样发火。倘若将人罚了,以后谁来帮他办事,如果不罚的话,那自己的威严何在。 “他们玩儿多大?”黎耀楠兴味怡然,好久不玩骰子,手还真有些痒痒,作为一个二世祖,上辈子除了毒以外,黎耀楠敢说自己吃喝嫖赌样样精通。 赵达愣了一下,虽不解黎大人此言何意,仍旧笑呵呵地回答道:“至少要一两银子的底注。” 黎耀楠缓缓走过去,吊儿郎当的模样,十足十的纨绔子弟,哪还有一丝当官的样子,笑着说:“本官也来玩儿一把。” 赵达觉得这个节奏不对,赶忙跟了过去,只见黎大人掏出十两银子,看也不看径直往桌上一扔:“压小。” 周围的人呆住了,紧接着又是一阵狂喜,那可是十两银子,谁还管站在身边的人是谁,反正上面说了,让他们给新官一个下马威。 “我压大。”急忙有人拿出钱,大力地拍在桌子上。 “我坐庄。”另有一人老神在在,把持住骰子毫不慌乱。 “我也压大。” “我压小。” 七八个人掏出银子纷纷下注,目光聚精会神,赌的眼都红了。 黎耀楠仔细打量着他们,坐庄的那人明显穿着更好一些,前面堆的银子数量较多,其余人除了手气好的那几个,大部分都是碎银子。黎耀楠心中有了底,庄家应当就是他们的头,或许跟衙门里的某人,还有着某种亲戚关系。 庄家开始摇骰子,随着骰钟的摇晃,众人呼么喝六撕扯着嗓子呐喊。 “大,大,大......” “开大,一定是大。” “小,小,小,一定是小......” “开了开了开了。” “四五六——大!”赢的人喜笑颜开,急忙一把将银子揽在面前,此时他哪还记得黎大人是谁,胜利的喜悦让他冲昏头脑,冲着黎耀楠大喊:“你还玩不玩。” “玩儿,怎么不玩儿。”黎耀楠又放了十两银子上去。 连输三把之后,旁人看待他眼神已经是傻子了,只把他当作待宰肥羊,旁边喝酒聊天的几个人也来凑趣,这样赢钱的机会难得,他们又岂能放过,原本只有九个人的桌面,不到一会儿,增加到十八个人。 黎耀楠又输了六把,身上银子不多,干脆掏出银票,一张张百两银票出现在众人眼前,看的一干人等咽了咽口水,只恨不得全部据为己有。 黎耀楠抽出一张扔桌上,态度极其随意,像是扔了一张废纸一样。 周围的人红了眼眶,赌得更加来劲儿,黎耀楠冷静地注视着他们,这哪里是衙门的官差,根本是疯狂的赌徒。 “我压大。”黎耀楠不经意地碰了碰骰子,目光变得深邃。 “我压小。” “我也压小。” “我也压小。” “我.......压大。” 黎耀楠轻轻笑了一声,都把他当成肥羊呢,作为经常混迹赌场的人,他对赌徒的心思了如指掌,不给他们一点甜头吃,他们又怎会上钩。 “开了开了开了。” “四五六——大。” “怎么会这样。” “我的赌本全在里面。” 黎耀楠微笑地看着他们:“还来不来?” “来。” “来。” 赌红眼睛的人,哪有不来两个字,更何况他们刚才已经尝到甜头。 又输了两把之后,有人没钱了,黎耀楠见他挺可怜,关切道:“要不要借你些银子,打张借条就好了。” “多谢黎大人。”这时候那人说话很恭敬,想起面前之人是谁了,只是借起银子同样毫不手软。 黎耀楠大方得很,只要他们打借条,按手印,谁借银子都给,还生怕人家不够。 庄家输得满头大汗,终究还是保存了一些理智,有心让大家早点散场,然而众人此事已经输红了眼,又哪里会听他的话。 下衙的时候,黎耀楠心满意足,手中不仅多了三千两银子的借条,还赢了整整八十余两。 衙门的人傻眼了,一个个输的没精打采,看向黎耀楠的目光瞬间变得崇高,这哪里是待宰肥羊,简直是赌中高手好不好。 赵达输了二两银子,还欠了一百两借条,心里悔的肠子都青了,他干嘛要来凑这个热闹。 黎耀楠笑眯眯地看着他们,借条肯定不会还回去,自己在衙门立足就靠它了,至于请客吃饭这点倒是小意思:“本官初来乍道,今日大家幸苦了,本官做东如何?” 太狠了,实在太狠了,关天佑头一次发现自己蠢透了,幸苦个毛,黎大人站着说话不腰疼,今日赌了一天,居然能被曲解成辛苦,这到底是谁给谁一个下马威。 “要去聚仙楼。”关天佑狠狠地说道,聚仙楼是大理最好的酒楼,他自己也没去过几次。 “没问题。”黎耀楠表示一点压力没有,赢了人家的钱,总得有点表示。 众人打起精神来,决定今日吃个够本,输的实在太凄惨,真正的分文不留。 赵达心里痒的就跟猫爪一样,眼巴巴地看着黎大人,其实他宁愿不吃饭,只想请黎大人高抬贵手,将他的借条还给他,一百两银子,这要多久才能赚回来啊。 跟他有同样心思的不止一人,然而可能吗?黎耀楠笑得肆意飞扬,扫了众人一眼,跟他斗,没都没有。 吃过饭,付了帐,黎耀楠浑身轻松打道回府,收复几个衙役而已还不是手到擒来,想必明日前去衙门,定不会再和今日一样。 “夫君心情很好?”林以轩好奇地看着他,脸上写满了问号。 “不错。”黎耀楠弯起唇角,毫不掩饰好心情,牵着夫郎回房,四下看了一眼:“孩子呢?” 林以轩略显无奈:“熙儿睡了,旭儿正在描红,这孩子怎么劝也不听,三篇大字非要写完不可。” 黎耀楠唇边的笑容放大,对于长子简直不能再满意:“旭儿很好。” 林以轩蹙眉:“就怕孩子会累着,他才六岁呢。” 黎耀楠握住夫郎的手,笑着道:“放心,孩子还小慢慢教,等他再大一点,我预备请个骑射师傅回来,分散他的注意力。” 林以轩叹息一声:“旭儿没个玩伴,还是太孤单了。” 黎耀楠眉头紧锁,也开始思考这个问题,家中根基太浅薄,第一代家生子牙齿都还没长齐,正是嗷嗷待哺的时候,哪能跟旭儿做玩伴,至于同僚,以往玉溪就不提了,大理这边且不说人生地不熟,只看衙门里乌烟瘴气,作为朝廷命官,居然会自降身份,前去给区区一位小妾做寿,他们家中的孩子,自己又哪能放心,并不是所有歹竹都能出好笋。 “这事我来办。”黎耀楠拍拍他的手,心中有了定计。 林以轩斜他一眼,眉目轻轻上挑。 黎耀楠轻笑一声,自家小夫郎越来越有气势了,笑着道:“以前经常去山里,我记得旭儿跟几个孩子玩的不错,我预备将人带回来,从小培养感情,将来一起科举,也算是一举两得。” 林以轩心中明了,夫君在玉溪的威望很高,培养出一位官员,既为玉溪百姓做了事,根基也会扎得更结实,再加上从小跟旭儿一起长大,情份自然非同一般,确实一举两得:“有人选了吗?” 黎耀楠点头:“我记得金小三和辛阿奇无父无母,日前跟着亲戚过活,他们两人还不错。” 林以轩不再多言,夫君有主意就好。 次日前去衙门,黎耀楠刚一踏入大门口,衙役们纷纷恭敬地向他问好,脸上笑的那是一个谄媚。 “黎大人。” “黎大人。” “嗯!”黎耀楠微微颔首,表情不怒自威,俊朗的脸上丝毫不见昨日的随意。 赵达点头哈腰迎上来:“黎大人这边请。” 黎耀楠看他一眼,唇角勾起一抹弧度,不紧不慢地跨出脚步。 还是昨天那间房,屋里的摆设焕然一新,书桌、书架、椅子、桌子、旁边还放了一张软榻,笔墨纸砚、茶具瓷器,所有物品一应俱全,屋内青花瓷瓶中还插了一簇鲜花,淡淡的香味清雅宜人。 “这是小的们昨日连夜收拾的,还望黎大人喜欢。”赵达一脸讨好,态度和昨日的老实汉子天差地别。 黎耀楠微微一笑,只字不提借条,赞扬道:“确实不错,辛苦了。” “那......”赵达搓了搓手,心里叫苦连天,你说黎大人一位朝廷命官,没事赌术那么好干嘛。 “你还有事?”黎耀楠挑眉笑道,眼底闪过一道危险的光芒。 “没事。”赵达哭丧着脸,直觉告诉他很危险,这种直觉曾经救了他无数次,可是谁来告诉他,昨天和蔼可亲的黎大人哪去了? “放心,本官知道你们很听话,下去罢。” 黎耀楠的语调不疾不徐,只是加上那份漫不经心的神态,赵达又怎会不明白,黎大人这是明明摆摆地告诉他,让他们一定要听话。 “怎么样?” “怎么样?” 赵达一出房门,就被同僚围住,一个个眼睛发着光:“黎大人给了借条没?” 赵达瞪了他们一眼,粗声道:“给个屁,用心干活儿。” “你说黎大人又不缺钱,拿着借条干嘛。”有人不满的抱怨。 赵达拍了他一下,一脚踹了过去:“行了,别在那唧唧歪歪,黎大人不会问你要银子,好好干事。” “哦!” 随着时间流逝,各部官员一一到齐,想看热闹的人大失所望,衙门里很安静,黎大人很悠闲,喝茶品茗自在的很,衙门上下一片和谐。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唐大人脸色不好看,昨日的下马威,似乎没有造成任何影响。 潘大人摇了摇头,他哪知道,昨天他也去了巡抚家中。 李大人招来家中內侄,关天佑一问三不知,笑话,自己聚众赌博,不仅输光本钱,借条还在黎大人手中,这话他哪敢说出去。 众位官员问不出结果,衙役们难得保持一致,东拉西扯就是不入正题,偶尔说出来的话,全是对黎大人敬仰万分。 昨日一场赌博,大半衙役均有参与,左右都是错,为了保住身上的职位,他们又哪敢说真话,反正法不责众。 巡抚一脉气了一个倒仰,然而这种官场争斗,岂能拿到明面上说,怀着郁闷的心情,黎耀楠勉强融入衙门,跟同僚虽然交情平平,偶尔有个什么事,衙役们跑腿很勤快,除了不能管事之外,生活还算悠闲。 皇上那边略为不满,又是一月过去,玉溪的密折还没到,皇上皱了皱眉,是不是驿站耽误了,十指敲打着桌面开始反思,自己究竟是从何时养成的习惯。 作为一个帝王,他不允许任何事情影响自己。 王公公悄悄给帝王上茶,然后退至一旁,一举一动没有造成任何声响。 皇帝很快有了定论,淡淡的声音,透着说不出的威严:“黎大人的密折,以后不用呈上来了。” 王公公心中一惊,难道黎大人要失宠,随后又觉得有些不像,谨慎道:“启禀皇上,黎大人调任云南知州,奏折通过巡抚方能呈上。” 皇上一愣,哑然失笑,自己居然忘记了,黎卿家如今不是通判,没有直上奏折的资格。 “罢了。”皇上闭上眼睛,他喜欢黎耀楠的奏折,喜欢看他写的风土民情,然而普通百姓能有偏好,作为却皇帝不行,这种习惯一定要戒掉。 皇上不再言语,他很期待,三年以后黎耀楠会给他什么惊喜。 只是皇上没想到,不用三年,明年云南就会让他大吃一惊,不是惊喜,而是惊吓,心中头一次为自己的决定后悔,当初黎耀楠的密折,隐晦的说了不少巡抚与总督的坏话,皇上并没有放在心上,这种官场的明争暗斗屡见不鲜,皇上高位坐得太久,只会以更深的心思揣测旁人的想法。 然而他哪里会想到,黎耀楠说的居然全部是实话,没有丝毫隐瞒,客观地告诉了他一切实事,真正地做到了一位监察使该有的职责。 黎耀楠在衙门混日子,其实并没有闲着,每日会认真翻看云南卷宗,所有的地理位置,以及下面官员的管辖范围一一记录下来。 孙瑞思明察暗访,四处查探兵防,虽不解黎大人何意,但见他态度慎重,似乎将有大事发生,心中不自觉地紧张起来,办事更加小心谨慎。 林以轩近些日子开始四处走动,旁人不看黎耀楠的脸面,看在景阳侯府的份上,对他也不敢太怠慢。 王郎中一看见他就牙疼,几次都避而不见,有多远躲多远,母老虎他惹不起,难道还躲不起吗? 林以轩不以为意,他的主要目标,其实在巡抚内眷身上,当然,所谓内眷指的肯定不是正妻,而是娇媚小妾。不需要多费精神,只要搭得上话就行,巡抚上辈子能逃一次,这辈子他会让巡抚逃得更快,为夫君多争取一些时间。 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一个月过后,张成去了一趟玉溪,将金小三与辛阿奇也带来了。 黎旭有了玩伴,高兴的不得了,整个人都变得活泼开朗,只是对于课业,依然毫不放松。 林以轩对两个孩子的名字不满,随后为他们取了大名,金煜煊,辛泽奇,两个孩子千恩万谢,自从失去父母,他们无依无靠,叔叔伯伯对他们虽好,只是家中孩子多,又能好到哪去。 他们知道如今的机会是大人给的,不仅有了大名,还可以读书认字,说不定将来还能当官,这让他们如何不感激。 林以轩心中满意,夫君的眼光不错,两个孩子知恩图报,确实是个好的。 黎耀楠这会儿心情很不好,蹙眉看着眼前的人:“黄大人究竟何事?” “没有。”黄大人哀怨地瞅着他,那眼神仿佛他罪大恶极。 “无事本官要办公,黄大人请。” 黄大人一脸哀愁,不可置信地看着他,表情伤心欲绝。 黎耀楠觉得很无语,他自认没有对不起谁,黄大人这种负心汉的神态是为哪般。 黄大人恨恨地瞪他一眼,满怀气愤地离开。 关天佑跑过来凑趣,笑着道:“他就那样,黎大人不用理会。” 黎耀楠点点头,表示了解,之前他就查过卷宗,这位黄大人,乃是去年的新科进士,派来云南不久,衙门里的存在感比他还不如,至少他还能引起旁人的敌视,黄大人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透明。 只是透明就透明吧,黄大人也不知哪根筋不对,休假三天回来后,一看见黎耀楠,立马跟他就杠上了。 衙门里的同僚,自然乐的看笑话,将黄大人透明的更彻底。 黎耀楠却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,你说杠上就杠上吧,黄大人也不说话,成天只以一种特别渗人的眼睛看着他,黎耀楠简直想抓狂,他到底是得罪谁了,碰上一个神经病。 不是没有想过整他一顿,或者给他点颜色看看,然而黄大人,一不杀人,二不犯法,三没有对他不敬,问话也不回答,发难都找不借口,毕竟人家只是看着你,如果真将人家怎么样,衙门里众人虎视眈眈,黎耀楠还没傻的给人留下话柄。

上一篇   105105

下一篇   1071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