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0100

林致远走了过来,仔细打量着黎耀楠,目光中透着几分满意,弟夫比起上次相见健壮不少,他将小弟照顾得很好。 “大哥。”黎耀楠抱起儿子,笑着招呼,心中微微汗颜了一把,大舅哥如今看起来似乎更有威严,经过军队的历练,让他浑身的气势比之当初更多了几分冷冽和肃杀。 “嗯。”林致远点了点头,弟夫眼中的宠溺不是假的,小弟的变化弟夫应当功不可没。 黎耀楠瞅了眼大哥威武的身躯,又看了看自己削薄的身子板,情不自禁回想起初见的那次搏斗,心里难免有些丧气,想将场子找回来,估计是不可能了,就他那三两下子,如何跟上阵杀敌的大哥相比。 “上车吧,有话回去再说,小弟如今身子重,你们仔细点。”林致远淡淡叮嘱了一句,转身骑上马。 黎耀楠想想也是,先将儿子放在车上,拍拍他脑袋瓜:“乖乖坐好。” 小旭儿睁大眼睛,表示自己很听话,黎耀楠回头笑看了夫郎一眼,牵住他的手,小心翼翼将他扶上马车,生怕夫郎磕着碰着。 林致远平静地看着他们,唇角弯起一抹愉悦的弧度,看得出小弟如今过的很幸福。 林以轩抬眸浅笑,目光里的思念直入黎耀楠心底,亲了亲小夫郎的手,将儿子放在腿上,又将小夫郎揽在怀里,黎耀楠只觉得整个人都圆满了。 “父亲,父亲。”小旭儿高兴的又蹦又跳,小小的身子极不安份。 黎耀楠狠狠亲了儿子一下:“想死我了。”大手一捞,轻轻松松将儿子固定在腿上。 小旭儿屁股扭动了几下,发现动不了,一脸渴盼地看着父亲,小小的脸上明明摆摆写着求表扬:“父亲,旭儿照顾爹亲,照顾弟弟。” 黎耀楠笑得爽朗,捏了捏儿子脸蛋,毫不吝啬地夸赞道:“我们旭儿长大了,是个好孩子。” 小旭儿眉开眼笑,挺了挺小小的胸膛,把黎耀楠逗得直乐,心中其实有些遗憾,没有参加儿子两岁生辰宴,如今不过三个月不见,儿子似乎长大了许多,说话也更加流利。 林以轩静静偎依在夫君身旁,感受夫君的味道,整个人变得宁静而又祥和,长久的思念有了着落,空落落的心里瞬间被填得满满的。抬头注视着夫君俊朗的面容,林以轩略为不满:“你怎么又瘦了?” 黎耀楠紧紧揽住夫郎,甜言蜜语张口就来,丝毫不知脸皮为何物:“想你想的。” 林以轩脸颊一红,不管心中信不信,夫君的话明显让他很受用,嗔道:“跟你说正经的。” 黎耀楠信誓旦旦地保证:“我说的就是正经的。”夫郎不在身边,内院没人打理,他是吃不好,睡不好,干什么都不好,所以他说的绝对都是大实话。 林以轩垂首浅笑,懒得跟他扯这话题,继而道:“孙先生在后面马车,院子收拾好了没?” 黎耀楠点头,对准夫郎的嘴唇,偷袭一下,舔了舔舌头:“放心,院子整理好了,缺什么少什么,回去以后再添置。”夫郎这次可谓帮了他大忙,心里正想着师爷,夫郎就给他带来了,简直是一阵及时雨。 “我也要,我也要。”小旭儿吵着父亲要亲亲,小手指了指自己的脸蛋。 黎耀楠囧了,林以轩狠狠瞪他一眼,孩子还在呢,他怎么也不顾忌场合。 黎耀楠很爽快地给了儿子一个香吻,啃了啃儿子脸蛋,把他逗得咯咯直笑:“不要了,不要了,旭儿不要了,父亲亲爹亲。” 林以轩见儿子口无遮拦,闹了一个大红脸,急忙取出一盒点心,拿了一小块出来,堵住儿子的嘴巴。 黎耀楠低低闷笑,一家人和乐融融,一时之间,马车里充满欢声笑语。 随着夫夫两说着闲话,很快通判府就到了。林致远翻身下马,打量了一下弟夫居住的环境,很好,很干净,下人们很规矩,最重要是没有乱七八糟的人出现。 林致远大手一挥,吩咐属下士兵,将车上的行礼抬进去。 黎耀楠愁眉苦脸,大舅哥的几百人,他要怎么安顿。 林以轩轻笑了一声:“不用你操心,大哥预备在玉溪设几处管所,稍后会去山里。” 黎耀楠心中感激,大哥此举的用意,他又何尝不知,有了这几百号人,他在玉溪会更有说话的权利。 而这时,听到风声的人,有人心中纷纷庆幸,也有人恨意难平,贺知府庆幸自己和黎通判在一条船上,李同知则庆幸自己识时务,没有太过为难黎大人,至于伊家、左家、刘家。 伊家主恨得牙痒痒,难怪黎通判如此胆大包天,原来是身边有后台。 左家主愤恨不平,心里怒火中烧,他已经从王郎中的口中得知,原来自家二弟,并没有发配西北,而是过三个月就会回来,这让他心里如何不恨,想必经此一事,他和二弟的仇也会结得更深。 刘家主深深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庆幸,还好自己当初果断,毫不犹豫拿了银子赎人,刘家不比伊家树大根深,也不比左家有巡抚撑腰,他们能混到今日屹立不倒,靠的便是那份谨慎,只可惜没有一个好的继承人。 严家主得知通判跟军方有联系,当即就哈哈大笑,心中也有了些明悟,难怪黎大人胆敢如此行事,若是背后有军方撑腰,黎大人确实有那个资本。 单家那边,议事堂内,单家老二很得意:“我就说吧,他们三家的事情别插手,怎么样,听我的没错吧。” 单家大哥面色阴沉,兄弟间的明争暗斗显而易见,单家主将二子狠狠夸了一顿,完全没有发现长子脸上阴霾的表情。 不管外人怎样想,一切与黎耀楠无关,安排大哥和孙先生梳洗之后,立即命人在正堂摆宴。 当天下午,他们并没有叙话太久,林致远还有职务在身,必须先把旗下军户安顿好。 孙先生也舟车劳顿,眉宇间透着深深的疲惫,吃过饭,不久便跟黎耀楠提出告辞。 黎耀楠并没有挽留,只关切了几句,让他不要客气,缺什么少什么只管提,自己一个大男人,或许没有夫郎细心,招呼不周的地方,请他见谅。 孙瑞思笑了笑,表示无碍,心中却是一暖,自从毁容之后,黎耀楠是第一个看见他表现如常的人,没有同情,没有惋惜,仿佛还跟从前一样,不得不说,黎耀楠的这种态度,让他感觉到很舒服,也很舒心。 送走大哥与孙先生,黎耀楠立马抱住夫郎,轻轻摸着他的肚子,一脸傻笑。 林以轩缓缓也笑了,感受到夫君的心意,那种沁甜的味道,一直甜到了心底。 “累了吗,要不要先睡一会儿?”黎耀楠含笑看着夫郎,直到此时此刻他才觉得通判府有了家的样子。 林以轩摇了摇头,尽管身体很疲累,但是看见夫君的惊喜,让他毫无困意,轻声道:“陪我说说话吧。”他想知道夫君的一切,这几个月过的好不好。 黎耀楠轻笑了一声:“我们屋里去,你身子重,床上躺着,快来跟夫君说说,最近有没有乖乖吃东西。” 林以轩笑看着他,反问道:“你呢,衙门里顺利吗?快来跟夫郎讲讲,让我也帮你拿个主意。” 黎耀楠捏了一下他的鼻子,宠溺道:“那是自然,我的贤内助。” 林以轩脸颊一红,心中很得意,他可不就是夫君的贤内助吗。 夫夫两也没说太久,黎耀楠还正在滔滔不绝,诉说自己的丰功伟绩,林以轩早已经沉沉睡去,看着夫郎恬静的睡颜,黎耀楠心中失笑,手指划过夫郎的面颊,微微有些心疼,他的小夫郎肯定累坏了。 第二天,黎耀楠并没有前去衙门,干脆告了三天假,大哥来一趟不容易,小夫郎对环境也不熟,孙先生还有很多事情要上手,这几日大家正好聚聚,也可以商议一些决策。 益州的事情大哥还没处理,如今能先来玉溪,他已经感激不尽,又怎能扔下大哥不管前去衙门,更何况,玉溪的衙门里从来没有案子,去了也是瞎晃悠。 吃过早饭,黎耀楠带着大哥、孙先生与夫郎,几人一起去了书房。 黎耀楠对他们也不隐瞒,将玉溪的情况一一道来,以及自己这两个月所做的事情。 林以轩听见云南巡抚的名字,一脸嫌弃,目光中隐隐还透着几分厌恶。 黎耀楠略为诧异,夫郎的情绪如何瞒得过得自己,他不记得夫郎与云南巡抚有何来往,自家小夫郎除了面对景阳侯府,很少将厌恶的感情摆在脸上。 孙瑞思却是大吃一惊,为了黎耀楠的大胆,此举虽是为民造福,然而毕竟不合规矩,若是一不小心被人抓到把柄,后果不堪设想。 林致远眉头紧锁,他的注意力集中在梯田上面,认真道:“梯田乃是何物,你觉得此事可行?” 黎耀楠万分肯定地点点头,梯田后世已经普及,他以为将云南发展起来,绝对没有任何问题,转身拿出一张文案:“大哥请看。”这一张是梯田构造计划图,除了交给山民的几张,他自己还留下一张底稿。 林致远接过文案仔细观看,孙瑞思和林以轩也伸长了脑袋,越看眼中的惊叹越明显。 林致远敛眉深思,过了一会儿,将文案往怀里一揣,淡淡道:“东西我拿走了,你自己重新准备一份。” 黎耀楠被噎了一下,这和明抢有什么区别,不过看在他是大舅哥的份上,黎耀楠决定不计较。 林以轩捂嘴浅笑,脸上浮起一抹淡淡的自豪,夫君想出这种利国利民的办法,造福一方百姓,让他如何不与有荣焉。 孙瑞思心中赞叹,面对黎耀楠的种种举措,唯有自愧不如,云南就是一个烂摊子,如果换成他自己,恐怕也做不到这么好,黎耀楠不仅胆大心细,敢为人所不为,更重要的是他胸有鸿鹄,梯田,明明看起来很简单,但对一个读书人来说,能够想出这种办法,能够挂念农民生计,实在难得。 “此事你可禀告了皇上?”林致远略一思索,道出重点。 黎耀楠轻轻一笑:“自然,每月一封密报从不间断。” 林致远拿过奏折一看,顿觉无语,弟夫平时看起来很稳重,行事怎如此不知分寸,斥道:“这种事情你也向皇上禀告?” 却原来,黎耀楠明明白白将他的所作所为,全部写在奏折上面,包括让三大家族拿钱赎人。 黎耀楠淡淡一笑:“皇上也是人,也有七情六欲,我想皇上会喜欢。”喜欢下面人对他不隐瞒,自己所写的奏折,前面一部分客观叙述了云南的情况,中间一部分带了个人感想,后面一部分则是一个民间趣事,如同跟笔友写信一般,语调亲切,偶尔还带了几分关心,皇上的大腿他是一定要抱好。 至于正规奏折,他会写得端端正正,经过巡抚一层一层往上报,密折嘛,黎耀楠无比庆幸,通判有直接向皇上报告的权力,想怎么写,就是他的事了。 林致远无言以对,心中纠结了一会儿,索性抛开不管:“你自己好自为之。” “大哥放心,我不会让自己置身险境。”之所以跟皇上汇报,也是为了让皇上心里有个底,他不敢保证自己永远滴水不漏,此举等于上了双保险,无论有人诬陷,还是弹劾,皇上先入为主,总会偏向他几分。 孙瑞思无语中透着几分钦佩,黎兄果然让人刮目相看,这样的办法很大胆,一般人绝对不敢使用,谁能保证自己没有秘密,谁又能够保证皇上不会因此生气,但看黎兄的表现,孙瑞思心里很明白,黎兄赌对了皇上的心思,否则也不会才入翰林一年便升任通判。 孙瑞思缓缓笑了起来,对自己的未来更有信心,黎兄不仅是他好友,更是他的主子,主子是个聪明人,还是一个很能干的人,这让他如何不高兴。 孙瑞思当即也不隐瞒,面无表情将自己的事情说清楚,这是一种坦诚,也是一种投靠。 黎耀楠此时才知道,科举的时候孙瑞思愁容满面,是因为祖父病重,他虽然是家中长房,然而长子早逝。祖父这一去世,他又没有考中科举,等于没了靠山。为了区区家产,二房行凶作恶,不仅将孙瑞思赶出家门,还抢了他自幼指腹为婚的亲事。 若是这样倒也罢了,孙瑞思心中也不会有那么深的恨意,可恨二房怕他报复,居然放火烧了他租住的房子,硬生生将他毁容,就怕孙瑞思考中科举,将来会找他们算账。 随后,孙瑞思的亲朋好友远离,面貌的丑陋,让他成了孤家寡人,若不是遇见林以轩,他不知自己会不会化身为厉鬼报仇雪恨。 林以轩在心里回答,会的,上辈子孙瑞思可不就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吗? 黎耀楠心中感叹,随即问道:“孙兄有何打算,我这里除了师爷以外,还有两个县令的职位。”临县与迎丰县的县令,他都打算换了,只是目前没有好的接替人选,所以才游移不定。 孙瑞思摇了摇头,县令虽然诱人,但他志不在此,就凭他的样貌无论如何也坐不到四品官位以上,既然他在朝为官的愿望不能实现,那他便倾尽全力辅助黎兄,看着黎兄纵横朝堂,笑着道:“在下决定跟随黎兄混口饭吃,黎兄不会介意吧。” 黎耀楠也不跟他客气,对于这种文人,有时候太过客套,反而会让他们觉得不尊重,笑指着桌上一堆文案:“这些都近期整理出来的,孙兄可以先看看,有没有什么疏漏的地方。” 孙瑞思点了点头,思绪放在文案上面,越看眉头皱的越紧,几大家族确实树大根深,几乎把持了整个玉溪,黎兄之前的举动可谓大胆,若是几大家族联合抗议,关闭街面所有的商铺,到了那个时候,黎兄又如何下得了台。 不过,当他看见,黎兄所书的发展方案,以及与严家的合作计划,还有一些其他的思想规划,孙瑞思又松了口气,心里开始盘算,按照黎兄的计划,能将玉溪发展成何等模样,只要一想起他日玉溪百姓生活富足,而自己也参与了治理,孙瑞思就感觉到一阵心血澎湃,整个人都沸腾起来,浑身充满了干劲儿! 黎兄的规划很全面,一步一步一环一扣,让人不得不深感佩服,除了细节方面,大致方向黎兄已经梳理整齐,孙瑞思突然觉得,自己这个师爷无用之极,简直没有用武之地。 为了不显得自己无能,孙瑞思奋笔疾书,一边蹙眉深思,一边修补细节。 黎耀楠也不打扰他,转头跟大哥说起话:“母亲与表弟可还好?” 林以轩噗哧一笑,还不等大哥回话,笑着打趣道:“母亲正为他们准备婚事,哪能不好。” “小弟。”林致远难得板起了脸,忽略他泛红的耳根子,大舅哥板脸的样子,还真有几分威严。 黎耀楠急忙拱手,凑趣道:“恭喜大舅哥,不知何时能喝喜酒。” 林致远懒得理他,坚决不会让弟弟看笑话,转而道:“弟夫既然得闲,我那六百军户,还请弟夫多帮衬。”林致远取出一张地图,随意指了几个地方:“这几片荒山我要了,预备让他们耕种梯田,烦劳弟夫多指点。” 黎耀楠觉得这是小事,并不放在心上,林致远接着说道:“择时不如撞日,就今天吧。” “不行。”黎耀楠立即反抗,他才和小夫郎团聚,哪里舍得分开。 “不行。”林以轩一脸不满,像是护崽的母鸡。 林致远深深郁淬了,只觉得弟生外向,然而为了表示大哥的威严,林致远淡淡说道:“明天我就要离开,今日若不前去,预计下次相聚需得两月以后,按照弟夫所言,八月便要耕种,如果时间来不及,我是不急,只是弟夫的政绩......” 林以轩胀鼓鼓着腮帮子:“这跟政绩有什么关系,大哥为何不早说。” 林致远的理由很充分,掏出怀里文案,拿在手中扬了扬:“我也是刚刚才知道。”所以才更换打算,决定将属下全部分开,由他们各自发展。 林以轩无可辩驳,坐在椅子上生闷气。 黎耀楠感觉到一阵深深的恶意,果然所有大舅子,其实都是情敌,撇了撇嘴,不满道:“军户倘若耕种梯田,大哥军粮不愁,报上去,还不一样是功绩。”别说的那么冠冕堂皇。 林致远挑眉:“那你去不去?” 黎耀楠憋得内伤,去,怎么不去,原本就是双赢的局面,傻子才不去,虽然军户不缴税,但若能将玉溪发展起来,多了良田耕种,丰收的时候报给皇上,这就是实实在在政绩,随后可以进行全国推广。 跟孙瑞思打了声招呼,抱着小夫郎亲了一口,小两口粘粘糊糊依依不舍,林致远气的,他发誓,弟夫绝对是故意的,只见自家弟弟,看向自己的目光越来越有怨言。 “走了。”林致远黑着脸,打断两人的情话绵绵,太肉麻了,他怎么就没看出来,那小子哄人不要本钱,嘴巴就像抹了蜜,偏偏弟弟还就吃他那一套,简直令人郁闷至极。 与小夫郎分别后,两人一前一后骑着马,傍晚前终于赶到扎营地。 黎耀楠看着周围的环境皱了皱眉,军户们住的是帐篷,煮饭只随意搭了几个灶头,深山里蛇虫鼠蚁多,四周点着不知从哪找来的草药,根本是一副开荒的架势,旁边还堆了不少石头与树木,应当今天才弄的,准备建房所用,条件比之山民更加艰苦,黎耀楠这时才真正理解军户的含义。 “都司!”百夫长恭敬的喊道,急忙起身迎接。 林致远点了点头,率先进了营帐,指了指黎耀楠道:“你们认识,他是我弟夫,也是玉溪通判,以后玉溪的事情,他会协助你们。” 黎耀楠心里明白,大哥此话的含义是将他们交给自己,只要不妨碍公务,不触犯律法,不让人逮到把柄,他可以随意使用。 “黎大人。” 文官和武官不同,尽管不是第一次见面,六名百夫长依然略显拘谨。 林致远开门见山,打开地图指了几个地点:“废话不多说了,弟夫有一套耕种方案,我决定让你们实行,这几个地方你们自己抓阄,好好干,不要让我失望。” “都司放心。”张晗大声回答,眼中野心勃勃,都司的意思他们明白,这次不仅要将他们分开,更是想要看看他们的能力,如今都司手下空了六名千户的位置,谁会不想争一争。 黎耀楠随后便跟他们解说,怎样构筑梯田,原本以为会很快,谁知一讲就讲到夜深。在大舅哥的压迫下,黎耀楠无奈,只能在山中将就一晚。 硬梆梆的床板,山里还有狼嚎,黎耀楠睡得极不踏实,次日起来没精打采,林致远满脸嫌弃,继续抓着他做苦力,务必要让属下全部听懂,并且还要将人全部教会,他自己也在一旁学着,回了益州以后,这些事情只能靠他亲力亲为。 林致远回去的时间,一拖就拖到三天后,将下属全部安顿好,这才打道回玉溪。 黎耀楠几天没洗澡,山里吃不好,睡不好,他觉得自己像个野人了,不是没跟林致远抗议,只可惜这活儿旁人不懂,山民也是经过他无数口水,目前正在摸索当中,就连找个帮手也没有,只能亲自上阵,虽然他也是个半吊子,但既然是他提出的方案,怎么也比旁人瞎摸乱撞好。 这几天唯一的收获便是,他跟军户关系打的不错,以后使唤起人来,想必会更加方便。

上一篇   99099

下一篇   1011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