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010

林致远今天是打定主意,一定要问出个所以然来。 林以轩暗道一声不好,慢条斯理收拾好棋盘抱入怀中,也不看自家四哥一眼,转身便道:“我先走了。” “你想去哪儿?”林致远目光幽暗,直勾勾地盯着他,大有一种他今天若是不交代清楚,他就誓不罢休的架势。 林以轩眉头轻蹙,气质如空谷幽兰,眉眼间透着淡淡的愁绪,精致的脸庞似乎有着数不尽的哀伤,让人看见就会忍不住心生怜惜。 林致远瞠目结舌,被自家弟弟的变脸给惊住了,急忙闭上眼睛,深深吸了口气,再一次告诉自己,一定不能心软。 “你给我说清楚!”林致远脸色黑得像锅底,心里也更加迫切,他单纯善良的弟弟哪去了? 林以轩无奈,不是不想告诉四哥,而是有的事情,就算说出来也没人信,只会让人觉得那是天方夜谭,他不想用自己的秘密赌人心,无关相信四哥与否,他只是怕纸包不住火,唯一的办法就是,让秘密永远烂在肚子里。 其实,直到如今他都如置身云雾,生怕现在的一切是周庄梦蝶,如果不是亲身经历,他怎么也不敢相信,当他喝下那杯毒酒之后,再次醒来竟然回到了十三年前,回到了一切都还没有发生的时候。 “你想知道什么?”林以轩面沉如水,淡漠的声音没有一丝情绪,整个人都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冷冽。 “你......”林志远隐隐有些懊悔,见弟弟如此模样,他反倒不知该如何是好。 林以轩思索了片刻,略略斟酌了一下语气:“你是想问那天的事?” 林致远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,他是想问那天的事,但他更想知道,让弟弟转变成这样的原因,正想开口说话,就听见自家弟弟坚定的声音。 “我不会告诉你。” 林致远脸色一黑,被噎住了。 林以轩目光悠远,神情飘忽地看着远处墙外的天空,仿佛下一刻就要羽化登仙飞走。 林致远心神一紧,他最怕弟弟露出这种表情。 “你说,家中若是决定要将我送去太子府,那该怎么办?”林以轩的声音极淡,平缓的语调没有一丝波澜,就好像说着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。 “这不可能。”林致远脱口而出,连考虑都没有考虑。 林以轩笑了,只是却笑容那么悲凉,那么令人心疼:“为什么不可能?” 林致远面色铁青,提醒道:“你现在已经订婚了,过几日便是婚期,四妹被指婚六皇子为正妃,家中不可能再让你入太子府,母亲也不会答应。”林致远说的斩钉截铁,也不知是说给自己听,还是说给弟弟听,他这会儿脑子很乱,弟弟的话对他的冲击很大,他知道弟弟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人。 林以轩笑容一敛:“如果是圣旨呢?” 林致远心里犹如惊涛骇浪,面上却纹丝不露:“圣旨为什么要让你入太子府,圣上不是糊涂的人。” 林以轩讽刺的勾了勾唇角:“如果圣旨是咱们景阳侯府求来的呢?” “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林致远声色俱厉,再也维持不住面部镇定的表情。 “呵呵。”林以轩冷笑,一语道破掩藏在桌面下的玄机:“大伯是中立保皇党,二伯是六皇子党,咱们三房自然就是□□,你说可不可能,好个景阳侯府,好个林弘扬,将来无论谁上位,他都可以立于不败之地。” “那是我们大伯。”林致远的声音很艰涩,只感觉到浑身无力,他知道弟弟说的事情很有可能发生,自古以来站队,有多少人家破人亡,大伯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,还有祖父呢,祖父为什么不阻止。 林以轩一眼看穿他的心思,毫不留情打破他的希望:“大伯是下一任的景阳侯,若没有祖父支持,你以为他能成事?” “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?”林致远脑子转得够快,心中有了一瞬间的明悟,突然急切的看着弟弟:“你没有私奔对不对?” 林以轩静默不语。 林致远却知道他是默认了,整个人都激动起来:“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我弟弟怎么会是那样的人,母亲还曾说过,要为你挑一门好夫婿,倘若有了喜欢的人,她会为你做主,你又怎可能做出私奔这样的丑事。” 只是很快,林致远也不知想起了什么,脸色突然就变得难看,目光中难掩痛色:“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,有什么事情不能大家一起解决,为什么你要自己一个人扛。”若是他早些知道,又哪会让弟弟出此下策,弄坏了名声不说,还要许给一个病秧子。 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这样的隐秘的事情,按说弟弟应该不知情才对。 一连窜的疑问在林致远脑海中盘旋。 林以轩眼神淡淡的静静的划过他,自然不可能告诉四哥原因,转而说道:“你还是先静一静吧,景阳侯府靠不住,原家不是好东西,你的婚事最好尽早解决,我只怕当你在战场立下战功之后,原绣茹会等你三年五载,然后她的美名满天下,那时你当怎么办?” 林致远倒吸一口凉气:“不会吧......” 林以轩神情淡漠,他也不知道会不会,上辈子他入太子府没多久,四哥就和原绣茹完婚,但以他对原家的了解,这样的事他们也不是做不出来,防着一点总没错。 林致远果然被岔开思绪,心中有些游移:“原家姑娘毕竟无辜,倘若我无端端退婚......” “那是她的事,与你无关。”林以轩冷酷的回答道,尽量让自己不要泄露出心中的恨意,原家姑娘若真无辜,表弟就不会惨死,哥哥就不会伤痛欲绝,疯狂报复,后来也不会死在旁人的算计之下,母亲更不会一头撞死在景阳侯府大门前的石狮子上,那么地悲壮、惨烈,可谓家破人亡,这让他怎能不恨,怎能不怨! 怕四哥再自己问什么,林以轩急忙说道:“我先回了,你好好想想罢!” 林致远一时没反映过来,直到林以轩不见了身影,这才一脸懊恼的回过神,他怎么就被忽悠住了。无奈的摇了摇头,心中很有些遗憾,下一次再想从弟弟口中知道什么,恐怕不会这么容易。 林以轩走在回程的路上,心里的思绪却飘飞得老远,记得上辈子这个时候,他已经入了太子府,那时他还是一个清雅如莲,博才多学的贵公子,太子生性多疑,脾气暴戾,他虽然出身与景阳侯府,二伯却跟六皇子关系亲密,他在太子府的生活,又怎么可能会好。 一步步学会阴谋,学会算计,学会心狠手辣,他手上不知沾染了多少鲜血,只为了心中那一点想念。 太子倒台,他功不可没。 原以为一生就这样了,没想到那人竟偷天换柱,把自己从荒废的太子府里换出来。 当时他是惊喜的,那种满满的甜蜜,让他觉得自己就是吃再多的苦也值得。 只可惜好景不长,由于他的身份不能暴露,那人把他豢养在京郊的一座别院里,每天都过来看他,然后十天半月来一次,再然后大半年都不见人影,林以轩这时才知道,自己竟然成为了旁人口中的侫宠。 但那时他已然身在局中,早已经无家可归,离开别院,他这样的身份只能连累旁人,又能去到哪里,那人已经成为他唯一能抓住的东西,婉拒了四哥好意,枯坐在别院中等待,从日日期盼想念,对着门口望眼欲穿,到心生怨念,用尽心思谋夺宠爱,再到心灰意冷,也不过是几年光景。 记得那人对他说“小轩,你变了,你不是我喜欢的人,你怎么变得如此心机深重,性子还如此狠厉,记忆中你可不是这样子,我还是喜欢当初那个你。” 听见这话,林以轩只觉得浑身冰冷,一股寒意从脚底蔓延全身,犹如置身与冰天雪地,再也感觉不到一丝温度,他很想大声辩驳,很想告诉他说不是这样的,然而终究化作为一阵沉默。入了太子府,为了活下去,为了可以帮到他,林以轩早已经手染鲜血,哪里还能一如当初那般纯粹无暇。心,一下子就凉了下来,真正的心如死灰。 这时,其实他还没有那么深的恨意,直到小表弟被人害死,四哥疯狂报复,他才恍然醒悟,原来自己竟早已经成为那人手中一枚牵制四哥的棋子,从四哥步步高升,手握重兵,他就在别人的算计之中,否则那人又怎会想尽办法,将他从太子府中换出来,悔之晚矣! 表弟死了,四哥死了,母亲也死了,没过多久,他也被赐下一杯毒酒。 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,以前想不明白的问题,在这一刻仿佛都特别清晰,眼中突然就浮现出四姐雍容华贵的笑脸,那时她看自己的眼神是那么轻蔑,眼中暗藏的讥笑与怜悯,他当时怎么就没发现! 少年不知愁滋味,幼年相知,少年相许,原以为是一辈子的事情,谁知会是这样一个结局。 一道圣旨,将四姐许配给他的意中人。 是的,那个人是六皇子,他们从小就认识,相知相许仿佛是自然而然的事情。 所谓柳树林相约,其实真有其事,只不过不是相约私奔,而是相约了断。 他重生回来的时候,正是这个时间,来不及思考太多,他心里只有下一个念头,坚决不能进入太子府。 他很清楚的记得,距离那个让他痛苦一生的源头,只有三天。三天后皇上就会搬下圣旨,将他指婚与太子做侧君。 看着手中那张相约柳树林的字条,林以轩当机立断,为自己谋划了一桩私奔事件,其实他很想看看,六皇子究竟会做何打算,现在的他还是当初的那个风华无双的贵公子,无关情爱,他只是想给自己一个答案。 结果自然不出所料,赵承睿没有站出来,他和四姐虽然同出景阳侯府,但二伯是朝廷一品大员,父亲却还只是一个员外郎,赵承睿会选择谁不言而喻,私奔的事件只有他一人承担,原以为自己会被送去家庙,没想到为了颜面,他们竟将自己随意嫁人。 不过这样也好,用一辈子的婚姻换取自由,他觉得很划算。 黎耀祖这人他知道,黎耀楠是谁却从未听过,想想黎府如今的状况,若是他料想不错,黎耀楠定然命不长久。 林以轩暗自思索,是否要生个孩子,保证将来的地位,免得黎耀楠死了之后徒生事端。

上一篇   9009

下一篇   11011

最近章节