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5105

林致远并不是蠢人,总督如此推三阻四,他心里明白的跟镜子一样,自己是景阳侯府出身,又是连将军一脉,总督会压着他的功绩情有可原。()除非他立下的功劳势不可挡,否则总督不会按照规矩办。 官场上的潜规测,他没有什么好抱怨,如同在东南军中一样,只要他立下功劳,师傅一定会想尽办法为他加官。 来到云南他不悔,看着家中的母亲与夫郎,纵然被总督打压又如何,他自信凭借自己的本事,一定会加官进爵。因为不想让弟弟担心,所以回信的时候才简之又简。 只是林致远没想到,弟弟和弟夫一商议,竟然那么快就猜出前因后果。 又一次收到玉溪来信,林致远哭笑不得,展开薄薄的一页信纸,看见弟夫出的主意,林致远心中微微一动,既然总督不愿给他加官,那么他应得的一些东西,该讨要的一定要讨要,自己的身份摆在那,总督宽宏大量想必不会拒绝, 次日,林致远去了上官府中拜访,刘参将是总督一脉,平日对他还算客气,不管私底下如何,至少表面上大家处得不错。 林致远先问了弓弩之事,又抱怨了一番手中没人,最后语调略显松缓,要求无论如何他旗下的人马必须配备弓弩,否则他不干。 平平淡淡的语气,刘参将听的满头大汗,这事自己可做不了主,当天就给总督去了信。 云贵总督看信之后,并没有觉得生气,反而认为林致远识趣,其实就凭林致远的身份,自己也不能压他太久,有了这一封信,正好名正言顺将他的功劳撸去,作为交换条件,十日后,林致远接收到一批人马,弓弩也在前年配备齐全。 林致远旗下军队,瞬间摇身一变,实力翻了一番不止,总得来说,尽管这次没有升职,但他却得到了实惠。 最令他感到欣喜的,杨毅终于怀有身孕,林致远如今是春风得意,除了训练手下以外,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,林母乐的合不拢嘴,期盼了那么长时间,终于快抱孙子了。 杨毅性子跳脱,怀孕以后变的有所收敛,从前总觉得九哥变化大,如今有了孩子才知道,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,是那样令人感动,整个人似乎都柔软起来。 林以轩接到报喜,心中高兴不已,当天就收拾了不少东西,快马加鞭给益州送去。 黎耀楠也没闲着,打从掌握了玉溪大权,不管是玉溪境内犯事之人,还是外面发配来的人,黎耀楠一股脑全往百户那里扔,原先六百人的军队,如今已经增长到两千余人。 张晗、陈贵,也从百户上升到千户,心里对黎耀楠的感激且不提,办起事来毫不含糊,经过黎耀楠提示,玉溪防守得更加严密,周围布满各种陷阱,形成了块保护罩,真正的密不透风。 张晗心中不解,出于对黎耀楠的信任,以及林致远的吩咐,他并没有好奇的多问,只是当黎耀楠让他们抓紧时间锻炼的时候,心中微微紧了一下,行动更加严谨,眼中隐约还透出一种难以言喻的亢奋。 时光荏苒,飞转流逝,皇上疲惫地回到寝宫,再次翻开一叠书信,手指划过那份商业赋税方案,情不自禁想起,黎通判任职似乎已经三年。新科探花,也变成前任探花,只可惜,他还是太年轻了, 皇上高坐在御座之上,回想起今日朝堂争执,唇角勾起一抹弧度,表示心情非常愉悦,两年了,经过两年时间的布局,商业赋税终于提上日程,对比起黎通判的悠闲,皇上心里很不满意。 近些日子,黎通判的来信,语调同样亲切,公务一成不变,乡间趣事多了很多,居然悠闲的领着一家人出去游玩。 皇上坚决不会承认,自己心里其实有着淡淡的倾羡,黎通判的密折,让他看了会身心舒坦,同样也会心怀嫉妒,皇上从来都是一个小心眼的人:“黎卿家是否即将任满?” 王公公心领神会,皇上说的没头没尾,朝中也不止一位黎大人,然而王公公却明白,皇上所言之人是谁,恭敬道:“可不是吗,一转眼这都三年了。” 皇上嗯了一声,淡淡道:“考绩折子上来,呈给朕看看。” “喳。”王公公躬身行礼,眼中带着淡淡的嘲讽。 皇上公布商业赋税方案,黎耀楠一举得罪了朝中大部分权贵,当然,与此同时,他在清流中的名声也更加响亮,万事有得必有失,有人想压住黎大人的政绩,如今有了皇上过问,这个如意算盘,恐怕是打不成了。 人生三大喜事,莫过于升官、发财、娶老婆。 黎耀楠接到调任文书,心里一点也不高兴,脸色黑如锅底。他原以为,自己就算升职,也会在玉溪境内,正好去年李同知调走,他预计自己会顶了李同知的位置,谁知皇上居然神来一笔。 黎耀楠满心郁闷,贺知府却羡慕不已,黎大人都高升了,他要熬到何时才是个头啊! 发现贺知府的神色,黎耀楠略显心虚,赶紧找了一个借口告辞,玉溪如今发展得很好,各处关卡防守严密,他相信来年考绩的时候,贺知府升官绝对没有问题。 黎耀楠虽然有点内疚,但也只是一点点而已,倘若时间倒流,他同样会想方设法压住贺知府的升官路,为了自己舒坦,只能让别人不舒坦,反正他相信,贺知府得到的补偿,绝对会比失去的多。 黎耀楠很快将这件事情抛之脑后,他现在面临的问题是,皇上要不要那么恶趣味,明明他在密折里,隐晦地说了不少巡抚的坏话,皇上竟然还将自己派到大理就任直隶州知州一职。虽然连升两级是喜事,但是为什么头上还要有个巡抚压着,黎耀楠觉得很烦躁。 直隶州知州与散州知州不同,位置同等与知府,然而黎耀楠左思右想,都觉得高兴不起来。 其实,这就是报应,皇上作为天下之主,有那个任性的资本,如同黎耀楠看见别人不高兴,自己就高兴了是一个道理,谁让他在密折里摆显一家人相亲相爱。皇上喜欢那种淡淡的温馨,羡慕随之而来的就是嫉妒,所以,黎大人就自认倒霉吧。 通判府早就接到大人升官的消息,一个个兴奋不已,看见主子回来,急忙道喜。 黎耀楠脸色越来越黑,回到正院,看见儿子与夫郎,心情这才略为舒缓。 “父亲。”黎旭作揖行礼,小小年纪,很有几分架势,林以轩将他的规矩礼仪教的很好,并没有因为身在云南而放松。 “父亲。”黎熙软软地唤道,张开双手要抱,性子比他哥哥顽皮,明明才两岁大的孩子,跟个机灵鬼一样,一不留神就害人,如今院子里的花草树木,被他祸害了一大半。 黎耀楠将幼子抱在腿上,板着脸道:“又顽皮了?” “没有。”黎熙头摇的跟浪鼓一样,完全忽略自己刚才弄死了一条爹亲最喜爱的锦鲤。 黎耀楠嗤笑一声,信他就鬼了,小家伙哪天不惹出一点事情,相比起长子的乖顺,黎耀楠觉得幼子简直就是克星。 黎熙觉得有些不妙,一溜烟从父亲腿上爬下来,天生的直觉让他选择最安全的地方,乖乖地躲在哥哥身边,哥哥最疼他了。 黎旭拍拍弟弟的小胳膊,充当保护者的姿态将弟弟揽在身后,对于那么依赖自己的弟弟,他觉得自己应该做好一个兄长的责任。 黎耀楠乐了,不过见他们兄弟感情好,心里还是挺欣慰,出身在豪门贵族,无论前世今生兄弟隔墙没少见,他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也那样。 林以轩摇头轻笑,对于幼子无可奈何,不过反正熙儿还小,顽皮一些无大碍,笑着道:“你们出去玩罢,旭儿看着弟弟,别让他闯祸。” 黎旭抽了抽唇角,他现在已经学会会独立思考问题,爹亲的嘱咐,让他觉得有些困难,瞅了眼弟弟忽闪忽闪的大眼睛,小小的黎旭觉得道重而任远。 两个孩子一走,林以轩笑看着夫君,好奇道:“今儿是怎么了,瞧你似乎不高兴?” 黎耀楠撇撇嘴,懒洋洋往椅子上一靠:“别提了,皇上派我去大理就任直隶州知州一职。” 林以轩缓缓走过来,坐在夫君身旁,蹙眉道:“那岂不是要在巡抚手下做事。” 黎耀楠愁眉苦脸:“正是因为这个我才愁,巡抚那边早就对我心生不满,现在调过去只怕寸步难行,处处受人掣肘。” 自从廖大人升任太子太傅,黎耀楠在玉溪一手遮天,巡抚后知后觉地发现事情脱离掌控,看黎耀楠那是一百个不顺眼,平日没少给他下绊子,只不过全被一一化解,若不是还顾忌皇上与景阳侯府几分,巡抚说不定会更过份。 “大概什么时候走?”林以轩淡淡的问道,事情既然已成定局,再纠结没有任何意义。 黎耀楠也明白这个道理,叹息了一声,无奈道:“下月初。” 林以轩点了点头,现在是七月十三,还有十几日时间,可以开始收拾东西了,或许他应当派人先去知州府,将府邸打理整齐,免得过去之后手忙脚乱。 黎耀楠思索了片刻,迟疑道:“不如你带孩子去湖南,过些日子我再接你。” 林以轩身体一僵,很快又恢复正常,不经意道:“去湖南干嘛,你在哪儿,我就在哪儿。” 黎耀楠唯有苦笑,一年前那次深谈过后,夫郎绝口不提云南战事,让他有些无从下口,转而道:“外祖父年纪大了,孩子如今尚未见过,故而有劳夫郎前去尽点孝心。” “我不去。”林以轩狠狠瞪着他:“以后自有相见的机会,想必外祖父不会怪罪。” 黎耀楠将人抱在怀里,轻啄了一下他的嘴唇:“好了,你说不去就不去,只是孩子们尚小,母亲年纪又大了,还有泓儿,咱们是不是要提前做好安排。” 林以轩闷在夫君怀里,心中有些彷徨,他不知夫君是否猜出了什么,那样匪夷所思的事情,他不想,也不敢跟夫君坦白,他怕吓到夫君,抬头打量着眼前英挺的男人,林以轩心绪复杂,怀疑自己想多了,夫君的表现一切如常,还是那样疼爱自己。 不过夫君对云南的战事深信不疑,又让他不得不开始思考,自己是否哪里露出了破绽,其实仔细想想,他在夫君面前从无任何隐瞒,露出蛛丝马迹仿佛也很正常。 “明年吧,熙儿年纪尚小,我舍不得。”林以轩轻声回答,双眼注视着夫君,不放过他脸上的任何表情。 黎耀楠轻轻一笑,低头注视着夫郎,目光柔软地能拧出水来:“好!”他不知怎样安抚夫郎不安的情绪,唯有用行动表示,他对夫郎的在意。 林以轩缓缓笑了,突然觉得自己杞人忧天,不管夫君是否猜出了什么,他以为重生这回事,肯定不再夫君的思考范围之内,既然夫君不问,他又何必纠结,况且夫君能够相信自己,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惊喜。 发现夫郎的情绪好转,黎耀楠表示很愉悦,两人维持着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。 离开前夕,黎耀楠私下拜访了贺知府,提醒他一定切记玉溪防守不可松懈,又询问了孙瑞思,问他是否愿意随行前去大理。 孙瑞思淡淡一笑,答案不出意料,他明白自己若是选择留下,黎兄一定会将自己安排好,只是早在三年前,他就已经下定决心辅助黎兄平步青云,他的志向,从来不在一方小官之上。尽管黎兄毛病很多,但是黎兄对他的信任,大胆的放权,更让他觉得人生得一知己足以。况且黎兄确实是一位好官,玉溪的发展他看在眼里,跟随这样的一个人,他以为是自己的幸运。 月初,林以轩早将东西打点整齐,一家人依依不舍,离开这个居住三年的地方。 黎旭已经五岁了,黎耀楠将他放在身前,骑着马,回头遥看自己一手建设的地方,心里的感觉五味陈杂,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玉溪是他的心血,就这样离开,还真是舍不得啊。 黎熙在马车上闹腾,大眼睛眨巴地看着父亲与哥哥,他也好想骑马,扯着爹亲衣裳,一个劲儿的摇晃。 林以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将幼子哄住,这个儿子的性格也不知是像了谁,他记得自己小的时候,似乎没那么顽劣,白白长了一副乖巧的脸蛋,可以预见这孩子将来多么愁煞人。 黎旭心中很兴奋,骑在高头大马上,他觉得自己是个男子汉了,窝在父亲怀里,看着四周的风景,他决定要快点长大,他也想和父亲一样能干。 黎耀楠这一次离开,玉溪百姓十里相送,场面那是一个热闹,看的人热泪盈眶,然而纵然有再多的不舍,也有分别的时候,黎耀楠心里很清楚,无论他将来发展如何,玉溪总是他的根基。 由于带着孩子,一行人行程不快,一路上,黎耀楠会教导长子民生,逐渐培养他的思考能力,至于幼子,只要他别捣蛋就好。 有一次住在客栈,下人一个不留神,居然让幼子跑得没影儿,林以轩急的险些哭了。后来还是在马圈找到人,黎熙浑身脏的简直认不出来,只余下一双眼睛能看,黎耀楠第一次发了真火,狠狠拍了儿子屁股几巴掌。 黎熙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,林以轩心疼的不行,黎旭抱着父亲的大腿求情,黎耀楠到底还是舍不得,连续三天没和幼子讲话,直到他知道错了,再也不敢乱跑,黎耀楠这才将人叫过来,把孩子抱在怀里。 “哇!”黎熙委屈的,哭的小脸都红了,很怕父亲不理他。 黎耀楠轻轻安抚着孩子,并没有说什么大道理,孩子还小,说多了也不懂,只是黎耀楠以为必须给孩子养成一种意识,什么是对,什么是错,万不能由着孩子的性子胡来,小的时候不纠正,长大就晚了。 林以轩责怪夫君太严厉,黎耀楠笑话夫郎太心软,所谓慈母多败儿,就是这样来的。 林以轩被噎住了,夫夫两笑笑闹闹斗斗嘴,很快大理近在眼前。 一切安顿好之后,黎耀楠先去了巡抚衙门述职,他现在唯一只庆幸,自己办公的地方,和巡抚不在一个地儿,隔了至少几条街,否则在巡抚眼皮地下做事,这日子还让不让人过了。 “黎大人。”王郎中皮笑肉不笑,对他的态度和上次见面天差地别。 黎耀楠心里明白,下面人做事,自然是看着上头的脸色来,巡抚对他心存不满,旁人哪会有好脸。 “王大人。”黎耀楠拱了拱手,态度极其随意。 王郎中气结,这时才反映过来,黎耀楠如今比他高一级,已经不用躬身行礼,冷冷道:“黎大人请随本官来,巡抚此时正忙。”潜在含意是没有时间接见。 黎耀楠微微一笑:“王大人请。” “哼!”王郎中一甩袖子,率先走在前面,心里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。 黎耀楠挑眉轻笑,对于巡抚的下马威,并不放在心上,不管巡抚见不见他,述职手续总是会办,待他任职以后井水不犯河水,只要熬到云南战事爆发,也就是他崭露头角的时候。 黎耀楠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,也从没想过阻止这场战事发生,这里是皇权社会,他没有任何指手画脚的资格,一个不慎,倘若被扣上私通敌国的帽子,那他找谁哭去。所以他决定,一切还是按部就班,有了小夫郎的提示,只要运作妥当,云南不会遭受太大损失,而他和大哥也可以火中取栗。 其实说到底,除了夫郎与孩子,他对这个世界还是少了一份归属感,当官也是为己谋利,让他一个现代人,对一个古代的君王产生什么精忠报国的思想,这不是扯淡吗,要不是形势所迫,谁喜欢跪来跪去。 办好述职手续,黎耀楠笑眯眯跟王郎中道谢,一个劲儿往人家伤口上撒盐:“王大人改日得闲,咱们出去喝酒,不用客气。” 王郎中憋得难受,喝个毛酒,提起喝酒,他就想起上次挨打,新仇旧恨同时涌上心头,阴阳怪气地说道:“黎大人还是管好家中内眷,再提喝酒不迟,否则本官怕你回去不好交代。” 黎耀楠一脸不赞同:“王大人此言差矣,同僚之间喝酒而已,夫郎向来通情达理,又岂会责怪,难道,喔......”黎耀楠恍然大悟,那表情明明摆摆写着王郎中思想龌蹉,误解了他的意思。 王郎中气得吐血,懒得跟他鬼扯:“黎大人若无要事请回罢,本官还有公务要办。” 黎耀楠遗憾地摇了摇头,风凉话说的很顺溜:“既如此,本官改日再来邀请王大人。” 王郎中鼻子一哼,忍了又忍才将心里的怒火压下去,冷笑地看着黎耀楠,以后有他好受,大理可不像玉溪,能让他胡作非为。 黎耀楠含笑踏出府衙大门,心中其实比较满意,自己如此撩拨,王郎中居然忍了下来,证明他心中还有顾忌,几句不痛不痒的嘲讽,黎耀楠压根不会放在心上,更何况论嘴皮子,他不认为有人可以胜过自己。 轻轻松松回到家,黎耀楠大致有了底,无论巡抚有什么招数,他都接着,了不起就是架空自己。 “你回来了?”林以轩含笑迎了上来,眉目灵动,唇边含笑:“让我猜猜,今日是不是未曾见到巡抚大人。” 黎耀楠毫不吝啬,赞赏地看了夫郎一眼,牵起他的手,笑着道:“夫郎大才,猜测正确。” 林以轩轻笑了一声:“那是因为夫君心情好。” “此话何解?” “若是见到巡抚,少不得会被难堪,夫君哪会如此轻松。” 黎耀楠笑了笑,觉得自家夫郎确实是可塑之才,近两年他有意无意告诉夫郎一些官场上的事情,夫郎总是能举一反三,让他产生了一种见猎心喜的感觉,逐渐变得认真起来,开始培养夫郎的政治能力,自己在官场行走,凡是总有个意外,夫郎多了解一些情况也好,他从来都不认为,双儿只能安居在内宅。

上一篇   104104

下一篇   1061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